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章 向李云道同志学习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9 10:24:28 源网站:顶点小说
  当天下午,大雪初霁,西湖市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林一一带头奋战在抗雪救灾第一线,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这次雪灾只有伤者,并没有出现任何一起死亡事故,这让凌晨两点才睡下的林书记稍稍松了口气。但是才睡下不到一个钟头,林一一就被电话吵醒,是分管宣传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打来的电话,一个电话将林一一的睡意顿时驱散得无影无踪——李云道上新闻了,这回脸露大了,上的还不是国内新闻,而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bbc新闻。听到是英国的bbc,林一一心里顿时一紧,可千万别是什么上纲上线的事情,等打开手机上的bbc新闻应用,翻到亚洲新闻页,果然在头一栏就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拍得相当好,角度、曝光都无可挑剔,照片上穿着公安制服的年轻人正着转身的离心力将一个孩子甩向身后的服装店,不远处一辆失控的卡车正向那名警察疾驰而来,国外新闻记者用了一个很巧妙的标题,翻译成中文的大意是“意冷暴风雪中的一抹暖阳——中国西湖遭遇百年一遇的雪灾”,林一一曾经在新加坡交流过半年,英文功底了得,很快就浏览了整篇报道。说实话,bbc新闻记者的报道很中立,既有对积极应对雪灾的地方政府的表扬,也没有对缺少应急预案的批评,但因为记者现场抓拍的角度很好,加上又有符合西方主流价值的生命至上的桥段,所以救人的这一段,bbc的记者写得相对褒扬居多,而且记者还现场采访了不少警察和路人,包括被救的孩子,采到了很多第一手的信息。

  林一一是一个天生的政治家,政治敏锐度很高,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篇报道的出现应该不是一件坏事,西湖市的局面迟迟未能打开,或许这正是一把打开局面的钥匙。半夜靠在床头,林一一突然想起了老爷子的那句话:云道是个福将,用来开疆拓土,最是适合了!想到这里,林一一拿起床头柜上摆放的笔记本,这里他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每天的工作在睡前都要重新梳理一遍,有如想起什么,就会立刻写在笔记本上,以便于第二天安排人手去执行落实。今天他打开笔记本,郑重地写下一行字:号召全市人民向李云道同志学习。

  这或者是李云道有生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睡眠了。直到第三天的中午,他才幽幽地睁眼,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姑娘站在自己的身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幸好小姑娘生得很漂亮,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扎着两只可爱的小辫子,看上去玉雕粉琢的一般。

  “我怎么在医院了?”李云道努力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只记得刚刚还在带人铲雪清路,怎么转眼的功夫,自己就躺在了医院的病房上?

  小姑娘扑闪着两只捷毛如刷子一般的大眼睛道:“叔叔,你醒了?”小姑娘怯生生地望着李云道,似乎有些害羞,但还是鼓起勇气道,“叔叔你都睡了好几天了,我和妈……姑姑天天都来看望你。”

  “睡了好几天?”李云道这才感觉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腰酸背痛,好像被一记重锤轰在过身上一般,这才猛地想起,清雪行动还要接近尾声的时候,一辆失控的大卡车朝着一群傻不愣登的孩子疾驰而去,自己毫不犹豫地便冲了上去,然后……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李云道一时间有些失忆。

  “哦?你终于醒了?”单人病房门被人推开,进来一个穿着栗色风衣的干练女子,头发烫成了波浪卷,看上去极具女人味,“再不醒的话,我刚刚听走廊里的医生说,又要准备给你肯会诊了!”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每每碰到都让李云道头疼无比的日报社当家花旦戴纪菲。

  小姑娘嘻嘻笑着扑进戴纪菲的怀里,又转过头偷偷打量着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的警察叔叔,听妈妈说,这个叔叔不但是警察,而还是警察局长,她很好奇,局长不都是爷爷或者大伯吗?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叔叔呢?

  “谢谢你!”戴纪菲抱着孩子,在李云道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以前是我对你有一些误会,我向你道歉。你救了乐乐一命,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

  “乐乐?”李云道这会儿才隐约想起,自己撞破服装店的玻璃后,还有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站在门外等车撞,好像当时孩子们竭力呼喊的名字就是“戴乐乐”。李云道打量了小丫头一眼,今天倒是没穿校服,打扮得古灵精怪的,扎着两只小马尾,看上去比那天可爱了许多,难怪自己刚才一时半会儿没认出来。

  戴纪菲想了想,转身从背后的拎包里取出一份打印稿,但排版的版式已经是按日报的样式来的,一看就知道,是明天日报的头版头条。她将打印稿递给李云道:“呶,你是主角,这回稿子我先给你看看,有你觉得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再商榷。”

  李云道诧异地接过稿纸,一看标题,顿时便傻眼了——“向党的好干部李云道同志学习”,十三个大字看得李大刁民目瞪口呆——这是日报的头版头条啊,不是什么都市报或者小报,日报是党报,尤其是头版头条,所刊发的第一条新闻都有其政治意义,那么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

  戴纪菲观察着李云道的表情,估计他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毕竟从出事到现在,他已经睡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事情。她用很简明扼要的语言概况了一下整次事件:“你救人的时候,正好有一组英国bbc新闻的记者在那条路上采风,很凑巧地拍到了你救人时的照片。你昏睡的第二天,bbc新闻就发表了一篇文章,还好,说得比较中性,只在你救人的这个问题上,他们花了不少笔墨。按林书记的意思,‘向李云道同志学习’一定要落到实处,全市各单位近期都要组织专项学习活动,嗯,这篇社论文章是‘向李云道同志学习’系统文章的头一炮,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后面可能还有一组文章。我估计你出院后也消停不了,听上面的意思,也许会向全省推广,正好最近中组部正搞‘华夏好干部’的评选活动,听他们的意思是想把你往上推。”

  李云道笑哭不得,师兄这是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这么一来,他这个挂职干部还能在西湖呆得下去吗?如果“华夏好干部”的名头真的落到自己头上,指不定京城那边又要打自己的主意了,好不容易才让京城的大佬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低调了些日子,现在动静弄得这么大,还上了外国媒体,这日子简直就是没法消停了。

  戴纪菲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李云道:“你跟林书记很早就认识了?”

  自己和林一一是旧识的事情,李云道也没想着要欺瞒任何人,点了点头道:“我在姑苏干刑警的时候,他就是姑苏市市长,后来他曾经想过调我去当秘书,但是被家里的长辈给拦了下来,加上之后林书记和我又先后调去了江宁,一来二去,有过不少交流的机会。”

  戴纪菲才不相信李云道的鬼话,以坊间流传的关于林一一来看望李云道的各种版本来看,林一一和李云道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上下级或者点头之交的关系,戴纪菲觉得,也许林一一和之前的曲费清一样,看中的是李云道背后的那些京城的政治资源吧。

  见李云道醒了,医生们敲门进来,把李云道当玩偶般地一阵摆弄,确认他没有哪儿不舒服后,才成群结队地怏怏离开,好像李云道全身上下除了些以奇迹般速度恢复的外伤外,没有任何其它病疼能让他们有一席用武之地,这样的事情让这些医生觉得特别遗憾。

  待医生们离开,李云道才悠悠地松了口气,见戴纪菲还在,笑着道:“戴记者,您还有事儿?”

  戴纪菲脸颊发烫,颠了颠怀里的小家伙道:“可不是我非要赖在你这儿不走,真正不想走的另有其人。”

  戴乐乐一直在好奇地打量着李云道:“叔叔,你结婚了吗?”小丫头冷不丁地问出一句令李云道和戴纪菲都目瞪口呆的话。

  李云道笑着道:“嗯,叔叔结婚了,孩子都有俩儿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戴乐乐一脸遗憾地回头看了戴纪菲一眼:“那就太遗憾了,不然我还想你要是能当我爸爸就好了!”

  “别胡说!”戴纪菲面红耳赤,连忙捂住小丫头的嘴巴,对李云道难为情道,“李局,别介意,我哥哥和我嫂子长年在国外,这孩子平时没人管教,所以说话没分寸。”

  李云道大笑道:“童言无忌,没事的!”他笑着与戴乐乐打趣道,“乐乐,那我问你,你妈妈漂亮吧,如果你妈妈像你小姑这么漂亮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孩子都是天真的,立刻信以为真,当真回头去看戴纪菲,弄得戴纪菲愈发面颊发烫:“傻孩子,别胡说八道,被叔叔的夫人听到了,叔叔回去可是要跪搓板的。”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