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将计就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活着,一个正常人处于正常状态时是不会有太多感知的,只有在面对死亡的这一刻,才会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活着”的状态是如此地美好。人的恐惧归根结底是对死亡的畏惧,当一个人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曾经那些折磨自己的情绪自然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所以潘瑾在把手伸向炸弹背心的扣子时,毅然地做了一个决定。她抬头,看着李云道,很认真地说:“大叔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这种喜欢现在还不是爱,但我的的确确已经喜欢了你很多年,从你在学校门口救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

  她很认真地看着李云道,看着那对眼角的线条微微上扬的桃花眸,看着他如剑般锋利的眉角,看着他有些干涸的嘴唇,看着他脸部刚硬却不失柔和的线条。下一刻,她上前一步,踮起脚,吻了上去。对于这个瞬间她有过无数种幻想,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而且还是自己主动。

  时间仿佛凝固了,潘瑾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快要飞出嗓子眼了。三秒后,她微笑看着对面这个自己喜欢了快七年的男人,说道:“这样就是死了也不后悔了,对得起喜欢你的这七年了。”

  李云道看着这个勇敢得让人嫉妒的丫头,忍不住捧起她的脸认真道:“我有两个老婆还有一个快进门的红颜知己,你不介意?”

  潘瑾眨着睫毛修长的大眼睛说:“当然介意,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但是你不一样,我相信我自己的选择。”

  李云道有些心疼地捧着小潘瑾的脸,用七年的时间喜欢一个人,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这是一份多么宝贵而沉重的感情,于是他眯眼笑道:“要不,这次活下来了,你就跟我吧!”

  嗯!潘瑾重重地点头道:“活下来了的话,这辈子我都会像牛皮糖一样地粘着你,让你想甩也甩不掉!”

  手机没关,仍保持着通话状态,正在等着指示的王虎在电话里听得目瞪口呆,但也心中暗暗佩服,咱这位局座大人真是心宽,都这种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了,还跟小姑娘玩罗曼蒂克!至于刚刚局座大人说的两个老婆一个快进门的红颜知己,却被他选择性地忽视了。这是领导的私事,而且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在王虎这种直男看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是,眼看着那女绑匪已经上了车,只要她驶出狙击手的覆盖范围,想再抓人就难上加难了。

  王虎捏着把汗,他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什么危险的场面都见识过了,但今天这种又是开枪又是炸弹的,还是头一遭。他心中的某个角度还隐隐有些兴奋,在和平年代,这样的犯罪份子出现了,就意味着兄弟姐妹们可以立功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对话,他却不好意思催促了,这种时候,自己凑上去坏了气氛,局座以后还不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呢!

  “虎哥,车已经发动了!头儿那边有新的指示吗?”夏初有些着急了,她已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穿着炸弹背心的女人上了车,又发动了汽车,但却迟迟没有离开,仿佛是在等着什么。

  王虎摇了摇头,并不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辆划拨出来给绑匪的越野警车。

  算着时间,李云道知道那个疯女人应该已经上了车,宠溺地在潘瑾额上香了一口:“时间不多了,赌赢了我们就有的是时间,输了咱们就携手奔黄泉。”

  潘瑾笑着,眼泪不知不觉地便流了下来,她是开心,是激动,这一幕她已经等了七年了,此时突然破涕为笑道:“那口孟婆汤,我是决计不会喝的。”

  “好,说好了,都不喝!”李云道一咬牙,同时解开了自己身上和潘瑾身上的炸弹背心。

  空气再次凝固,这回李云道的心跳得如密集的战鼓一般,烂尾楼里安静得只听见滴水的声音。

  李云道很快就反应过来:“快,脱掉背心给我!”

  两人反快解下背心,李云道顺手抄起,飞奔着狠地将背心甩了出去。

  两位重量不轻的炸弹背心飞了出去,却在快到地面的那一刻,其中一件早打开计时器的炸弹装置突然归零,空气瞬间膨胀,随伴着火光,巨大的冲击波和声响震塌了靠窗的半边墙。

  李云道扔出炸弹背心后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奔向潘瑾,拉起她,反快地奔向楼梯口,在爆炸冲击波来临的那一刻,猛地将潘瑾扑倒,将这个临死也不忘表白的姑娘护在怀里。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吓得外面的警察们一跳,王虎急红眼了,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拿起手机吼道:“局长,局长?”

  因为帮潘瑾捂着耳朵,李云道自己被爆炸声震得两耳轰鸣,也听不到手机里的声音,径直下令道:“击毙绑匪!”

  王虎听到李云道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对两名狙击手下令下:“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两名狙击手却同时道:“虎哥,有情况!”

  王虎这才发现,车里居然扔出了数枚烟#雾弹,烟雾很快就将车子笼罩住,狙击手根本就没有开枪的机会。

  “局长,绑匪用了烟雾烟,狙击手没有狙击视野。”王虎回复道。

  “烟#雾弹?”李云道咬咬牙,这个高智商的疯女人当真是什么都会造,如果今天真的把她放走了,将来必定祸患无穷,“封锁现场,一定不能让她逃脱。”

  “特警支队还在路上,快反小组的人手还不够封锁现场。”王虎也清楚这种动不动就玩爆炸的绑匪有极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李云道一边带着潘瑾离开现场一边脑子飞速地运转着,既然朱奴娇今天能用潘瑾威胁自己,一旦她知道自己还活着,一定不会放过用威胁公共安全的方法来对付自己这个公安局长,如今能做的就是将计就计。

  “先放她走!”李云道当机立论。

  “局长,她身上有炸弹!”王虎很急,“她用烟#雾弹,我们不敢上去,她自己困在车里也动弹不了。要是真放走了她,保不准还要故伎重演。”

  “你信不信,这个女人这会儿已经不在车上了?”李云道知道这个女人既然不想死,肯下有后招。

  王虎断然道:“局长,不可能,她在车里就没有出来过。”

  李云道说道:“现在有几个人知道我还活着?”

  王虎看了一眼身边的夏初:“就我和夏初,其他人都分散开了。”

  李云道松了口气:“那就按我说的办。”

  “什么意思?”

  李云道笑道:“我现在已经死了。”

  李云道说死了两个字的时候,潘瑾死命地抓着他的手,生怕下一个瞬间这个男人就会离开自己一般。

  放下电话,李云道拍拍小丫头的手:“没事的,放心,有我在呢!”

  王虎放下电话,一脸茫然地看着夏初:“局长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已经死了?”

  夏初想了想,笑了起来:“我想头儿的意思是将计就计。”

  王虎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这他娘的太考验演技了。”

  夏初道:“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疯女人还在不在车里吗?既然头儿说不在,我敢肯定,有九成的可能性,她已经跑了。”

  王虎道:“车都没动,她怎么跑?”

  烟雾散去,狙击手回复说车里居然没有人了。王虎亲自带队,小心翼翼地带人围了上去,可是车里居然真的空无一人。

  王虎狠狠地一掌拍在车身上:“他妈的,还真跑了!”

  一名队员奇道:“我们都眼睁睁地看着呢,她是怎么跑的?难道插翅膀飞上天了不成?”

  夏初挤了上来,看了看,最后趴在地上看了一眼,道:“人家不是飞上天了,是遁入地下了。”

  王虎奇道:“别开玩笑。”

  夏初道:“我没开玩笑,工业园区当年初建的时候,仿照的是新加坡模式,这里的地下通道结构也是仿照国外的。她刚刚要车,就是个障眼法,目的还是从阴沟里逃走。我相信现在她可能在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了。还是咱们头儿聪明,一猜就知道这个疯女人的行动了。”

  王虎突然双目通红:“局长他……”

  夏初站起来,突然流泪道:“想不以,头儿他居然……”

  两个人居然说演就演,旁边不知情的快反小组成员也纷纷愣住了,难道刚刚的爆炸中局长已经牺牲了?

  在李云道的授意下,再加上木兰花的刻意渲染,上任不到半年的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云道在爆炸中牺牲的消息很快就在江州地下世界不胫而走。

  官方对于这个消息却一直没有公开表态,有心人便猜测,官方这会儿应该正卯足了劲头要破案呢,否则怎么跟老百姓交待呢?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晴天霹雳,但对于江州的黑道来说,这无疑是一则天大的好消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