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1-01

  彭小帅是从被窝里被恼人手机铃声吵醒的。一开始睡眼惺忪的他还以为是身边那个陌生女孩儿的电话,气得彭小帅差点儿一脚将**躺自己身边流口水的熟睡女孩儿一脚踹下床去。响了一遍没接,居然又想第二遍,等彭大公子终于跳起来想火骂娘的时候,这才现是自己昨儿才换了铃声的手机一直如同催命般响个不停。

  “我曰你玛的,好是你妈被强*奸的大事儿,否则老子铁定找十个彪形大汉圈圈你妈个叉叉的!”彭小帅低声咒骂着从床头柜上摸到自己的手机,懒洋洋的声音里又透着些火气:“谁啊?”

  “给你二十分钟时间,滚到少爷这边来见驾。少年我回来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听口气比刚刚满口圈圈叉叉的彭大公子还要霸道三分。

  “你玛的,你谁啊?”如果说话的那丫的电话里,一肚子起床气的彭大公子恨不得直接把手机嚼烂,“还公子呢,你玛的,你信不信老子……”

  对彭小帅的怒气,对方竞丝毫不以为意,慢慢悠悠道:“你个得瑟的‘臭虫’,德性!我两年多没回来,你小子还这副臭德性。醒醒,不然我真找十七八个威猛大汉轮着给你上黄尿,顺便再你开开的‘菊花’。二十分钟,不来请安以后别跟人说你是我小弟。”说完,对方就直接将电话挂了。

  彭小帅先是一愣,后是一脸惊喜,再随后却如同狼嚎般一声疯叫,吼得身边一丝不挂的小姑娘一脸惊恐地从床上爬起来,还以为是地震了。

  上海夜场素有“花郎”之称的彭大公子居然没有沿袭清晨起床“打一枪放一炮,活动活动当理疗”的习惯,理也没理身边一脸莫名其妙的陌生漂亮姑娘,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澡也没洗,急匆匆地穿衣服。奈何昨晚喝得太多,衣物都散落茂国际这间大床房的各个角落里,愣是找不到另一只袜子的彭小帅直接就只套了一只就穿上鞋,不过还没有忘记扔下一沓钱,结房费绰绰有余:“不好意思,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真有急事儿,美女,还要麻烦你结一下房费,钱我放这儿,多出来的就当我请客赔罪。这回真火烧屁股了,再不去,宝爷要真要捅了老子菊花了!”

  赤着身子的陌生女孩是彭小帅昨儿晚上行衡山路的夜店里认识的,属于那种外冷内热外静内骚型的女人,两人看对眼后金茂国际开了房一直折腾对战到凌晨三点多才睡下。女孩看了一眼床上的一沓钞票,面表情地点了点头:“电话!”

  “啊?”彭小帅一愣。露水鸳鸯这事儿,大多都是事后一拍两散,好这辈子谁也别见谁,可是这女孩儿居然主动跟他要电话,按照彭大公子一贯的脾气,一般还真不会给,可是今儿是火烧眉毛的特殊情况,彭小帅也没想太多,边系裤带边报了一串号码,随后彭小帅放床头柜的手机响了响。

  “我的号码!”说完那女孩径自倒回床上,完全视彭大公子的存。这会儿彭小帅也来不及想太多,从起床到开着那辆“保时捷凯宴”冲出酒店,已经花了五分钟时间,以上海的交通现状,想从浦东二十分钟就赶到闵行,对普通人来说那完全是天方夜谭。可是这对于把飙车当饭吃的彭家大少来说,跟吃饭睡觉上厕所没啥太大的区别。出了酒店,彭小帅就咬了咬牙,完全视交通规则,红灯、逆向、双黄线对他这辆挂着上海警备司车牌的豪车来说完全都被忽视,对他来说,宁可被家里的老头子罚跪,也要二十分钟之内赶到宝少爷那儿。

  几乎同一时间,上海几条主干道上都超速飞驰着一辆价值起码上万的豪车,速就没有低于150码的,几个目睹现状的执勤交警想追,被通讯机被总部指挥告知:就当啥也没生过,至于电子警察拍下的视频画面,自然有人会去处理。

  二十分钟后,以保时捷凯宴打头,一辆保时捷911,两辆法拉利,还有一辆玛沙拉蒂和一辆奥迪r8将那辆相较而言就显得寒酸不堪的迷彩色吉普团团围住,四男两女,都二十出头,见了斐宝宝都亲切地上去拥抱一番,开r8个头不高的小姑娘还特意跳起来一米八的斐大少额上来了一记热吻。彭小帅是激动,搂着斐宝宝半天没放开,就差没扯开噪子哭鼻子了。

  “德性!死臭虫,昨儿晚上又出去鬼混了?闻闻,身上的香水味儿,那叫个恶心!”开玛莎拉蒂的高挑小姑娘笑道,“你小子被彭爷爷闻到,回去你又要罚跪了。”

  “蝴蝶,你不告状,没人会知道,打小到大,我哪回罚跪跟你没关系?”被一众损友称为“臭虫”的彭小帅愤愤道,“你咋从来不告宝少爷的状呢?”

  “人家宝哥哥从小到大都是五好少年,拿的奖状比你交的检讨都多,是不是,宝哥哥?”宝少爷额头给一记香吻的小姑娘调皮地冲彭大公子做了个鬼脸,损得彭小帅地自容还乐呵呵傻笑,估计上海真能损得彭大少心服口服的也就眼前几个人。

  “小蜻蜓,别总一见面就损小帅,小时候你挨欺负时,窜上窜下跳得凶地就是你小帅哥了。”开保时捷911的是一个戴着眼丝框眼镜的小伙子,西装革履,这群人里显得倾向于成熟稳重的风格,跟斐家天才那种成天沙滩裤加拖鞋的风格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我去。

  “青蛙说得不错,小蜻蜓,你总是这么袒护着宝少爷,我们会嫉妒的!”

  彭小帅笑道:“蝈蝈、知了,你们两兄弟那时候也没少为了小蜻蜓打架?看看你们现,有一个好鸟没?上个礼拜哪个姑娘挺着大肚子冲到咱大院里头,你们俩兄弟倒好,居然说不清孩子是谁的……”

  “喂喂喂,你们注意些用词,小蜻蜓还没成年呢,别教坏小孩子!”蝴蝶不满道。

  “胡蝶姐,我不是小孩子了!”小蜻蜓委屈地撅着粉唇,努力挺了挺己育得比大她四岁的蝴蝶还要饱满的胸部,眼角的余光却偷偷地瞄了瞄斐天才,现斐天才对她引以为傲的小山峦丝毫不感兴趣,顿觉失望。

  “宝少爷,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跑去苏州两年,也不说回来一趟看看我们!”彭小帅斐宝宝胸口亲热地打了一拳,“说实话,你不太,我们就算晚上出去飙车,玩来玩去,总玩不出花样,哪像你上海的那年暑假,花样层出不穷。”

  “敢情你念叨我就是念叨我的花样啊?”

  “要不然念叨啥,我又不是‘菊花’控!”彭小帅翻了个白眼,却被二女一顿“群殴”。

  等寒暄完,胡蝶才笑道:“怎么突然就想回来了?还这么一大早地就把大伙儿揪出来?出什么事儿了?”

  斐宝宝正色道:“两件事儿。一是给我哥改装改装这车,你们都给出出主意,怎么彪悍怎么着改,别考虑钱的事儿。第二件事儿……”斐宝宝微微一笑,继续道,“带我媳妇儿见见她公婆,正好,也要让老爷子过过堂嘛。”

  “啊?”

  有人欢喜有人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