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终于承认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着道:“我只是比普通人多读了一些书而已,如果聪明成你这个模样,我宁愿做个傻子。”

  小半个脑袋被子弹轰塌的乔瑟夫似乎并没有对朱奴娇产生什么影响,这个笑容依旧灿烂的女人歪着脑袋打量李云道好一阵子才道:“我突然有点儿舍不得马上杀掉你了!”

  李云道看到了她眼中的炙热,摇头笑道:“别,你最好还是打算马上把我杀掉,你脑子里的画面,我连想想的兴趣都没有!”

  朱奴娇很兴奋地看着他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李云道轻笑:“大概少不了火啊,爆炸啊之类的元素,但你的这些爱好,我半点都不想扯上关系。”

  朱奴娇迈过乔瑟夫的尸体,蹲在潘瑾的身边,一只手举着手枪抵着潘瑾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手指勾起姑娘的下巴:“啧啧啧,倒真是个长开的小丫头,李云道,你艳福不浅啊!”

  李云道无所谓地耸耸肩膀,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小心枪走火!”

  朱奴娇居然很听话地将刚刚已经开了一枪的枪口挪开:“本来想让乔瑟夫跟你过过招,没想到你三两句话就把人家策反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才付了一半的钱,我正发愁省下的美金是抢银行是劫运钞车呢,这下清静了!”

  李云道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逃出麻省的?听说他们已经把你人包围了,你居然能逃出来?”至于她是怎么偷渡回国的,李云道不想问也不想知道,从美国回中国,只要手上有钱,有无数种办法。

  朱奴娇哈哈大笑:“我知道,你的小老婆配合FBI在麻省布下了天罗地网。”

  李云道不解道:“你也说了,是天罗地网,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朱奴娇笑看李云道,他脸上的疑惑表情令她很开心。

  突然,李云道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

  这回轮到朱奴娇困惑了:“你知道什么了?”

  李云道笑道:“钱,果真是个好东西啊!”

  朱奴娇指了指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聪明!”

  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准则几乎是处处都能行得通的,哪怕在无数人视为天堂的美国FBI内部,一样有像乔瑟夫这种看到钱就挪不动步子的人。

  “放了小姑娘,我留在这儿随你处置!”沉默了许久,李云道终于开口道。

  瓢泼大雨打进室内,雨水已经顺着未密封的窗口流淌过来,汇集在朱奴娇的脚下。她随手沾了些雨水,轻弹在潘瑾的脸上,很快,小潘瑾便悠悠地苏醒了过来。

  “你……你是谁?”醒过来的潘瑾猛地瞳孔一缩,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看着眼前这个拿着枪的女人,上一刻她记得自己正往游客中心跑,因为有人说游客中心好像出事了,警察封锁了那里,作为记者的本能,她想去看个究竟,却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

  “我是谁?你问他啊!”朱奴娇指了指李云道。

  潘瑾这才发现李云道站在不远处,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大叔,发生什么事了?”

  李云道无奈笑道:“寻仇的,拿我没办法,只好从你这儿下手了。”

  潘瑾终于回过神,连忙道:“大叔,你快走,不用管我!”

  “啧啧啧!”朱奴娇啧啧称奇,“李云道,我真搞不懂,这些女人为什么个个都把你捧在手心里,你到底哪一点吸引他们?”

  李云道露出一个更无奈的表情:“我们正常人之间的情谊,你这种反对社会人格的人怎么可能会理解呢?”

  “大叔,你听我的,快说,她有枪!”潘瑾似乎不那么害怕了,她相信只要李云道能安全离开,肯定会带着警察们一起把自己救出来,这场的事情发现自己和李云道之间,应该已经不止一次了。

  朱奴娇似乎不太喜欢潘瑾的聒噪,皱眉道:“别吵,再吵我就把你也变成他那样。”朱奴娇指着不远处乔瑟夫的尸体。

  看到血泊中的尸体,潘瑾的面色陡然一面,一阵恶心从胃里传来,只是干呕了两次,便不敢再看那具可怜的尸体。

  朱奴娇抓住潘瑾的下巴,恶作剧般地笑着将潘瑾的脸掰向尸体的方向:“看啊,你怎么不看了?”

  潘瑾连忙闭上眼睛,对于她来说,这样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太过于惨绝人寰了。

  “好了,朱奴娇,我们做笔交易如何?”李云道也找了个承重柱,依着柱了坐了下来。

  “交易?”朱奴娇大笑,只是笑声听上去有些刺耳,“有意思,说来听听呢!”

  “你现在可以走,我放你一条生路。”李云道很认真地看着朱奴娇,“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

  朱奴娇果然很认真地看着李云道,发现他的表情也的确看上去很认真,她立刻明白,他不是说说而已。

  她将枪口再次贴在潘瑾的脑门子上,微笑着看向李云道:“你猜是你快还是我快?”

  朱奴娇笑得花枝乱颤,这一刻,连李云道都不敢否认,这个女人如果正常一点,也算得上是倾倒众生了。

  李云道仍旧面无表情:“我数三声。”

  朱奴娇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胸口有一个红色的光点。

  “我最近在培养一支快速反应小组,这一次就算他们的头一回演习吧!”李云道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其实不用给你一面镜子,你应该也清楚,还有一支狙击步枪对着你的脑袋。”

  朱奴娇皱眉道:“你一个小小的公安局有两名狙击手?”

  李云道笑道:“不信你可以试试,他们的枪法不在乔瑟夫之下。而且,嗯,其实这里已经被包围了。”

  朱奴娇愣了一下,随即大笑:“李云道,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

  李云道盯着她的胸口,笑得意味深长:“也不大嘛!”

  朱奴娇有些恼羞:“让你的人离开,否则我一枪轰掉她的脑袋。”

  李云道摊摊手道:“我给的命令是便宜行事,所以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不过他们的指挥官是特警出身,我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保证两名人质的安全。”

  朱奴娇怒道:“你说你自己也是人质?”

  李云道笑道:“难道不是吗?”

  夏天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黑云飘离后,远处依旧还有雷声,但阳光已经再度通过水气弥漫的空气射入这些被江州人遗忘许久的烂尾楼。王虎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热成像显示屏,两个角度的狙击手都回复说绑匪手中有枪,而且现场已经有一名白人男子头部中枪身亡,目前李市长正在绑匪对峙中。

  “虎哥,这是绑匪的资料。”夏初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给王虎,小声解释道,“朱奴娇的孪生哥哥在西湖参与贩毒,被另一伙毒贩暗杀身亡,但因为此前她哥哥跟头儿在京城发生过冲突,所以她把这笔账算在了头儿身上。虎哥,还有一件事,这个朱奴娇是个红三代……”

  王虎愣了一下,转头皱眉道:“她一个红三代跑我们江州来绑人?”

  夏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这个女人好像精神上有点问题,前段时间的宝马车爆炸案就是她的杰作。另外,她早就已经上了美国FBI的追捕榜单。按照目前搜集的资料来看,朱奴娇在美国也曾经多次通过纵火和爆炸杀过人,所以总体来说,这是一个极危险的犯罪份子,而且脑子很不正常。”

  王虎头疼地摁了摁眉心道:“李市长怎么能一个人去救人质呢?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夏初笑了笑:“虎哥你放心好了,对付不管是罪犯还是恐怖份子,头儿都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处理,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人的状态,她的脑子构造似乎跟我们正常人不太一样,思考问题的角度好像也很偏执。”

  王虎嗯了一声:“现在只能等李市长的信号了,希望不要弄出什么麻烦出来。”

  就在王虎觉得千万不能弄出麻烦的时候,李云道已经觉得眼前的事情比较棘手了,如果一个浑身上下都捆着炸药的疯女人还算不上棘手的话,那么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情算得上是麻烦呢?

  “你想跟我同归于尽?”李云道看着这个疯女人身上那件缠着无数电线的事物,有些无可奈何,“直接杀死我多好,干嘛还要拉上两个无辜的人呢?”他看了一眼乔瑟夫逐渐丧失温度的尸体,又看了一眼强行镇定情绪的潘瑾。

  朱奴娇笑道:“活着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所以我算是帮了他们一个忙吧。”

  李云道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尴尬:“那按照你这个逻辑,我也算帮了朱梓校一个忙啊!”

  朱奴娇的脸色噌地一变:“你终于承认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