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章 局座大人的回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常委会扩大会议一结束,葛春秋就阴沉着脸回到了办公室,狠狠关上办公室的门后,秘书就在外面听到了砸桌子摔杯子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子秘书才接到内线电话,葛市长吩咐进去收拾,秘书这才硬着头皮,眼观鼻鼻观心地开始收拾东西。这样大发雷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尤其是在李云道来了江州后,这样的情绪失控就明显地多了起来。

  李云道被炸死的消息他也听说了,为此他还暗暗惋惜了一晚上。抛开自己与葛春秋捆绑在一起的利益来看,李云道的的确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自己也是江州人,他能感觉得到李云道的到来,给这座城市所带来的变化,他甚至坚信,加以时日,江州也一定会像其它沿海省份的省会城市一样,变得富饶和强大起来。

  秘书在收拾残局的时候,葛春秋就坐在沙发上一枝接一枝地抽烟,袅袅的青烟宛如他的愁绪一般,不断从烟头腾起,散入空气中。

  自己被马文华和李云道联合摆了一刀!从李云道的那张面孔出现在常委会扩大会议上的时候,葛春秋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整场扩大会议,他一直在强忍着几乎要喷涌要出的愤怒,他有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屈辱感,那些人今天看他的眼神,好像在看白痴一样。他知道,一定有人在嘲笑自己,也一定会有墙头草再次倒向马文华的阵营。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稍稍平缓了心头的怒意:“联系一下宋市长和周市长,如果有时间,中午一起开个午餐会。“

  秘书点头应下,便带上门出去打电话,宋执南和周巧南两位副市长是葛春秋的两位铁杆部下,如今主辱臣死的局面下,是该要做点什么,否则这一次葛春秋绝对会成为江州政界的一大笑话。

  秘书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宋执南正在周巧南的办公室里,两人前后放下电话,对视了一眼,各自苦笑摇头。

  这一次笑话闹大了!他们俩都很清楚,葛春秋这一次选择了一个很不恰当的发难时机,本以为可以趁马文华势弱时一举取胜,却没料到那只是人家故意卖的一个破绽,现在看来,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周巧南吐出一团烟雾,皱眉道:“李云道这个人很不简单啊!这一次一石多鸟之计,多半是出自他之手啊!”

  宋执南也长叹了口气:“本以为可以毕其功于一役,没想到姓马的会虚晃一枪。如果李云道真的死了,我估计不出三个月,姓马的必然会被调走。据说省里对他的看法也是褒贬不一,只要能扣上一个贪功冒进的帽子,再加上合理地运作,哪怕他是省委常委,一样可以上他的政令出不了市委大院。可惜啊!”

  周巧南眯眼点头道:“其实我很想知道葛老板这次会出什么招来化解这场危机。说实话,咱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干部,自然是希望葛老板有被扶正的那一天,但是如果这场危机度不过去的话,我们这些人就要另想办法了。

  宋执南嘿嘿笑了笑:“就跟当兵的是一个道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当这个老板都无所谓,关键是他的立场一定是要在我们这边的。”

  两人相视一笑,本就是政治利益的结合体,利益的最大化才是他们最追求的目标,至于是谁来领导这个天然的团体,似乎在这种时候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当天下午,江州市公安局也召开了全体动员大会,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云道在大会上亮相并做了重要讲话,彻底粉碎了关于李云道在抓捕行动中被犯罪份子炸死的传闻,并宣告新一轮的扫黑行动正式拉开序幕。

  会后,公安局党委班子成员自发地集中到了李云道办公室,除了夏俊龙还在从青岛赶回来的路上外,其它人都在。傅应国和袁朗都显得很激动,一个能跟兄弟们同甘共苦冲在第一线的公安局长如果真的牺牲在了第一线,这对于刚刚有了起色的江州市公安局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两天让大家为我的事情担心了,在此我表示抱歉。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当中的办法,不是咱们太无能,而是犯罪份子太狡猾啊!"李云道开了个小玩笑,办公室的气氛立刻活跃了起来。

  袁朗笑道:"头儿,如果你当真出事了,就算上头不部署扫黑的事情,估计这事儿我们也要提上日程了。"

  傅应国是真心舒出一口气道:"没出事就是好事。听说老夏在青岛的行动也不是很顺利啊,局座,你这边的安全还是不能松懈啊!我意见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抽调得力人手,二十四小时负责你的人身安全。"

  其他党委班子成员也都纷纷点头,对于他们来说,谁当局长都不要紧,但是经历黄仁义事件后,公安局可经不起折腾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苗头,而且李云道居然有办法从财政上又弄了一大笔钱,逐步地改善着公安干警的收入和状态,他们不相信如果换个人,还能有这样的能力,从马文华手里弄来这么多钱。他们并不清楚,那是毒贩的两个亿当中的一部分,但他们知道,如果李云道不在了,他们的刚刚看到一丝署光就会消失得一干二净。

  众人都说了不少,多数都是表示对局座大人安然无恙的欣慰之情。这就是利益捆绑的好处,既然大家都是既得利益者,那么期望改变这个现状的人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至少对于其他的受益者来说,背叛者要付出相应的足够代价。

  散会后,李云道把傅应国和袁朗留了下来,傅应国还是面露忧色:"听说老夏在青岛并不顺利啊,车站都围堵了,就还是没能抓到人。这样的犯罪份子太可怕了,高智商,连炸药都可以随便自己生产。万一这种人被境外反动势力策反了,那对于任何一个地方公安系统来说,都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李云道笑了笑道:"不用太担心,这件事军方已经介入了。我们没抓到人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说实话,朱奴娇是个烫手山芋,我们地方上抓了,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至少在我们江州,应该没有一座监狱或者一所精神病医院能够真正关得住她。真的抓回江州的话,到时候就该轮到我们发愁了。朱家是一座我们怎么都绕不过去的大山,哪怕他们自己已经准备放弃朱奴娇了,也难保什么时候他们会把这事儿拿出来出事儿。所以把这个山芋,不管她是生还是熟,让军方的人去处理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袁朗闻言,终于松了口气:"我本来已经从特警支队挑了几名好手,想暂时调到局里来暂时负责头儿的安全,这样的话,他们的压力就小一些了。"

  傅应国却摇了摇头:"压力估计不会小喽,扫黑一开始,一些隐藏的祸害都会跳出来。以往严打的时候,哪天不是提心吊胆的,生怕那些狗日的会报复。"

  袁朗也点了点头:"这几天本地帮和东北帮闹得不轻啊,估计不闹出几条人命,双方是不会罢手的。"

  李云道笑道:"丁坤的本地帮和张志龙为首的东北帮是目前江州市域范围内最大的祸害。丁坤黄、赌、毒样样都沾,张志龙虽然不碰毒品,但他身边集结了一批手上见过血的东北江湖人,这两伙人的社会危害性都相当大,所以会是首批扫黑的目标。"

  傅应国却皱眉道:"局座,现在丁坤的制毒工厂还没有完全暴露,这个时候如果动手,会不会打草惊蛇?"

  袁朗对于禁毒的事情并不在行,所以只是耐心地听着,并不发表意见。

  李云道点头笑道:"打草惊蛇那是一定的。不过不是我们去打草惊蛇,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那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里的那只鸟儿。"

  傅应国不解地看着李云道,等看到李云道似笑非笑的表情时,这才恍然:"这几天东北人跟丁坤手下的冲突是咱们在背后运作的结果?"

  李云道耸耸肩膀:"能节省国家资源,节省我们公安局的损失,让他们先自己打个够,最后我们再出面,也不是什么坏事!"

  傅应国和袁朗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行事风格如此不拘一格的公安局长,但是仔细想想,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让坏人跟坏人拼够了,在不损害老百姓利益的前提下,最后再由公安出面将他们一网打尽,对于国家、对于百姓来说,好像的确不是一件坏事。

  李云道最后道:"稍微准备一下吧,也许这场大戏会越来越精彩。现在还有很多魑魅魍魉还没有冒出头,你们也要有个心理准备,等外面的战场一落幕,也许战斗就会转移到内部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