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没那么简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从来都没有觉得是自己杀死了朱梓校,相反他觉是朱梓校自己害死了自己,有一句话来来概括就是自作自受死有余辜。他甚至可以肯定,就算自己不借巧爷之手干掉朱梓校,这个早就已经丧失了做男人的基本生理条件和心理条件的家伙,迟早也有一天也会因为丧心病狂而把自己玩死。自己做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催化剂的作用,加速了那个家伙走向灭亡的过程。

  此时面对朱奴娇的诘问,李云道也不想多解释,既然你认为是我杀的,那就是我杀的:“冤有头,债有主,朱梓校的死只跟我有关系,你找我就是,何苦去为难其他人?唉,要不这样,你把小姑娘放了,我就留在这儿,你想我怎么个死法,我都尽心尽力地配合,如何?”

  朱奴娇厉声大笑:“尽心尽力地配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你们都要死,你们统统都要死,哈哈哈……”她的笑声变得凄厉起来,如同半夜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女鬼一般。

  “你果然已经疯了。”李云道摇头无奈道。

  “难道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充斥着疯子吗?”朱奴娇居然这样回答,“明明知道吸进去的是粉尘是雾霾最后会死,你看有人会离开吗?明明知道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可是有几个人不会为了钱而发狂?明明知道破坏环境得不偿失,但在利益的面前环境对他们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她满脸嘲讽地看着李云道,目光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怜悯。

  这一刻,李云道知道这个疯女人真的是在可怜世人,在她眼里,世人才是一群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这个疯子!”小潘瑾咬牙切齿,看到朱奴娇穿着的炸弹背心,她就知道,今天很可能没有机会活着走出去了,令她懊恼的是自己还害了大叔,但她又有一点窃喜,至少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能跟自己钟情的人在一起。

  朱奴娇突然一把抓住潘瑾的下巴,桀桀笑道:“小丫头,我给你一个机会向你的情郎表白,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还没有告诉过他你的心意吧?”

  潘瑾又羞又怒:“你胡说八道什么?”

  朱奴娇轻笑一声:“哎哟,不要不好意思嘛,无论是暗恋还是喜欢,又或者是爱,你有什么错?难道人还能控制自己情感吗?小丫头,你要珍惜我给你的一个机会,等一会儿……”她斜眼看着李云道,“轰!什么都炸飞了,你想再表白就没有意思了!”

  潘瑾被她说得双颊通红,咬咬牙,竟是怒道:“我喜欢大叔,我喜欢李云道,从他第一次在学校门口救我的那天开始,我就喜欢大叔!怎么样,我说了,你咬我?”

  “啪——啪——啪!啧啧啧,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姑娘!”朱奴娇竟然鼓起掌来,她转身从水泥柱取过一个牛仔包,竟是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件一模一样的炸弹背心,“来,穿上!”

  李云道想阻止,却不料朱奴娇再次扬起手上的炸弹背心触发器,冲他冷笑道:“你的狙击手就算现在打死我,你们俩一样会被炸死,别激动,听我的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李云道收回迈出的脚步,这种在智商上被人碾压的感觉并不好受。不得不承认,这个疯女人的智商很高,她几乎算到了李云道每一步可能产生的反应和对策,而且根据李云道的反应对策做了相应的布置。他几乎可以肯定,除了这两件炸弹背心外,这个女人应该有后手。

  李云道几乎想都没想,便冲对面的楼做了几个手势,这个手势只有如今快速反应小组的人才能看得明白。

  对面楼里,王虎吃惊地放下望远镜:“我没看错吧,李市长让我们先撤退?”

  两名狙击手分别在通讯设备中予以确认——没错,李市长下的命令就是全员撤退。

  夏初见王虎有些犹豫,便道:“虎哥,头儿从来不下没有意义的命令,他说让撤退,一定有他的道理!”

  王虎深吸了口气,才下令道:“执行命令,退到建筑工地外侧,另外通知特警支队来支援,今儿一只苍蝇也不能给它放出去!”

  看到自己胸口的红色激光点消失,对面楼层里人头攒动,朱奴娇轻笑道:“李云道,你的的确确是个挺有意思的人!至少胆子很大!你就不怕我直接开枪杀了她,然后再跟你同归于尽?”

  李云道却笑道:“如果你想跟我同归于尽,干嘛还如此大费周章地做两件炸弹背心?直接把下面铺满炸药,我一上来你就开枪杀人,然后引爆,一了百了!你猜,你不会让我死得那么痛快的对不对?而且,你应该是个疯子,还是应该还没有活够,你不会为了杀我,把自己的命也填在这儿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已经按排好了今天偷渡离开的准备。”

  朱奴娇眼中泛起一抹异彩:“我现在终于发现,其实蔡桃夭和阮钰是捡到宝了,你的智商,应该不在我之下吧!”

  李云道耸耸肩膀:“没测过,但我觉得我只是读的书比常人多了一点而已,说到聪明,我应该是不如这世上的大多数人的,更不用说你了。”

  朱奴娇笑了笑道:“我突然觉得,就这么把你杀了的话,好像人生就太无趣了。”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嗯,这样吧,今儿就杀你,只是这个姓潘的小姑娘就要自认倒霉了!”她轻轻拍了拍潘瑾的脑袋,似乎觉得有些可惜。

  李云道皱眉道:“这样吧,你把炸弹背心解下来给我穿,让她走,如何?我知道你制作的炸弹背心,不是真正的拆弹高手,肯定解决不了。如果真的解不了,那我就自认倒霉,死也就死了,但是她是无辜的。”

  朱奴娇想了想,却变戏法似的又取出一件背心,同样的炸弹装置:“别急,还有一件是给你准备的。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李云道接过背心,掂了掂,还挺沉的,估计这女人没少放炸药的份量,他自己一边穿一边道:“这样也算公平,朱梓校是被炸死的,你也炸死我,一了百了!”

  朱奴娇笑了笑:“现在可以给我准备一辆车了!”

  李云道吃惊道:“就一辆车?”

  朱奴娇笑道:“难不成你还能给我弄一辆坦克过来?”

  李云道扣上炸弹背心,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

  朱奴娇却顺手在李云道的背心上摁了一下,随着两声“嘀嘀”声响,李云道胸前的计时器已经开始闪烁。

  “五分钟内给我准备好一辆车,嗯,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手里的触发器是同时控制这三件炸弹背心的,如果我死了,那么,你们也……轰!”她张开双手,做了一个爆炸状。

  李云道没有丝毫迟疑,拿出手机下令道:“准备一辆车,所有人都撤到百米以外,另外,不准跟踪!”放下手机,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奴娇,“怎么样,满意吗?”

  朱奴娇娇笑道:“大气!我越来越发现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也就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她叹了口气,接着道,“只是……谁让我们有深海血仇呢?”

  李云道叹了口气道:“你的确很聪明,只是没用在点子上。”

  朱奴娇突然伤感了起来:“如果你也生在我那样一个家庭,或许你的处境比我和我哥哥更惨!”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更何况是朱家这种红色豪门?跟人丁稀薄的王家相反,朱家人丁兴旺,年轻一代中的皎皎者就有不下十多个,祸起萧墙这种事情在豪门深院里自古就不鲜见,那样的家庭氛围里成长起来的孩子,心理正常才叫奇怪。

  朱奴娇离开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仿佛对她来说,这只是一个工具,此时人死灯灭就如同工具坏了,不趁手了也就随手丢弃了。

  李云道却没有心思去管地上的尸体,他在看那几个一直在跳动的数字,还有二十分钟。

  “大叔,我们会死吗?”潘瑾仰头看着李云道,美目中噙着泪。

  “放心,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死。”李云道拍拍丫头的脑袋,脑子却在飞快地运转着:就这样结束了?朱奴娇偷渡回来一趟,就为了炸死自己?

  一定没那么简单!

  眯眼想了想,李云道突然拿出手机打给王虎:“下面什么情况?”

  王虎沉声道:“准备了一辆车,没有做任何手脚!”

  李云道双目再次眯成一条线:“狙击手呢?”

  王虎道:“占据了两侧的高位,只要目标上车,一定在狙击范围内!”

  李云道想了想:“不要挂电话,我命令!”

  放下手机,李云道认真地看着潘瑾道:“相不相信我?”

  潘瑾重重点头:“信!”

  李云道咬牙道:“把炸弹背心脱了!”

  啊?

  潘瑾愣了愣,随即也咬牙,只是伸手背心纽扣的手却微微颤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