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待会儿算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茫茫黑夜里吹来一阵风,带着夏日里难得一见的风哨声,刮得狗肉火锅店里的每个人都毛骨悚然。中年男子徒然瞳孔收缩,三伏天平地起风,他飞快抄起手边的筷桶,抖腕将数十根筷子如箭矢一般甩入黑夜,但却仍如石沉大海般,毫无回应。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难道已经走了?”话还未落音,却听得黑夜里传来嗖嗖的异响声,正觉得奇怪,悚然一惊,大声向店内的同伙喝道,“快躲开!”说着,自己已经身子猛地一个后空翻,就在此时,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如箭雨般的筷子又再度射了回来,其中三根“噗、噗、噗”直直地钉入餐桌,中间一根竟然生生地戳穿了桌上的铜锅。一时间,火锅店里哀嚎一片,中年男子带来的刀手居然个个负伤,大多数都伤在了持刀的那只胳膊。中年男子不敢大意,能将自己用巧劲射出去的筷子,在转瞬间又射了回来,这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当年他的授业恩师勉强可以,但用木筷子刺穿铜锅,这已经不是巧劲所能造成的伤害了。他猛地一愣,张志龙也受伤了,一根筷子刺穿了他拿切肉刀的胳膊,难道说外面那位真的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不是张志龙的后援?

  他想起身,却听到躲在门口收营台后面的无辜食客们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正诧异着,就一只通体棕灰、四爪着地的熊状动物缓缓踏入了火锅店,这家伙长得极为状实,站在那里就已经有大半个成年人的高度,一条猩红的舌头耷拉下来,透明的涎水缓缓从嘴边流淌下来。

  不知谁说了一声“这是熊还是狗”,那畜生尽像是听懂了一般,目光如炬般地望向说话的那人,而后猛地张嘴吼了一声,那声音浑厚而富有威严,吓得多嘴的那人竟生生地将脑袋缩了回去。

  中年男子已经认了出来,这是一只高加索犬,世界上都很有名大型斗犬,眼前这一只明显比普通的高加索犬还要大上一号,单那身通体油光水滑的皮毛就可以判断出主人将这家伙训练得极好,虽然看上去有些肥硕,但懂犬的中年男子却清楚,如果自己不在,单这条狗就能咬死这屋子里的所有人。他的目光由狗转向黑夜,他更关心的是狗的主人——显然,狗的主人应该就是刚刚将筷子瞬间“回敬”来的那位高手。

  门口响起了脚步声,这回躲在收营台后面的人再度倒抽一口凉气:乖乖,这汉子可真结实!先踏进来是一条腿,这是一条结实无比的腿,腿上缠着布带,脚上穿着布脚,一条原本应该无比宽松的青灰色布裤被虬结的肌肉撑得快要爆开一般。果然没有令众人失望,腿的主人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结实汉子,他面容刚毅,赤着满是结实肌肉的上身,更诡异的是他居然留着长发,长发随意地的挽了个髻在脑后,插了一根树枝。唯一可惜的是,这汉子看人的目光有些痴傻,但一人一狗站在一起,也仍旧显得威风凛凛。

  狗流着口水,这汉子也流着口水,看到一圈众人,才低头看向蹲在自己身边的大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不妥的地方。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他一眼就能看出,这壮汉练的是走阳刚一脉的外家功夫,虽然借巧劲力道也能将筷子如刚刚那般甩进来,但杀伤力定然会逊色很多,刚刚的那些筷子,明显是练了内家功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使出的阴柔力道。

  果不其然,门外又响起脚步声,又听得一人胡言乱语:“我说小刑啊,这是狗肉火锅,我跟人二人进来尝尝也未尝不可,便你把小猛也弄进来,这算怎么一回事啊?小猛是狗,你让他吃自己的同类,福生无量,慈悲兹悲啊!”不一会儿,一个身材在那壮汉和巨型犬的衬托下显得无比瘦小的道士走了进来,似乎没看到满屋子狼藉一般,冲那收营台后面的老板和伙伴招招手:“老板,一别数载,说好的,老道我又来了!对了,这回把上次欠你的狗肉钱也一块儿还上!照老规矩,五斤狗肉,加点白菜,多放蒜,另外给爷爷来个醋碟!”说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哎,算了,来十斤肉吧,也没知道够不够小刑吃!”

  他摇了摇头,在靠门位置的找了个未受无妄之灾的地儿坐了下来,拍拍桌子:“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坐啊!今天小猛不许吃,狗吃狗肉,有伤天伦!”他想了想,又冲老板道,“去,到隔壁羊肉店切五斤羊肉五斤杂碎,不要加料,直接拿回来!”

  火锅店老板看得目瞪口呆,看看那刚刚不可一世的中年男子,又看看那老道,就差没哭出来了。

  中年男子面色缓和,冲火锅店老板挥了挥手,示意他按老道的吩咐去做,如今知道这老道不是张志龙的后援,这就够了。这个江湖太大,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如同当年自己的授业恩师所说,这是一个神奇的江湖。中年男子冲正痛苦呻吟的手下们召了召手,一众负伤的手下很快就围了过来,他低声吩咐了些什么,一部分手下扶着受伤较伤的几个先行出去,只留下几人看着此时已经失去大半战斗力的张志龙。他有足够的耐心,只要短时间内警察不来,老道一走,他就能带着张志龙的人头回去换酬金。他向来不急,有的是耐心。

  火锅很快送了上来,为了招待好老道,火锅店的老板特地去隔壁借了把切肉刀,亲自切了五六斤狗肉送了上来,又到隔壁当真一半羊肉一半羊杂碎地端了一大锅回来放在那高加索犬的面前。很奇怪,那壮汉和那大狗显然已经很饿了,也很馋,一人一狗都不停地流着口水,但老道不动筷子,一人一狗也纹丝不动。直到那老道诵完了不知道是什么经的经文,这才搓了搓手,嘿嘿笑道:“快吃吧,回去可不能跟你们掌门师祖说下山来还吃了狗肉火锅,要说漏了嘴,后果你们自负啊!小祖宗的道术如今一日千里,老道我也已然不是对手,到时候没人护着你们,被那道家天雷劈成焦炭可千万别怪道爷爷我没提前打招呼啊!”

  那一人一狗居然不约而同地点点头,老道笑道:“甚妥甚妥,快吃快吃!肉不够的话,待会儿我再让人切了送来!今天吃了肉,得在这里住在几天,小祖宗鼻子灵光得很,被闻出来了,也就甚是不妙了!”

  两人一狗,吃相极为不雅,呼噜噜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让火锅店老板和中年男子手下着更为毛骨悚然的是,那壮汉竟然生生地咬碎了几根羊大骨,咯吱咯吱在口中嚼得颇香的样子。

  风卷残云一般,转眼间那两大盆肉都已经入了肚子,壮汉和那大狗一脸期盼地看着老道,老道却没好气地对老板道:“诶,再来五斤狗肉和五斤羊肉!”

  一个身影迈入火锅店,模样俊秀,嘴角轻扬:“老板,把你们店里所有的狗肉和隔壁店里所有的羊肉都拿过来吧,今天晚上你们就暂停营业吧!”

  火锅店老板疑惑地看着这个刚刚走进来的青年男子,却见他笑嘻嘻走向老道一桌,居然不理那老道和壮汉,而是跟那身形如熊一般的高加索犬热络一通,刚刚吃过羊肉的狗嘴里喷出的都是羊膻味,但那青年似乎也不嫌弃,不停地搓揉着大狗的脖子和下巴,“怎么样,老伙计,在山上住得还习惯吗?要是不习惯,就搬下山来跟我住!”

  那壮汉看到他,也一脸憨笑,挠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那剔牙的老道行走江湖多年,嘿嘿笑着道:“几年不见,你这官儿可是越做越大了!上次还是个副局长吧,这回已经是副市长了,下回我再来送信,是不是你就得当上副省长了?”

  老道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副市长?江州市能有几个这么年轻的副市长?尤其是那中年男子和他的手下,包括张志龙在内,都陡然面色一变,该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李老虎吧?

  那青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当官这种事情,不就是官儿越大,才能为更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嘛!这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一个好兵’是一个道理,不想升官的公务员,肯定不是一个全面优秀的公职人员!”

  “嘿,几年没见,嘴皮子倒是越来越利索了!这不,今儿欠老道的这个人情先给你记账上,一顿狗肉可还不上啊!”老道一脸坏笑道,“这一屋子伤兵,你准备怎么处理?”

  青年男子回头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单这一眼,就足以让中年男子浑身冰冷,因为青年男子说了一句:“等吃饱了喝足了,再来跟你们算账!”

  中年男子也算闯荡江湖多年,形形色色的威胁也见过不少,但这一句轻描淡写的“算账”,却令他后背脊冰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