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三十九章 和尚,喇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28

  彬的书房古色古香,书卷气息极浓,雅致而不失大气。免费电子书下载这两个年龄相差近十岁的男人从上午开始聊,一直到下午。刚开始是李云道不停地长篇大论,他说话的时候,彬便微笑倾听,不插嘴,不评论。一个钟头后,竟是彬说得居多,而李云道倒是扮演起刚刚彬的角色,认真听着,时而点头,时而皱眉。

  到后,一向自视甚高的老大却哑然失笑,因为他突然现,整个近五个钟头的谈话过程,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年轻男人居然牢牢把控着节奏和思路,以彬的学识和阅历,竟也被他生生圈住。想到这里,彬又由得对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显老的年轻人又少了三分轻视,多了四分欣赏。先前他一直觉得这个靠女人关系爬到老爷子身边的年轻人不过是个不学术好吃懒做的纨绔,可当他只身闯入匪穴,东南大地转了一圈后竟然真被他安然带回三个孩子的时候,彬才觉得,这小伙子有点儿意思。现,他突然有种错觉,眼前的年轻男人是一颗被风沙掩盖住璀璨光芒的钻石,某天抹去那一层风沙时,足以耀痛每一个曾经轻视他的人。

  李大刁民打了一夜腹稿的说辞并没有完全用得上,多的还是即兴挥。管两人战术方向上意见稍有偏差,但是战略思路却是惊人地相似,深谈后,都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有些事情表面看上去美好,很剖开深入了解了,才知道其的龌龊和辛酸,身为如今“秦城集团”掌舵人之一的彬便深黯此理,今天又多了一个李云道。只是真正解了秦城内部所不为人知的隐秘后,李云道心头的那块石头不轻反重。

  内忧外患。

  这是李云道给出一个总体的评价,内有以赖为的“革派”企图颠覆老爷子定下的规矩,“白黄金”想沾一手,“雏鸡”也想碰,总是黄赌毒哪样儿来钱就玩哪样儿,可这些哪样儿拉出去都是顶了天的杀头大罪。这跟老爷子当初南遁江南一手创立秦城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按照秦孤鹤的想法,秦城应该是集合了三教流的地下灰色组织,以这样一个组织为平台,可以长三角打造一个完全深入到民间各个角落的情报组织。秦家老爷子的眼里,国虽然已建国十余载,但少数西方大国和国际恐怖组织并没有放远东这块大蛋糕,策反派遣到民间的间谍数不胜数,但这些都是天天听着歌舞升平的普通老姓完全法接触得到的绝秘档案。能接触到秦城这个组织核心机密的唯有黄梅花、彬、赖等寥寥数人,根据目前的形势,彬猜测,赖很可能己经被策反了。

  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听得李云道直皱眉头,花了不少时间才理清了其的关系。后两人终于定下一个大体的方案:对外,以不变应万变,见招拆招;对内,则一定要攘外必先安内!

  三点过一刻,书房的门轻轻被人叩响。

  彬皱眉道:“谁?”

  “彬彬,吃饭,你不要吃,客人总要吃饭的!”门外响起伊人稚嫩的声音,口气像个小大人儿,听得刚刚还皱眉的彬哭笑不得。正好李云道的肚子也很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彬才笑道:“光顾着说话了,都忘了吃饭这事儿。来来来,云道,尝尝吴妈的手艺,正宗的淮扬菜。”说着,彬起身开门,小姑娘皱着眉头,仰着小脑袋一脸苦大愁眼地瞪了彬一眼:“唉,真不懂事儿,彬彬,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李云道哑然失笑,彬倒是大大方方笑道:“这孩子跟我没大没小习惯了,让云道兄弟你见笑了!”进门时彬称他为“老三”,此刻喊的是“云道”而不是李云道如今江湖上的绰号“老三”,李云道注意到了这一点差别,也知道今天拜访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

  李云道笑道:“这小大人儿,跟我家十力倒真是有得一比!”

  似乎听到李云道的话,走前面的小家伙转身脆生生地好奇道:“十力是谁?怎么名字这么奇怪呢?”

  李云道蹲下身子,笑道:“十力是我弟弟,是个不太合格的小喇嘛。”

  “喇嘛?”小姑娘歪着脑袋,眼神却看向她心目的“大科全书”彬彬同学。

  彬干脆一把抱起小姑娘,一边引着李云道进餐厅,一边对怀里的小家伙道:“喇嘛也是和尚的一种,你就当他是小和尚!”

  “啊?”伊人吃惊地看了李云道一眼。

  李云道会意,立刻道:“我可不是和尚!”

  小姑娘闻言才甜甜一笑:“那我要见见你家的小和尚。”说完,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又踌躇了起来,等李云道坐上餐桌,她才怯生生地问道:“彬彬,和尚不是不能近女色吗?人家是女孩子哎……”

  刚刚接过吴妈盛的一碗猪肺汤喝了一小口的李大刁民笑着呛得差点儿把肺都咳出来,查良妮也从客厅走了进来,听到小丫头的话也乐得不行。彬自然乐得是够呛:“你算哪门子的女色,小不点!”

  “哼!”伊人不屑地看了查良妮一眼,似乎说“难道这才叫女色吗”,跳上为她特制的餐椅,小姑娘一脸自豪道:“刘晋豪,花子男,木晓清,他们都说喜欢我呢,刘晋豪还说要娶我呢!哼!人家才不是小不点。”

  “好好好,你不是小不点,我家伊人是万人迷,男娃儿都喜欢我家小万人迷。来,喝碗猪肺汤,点儿长大。彬,这孩子今天午也没好好儿吃饭,说是你不吃她也不吃。”查良妮挺着大肚子给小家伙盛了一碗汤,笑着对彬道,“午我看你们聊得兴,也没叫你们,我们就先吃饭了。可没想到你们俩一谈就是五个小时,你不饿,人家云道兄弟也该饿了,我就让伊人去叫你们了。”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把彬彬同学夺走的年轻阿姨,但接过猪肺汤的时候小丫头还是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她的座位就彬的身侧,似乎这会儿心情很好,一接过汤,就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跟李大刁民这种大开大合的风格完全不是一路。

  吴妈的手艺真的不错,加上李云道真的饿了,一连吃了四大碗米饭才算填饱了肚子,家人胃口都小,经常吴妈做一桌子菜吃完还要剩下大半,今天有了李云道,居然半点儿都没有浪费,看得吴妈眉开眼笑,来来回回主动帮李大刁民加饭,也算是劳动成果得到了客人的肯定。

  下午四点过半,李云道从家出来,彬一反常态地亲自送到小区门口,看得小区的几位物业保安目瞪口呆:啥时候看到老大跟别人这么客气过?联想到这段时间的江湖传闻,这人的身份立刻就清晰了起来――难不成此人就是近江南道上炙手可热的“老三”?几个保安同时看向一脸神秘笑容的保安头子,这位刚刚将李云道送到彬楼下的年男人却是腿肚子打颤:人家那可是手掌三条人命的大枭,万一他今天是来干掉老大的,自己这位子估计就坐到头了,别谈位子了,估计小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不知道自己被人当作洪水猛兽的李大刁民正乐滋滋地往金鸡湖方向走去,打电话问清了蔡桃夭现的位置,也不让王汉和马朝来接他,独自一人往湖滨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