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李云道的自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打开灯时,却看到握剑抱胸的女忍者站在客厅的宽大落地窗前看着夜色中的大运河。见是老熟人,李云道一边脱衣服一边唠叨道:“来就来了,也不开个灯,幸好我从小胆子就大,换个胆小的估计早就被你吓死了!”

  由香关芷转身,她那张一年到头似乎都不会出现任何情绪波动的脸依旧如白海棠般清冷,她瞥了一眼换衣服时也毫不避讳自己的李云道,冷声道:“如果你能被吓死,泰国人就不用一波又一波地来送死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正在喝的李云道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惊讶地看着女忍者:“又杀了几个?”

  由香关芷缓缓道:“不多,到今晚总计四波人,六条命。”

  李云道低头用拳眼轻轻捶了捶额头:“头疼啊,这些泰国人总是阴魂不散,这就有点儿讨厌了。"

  由香关芷道:“所以我准备去一趟泰国。”

  李云道皱了皱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女忍者道:“ 死光了也就了啦。”

  李云道无奈道:“你的逻辑总比普通人要霸道许多。但我还是不太明白,那些泰国人为什么就盯着我不放了?”

  女忍者仍旧面无表情道:“传闻你拿走了人家两个亿的货款。”

  李云道哈哈大笑,仿佛这件事真的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般:“你认为呢?”

  女忍者冷冷道:“拿了就拿了,聒噪的,杀了便是。”

  李云道再次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虽然你动不动就要杀人这一点不是很好,但应该很符合天狼的脾气。”

  这句话似乎很对女忍者的胃口,她清冷的眼神立刻柔和了许多:“天狼是好人。”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和我都是坏人。”

  李云道给女忍者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这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绝对的黑与白顶多占了这世界上两成的空间,你、我、天狼,我们这些人都是生活在灰色空间里的。谁说杀人就不好了?杀一人而救天下苍生,你一定就可以立地成佛了。”

  女忍者似乎并不领情,一口喝光杯子里的水:“我不信佛。”

  李云道耸耸肩膀:“水很烫的。”

  女忍者皱了皱眉:“我知道。”

  李云道苦着脸,似乎自己也感受到了那火辣辣的疼痛:“要不要再来杯冰水?”

  女忍者冷冷地看着他:“我和天狼不在,你要活着。”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在中国待了这么久了,还是不会说话。这话应该这么说……诶,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没说完呢!”

  由香关芷向来是来无影去无踪,对于这一点,李云道早就已经习惯了,如今竟是连一丁点的好奇心都没有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都有自己的坚持,天狼那孩子,就坚持得有些天真了,是得找时间好好跟他谈一谈了。

  接近三点才睡下,凌晨六点便被雷打不动的生物钟给唤醒了。一如既往地晨练,只是没了西北风,江州的空气再度被浓郁的雾霾占领,所有的晨练都只能在家中进行。

  幸好这套房子够大,宁若妙更是很贴心地给李云道整出一个私人健身房,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胜在五脏俱全。

  在跑步机上跑步的时候,指纹锁响了,李云道已经很习惯在这个点上,宁若妙会亲自来做早餐,因为这个女人干脆就住在自己楼下,也就是斐宝宝如何加价也买不到的那套房子。

  隔着健身房的透明玻璃,看到宁若妙如小妻子一般在开放式的厨房内忙忙碌碌,李云道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等洗了澡出来,宁若妙像乖巧的小女子一般站在餐桌旁,将筷子递上来:“昨天的煎蛋太嫩了些,今天我加了些火候。”

  李云道哑然,他不过是在吃昨天那个温泉蛋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居然都被这个女人看出来了,有时候他真的很怀疑阮钰把这个只喜欢同性的漂亮女人放在自己身边,是故意折腾自己的。已经跟她说过很多回不用亲自来做早餐,但自从他搬进来,她也搬到楼下来了以后,只要他在江州,早餐便是风雨无阻。

  “坐下一起吃吧,你每天做这么多,我这人又不喜欢浪费,每天都是硬撑着吃完,今儿可不能放你走,否则再这么下去,我真的要胖成中年油腻男了!”李云道笑着招呼宁若妙也坐下来,说实话,抛开她喜欢同性这一点不看,这的的确确是个谁娶回家都会觉得中了彩票的好女人。

  宁若妙笑了笑,也不推辞,解了围裙便自己去取了刀、叉和筷子,坐在李云道对面——早餐的确很丰富,浪费也的确很可耻,就着秀色吃早餐,对于李云道来说,更是一种美不胜收的享受。

  “江州公司最近怎么样?”李云道也不知道要跟宁若妙聊些什么,只是觉得坐着不说话似乎有些尴尬,便问些跟自己总还有些关系的问题。

  “挺好。”宁若妙微微笑了笑,她当然知道对面的男人是在试图缓解面对面的尴尬,事实上她自己也觉得,坐在属于阮小姐应该坐的位置上,自己好像有些越俎代庖了。

  “挺好就好。”开了口,李云道才觉得自己有些无聊,随手扯过一张报纸,江州晚报,只是头版的标题让他觉得很刺眼——《两名大学生不堪网贷重负双双选择自杀》。

  宁若妙看到他脸色不太对,瞅一眼那标题,心中了然,道:“这种网贷,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是民间高利贷把魔爪伸向低龄群体的一种表现。而且这种都不算真正的网贷,据说他们发展了很多在学生群体里的代理人,有点像保险经纪那种,拿提成的,听说有些学生干得好的,一个月可以提成好几万。”

  李云道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宁若妙笑道:“我是搞投资的,跟金融挂钩的事情,我自然要比一般人更清楚。放心,雷森资本看不上这种小打小闹的钱,我估计这种网贷,都是原来跟黑社会有关系的财务公司转型后做的,现在在年轻群体当中很流行。”

  李云道有些担忧地问道:“有没有办法可以根除?”

  宁若妙道:“根除可能性很小,毕竟市场上有需求,就会有人跳出来满足,只是那些贷了款去买名牌包包、整容整形的孩子们却不知道,这是在饮鸩止渴。”

  李云道叹气道:“那是得想点办法救救这些孩子,否则多少个家庭都会被拖进这样的沼泽里。”

  宁若妙抬头打量着他,笑着道:“可以杀鸡儆猴,但根除的可能性不大。”

  李云道悠悠道:“处理一个是一个,总要让这些人有所畏惧才好,人啊,一旦什么都不害怕了,那就很容易犯错。”

  宁若妙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会让你觉得害怕的吗?”

  李云道想了想道:“有,我害怕有人会伤害我的家人,害怕媳妇儿在边疆上出事,害怕老婆在美国碰到麻烦,害怕孩子们受到伤害,嗯,也害怕身边的朋友和同事碰上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所以,我害怕很多东西,我对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敬畏的。”他说得很笃定,点点头,似乎在肯定自己的说话。

  宁若妙却歪着头,直直地盯着李云道:“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什么都不害怕呢?”

  李云道仔细琢磨了一下道:“也许是因为有太多我想要保护的人,即使我害怕,也要装作不害怕,这样在同等的条件下,别人就会觉得这人靠谱可信吧!”

  宁若妙摇了摇头:“不对!”

  李云道奇道:“为什么?”

  宁若妙认真地看着李云道的眼睛道:“我却觉得,你对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毫无畏惧,你说你害怕失去家人和朋友,但我觉得那只是你用来伪装自己的托词,你的的确确不害怕,或者我可以肯定,哪怕这世界面临着世界末日,全世界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你一个人,你也不会害怕。”

  李云道干笑道:“有点夸张了。”

  宁若妙却相当认真地道:“一点也不夸张。”

  李云道故意板着面孔问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冷血了?”

  宁若妙执着叉子,笑得叉子上的一小块煎蛋不停地抖动:“不是冷血,而是你有一种强大到骨子里的自信。”

  李云道很诧异:“你觉得我这种恨不得把银行里的钱换成钢镚儿当枕头的家伙有强大到骨子里的自信?”

  宁若妙很肯定地道:“别忽悠了,换钢镚儿当枕头,那是你刚刚下山的时候吧?你信不信现在就算放一百万你面前,你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李云道没好气道:“那是因为我老婆有的是钱。”

  宁若妙却笑道:“你总是找些客观的理由,实际上就算你没有碰到阮总,你如今一样会对一百万不屑一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