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小狐狸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自从大鹏和曹国九相继出事后,丁坤就变得异常小心。原本他身边只有鱼头一人鞍前马后,如今除了鱼头外还有四名身手相当不错的兄弟随他出入。泰国人如附骨之蛆,而那个年轻副局长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更如同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需要跟时间赛跑,要赶在泰国人的致命一击到来前,把钱赚够,还要赶在李云道动手前,解决掉那个令他食不香寝不眠的年轻地方官员。好在这段时间传来的都是好消息,各个制毒点相继投入生产,不仅再次垄断江州市场,还开始陆续向周边城市和省份扩散,昨天甚至有福建和广东的渠道找过来想要拿货,他目前没弄清那边的底细,所以并没有立刻点头。

  丁坤对于如今的生活状态越来越满意,钱又开始源源不断地送进自己的金库,家里还有一位千娇百媚的妻子日日等候着自己。他开始庆幸当初做了那个决定,尽管国舅爷被自己勒死的时候双目外凸几欲眦血,但正是当时的背叛成就了如今的自己——如果有了足够的筹码还不自立门户,那就是一个纯粹的傻子。

  “老板,那个叫朱奴娇的京城娘们儿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她不是说要跟我们合作的吗?”鱼头一边给听着张国荣的丁坤斟茶一边小声道,“那个娘们上回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怎么后来就没声儿了?”

  丁坤悠然自得地跟着音乐里的旋律晃着脑袋:“京城朱家似乎对朱奴娇这个疯婆娘并不是很上心,我请人打听了,朱家子嗣当中有一个叫朱梓校的年轻人,据说死在李云道的手里,而朱奴娇是他的同胞妹妹。不过,朱奴娇的的确确精神上有些问题,这一点我已经请人在京城打听过了,所以她说的话,咱们就别当真了,什么时候她再到江州来,咱们还是尊为上宾就成,其余的就别多想了。”

  鱼头连连点头:“老板,最近各个点的产量都稳定下来了,咱们是不是要考虑扩大些规模?昨天南面的兄弟都通过关系找过来要买货,听说今年金三角估计收成又够呛,加上那边现在也乱得厉害,只要我们货源足,估计到了下半年,找上门来的就不单单是南面的这一两家了。”

  丁坤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扩张的最佳时间,别忘了,公安那边还有一只老虎盯着咱们呢!头疼啊,这家伙好好的副市长不去开会喝酒,跑来跟我们这群赚血汗钱的斤斤计较有什么用呢?只要这头老虎一天不回林子里去,我们就保持现在这个规模,太大了容易暴露,所以还是缓一缓吧!”

  鱼头嘿嘿笑着点头道:“那行,实在不行,我让兄弟们加加班,最后多发点辛苦费,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咱们没道理不趁着一这拔把钱掏足啊!否则过了这个点,又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

  丁坤晃晃脑袋笑道:“这样甚好,也不要亏待了加班加点的兄弟们,加班费你看着办!”

  鱼头连连答应,这样的好形势如果能持续下去,不光是老板,就连自己也能赚得盆满钵满,最近他已经在琢磨明年过了春节,是不是在市里弄一栋别墅来住住,否则冒那么大的风险赚那么些钱,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万一哪天真的载了,岂不是太不划算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三番五次扬言要血债血偿的泰国人,而是那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副市长。

  “老板,那个姓李的副市长……”鱼头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说出口了,“既然他打定主意要跟我们玩到底,还不如找个机会先把他做了,反正咱们跟他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趁他现在还没有出手,我们不如先发制人……”这句话藏在鱼头心里已经好些天了,看着越赚越多的钱,这样的心思就越来越强烈。

  丁坤“嗯”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何尝不想给那个姓李的副市长一个下马威,可是如果是连职业杀手都没有能做到的事情,想先发制人谈何容易?除非……阴毒的种子在金钱和利益的灌溉下,会发芽,会成长,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市公安局新任办公室主任陈曦狠狠地将鼠标摔到一旁,拿起桌上的保温磁化杯连喝了两口枸杞叶茶也没能够平复内心的愤怒:究竟是谁在造谣生事?陈曦是上个月底正式把原先“副主任”头衔上的“副”字去掉的,这一切都得益于那位刚刚调来江州不久的新局长,如今有人在网上造谣生事,作为如今李副市长身边的头号贴心侍从,他岂能善罢干休?思考了一会儿,镇定下来后,他决定先不去打扰局座,而是拿起电话打给了刚刚上任不久的副局长袁朗。

  “袁局,你这会儿空不空?有些事情我想来跟你汇报一下。”袁朗如今跟陈曦是同一阵营,陈曦如今刚刚转为中层正职,还是保持一贯的低调。

  电话里袁朗心情很好,哈哈笑道:“哎哟,我的陈大管家,你有什么事直接过来就是,还汇报个球啊!来吧,昨儿正好老战友捎来一条好烟,分你尝尝!”

  陈曦到了袁朗办公室,袁朗一看陈曦面色不对,就知道估计是出什么问题,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出什么事了?跟老哥说说,要人有人,要枪有枪!”

  当陈曦把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找出来给袁朗看时,袁朗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咱们李副市长曾经是江南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三哥?”袁朗经历过黄仁义把持公安局的黑暗时代,对于某些手法相当敏感,“这是典型的造谣和抹黑,不行,得赶紧想办法,否则这样下去要出问题的。”

  陈曦指着微博里的一个贴子道:“看这条,说李副市长在江宁任职时,跟女下属曾经有不正当关系,似乎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这对普通民众会造成极大的误导,对我们市公安局的形象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啊!”

  袁朗微微蹙眉,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市里会有人趁机以此来攻讦李副市长就麻烦了!这样吧,我马上理解网安支队,请网安加强监控,老陈,你立刻跟李副市长汇报此事,请他定夺是不是跟市委宣传部和市委网信办那边打个招呼……”

  两人商定了策略后,便分头行动。陈曦的电话到给李云道的时候,李云道正站在市长葛春秋的办公室的门口,听到陈曦焦急的语气,李云道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老陈,你辛苦一下,给在江州军分区驻地参加集训的快速反应小组成员夏初同志去个电话,就说我关照的,只给她五分钟。”

  对于有人把黑社会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翻出来说事,李云道想想就有些发笑,难道这些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卧底吗?这种事情也能拿出来说事实在是智商堪忧,至于跟女下属,在江宁唯一走得近的女下属就是沈燕飞了,李云道不知道沈燕飞看到这些贴子时会作何感想,反正他自己是又气又好笑。

  不用猜他都知道今天葛春秋找自己是为了什么!敲门进去的时候,李云道故作惶恐状,这让刻意板着一张铁表脸的葛春秋很是满意,以为自己真的捏到了李云道的七寸。

  果然,不痛不痒地说了些关于自贸区的事情后,葛春秋便话锋一转:“云道市长,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注意到,网上有一些关于我们领导干部的负面言论,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很多言论都是指向云道同志你的,说什么涉黑,私生活混乱!云道同志,作为市府这边的领导,同时作为兄长,我都要提醒你,作为一名党员,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咱们随时随地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不光代表着我们自己,还代表着整个江州市委市政府。”

  李云道看了看手表,随后便诧异地看着葛春秋:“葛市长,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葛春秋猛地看向李云道,这是他的一招杀手锏,他的绝大多数下属都很吃这一套,几乎没有人敢跟他杀气腾腾的眼神直接对视,可是今天却是一个例外,李云道却跟他对视着,那对清澈的眸子里满是不解与无辜。

  葛春秋差一点就相信李云道当真不知情了,但想到这家伙是公安局一把手,又是犯罪份子眼里赫赫有名的杀神,出了这样的事情,没道理他的下属不向他汇报。

  葛春秋不动声色地打开手机微博,可是他愕然发现,此时此刻,那全国著名的社交平台无论如何都登录不上去了,他又试了试在华夏拥有绝对市场份额的搜索引擎,此时搜索速度慢得如同蜗牛,最后刷新出来的结果竟然是“此网页暂时无法显示”的字样。

  “葛市长,您是要给我看什么?”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葛春秋。

  葛春秋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他有些愤怒,扔下手机,他又打开桌上的电脑,那些在李云道进这件办公桌之前还能查到的页面,如今已经无法打开了。

  他抬头深深地望了李云道一眼,此时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几乎被李云道的年纪欺骗了,这哪里是一个三十开外的小伙子,这简直就是一只比马文华还要狡猾难缠的小狐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