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只有六颗子弹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砰!发令枪响起,如潮水一般的第一个千人方阵离开起跑线。接下来还有九个方阵要起跑,看江诚也在忙,李云道便自己问清了洗手间方位,打算躲进去抽根烟。离开喧闹的人群,世界立刻安静下来。

  日报社的活动团队执行力很强,选的这处起跑地点也很不错,五十米外就是江州环古城的游客中心。旅游也是石明在位期间的重点突破口,江州有近十四平方公里的古城,还有几段经历岁月历史侵蚀的古城墙。游客中心是也是石明花了不少钱建的,在全城四周,各建了八处游客中心,只是古城墙的修复和环古城健步道的建设却因为石明的落马和财政的吃紧而中途叫停。环古城健康跑的活动其实是为了宣传江州的旅游资源而做的一个大型活动,只是李云道到现在都没能弄明白,为什么这个原本应该由宣传部和体育局牵头的事情,最后却落在了市公安局和日报社的头上。

  进游客中心前,有一段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路旁竹叶青葱,转过两个小弯,才能看到藏在竹林后古色古香的游客中心。

  此时游客中心里头的人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来参加健康跑的市民歇够了,都已经去出发点等着发令枪了,为数不多的一些老年人带着家中的稚童在大厅里休息。

  进洗手间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李云道松了口气,刚刚靠着窗口点上烟,进来一个男子,顺手关上了洗手间的门,用一旁的拖把顶住了门把。

  李云道嘴角微扬,从他到达活动地点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一个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对于来自背后的危险是有天然的直觉的。谁也不知道,自己微笑着跟潘瑾说话的时候,背脊上是一片冰凉。这种感觉比大雪天里被饿了一冬的恶狼撵上还要糟糕,只是此时战风雨住院了,关芷应该已经远赴泰国,所有能协助自己躲开这场无妄之灾的人手都不在身边,就如同那个夜如白昼的晚上,他独自一人进入大雪山一般,生与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心境,这让他觉得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仿佛眼前这个戴着鸭舌帽的矮壮男子比白沙湖大坝下的那些炸弹还要更具威胁。

  那男子嘴角叼着一根还未曾抽完的烟,忽明忽暗的烟头升起屡屡丝状的青雾。他抬起头,那张黝黑的面孔上毫无表情,只是死死盯着靠在窗口抽烟的年轻副市长,仿佛一头匍匐在草丛里随时准备猛扑出去的黑豹。

  李云道在抽烟,那男子也在抽烟,两人都显得不慌不忙,四周一片死寂。

  终于,那男子的烟抽完了,他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碾灭,黑色的靴底与地砖面发生“咯吱”的刺耳声响。

  下一个瞬间,男子密集小碎步上前,在距离李云道还有两丈距离时,猛地屈膝,而后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轰向李云道,隔了老远,仿佛都能闻到那膝盖上传来的鲜血味道。

  李云道的烟还没有抽完,膝未至,劲风便已经搅散了一缕青烟。

  空中的男子突然瞳孔收缩,从半空撞向李云道面颊打算一击致命的膝猛地一收,身体更是在半空中蜷缩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而后一脚蹬在洗手间的门板上,轰地一声,门被踢得震天响,身子也顺势向后退去。

  手枪。

  矮壮的男子警惕地看着李云道手中的枪,情报有误,这个中国政府的官员居然随身配枪,他究竟是什么人?

  李云道看着掩饰不住目光中的惊愕的矮壮男子,微笑道:“是不是没人告诉过你,我还是个警察?”

  矮壮男子显然是听得懂中国话的,此时脸上惊怒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淡然:“想不想试试,是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速度更快?”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的枪里面一共有六发子弹,你确定能躲得过六枪?”

  矮壮男子微笑,白牙在洗手间的灯光下如同野兽的獠牙一般刺眼。

  “开始!”

  第一枪,第二枪,第三枪……直到第六枪结束。

  手枪抵在那矮壮男子的眉心,他的微笑变成了狞笑,用一口不太标准的国语道:“已经六枪了!”

  李云道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你的确比我的子弹要快一些。”

  那矮壮男子露出一个极难看的笑脸:“我会让你死得快一点的。”

  李云道叹了口气:“难告诉我,到底是谁要我的命吗?”

  那矮壮男子提手伸向李云道的脖子,他相信只要他的手触及到那个柔软的脖颈,一定会轻而易举地将那段颈骨生生揉碎。

  “唉,你们这些人啊……”李云道又叹了口气,“说你们什么好呢?”

  那矮壮男子再次瞳孔收缩,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些轻敌了,这家伙说枪里有六发子弹,可是真的只有六发吗?

  李云道扣动了扳机,巨大的后作力震得他手心发麻。

  这样的杀手,早死早超生,只是按大师傅的说法,这样的人,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都没有办法立地成佛的。

  枪声吸来了保安,保安叫来了民警,封锁现场。国安的人来得比想象中的快很多,看来女忍者在走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很多事情。在李云道抽完第四根烟的时候,尸体不见了,子弹头和子弹壳都不见了,只留下被子弹打穿的墙砖暂时无法修复。洗手间几乎在长跑活动结束前就重新对外开外,感觉到异常紧张气氛的日报社社长江诚匆匆赶来,只是最后都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和保安都国安局的人被下了封口令,不明所以的老人和孩子还以为是有人在洗手间里玩炮仗的声音。

  马文华的电话居然是第一个打来的,看来国安的人为了争取本地的支持,很多事情都没有避讳马文华这个一把手。

  “没事吧?”马文华的声音里还透着点紧张,“动用职业杀手谋杀国家干部,我工作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碰到!”

  “没事,连皮都没擦破一块。”李云道笑着道。

  听到李云道的笑声,马文华似乎才松了口气:“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李云道笑道:“出师未捷身先死这种话不太适合我这种人,马书记您放心吧。”

  “国安说是泰国人?跟曹国九余党有关?”这才是马文华最关心的问题,一直以来,他最担心的就是曹国九出事后,来自于灰色地带的让人防不胜防的报复。

  李云道一边弯腰钻进局里派来接自己的车一边笑道:“应该是坤子,我怀疑他把两亿货款的事情‘嫁祸’给我了。”

  马文华在电话那头笑得乐不可支:“能叫‘嫁祸’吗?”

  李云道撇嘴道:“反正我是什么都不会承认的!”

  马文华千叮万嘱让李云道要注意安全,这才挂了电话。

  看李云道靠在车椅背上闭目养神,市局大总管陈曦终于松了口气。之前不放心,自己亲自开着警车过来,此时见李云道无恙,便打开车里的收音机,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位局座大人跟一般的青年不一样,喜欢地方戏曲。此时江州地方广播戏曲频率里播的正是国粹经典里的《状元媒》,听车后传来阵阵轻微的鼾声,陈曦也不得不佩服市局这位当家人的心还真不是一般地大。只是车子还没有开进市局大门,李云道无梦的沉睡就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

  陈曦刚想问些什么,就听到李云道说了句“知道了”,便抬头对陈曦道:“老陈,你辛苦走两步路,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另外,让快速反应小组全员待命!”

  陈曦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发现局座大人自己一个人开着那辆破桑塔纳一路绝尘而去。到底出什么事了?局座怎么接了个电话就脸色大变呢?快速反应小组全员待命?陈曦猛地一拍大腿,坏了!

  李云道就差没把这辆十几年车龄、三十万里程的大众桑塔纳当成兰博基尼开了,一路几乎开爆车速表地驶往运河大道,而后飞速赶往城东工业园区。

  车内的空调坏了,大伏的天气里,李云道却感到浑身发冷——刚刚的陌生电话里同样是一个普通话不标准的泰国人,如果只是泰国人打来威胁自己,李云道绝对理都不会理他,但是电话里居然还传来了小潘瑾哭喊声,李云道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小潘瑾被泰国杀手绑架了,这说明刚刚在活动现场,杀手不止一个人!想到这里,李云道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如果刚刚另外一名杀手不是去绑架小潘瑾,而是到游客中心守株待兔,自己有六成的概率命丧当场。而对方如今绑了小潘瑾,同样也是逼自己不得不露面。

  只能自己一个人去,而且限时一刻钟到工业园区内的一处烂尾楼——城东工业园区内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烂尾楼,有的甚至在短短几年内已经几易其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