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下山娶媳妇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没有杀过人的人是不会知道,其实杀人是一件很容易上瘾的事情。手起刀落间,鲜血迸溅,那一刻便会觉得人其实跟那狐狗兔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江禄尧杀人向来干净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每每作案后,收搭了财物软细便跨省逃遁,加上又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配合上这一身好功夫底子,三五个普通警察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如果不是前些年在南方因为一件事情弄得那位欧姓老人很不开心,此刻也该在南国异域吃香的喝辣的。奈何那姓欧名蚍蜉的黑道巨擘令他终生不得过长江,否则格杀勿论,因而他只能盘踞在离长江最近的江州,伺机而动。如果换成某个位高权重的官员夸下如此海口,他江禄尧也只会嗤之以鼻,说不定还会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摸进那官员家里去将那头颅生生剁下来。但欧蚍蜉的话他不得不奉为圭臬,单老头子身边的那个何青莲,就是他远远所不能及的,他相信只要欧蚍蜉露出一点想要他死的意思,何青莲不会顾忌任何一丁点的同门之谊,或许还会因此下手更为辛辣狠毒。

  “看要我继续往下念吗?”李云道吱溜了一口杯中的烈酒,摇了摇头道,“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你的罪过似乎再恰当不过了。江禄尧,我觉得单单枪毙这种处罚都算是便宜了你!”

  到了这个程度,中年男子江禄尧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是走不成了,如此心中反而更为淡定,一声嗤之以鼻的冷笑道:“以前打个仗才死那么多人呢,我杀了一些个,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云道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我想应该连你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前半生总计杀过多少人了,对不对?”

  那江禄尧冷哼道:“难不成我杀一个人还要记个笔记不成?这世上不长眼的人多的是,该杀的也多了去了!”

  李云道轻叹一声“冥顽不灵”,而后才对老道说道:“这种人, 该怎么办才好?”

  老道叹息道:“当被三味真火炙烤而死。”

  李云道摇头道:“还是太便宜了这个人渣。”

  老道狐疑道:“那你想什么怎么处置?”说着,老道挑起长寿眉,看了那江禄尧一眼,接着道,“可惜了一股不错的皮囊。”

  李云道问:“道家是不是有种傀儡术?”

  老道不动声色地饮了一杯酒道:“你当这是封神榜?”

  李云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以为你们道家无所不能呢!”

  老道便立刻改口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那傀儡术太过于歹毒,当年天师下过禁令,凡张氏一脉,不得触碰那有违人伦天道的事情。”

  李云道笑笑道:“惩恶除魔当是你们这一脉的看家本事才对!当年不是盛传你们那位师祖一夜捉尽那山上大小八百九十一只鬼,这才一指开山,创下你们这一脉传承。”

  老道张无极没好气地看着李云道说:“那是捉鬼,跟治作活人傀儡是两回事。”

  李云道自然不会真的觉得这世上有那违背天伦的活人傀儡术,也不会真的就把这江禄尧制成傀儡,说到底现实世界是一个法治社会。法治的刻度只能用来丈量那些普通的罪犯,而如此穷凶极恶之徒,现行法治下也不过枪毙二字而已。

  江禄尧嗤笑道:“别说那有的没的,有什么招,就放马过来,江禄尧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男人!”

  李云道想了想,伸手挠了挠那转瞬就舔干半盆酒的高加索犬,那上了道家名山沾了些许仙气的畜生居然顿时回头瞥了江禄尧一眼,那意味深长的狗眼竟也足以让这杀人如麻的江湖大枭冒出一背脊的冷汗。

  见四脚着地站起来便足有正常人肩膀高的高加索犬转身打量自己,江禄尧不得不紧张了起来,有时候人比畜生可怕,但是真正面临那凶猛无比的兽性时,在文明社会如鱼得水的黑道巨寇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老道没好气地喝了一声:“别去管那俗事!”

  那高加索犬呜咽一声,无辜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仿佛是在说“不是俺不帮你,而是老道不让”。

  老道嚼着狗肉,叭唧着嘴巴,喝了口酒才道:“放他走吧!”

  李云道皱眉,死死盯着老道。老道却一脸风轻云淡,继续喝酒吃肉。

  过了片刻,李云道耸耸肩膀,头也不回地对那江禄尧道:“你走吧。”

  江禄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要放我走?”他觉得李云道应该是在戏弄自己,让自己露出后背,好让那大狗待会儿追上来一口咬断自己的脖子。

  李云道看了一眼那无极老道,点点头道:“趁我还没有反悔的时候,赶紧走,否则待会儿没准儿我又改变主意了。”

  江禄尧回头看了一眼浑身浴血的张志龙,鼻孔微微出气,只要今天能逃出升天,他日不愁没法子弄死这东北狗。

  他很小心地绕到了靠门的另一侧,竭力地拉开跟老道这一桌的距离,面朝着李云道,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店外退去。

  没有突如其来的偷袭,甚至李云道连再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欠乏,这个杀人无数的家伙居然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离开了。

  抱着两具尸体的张志龙仰天长啸,苍天不公!

  老道没好气地怒喝道:“鬼嚎什么?你那两个兄弟还没死!”说着起身,走到张志龙的面前,蹲下身子,正欲将其中一具尸体拉过来,却不料那张志龙猛地一脚踹了过来。

  老道轻轻拂袖,悄无声息地化解了他的雷霆一击,顺便将奄奄一息的家伙给甩到了一边:“直娘贼!今天算你们好运,李云道请道爷喝酒吃肉,道爷心情甚好,愿意出手救人,否则谁愿意理你们死活!”

  老道从怀中掏出数根银针,看也不看就插进了两具尸体的天会穴,而后又将几根银针插进身上几处大穴,最后才抬头对隔岸观火的火锅店老板道:“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呀,来晚了人就死了!死了人破了风水,我看你以后这生意还如何做下去!”

  火锅店老板忙迭地掏手机打电话,远处的警笛声也终于越来越近。

  收拾了烂摊子,救护车和警车都离去了,李云道这才和老道各拎了一瓶酒,蹲在火锅店门口的花坛上对饮。

  “刚刚看出什么了?”李云道知道张天师一脉向来有掐指神算的天赋,当年在江西小镇偶遇张小蛮,小道姑说他近日必有血光之灾,最后果然不假。对于道家的掐指神算还是四柱预测,李云道都算是一知半解。这世界究竟是如何运转的,就有那么一小撮人生而知之,当年的天师是,如今的十力是,张小蛮也是。

  老道一脸讳莫如深:“你知道老道不会害你就对了。”

  李云道切了一声:“当真跟我玩天机不可泄露?”

  老道嘿嘿道:“天机不可泄露!”

  李云道顿时没了脾气,只好转而问道:“这次为什么下山?”

  这回轮到老道哭丧个脸:“跟小祖宗打赌输了。”

  李云道奇道:“赌什么?”

  老道一脸欲遮还羞的表情:“赌半部天书。”

  李云道目瞪口呆:“这么快?”

  老道欣然点头:“要不怎么是祖师爷亲自隔代选定的弟子呢!”

  李云道笑着道:“小蛮天生慧根,就算不入你道家,一样可以成材!”

  老道顿时一脸紧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小祖宗是我们这一脉唯一的希望,你可别想把她骗进这红尘俗世里打滚。”

  李云道举着瓶子猛灌了一口酒:“还用我骗吗?”

  老道贼兮兮笑道:“只要你不骗,这世上就没人能骗得了她,就算大雪山里的那位小喇嘛也不行。”

  李云道叹息道:“多好的一对金童玉女。”

  老道嘿嘿笑道:“我道家又不是没有双修法。”

  李云道大笑:“你这个老骗子!”

  老道一脸惋惜:“可惜被噶玛拔希抢了先,否则把你弟弟也弄进我们山上去,不愁他们俩悟不出大道啊!”

  李云道笑着在老道肩上拍了一掌,老道瘦弱的身子纹丝不动,自己倒是手掌生疼:“有本事你去大雪山里骗去!”

  老道贼兮兮地眼珠子转动着:“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去呢?”

  李云道惊愕地看着老道:“当真要去?”

  老道耸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着他们俩去那大雪山里走一遭,没准儿能悟出大道呢!”

  李云道笑道:“小心惹怒了雪山大神,来个雪崩,埋了你这猥琐的肉身!”

  老道不在乎道:“这臭皮囊要与不要也无所谓了。”

  李云道奇道:“你当真能羽化登仙了?”

  老道一脸向往地看着江州满是雾霾的夜空:“但愿啊!”

  人活着,最幸福的莫过是有信仰,因为信仰而变得充实,内心变得丰盈,生活中处处才会充满勇气。李云道很佩服老道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他要是有本事能把十力从大雪山里骗出来,自己也乐见其成。说实话,昆仑山一别,他只觉得好像有人生生从自己身边割去了什么。但十力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比如说成为噶举派神权的话事者,比方说被老道骗下山来悟道,总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有,十力有,潘瑾也有。

  他望着夜空,此时此刻,那个喜欢像布娃娃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孩子应该已经离开了。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就连火锅店也准备打烊了。他伸了个懒腰,对老道说:“带个话给十力,要是在雪山上呆得不开心,下山来,哥给他娶十房媳妇儿!”

  老道打了个寒颤道:“这话我听听就好,千万别被小祖宗听了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