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大叔明儿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陈曦送了几份文件进来,发现李云道的心情不太好,也不好多问,便去问今儿一早就进过李云道办公室的夏局,老夏却说今儿一早感觉局长心情还可以,没陈曦形容的那么糟糕,直到局长办公室临时汇报工作的几位都灰头土脸的出来,大伙儿才来问陈大总管,今儿局座大人到底是怎么了?

  办公室的小刘随口提了句:“好像今儿七姐来找局长了,我听说杨凤臻昨儿又去市政府静坐了,被治安抓了,七姐估计是来我求情的。”

  陈曦顿时恍然,伺候了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几个月,他岂能不知道李云道嫉恶如仇的个性,左想右想,最后还是一个电话打去了治安支队,一问之下才知道,新任治安支队长木兰已经赶来市局汇报工作了。

  木兰花将半个脑袋探进办公室,看到李云道正皱着眉批阅文件,打了个哆嗦——看来头儿现在心情不太好啊!事实上,只要是一个还有那么一丁点正义感的警察,哪怕是普通人,听过这桩案子都会觉得义愤填膺,何况头儿这种脾气的人?

  “头儿,嘿嘿,我来了!”木兰花腆着脸,弓着腰,讪笑着走进办公室,猥琐得像来做贼的。

  “来了!”李云道抬头看了他一眼,“自己拿烟抽,我先批完这几份文件,陈曦那边等着分发。”

  “行行行,头儿您先忙,我候着。”木兰花见李云道在忙,连忙自己躲到一旁的沙发上去了。

  二十分钟后,李云道起身:“说说看,究竟怎么回事?刚刚老杨支队长的遗孀七姐,在我这儿哭了半个钟头!”

  木兰花赶忙摁灭烟头,却又不得不接过李云道递来的烟,叹了口气道:“头儿,大概的情况我估计七姐也都跟你说过了。我就说说的我看法吧,从目前我得到的信息来判断,当然的交通肇事案很可能是一桩谋杀案,而这案子跟当年工业园区的第一批拆迁有关系,因为赔偿款的问题,死者汤志刚一直不肯拆迁,据杨凤臻所说,汤志刚出事当天是接到通知,说是拆迁办同意了他的要求,赔四套房子外加两百万现金,当天去拆迁办就是谈判的,没想到还没进拆迁办,人就没了。如果没有后面有人企图花几百万让杨凤臻闭嘴的事情,也许咱们也不会抓到什么线索,因为之前的目击者并没有真正看清楚车牌号,而且肇事车辆我估计当天就已经被人销毁了。头儿,说句您不爱听的,杨凤臻这些年就是在跟一部巨大的国家机器斗,我怕她再这么斗下去,我怕她也要被杀人灭口了。”

  李云道瞪了他一眼:“你当现在是一百年前的清政府,随随便便就可以杀人的?”

  木兰花讪讪笑道:“头儿,你也知道的,我就这么一说,主要还是担心杨凤臻的安全。据说她去年还去了京城,虽然被带回来了,但这么折腾下去,迟早要出事的。”

  李云道蹙眉道:“有没有办法把幕后黑手揪出来?”

  木兰花笑笑道:“头儿,您自个儿明明知道答案,偏偏要我……”冷不丁地又看到李云道冲他瞪眼睛,木兰花便把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继续道,“其实要查,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抓住两点,一是谁企图让杨凤臻闭嘴,二是当年的事情有哪些受益者,两相交叉比对,总要寻到一些蛛丝马迹,主要要看咱们想挖多深。”

  李云道微微闭眼,沉思片刻后才开口道:“尽快把所有的材料汇总到一处,我需要一份完整的报告。对了,杨凤臻你怎么处理的?既然都是自己人,为什么不昨晚立刻处理?”

  木兰花为难道:“头儿,您是不知道,这位杨家女将是多骁勇,昨儿在市政府门口的广场上,八个治安队员才摁住了她一个人。到了支队,又是撒泼又是打滚,见了人上来又打又咬,没办法,只好让她冷静一晚上再谈了。”

  “行了,既然知道是自己人了,下次要注意分寸,不能让局里的兄弟们寒了心。”

  “他们还好意思寒心?这都五年了,谁跳出来给人家老杨家主持过公道?头儿,您信不信,这是碰上您了,要是换成别人,没准儿这事儿还得被压下去。”

  李云道听出了这小子话中有话,问道:“有话就说,别藏着掖着的。”

  木兰花看了看门口,确定没人这才小声道:“头儿,五年前,分管拆迁这块事情的是葛春秋葛市长。”

  李云道一愣:“是他?”

  木兰花点头道:“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他现在是市长,我听杨凤臻骂的人里头,就包括了葛春秋。听说昨儿一晚上,杨凤臻都在叫骂,很难听啊,基本上这几年市里、省里的主要领导,都被她问候了个遍,不过重点问候的是石明啊,黄仁义啊,还有就是咱们的葛市长。”

  李云道正色道:“这话不能跟别的人说了,吩咐治安那边的兄弟,这种话不能从公安这边传出去,否则影响不好。”

  木兰笑道:“头儿您放心好了,昨儿晚上安排的,都是自己人,我说一声就行。对了,杨凤臻我打算回去就给放了,但是我不敢保证她会不会立刻回市政府门口去绝食静坐啊!”

  李云道笑道:“你走的时候到招待所那边带上七姐,这种问题只能疏不能阻啊,否则问题会越捂越严重。”

  千头万绪的事情很多,原本李云道打算去军分区的训练基地看看快速反应小组的训练进度,这个计划也暂时告吹了,因为下午有一个市局与江州日报联合举办的一年一度的环古城健康跑的活动,这是市公安局每年的常规动作,李云道作为副市长要去扣响发令枪。

  进入体制内的管理层,成为一个城市的具体管理者后,李云道才发现很多事情越来越身不由己,单纯地当警察时,只要抓贼就行,那时候自己跟刘晓明他们想干嘛就干嘛去,累了找个地方眯上十分钟都是可以的,但是如今却不行,在局里匆匆地吃了个午饭就往城墙根的活动地点进发。

  江州日报的一把手叫江诚,是个秃头的胖子,圆圆的眼镜后面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媒体人特有的狡猾。

  “李市长,欢迎欢迎,您能来为我们打响发令枪,咱们这次活动一定能圆满成功啊!”隔着老远,江诚便小跑着热情地迎上来。

  李云道对江诚的印象不差,这家伙像商人更多过像一个文化人,而李云道更喜欢一个诚实的商人,而不是一介酸儒。

  “江社长客气了,咱们环古城跑的活动每年都有一个新规模,今年是首次突破上万人吧?”李云道客气地跟江诚寒暄着。

  “是的是的,去年是五千人,今年直接就过万人了!”江诚一对肥硕的手掌以掌合十,“这都要感谢李市长的大力支持啊!说实话,搞这么大的活动,别的不怕,就怕安全上出问题。有公安这么多年兄弟保驾护航,我就定心多了!”

  “哪里哪里,咱们市公安局也是主办方嘛!”李云道笑着跟江诚并肩走向人头攒动的出发点。

  还未走到出发点,李云道胳膊突然被人拉住,回头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俏丽面孔。

  “嘻嘻,大叔,吓了你一跳吧!”小潘瑾穿着白鞋球,浅色仔裤,配上一件宽松的卡通T恤,跟一群穿得一本正经的公务员站在一起,显得格外青春靓丽。

  “丫头,你怎么在江州?”李云道自从将潘瑾和凡似锦送上回京的高铁后,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潘瑾的消息了。

  “我不是说了嘛,我要在江州记者站工作!”小潘瑾骄傲地扬了扬下巴。

  江诚在一旁狐疑地打量着李云道和潘瑾,他一时间弄不清楚,这位华夏新闻社驻江州办事处的小潘副主任跟年轻的副市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听是只说李副市长是已婚,但小潘副主任是单身啊,最近媒体圈子里好多单身汉都在围着小潘主任转呢!

  “李市长,您跟潘主任是老朋友?”江诚在一旁打着哈哈,插话道。

  “丫头是我媳妇儿的干妹妹,都是一家人。”李云道宠溺地拍了拍潘瑾的脑袋,却让小潘瑾很是不满。

  “大叔,我不是小孩子了!”说着,又俏皮一笑着凑到李云道耳边道,“我调到华新社江北办事处了!”

  李云道愣了一下:“你爸妈同意?”

  小潘瑾嘻嘻笑道:“不同意能怎么样,他们知道,女大不中留!”

  李云道失笑:“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还什么留不留的?也好,在地方上锻炼锻炼不是坏事,今天晚上有饭局,明天吧,明天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洗尘!”

  潘瑾眼珠子一转,小声道:“我可不要在外面吃!”

  李云道无奈道:“那行,就去家里,好久没下厨了,我可不保证口感!”

  潘瑾兴奋地点点头:“没事,有得吃就行,我不挑的!”

  活动主持在催促大家入场的声音传来,潘瑾这才吐吐舌头:“大叔,你先去忙吧,别管我,明儿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