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杨家的伤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因为自信而选择忽视一百万,但对于宁若妙的说法,他似乎也无从辩驳。网贷祸害年轻一代的事情却像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头,一到办公室,他就将夏俊龙唤到了办公室,将早上的那份报纸递给夏俊龙:“民间高利贷的新形式,有什么想法?”

  夏俊龙皱着眉头读完了新闻,神情同样凝重:“移动互联时代,科技越发达,犯罪份子可钻的空子也就越多。”

  李云道用食指关节轻轻叩着桌面道:“法律本就是用来约束民众行为的,而法律从旦生的那天起,就意味着一定是产生了受害者。立法者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堵上那些法律漏洞,而我们执法者要做的一是预防和打击犯罪,二是在立法之前用适当的手段来弥补立法的相对滞后性。”

  夏俊龙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如果想全线取缔,怕是要掏马蜂窝。全国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倡导互联网加模式,金融行业也不例外,如果我们江州独此一家地取缔,怕是会被落下一个矫枉过正的话柄啊。”

  李云道笑道:“全线取缔是不可能的,咱们也没有这个人力物力,没准儿最后出力还不讨好,但杀鸡儆猴,咱们还是能做得到的。”

  夏俊龙闻言,松了口气:“局座,我建议大范围地警告,小范围地打击,尤其是最近上了媒体的这几家,就可以用来以儆效尤。”

  夏俊龙得了指示,便跟经侦支队商议具体的执行方案了,李云道刚准备出门去看看快速反应小组的训练进度,出门却看到老刑侦支队长的遗孀七姐在走廊里徘徊:“咦,七姐,过来办事啊?”

  公安局的三产包括公安宾馆,李云道都划到了陈曦的治下,他以为七姐是来找陈曦办事的,却不料七姐吱唔了半天才说:“李市长我是来找您汇报工作的。”

  李云道失笑,对于英烈遗孀,李云道一直都是怀着崇高敬意的,而且七姐的为人在公安宾馆住的那些日子,他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如果没有棘手的问题,她是绝对不会主动跑来跟自己开口的。

  “坐下聊!”将七姐请进办公室,李云道亲自给七姐泡茶,局促的七姐却站在沙发边怎么都不肯坐。

  “李……李市长,我还是站着汇报吧,这样我自在些!”七姐低着头,不敢看这位年轻的副市长。

  “七姐,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虽然搬出宾馆了,但公安宾馆也算是我在江州的第一个家,你就是我的家人呀!来,坐下说,都是自己人,没什么难为情和不好开口的,是不是宾馆的运作不太好?”李云道首先想到的就是宾馆的经营状况。

  “不是不是,宾馆现在挺好的,平均下来差不多每天都能有过半的入住率,今年除了发工资外,还能给财政上交利润!”七姐连忙道。

  “哦,那敢情好啊,咱们能自给自足了,这是好事,如果今年真的能上交利润,到时候我一定跟市里申请给你们发一笔奖金!”李云道笑着夸道。

  “不不不,这是应该做的。”七姐连忙摇头,似乎聊了两句工作上的事情,她的紧张情绪也平复了许多,此时终于抬起头,“李市长,我其实是有件私人的事情想要麻烦您!”

  “七姐,老杨是咱们局的英烈模犯,烈士家属,你们家的事情就是咱们市公安局的事情,没事,你放心大胆地提,我能帮的一定尽心尽力,我办不到的,也会找人找关系帮你办。”李云道知道七姐不会提什么非分的要求,这种连丈夫去世后都不肯接受局里的捐款,而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养活一家人的女子,又怎么可能跟自己提什么过份的要求呢?

  七姐低下头,先是摸了摸眼角,李云道这才发现,她的眼角是湿润的,心中不禁感叹,孤儿寡母的确不易。

  “李市长!”七姐深吸了口气,突然抬起头,“我想求求您,放了孩子她姑姑,我向您保证她再也不会去市政府门口静坐了,我一定把她看得死死的。”

  李云道一脸惊愕,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孩子她姑姑?老杨支队长的亲妹妹?”

  七姐轻轻点头,又叹了口气:“昨天她去市政府门口静坐了,被治安支队抓了进去,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来。我跟治安那边原先和老杨熟悉的人打听过了,说是新的支队长很严格,不许随随便便地就放人。他们说……新来的木兰支队长是您……您在西湖的老部下……让我来找您……”

  “孩子她姑姑叫什么名字?”李云道一边拿手机拔木兰的电话,一边问道。

  “叫杨凤臻,只要说是昨天在市政府门口抓的那个应该就清楚了。”

  “七姐,你容我先了解一下情况。”李云道拨了,打开免提。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里面传来木兰花贼兮兮的声音:“头儿,我正审一桩案子呢,有什么新指示?”

  李云道直接了当地问道:“昨儿治安支队是不是逮了一个在市政府门口静坐的,叫杨凤臻?”

  电话那头的木兰立刻道:“头儿,你等一下,我换个地方跟您说。”木兰似乎拿着手机寻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才道,“头儿,人就在我这儿,我正在处理这桩案子,有不少隐情,可能有点麻烦!”

  李云道皱眉道:“你知不知道杨凤臻是牺牲的前刑侦支队长老杨的妹妹?”

  木兰花道:“知道,昨儿一逮住人,就有人告诉我了。头儿,如果不是知道老杨的事情,这事儿我铁定不管,但正是因为事关咱们的英烈家属,我这不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处理了,要不这样,这才问到一半,待会儿我来局里跟您汇报?”

  李云道知道三剑客里,就属木兰花情商最高,这种事情他既然已经知道是老杨的妹妹,自己又打了电话亲自关照,他自然会处理得妥妥当当。

  挂了电话,李云道却看到七姐一直在垂泪,有些不理解:“七姐,刚刚这个就是治安支队的新支队长木兰花,他办事情我是很放心的。他刚刚说有隐情,七姐,究竟是怎么回事?老杨的妹妹为什么要去市政府门口静坐?”

  “造孽啊!”七姐悲痛地叹了口气,擦了擦眼泪道,“五年前,在市拆迁办门口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死的是妹夫汤志刚,撞人的车逃逸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凶手。这几年凤臻倾家荡产,就为了寻找交通肇事的凶手和面包车,苦苦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结果。”

  李云道奇道:“找凶手该找警察啊,你们跟王虎他们难道不熟悉吗?王虎不是总说,老杨是他亲哥哥一类的话吗?这种事情他没帮忙?”

  七姐又擦了一把不断滚落的泪珠:“怎么没帮,帮了,可是没用啊!之前的目击证人突然改口了,说不记得了,那辆车怎么也找不到,最离奇的是,事情发生一年半后,因为凤臻和王虎他们死盯着不放,有人找到了凤臻,说是给我们三百五十万封口费,让停止调查。那时候还是黄仁义当局长,黄仁义把王虎直接叫了过去,说是市里不让查这件案子了,有那么多大案悬案还没有破,不要把人力和物力都浪费在一桩交通肇事逃逸案上了,王虎当场就跟黄仁义翻脸了,黄仁义当时直接就让王虎停职反醒,过了两个月才复职,后来王虎一直在私下调查这件事,具体查到什么地步了也只有王支队长他清楚。市里对凤臻很敏感是因为她去京城上访过,所以……”

  李云道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七姐表述得很清楚,当年的交通肇事案背后绝对站着权力庇护者,而且这些人到现在还在企图遮掩一些事情。

  “七姐,你放心,给我一些时间,这桩案子,我迟早会给你一个交待。”李云道认真地看着七姐。

  “嗯,李市长,我相信您,您是我见到过的所有当官的里面,最能站在老百姓角度上考虑问题的,我相信你。可是凤臻……”七姐有些犹豫,似乎很担心小姑子在治安支队的安危。

  “放心,木兰不是顾镜,他不是乱来的。而且你要知道,我和木兰,都只相信正义。”李云道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最后五个字的,他相信,在江州窝案爆发前,应该还有许许多多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江州,却被权力的黑手硬生生地压进了民众愤懑的胸腔。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正是这些黑手,一步一步地逼出了一些江州民众对于公务人员的不信任甚至敌视。

  送走了七姐,李云道才发现,这个被命运反复捉弄的妇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去碰自己倒的那杯水,住在公安宾馆的时候,自己回来晚上,七姐会碗一直熬在小煤炭炉上的银耳或八宝粥上来,那时候看到七姐,每天都是乐呵呵的,仿佛丈夫牺牲的阴影早已经逝去,却没想到这样的家庭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伤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