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连环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无论是张志龙还是王德宝,都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俩不足百米的那家小旅馆里,被江州黑道称为“李老虎”的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云道就守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动静。

  “头儿,艾孜买提说老炮带人进了洗浴城。”木兰花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对于那些华丽光艳外表下的罪恶,曾经常年混迹在社会底层他再清楚不过了。

  “很好,估计王德宝应该马上就要给你们治安的人打电话了。”李云道站在窗边,抱胸看着生意兴隆的洗浴城,“顾镜应该没少拿王德宝的孝敬,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无论是大鹏的人还是张志龙,都不敢把王德宝得罪死的原因。”

  木兰花看着灯光阑珊的街道:“也正好通过这个机会,看看治安支队里还有哪些不人不鬼的家伙!”

  李云道正色道:“我的意见是,害群之马一定要尽快清理出你的治安支队。江州要发展,治安环境尤为重要。敢不敢跟我一起把江州打造成一个所有江洋大盗都要绕着走的地方?”

  木兰花以为李云道在开玩笑,转过头却看到头儿无比严肃的表情,顿时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副市长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想致力于把这个全国闻名的治安乱市打造成一个有口皆碑的治安强市。

  “头儿,你放心,我们三剑客,反正都是跟着你的指挥棒走的,你有信心,咱就有,就算没有信心,咱们就是霸王硬上弓也得让那些悍匪绕着走!”木兰花笑着道。

  一旁的潘瑾几乎是仰头崇拜地看着自己心属的这个男子,在他刚刚说出那句霸道无比的“打造一个所有江洋大盗都要绕着走的地方”时,潘瑾觉得自己心跳得非常快。这不单单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有太多的理由,但这样的一个男人所具有的魅力,是让绝大多数女人都难以拒绝的。

  木兰花的手机响了,只是接完电话后,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头儿,艾孜买提说治安的人已经到了,他认得带头的是三大队的副大队长唐吉。这个王八蛋,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治安支队里还有蛀虫,这让木兰花很难堪。

  李云道却笑道:“这不能怪你,顾镜在治安支队经营了多少年?你才到了几天?所以不用着急,有些事情可以慢慢来。而且有这个唐吉,目前看也不是坏事,把这个人到时候用好了,也许会有奇效。”

  木兰花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跟头儿相处久了以后,却发现自己的聪明可能还不及这位年轻领导的十分之一,至少无论是在西湖还是如今的江州,年轻副市长一环套一环的连环计、计中计让他们三剑客都觉得应接不暇。

  “看来今晚又没戏了!”木兰花皱着眉,看着洗浴城金碧辉煌的门头,有些不甘心。

  “不要着急嘛!”李云道微微一笑,“你告诉艾孜买提可以准备执行下一步的计划了,嗯,趁热打铁,就今晚吧。我估计朱奴娇这两天就要偷渡离开了,还真要感谢这个疯女人呢!”目光落在潘瑾的身上,小美女被他看得满脸通红。

  木兰花应景地笑着道:“这叫患难见真情嘛!对吧,小嫂子!”

  潘瑾恨不得把脑袋塞到枕头下面去,可是刚刚李云道跟他说过,经常是哪些人在这里开房,所以现在她连坐一坐床沿的兴趣都没有了。

  “这是其一,另外也因为她,我才有了躲清静的机会,正好可以趁这个时机,看看江州到底还有哪些魑魅魍魉。”李云道笑着,但就算木兰花都觉得他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阴森恐怖。

  老炮带着几个兄弟掀翻了桌子,滚了一地的果盘,赏了伺候的小娘们一个耳光,还踹了经理一脚,把洗浴城的保安刚子等人直接放倒,但他没想到王德宝在治安支队居然还有人情,穿着*的唐吉一脸严肃地站在自己面前时,老炮直接指着哭哭啼啼的娘们正色道:“警官,他们从事涉黄活动,这个姑娘上来就要扒我的裤子,被我严词拒绝,他们还不依,还想打人,警官,你可要为我作主啊!”

  唐吉是三大队的副大队长,哪里还不知道老炮这帮人的德性,冷笑一声道:“别跟我在这儿装疯卖傻,你们到底为什么来这儿,怀的什么心思,我比谁都门儿清。我就说一句,这个场子,按规矩收份子钱,我不想管,但你要是捣乱,老炮,你把我这句话带给张志龙,就说请他给我唐吉一个面子,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如果要是真想硬碰硬,咱也不怕,有什么招都可以使出来。”

  老炮一看这架势,唐吉都直接踩脸了,也不再多说什么,指了指房间走道里的摄像头,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便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手离开了洗浴中心。

  人一走,王德宝便匆匆迎了出来,将唐吉请到了贵宾休息室,一边泡茶一边道:“唐队,要不要来两个姑娘给你松松骨?”

  唐吉苦笑一声,摇头道:“别了,现在查得严,就来个力气大的给我捏捏脚就成。我说老王啊,你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这一条街,大半利润都进了你的口袋,这是犯众怒啊,你得好好琢磨琢磨,你们都是做偏门生意的,别说兄弟没提醒你。现在老顾不在了,新来的那个又是个愣头青,别到时候真出了事,咱们谁出面都摆不平啊!”

  王德宝叫了一个姿色上佳的姑娘进来,自己却坐在一旁给唐吉泡茶。

  唐吉笑着问道:“怎么,你不来一个?”

  王德宝摇摇头:“我下午刚刚摁过脚。这年纪小姑娘摁一摁,指不定就要擦枪走火,现在年纪大了,腰也不好使了,还想多赚些钱再多活几年。”

  唐吉指了指他,笑道:“你啊,就是个老风流鬼!”他躺下,任何姑娘帮他脱掉鞋袜,将他仍旧带着异味的脚搂住丰满的怀内。

  王德宝将茶盅放一旁,说道:“唐队,张志龙这帮东北人是越来越不讲规矩了,抢了之前国舅爷的地盘不说,现在还到处生事。这份子钱可是一个月都没有少他们的,现在还来找茬,分明就是想坐地起价,这样下去,这太平生意也就没法做了。”

  唐吉道:“老王啊,就是我刚刚说的,你是惹了众怒了。你想想,你现在一个月赚多少,旁边的一个月连你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我给你出个点子,你不是养了一帮保安吗?都给解散了吧,养着有个屁用,人家不是三拳两脚就他们放倒了吗?你把保安的工资,再加一点,都给张志龙他们,但要事先约法三章,有人闹事的话,毕竟他们出面摆平。”

  王德宝苦着脸道:“唐队,你以为这个主意我没想过啊?这刚子他们是鱼头的人啊,派在我这儿, 名义上是保安,实际上不还是……你懂的。”

  唐吉冷笑道:“鱼头这小子最近经常干逼良为娼的事情,真不怕天打雷劈啊!”

  王德宝奸笑道:“缺德是缺德了点,但挡不住来钱快啊!”

  唐吉冷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跟王德宝这种人说什么道义那纯粹是扯淡,这帮人如今只看钱,不过回头想想,自己不也是一样吗?如果不是王德宝月月有例钱送上来,他才懒得管这条街上的那些破事。

  王德宝见唐吉假寐,打了声招呼,让姑娘好好伺候,便退了出去。回到办公室他就打电话给鱼头诉苦:“鱼头哥,龙少那伙人现在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你不能坐视不理啊!现在洗澡城的生意很好啊,按我们的约定,一个月分个几百万都是少的。如果被他们这么闹下去,影响生意,也影响鱼头哥你们的分成啊!”

  鱼头在电话那头听得火冒三丈,正愁找不到理由跟东北帮开战,现在现成的枕头送上来了,再不把握良机,坤哥又该觉得自己笨了。

  放下电话,刚要吹哨子喊人,电话又响了,手下汇报说,一个兄弟在新华街附近的巷子里被人套了麻袋,听口音是东北腔,期间还多次提到老炮的名字。

  老炮是谁,鱼头当然知道,既然人家都开战了,自己还等什么等。

  二十分钟后,两辆面包车里塞满了人驶向新华街。

  老炮灰头土脸地回到火锅城时,张志龙正在剔牙,问清了清况只淡淡一笑:“迟早要收拾王胖子,先招呼兄弟们吃饭,都辛苦了,多加点羊腰子!”

  酒才喝了两杯,就只到外面一阵聒噪,一个服务员慌慌张张地冲进包间:“龙哥龙哥,不好了,鱼头带人打上门了!”与此同时,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

  “带武器了?”张志龙倒是有大将风范,丝毫不慌地问道。

  “带了,都是钢管和球棍一类的东西。”

  张志龙从火锅桌子底下抽出一把成人小臂长短的砍刀,刃口闪着寒光:“兄弟们,人家都打上门了,还不一起去松松筋骨?今儿不让他们看看咱东北人的厉害,咱就都不是爷们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