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天大的便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警笛声响起的时候,食客们早就走得一干二净,火锅城仿佛开了燃料作坊一般,地上到处是红红绿绿的汤汁。追了一路连根毛都没砍到的张志龙脸色阴沉得可怕,一柄锋利的西瓜刀握在手里,刀尖颤抖。

  “龙哥,警察来了,刀得收起来!”老炮顾不上龙少的心情了,一把从他手上夺过西瓜刀,交给身后的兄弟,“家伙都送到厨房去,问起来就是切水果用的!”

  来的依旧是唐吉,因为出事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的洗浴城里头。漂亮小娘子摁完了脚就摁腿,之后擦枪走火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无名火才消了一半,支队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所以心情极度郁闷的唐吉走进火锅城的时候,脸色比张志龙还要难看。

  “怎么着,龙少,开个派对也要闹出这种阵仗?”唐吉看火锅城里连个下脚的地儿都没有,连踏进去的兴趣都没有,再问清没人受重伤更没死人,顿时就心知肚明,应该是鱼头的人来报复了。

  “唐队长,我们打开门做的是正经生意,现在店被人砸了,你们警察可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二度进宫的张志龙脸色转换极快,很快刚刚阴沉得快要滴出血的脸色就变了一张笑脸,如果不是胸口那只张牙舞爪的龙形纹身,他这张脸看上去倒真有些像是人畜无害。

  “放心,你们出个了解情况的人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唐吉转身就走,洗浴城里还有个娇滴滴的娘们儿在等着自己呢,把时间都花在这种泔水人渣聚集的地方,那真是叫虚度人生了。

  “路滑,唐队走好!”张志龙目送唐吉离开,面色阴沉地吩咐火锅城经理跟警察回去做笔录,警察前脚才走,他便吩咐老炮吹哨子叫人。

  新华街东北帮的人手并不算多,但真要吹起哨子,短时间内就能聚集一大票在江州混饭吃的东北人。

  “什么?龙少的场子被人砸了?谁下的手?丁坤的小弟鱼头?真他妈的没把我们东北兄弟放在眼里,等着,喊人,十分钟到!”

  “要砍谁?鱼头?操,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仗着丁坤那边势力耀武扬威的,哪儿哪儿他都想掺一脚,马上就来!”

  不打电话还不知道,等打了电话张志龙心中就愈发笃定了。他读的书不多,但也清楚什么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不管鱼头那帮人在江州本地帮派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但最起码对于在江州讨口饭吃的东北人来说,这家伙是引发了众怒了。张志龙其实也很清楚,这些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丁坤的授意,他现在还没办法动丁坤,因为他听说丁坤手下有一票帮他贩毒的亡命之徒,真惹急了,这帮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鱼头不一样,鱼头只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小弟,动鱼头同样能灭一灭丁坤那头的嚣张气焰。

  短短半个钟头,火锅城里就聚集了上百号人,刚刚食客走得一干二净的大要再次喧闹了起来。大家都是背景离乡在外讨生活的,都知道关键时候得团结,尤其这一次对方理亏,如果这种时候还不弄出点动静,东北人以后在江州就不用混了。

  闹哄哄的乌烟瘴气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起身拍了几下手,双手虚压一下,乱糟糟的大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各位,咱们听龙哥说两句。”

  所有人将目光都集中到张志龙的身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张志龙的特点一是能打,二是讲义气,在场的人几乎都碰到过解决不了的麻烦事,最后张志龙帮他们出面摆平,单冲这一点,所有人都欠他的。

  “龙哥,你说怎么干,我们大伙儿就怎么干!”说话的是邻街烧烤摊的老板,上次他被城管打了,张志龙出面带人把动手的城管给抓了回来,硬是吊起来抽了一晚上,那平时欺行霸市的城管被打怕了,都没敢报警,之后看到烧烤摊都绕着走。

  “对,龙哥,我们都听你的!这狗日的江州人就他妈的会欺负我们东北人!”这次说话的是放高利贷的,他最近生意很难做,鱼头他们弄的那个什么网贷公司几乎把他们的生意都要抢光了。

  张志龙清了清嗓子,微笑道:“各位,像今天这种情况,我张某人应该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吧?”

  下面立刻群情激愤,相互诉说着各自的遭遇,见大厅里又开始乱哄哄的,满脸横肉的汉子又站了起来,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都他妈的给我闭嘴,听龙哥说!”

  所有人纷纷闭嘴,这横肉男是个滚刀肉,曾经在南边儿单枪匹马砍翻了十来个刀手,最后自己也身中几十刀,愣是撑了下来,最后因为其中一个刀手失血过多死了,怕公安追捕,这才隐姓埋名地逃遁来了江州。他一开口,所有人再度安静了下来。

  张志龙冲在大汉点了点头,接着道:“他们欺负我们东北人一次不要紧,两次也不要紧,但是事不过三,如今人家已经上门打脸了,你们说怎么办?”

  下面有人喊道:“砍他!”

  于是更多的人喊道:“砍他!砍死他们!”

  张志龙抬手虚压一下,狞笑道:“对,他们打过来,我们就要砍回去!东北爷们,走到哪儿都不跪着做人!”

  张志龙吹哨了叫人的时候,李云道、木兰花和潘瑾三人就坐在火锅城对面的烧烤店里吹着空调喝酒,看着鱼头的人上楼乱砸一通后便匆匆离开,又看着治安支队的人来了又走,如今又看到近百十号东北人在火锅城里集结,木兰花面露忧色地说道:“头儿,会不会出事?这帮东北人要真犯起浑来,没任何底线可言的。”

  李云道却微微一笑:“那你觉得丁坤和鱼头是有底线的人吗?”

  木兰花苦笑道:“都是刀头舔血的,所谓的情义,最后如果不落实到钱上面,兄弟都会反目。所以头儿,跟他们谈底线根本就没有意义啊!”

  李云道笑着道:“你放心,这帮东北人看上去气势汹汹的,但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的,哪真敢豁出去性命地跟丁坤他们干?你看着吧,我估计今晚王德宝的洗浴城要倒霉了,另外,鱼头那边的网贷公司估计会头疼一阵子。但我估计张志龙是不敢去碰丁坤手中的制毒工厂的,听说丁坤手下养了一批从边境上退下来的亡命货色,这里头应该大多数是A级通缉犯,如果能把这伙人都抓了,江州就太平多了!”

  木兰花道:“头儿,这伙人应该是丁坤的底牌,会隐藏得很深,不到万不得已,丁坤是不会亮这张底牌的。”

  李云道笑道:“先让这群东北哥们儿试试水,你让艾孜买提他们盯着些,有事情第一时间跟你汇报,最好不要弄出人命,今晚来的,虽然也有一部分做正经生意的,没办法,东北爷们儿都讲个‘义’字,估计他们都是被这个字绑架了。不过张志龙倒的确有点手段,这个人不能久留啊,时间长了,没准儿又是江州的另外一颗毒瘤。”

  潘瑾在一旁听着两人毫不避讳自己的对话,好奇道:“你们不是警察吗?就任由他们这样斗下去?”

  木兰花笑了笑:“小嫂子,你知道他们之间的争斗为什么会到现在这个局面吗?”

  潘瑾奇道:“为什么?”

  木兰花努了努嘴:“因为咱们头儿啊!”

  “啊?”潘瑾有些诧异地看着李云道,“你让他们斗的?”

  李云道摇摇头,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我只是对他们几个核心人物做了一些了解,最多在某些时刻添油加醋助了把火力,根子其实还在他们的利益纠葛上面。说到底,丁坤还没有到曹国九的格局,他要掌控整个江州,起码还要三年,当然,那是在我没在江州的前提下。而张志龙这边是一股新势力,比丁坤更狠更能打,但弱在根基太薄,单从跟治安支队的系统上就能看得出来。其实啊,警察和黑社会除了对立的关系外,也是相辅相承的。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黑社会也不例外。人家日本那些黑社会都是要在官方备案的。”

  潘瑾奇道:“咱们假死,是不是也是为了让他们闹得更厉害?”

  李云道笑道:“这算一个附加的结果吧。假死主要是怕那个疯女人还来纠缠,另外,比起社会上的魑魅魍魉,我更想看看,体制里还有哪些人这一次会跳出来。我相信,这也是马文华书记想知道的。”

  “我们需要装多久?”潘瑾问道。

  “最多不超过三天,时间长了就要出问题了!单是我那两个姑姑,万一假消息传到她们那儿,还不知道要捅出多大的窟窿。还有我那两位夫人,我要真死了,她们俩会跟全世界为敌的。”

  潘瑾点点头:“我知道,夭夭姐和疯妞儿姐都很爱你。”

  李云道微笑着帮姑娘擦去沾在嘴角的芝麻粒:“委屈你了!”

  潘瑾却嘻嘻笑道:“可我觉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