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养气功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传出李云道“牺牲”的消息开始,不过一日的时间,江州黑白两道分别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龙争虎斗。夜色愈浓, 王虎发现年轻副市长笑容愈发玩味。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但王虎还是觉得有些闷,打开车窗,短暂的凉意后一股子热浪扑面而来。

  王虎正欲关上车窗的时候,两辆没挂牌照的五菱面包车在发出一声刺耳的急刹后停在了蓝魔方酒吧的门口,十几号身强体壮的蒙面大汉手持长刀和钢管,跳下车便涌入已经人头攒动的蓝魔方酒吧。很快,酒吧里就传来怒吼声,尖叫声,哀嚎声,哭泣声,在震得人心头发颤的音乐节奏中,人群开始从酒吧内涌出。激烈的喊杀喊打声持续了不到十分钟,蒙面大汉们再次冲出酒吧,基本上个个身上负伤,而酒吧就如同昨天的洗浴城一般,倾刻间金碧辉煌的装修就变成了废墟般的存在。

  王虎急了,拔出手枪就开车门,却被李云道一把拉住:“不要急,把戏看完了你再出场也不迟。”

  王虎不解地看着李副市长:“再不拦住,他们就跑了。”

  李云道摇头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跑得掉?你以为丁坤这么多年的黑道是白混的?”

  话刚落音,两辆卡车从路旁驶出,横在了蓝魔方门前道路进出口,拦住了两辆面包车。紧接着,从两辆卡车后方分别涌出十来号手持砍刀的青壮小伙。

  面包车里的蒙面大汉们慌了,刚刚在酒吧里的一场拼杀,己方的人几乎个个带伤,而现在对方的人手几乎是自己这边的两倍,下去硬拼的估计自己这十来个人都会被对方砍得不死也残。

  “胖哥,要不报警吧? ”有人慌了神。

  “报警?”一个又黑又胖的东北大汉扯下头套,咧嘴狞笑,刚刚他脸上挨了两拳,这会儿嘴角渗着血,看上去有些瘆人,“里头被我们砍伤打伤的那十来个怎么算?”

  “被警察抓了也好过被人砍死啊!”慌了神的那人道。

  “妈的,实在不行跟他们拼了,头掉了碗大的疤,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又有一人扯下面罩,咬了咬牙,抽出砍刀,刚刚他们在酒吧里用的多数是砍刀的钝面,这回估计得用刀刃了。

  东北汉子狠下心来的时候,跟那冰天雪地里成长起来的战斗民族没啥太大的差别,就算是狗瞎子也敢搏一搏。十来号浑身负伤的东北爷们扯了面罩跳下车,凶狠的眼神如同嗜血的狼。

  “局座,咱们再不下去就要出事了!”王虎着急了,看这架势,真要让两边儿交上手,一准儿是要弄出人命的。一方是能动手就绝不动嘴皮子的东北人,另一方是有天上九头鸟、地上江北佬之称的江北人,哪方都不是省油的灯。

  李云道淡然地笑了笑:“放心,再等等!”

  王虎心急如焚:“局座,不能再等了,这两帮人要是真打起来,肯定要出大事的!”

  李云道微笑道:“老王,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急性子。”

  王虎哭笑不得:“局座,您咋这个时候还开玩笑呢?”

  李云道看了看手机上的微信提示,正色才道:“没开玩笑,你现在是快速反应小组直接负责人。作为一个特殊部门的指挥者,任何情况下你都要比下面的人更镇定。”

  王虎飞快点头,他也发现,在城府和气度这种事情上,自己跟这位年轻的副市长的确相距甚远,至少人家在这快要闹出人命的状态下依旧镇定自若,单这份养气的功夫,自己估计就无法望其项背。

  果然,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横在一边的一辆卡车却不知为何突发动了起来,倒车时撞折了一根路灯,而后猛然加速,竟然冲着那群江州人冲了过去。

  黑胖的东北汉子眼尖,突然大喜,低吼一声:“兄弟们快上车,龙哥来救我们了!”

  丁坤手下的江州人没料到自己螳螂捕蝉,黄雀却一直在自己身后。被轰鸣的发动机声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紧张地退到路旁,幸好卡车冲过来后就及时刹了车,而后又飞快倒车。等他们反应过来,两辆面包车已经跟着卡车一起闯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快追!”有人吼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当中一个精瘦的年轻人,在鱼头失联后,丁坤就把反击东北帮的任务交给了平时看起来相当机灵的小四。

  小四面色相当难看,这是丁坤第一次独自给他布置任务,本想着能把东北人堵得死死的,弄残个把两个,甚至弄死,这样东北人也就消停了,可是没想到居然给办砸了。

  “卡车是谁开的?为什么不拔钥匙?”小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

  “我!”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小伙子弱弱地举起手,眼神却不敢跟小四对视。

  小四恨恨地骂了声“操”,这小伙子是他表弟,这口黑锅只能自己来背了。

  王虎佩服万份地看着李云道:“局座,怪不得您这么淡定,您知道张志龙就在附近?”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我了解过张志龙的过往,他很讲义气,而且做事很讲究周全。昨天晚上他和鱼头的人你来我往,他憋着口气,不过就算再如何愤怒,他也不会失了章法。我预料到他会派人策应他的兄弟,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亲自上阵。看来东北帮的实力还是太过于孱弱了。看看人家丁坤,这会儿在家里吹着空调,比咱俩都舒服。”

  王虎哼哼道:“他也舒服不了几天了!”王虎心里很清楚,自己身边这位副市长已经盯上丁坤很久了,只要一有合适的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丁坤这伙黑恶势力碾成齑粉。

  陆无双新养的阿拉斯加犬有气无力地趴在地板上,吃完饭刚刚出去溜了一圈,浑身长满长毛的家伙热得直吐舌头,回来就疯狂喝水,之后就趴在地板上感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

  丁坤接了个电话后,便对桌子上的那份江州日报失去了兴趣,翘着二郎腿抱胸想着对策。

  陆无双洗好了碗,便端了杯人参乌龙茶过来:“今天吃得油腻,喝点茶解解腻。”

  丁坤伸了个懒腰,端起茶喝了一口,感慨道:“还是老婆好啊! ”

  陆无双解开围裙道:“我看你又在发愁,出什么事了?之前的问题不是都解决了吗?”

  丁坤重重地叹了口气:“一伙东北人趁着大鹏出事,把新华街附近的几条街都占了。我本想让鱼头把新华街收回来,但是这帮东北人居然都是些硬茬子。现在鱼头又失联了,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依偎在丁坤身边的陆无双替他舒着胸口:“事业的事情,都可以慢慢来,无非就是少赚点钱。你多赚咱就多花,少赚咱就少花,咱们就两口子,吃不了多少,也花不了多少!”

  丁坤心疼地在陆无双额上亲了一口:“我丁坤何德何能,能娶到你这样的贤内助!”

  陆无双嫣然笑道:“我还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呢,能嫁给你!爸妈刚走的时候,我那时候真心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那个时候,我的世界简直都是黑白的,直到碰到你,才有了一点颜色。”

  丁坤低头注视着这个总是令自己心怀愧疚的女子:“无双,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的……”

  陆无双瞳孔微缩:“什……什么事情?”

  丁坤有双眼里掠过一抹痛苦,他还是决定将这个秘密保守到自己死去的那天,于是摇了摇头,又在女子额上亲了一口:“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吧?”

  陆无双顿时双颊飞霞:“又想要?刚刚回来不是……”

  丁坤拦腰抱住陆无双:“我家双儿这样的天生尤物,就是一天一百次也不够啊!”

  陆无双娇呼一声:“死相!”

  而后满屋迤逦不言而喻,直到丁坤仰面躺在沙发上许久,才被茶几上手机的反复震动惊醒。

  陆无双娇羞地披上衣服,将手机够了过来,看一眼,不禁惊呼:“咦,怎么是他?”

  丁坤接过手机也不禁皱眉,自言自语道:“他怎么会自己找我?”

  陆无双起身,系好衣服:“我给你去榨一杯橙汁。”

  陆无双进了厨房,丁坤才接通电话,神情肃穆,语气恭敬:“葛市长,有什么吩咐……好……好……我马上出发,估计最晚半个钟头能到!”

  挂了电话,丁坤就开始反快地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到身上,阮无双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么晚还要出去?”

  丁坤在美人儿唇上香了一口:“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这个城市的二把手呢?去去就回来!估计不是什么坏事,可能是个饭局,说是让我去买单,实际上是给我介绍人脉的。”

  陆无双奇道:“他不是自己定下规矩了,不让你直接跟他有接触吗?”

  丁坤无奈道:“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些当官的,很多时候都是一天一个主意,朝今还能夕改呢,又何况是这种事情?”

  陆无双关切道:“那你注意安全。”

  丁坤笑道:“放心,我会带上几个兄弟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