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老虎要发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新华街是江州的红灯区,这已经在江州民间形成了共识。曹国九一手遮天的时候,大鹏的人负责整个街面,收益不菲。但大鹏出事后,原先就盘踞在新华街一带的东北帮乘虚崛起,不仅霸占了新华街,而且吃下了附近大大小小的几条街。

  龙少爱吃火锅,这是如今街面上人人皆知的事情,一个礼拜,龙少要带人吃上几码三顿火锅。原本街口的火锅店是一个四川老板开的,后来看这架势,干脆低价将火锅店盘给了龙少的手下,于是这家更名为“龙少火锅”的火锅店如今成了东北帮的根据地。

  正是饭点时份,火锅店很热闹,算得上生意红火,虽然来吃火锅的多数是在这条街上靠身体姿色吃饭的姑娘们,对于龙少的人来说,只要出得起钱,谁管你是苦力挣来的还是叉开双腿换来的?钱这东西,上面又没写好坏,只要是真金白银,谁管你是娼是妓!

  新中式风格的火锅店最里头是几个包厢,此时其中一间包厢里热闹非凡,划拳声、劝酒声,觥筹交错不绝于耳。一个光头青年夹着一片鲜艳的毛肚,放在辣锅里煮了煮,七上八下后,便捞出来,往嘴里扔了个蒜瓣,就着蒜嚼着鲜美的毛肚。光头看上去三十岁不到,锃亮的头顶上有几粒对称的戒疤,乍一看倒像个出家的僧人,不过光头下面的那张脸,却是煞气十足。断眉大眼,鼻似鹰沟,赤膊露出胸口的龙形纹身,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挂在脖子里,明晃晃地格外耀眼。

  “龙哥,洗浴城的王二傻子不厚道啊,听说他最近跟外头的网贷公司合作,逼那些女大学生到他店里接客,弄得旁边的店都没了生意。今儿我们兄弟几个去收份子钱,好几家店的老板都苦不堪言。好几个人都想请龙哥你出面说道说道,没理由他王二傻子赚了这条街近一半的利润,回头还跟大伙儿交一样的钱!龙哥,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说话的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绰号“胖黑”,今天下午收保护费的时候,几家老板都额外给他塞了钱,希望龙少能出面杀一杀洗浴城的锐气。

  张志龙往嘴里又塞了一片羊肉,冷冷一笑,看也不看胖黑道:“人家王二傻子有挣钱,那是人家的门道,他们要是眼红,也让他们自个儿弄点女大学生来接客啊!别他妈的一看到别人挣钱就眼馋,自己不敢去惹王二,让我们兄弟们给他们当出头鸟,瞎了他们的狗眼!胖黑,你收了人家多少钱,明儿给我一分不少地退回去,下次要是再敢收了钱在我面前瞎逼叨,小心龙哥不认你这个兄弟!”

  胖黑吓得脑袋一缩,也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因为害怕,额头上黄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滚落,看也不敢再看张志龙一眼,只敢连连点头称是。

  旁人一个人黑瘦的男青年帮忙打圆场道:“龙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胖黑这个人,实心眼儿,又贪财,人家给他塞点钱,他就一定想办法把事儿给办妥贴了。胖黑,那几家老板每人给了你多少钱?”

  胖黑抖抖索索地伸出两声手指,黑瘦的青年差点儿没把喝下去的啤酒喷出来,呛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笑骂道:“你他妈的才是二傻子,一人给你两百,加起来不过就四五家店吧,千把块钱就把你给收买了?快听龙哥的,明儿给他们都退回去。算了,明儿我跟你一起跑一趟,这帮不长眼的南方人,他妈的,的,这是把俺兄弟当棒槌使啊!”

  张志龙也笑了起来,见龙哥笑了,胖黑也跟着傻笑,但张志龙的笑容很快就变成了一脸凶恶:“老炮,你明儿陪胖黑走一趟。其实胖黑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王二傻子一直对我们不太服贴啊,最近口袋里的钱多了,腰杆子也硬了,估计是觉得自己又傍上了原来国舅爷的那伙人,就他妈的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听到张志龙在说话,不管是划拳的还是拼酒的,都安静了下来,目光落在这个二进宫的大哥身上。张志龙是东北黑龙江人,两次入狱都是因为抢劫,第一次因为未成年,情节又不太严重,只判了三年,关了一年半就因为表现好提前释放了,第二次抢劫却因为证据不足,又有小弟顶罪,又只判了三年就出来了。后来在边境得罪了俄罗斯黑帮,没法在东三省混了,这才只身一人来了江州,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身边招揽了一群讲义气的东北兄弟。之前因为曹国九势大,他们也只能小打小闹,等到大鹏被拘了,曹国九也死了,大鹏原先的手下因为利益的争夺而分崩离析,张志龙便顺势带人吃下了新华街一带。

  开洗浴城王二,大名王德宝,也不是江州本地人,领省鲁南枣庄人,早年就开始做皮肉生意,仗着跟治安那头关系好,赚得盆满钵满,如今开辆路虎,生成脑满肠肥,又经常不把张志龙这群刚刚占领新华街的外来人当回事,言语间多有不屑,张志龙也早就对其心生不满。

  被称为老炮的黑瘦青年咧开露了一对门牙的嘴笑道:“龙少,要想动王德宝,咱们还是要从长计议,听说他跟治安支队的渊源不浅啊,别弄得最后天灾人怨的,咱们两头不讨好。”

  张志龙又涮了片白菜,放进调料碗里道:“听说治安支队换了个支队长?原本姓顾的那个白眼儿狼被处分了?”

  老炮笑道:“龙少,不是处分,是两规。姓顾的这次肯定玩完了,没准儿还要吃官司,姓来一个叫什么花的,一个大男人,起了个娘娘腔的名字。不过听说这位新来的治安支队长是兼任公安局的副市长李云道的嫡系,有点儿门道的,上任有几天了,到现在也没人知道这个支队长到底长啥样。哪像以前,姓顾的一个月三十天恨不得天天在外头吃了喝了,最后不拿点东西走还不开心。”

  张志龙哼哼道:“人家公安局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姓顾的太张扬,不烧他烧谁啊?这个新来的治支队长先打听看看,如果能走上关系,以后咱们兄弟吃香的喝辣的就不用愁了,要是走不上关系也不打紧,他那么多手下,家家都要吃喝拉撒吧,他不要的,总有人会要。”

  老炮竖起大拇指:“还是龙哥高明!”

  张志龙不屑道:“这算个机把的高明!在号子里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监狱长不收的,咱就给下面人,反正总能找一个人罩着自己,日子就好过多了!这他妈的就是个认钱的社会,那些清白身家的,咱惹不起就不要去惹,总能找到愿意泥潭里跟咱们一起打滚的。老炮,明儿先找几个人,去王德宝的场子里试试水,要是治安那边有反应,咱就放一放再说,如果治安那头不管他,嘿嘿,这次不割下他一身膘,老子就不姓张!”

  老炮猛灌了一口酒,狞笑道:“干嘛要明天,这会儿就是洗浴城生意最红火的时候,现在就去!走了,来几个人,哥带你们享受享受去!”

  瞬间,好几个一身精壮肌肉的小伙子站了起来:“炮哥,我跟你去!”

  一般这个点,张德宝都会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在洗浴城的最深处,一面墙上全是监控屏幕,看着去年花大价钱挖出来的地下停车场几乎快要停满车了,张德宝都想笑。这些车主都是他的金主,哪个来自己洗浴城,不消费个千儿八百的? 一晚上大几十万的流水都算是少的。最近流水隐隐破百万了,这让张德宝如何能不激动,弄网贷的那帮缺德玩意儿脑子还真是好用,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给那些拜金的女学生放款买化妆品买名牌包,还上钱了,收利息两清,要是还不上钱,嘿嘿,那就是利滚利的高利贷那套,最后都得来自己这儿接客还钱。也有死命不从的,据说最后都被鱼头的手下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也不知道这帮大老爷们儿都对姑娘们做了啥,反正来的那些,尽管有一百个不乐意,但绝对没有一个敢闹事的。如果按这样的势头下去,明年自己就可以扩大规模了,到时候那钱还不是哗啦啦地流进口袋里?

  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张德宝的美梦,经理慌张的声音让他的眉毛都快要拧成麻绳了:“慌什么,一句一句说,天塌不下来!”

  经理语速及快地道:“老板,有人闹事!”

  张德宝怒道:“叫刚子他们把人给我扔出去。”

  经理吱吱唔唔道:“刚子他们被人打了,也不敢还手。”

  张德宝倒吸一口凉气:“闹事的是什么人?”

  经理道:“好像是张志龙的手下,叫老炮的带的头,还有几个很能打的年轻人,几下就把刚子他们收拾了。”

  张德宝惊疑不定地问:“这个月的份子钱没交?”

  经理道:“交了,昨儿才交的。”

  张德宝问:“交钱的时候说什么了没?”

  经理想了想道:“其它倒没说,就说我们洗浴城现在生意太好了,这点份子钱好像少了点。”

  张德宝冷笑:“一群喂不饱的白眼儿狼,让他们闹,我给治安那边打个电话,他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