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在天之灵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七姐来着杨凤臻来到李云道面前的时候,年轻的副市长还是被形容枯槁的杨家小姑子吓了一跳。这仿佛是一个灵魂早已经被抽干的行尸走肉,满脸皱纹,双眼布满血丝,发头蓬乱,一只手搀着七姐的胳膊,手指上满是剪成条状的虎皮膏药,指甲缝里都是黑色的污泥。她穿着一件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异常的米白色衬衣,脚上的鞋子上面布满了灰尘。乍一看,这哪里像是七姐的小姑子,看上去的年纪比七姐还要大上十来岁。

  七姐腼腆地笑了笑:“李市长,人我给带来了。她这两天情绪不太稳定,您别太介意!”

  李云道正欲开口说话,却不料杨凤臻抢先道:“你就是接替黄仁义当公安局长的人?”

  说话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李云道,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然后又看看七姐,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居然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她拉了拉七姐的衣袖:“嫂子,你没弄错吧?毛儿都没长齐的娃娃,怎么可能是公安局长呢?还副市长?”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这儿是局长办公室,我要不是公安局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杨凤臻打量着李云道的办公室一圈,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对,你们骗我,这是怎么可能是局长办公室呢?以前黄仁义的局长办公室我也去过,那叫一个宽敞气派,别说卧室了,连健身的地方都有。你这个地方,也太寒酸了些!”杨凤臻说话倒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留情面,但也不能怪她,两者之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也难怪杨风臻会怀疑。

  李云道摸了摸鼻子道:“杨大姐,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对于领导干部的办公环境都有明文规定的。况且,办公室不过就是一个办公的地方。我这儿也有床,你看!”李云道指着放在角落里的一张行军床,这是他在办公室熬夜的时候用的。

  杨凤臻冷笑一声:“别忽悠我了,你会是公安局长?你要是公安局长,我还是市委书记呢!这回你们又想开什么条件?我丑话说在前头,只要一天查不出到底是谁凶死了我家志刚,我就一天不会罢休。你们不让我上访,行,我就天天去市政府门口静坐。等逮到机会,我还要去省政府去京城静坐!我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包庇凶手,包庇黑社会,你们收了昧良心的黑心钱!”

  七姐连忙拉着杨凤臻,急道:“凤臻,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位真的是李副市长……”

  恰好此时,门口响起敲门声,陈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李市长,省厅下发了一份通知,需要您签字确认后再下发给下面单位……哦……您有客人在,要不我待会儿再过来?”

  李云道招了招手,让陈曦把文件拿进来。

  陈曦好像刚刚看到七姐和杨凤臻:“咦,是七姐啊!”他看了一眼杨凤臻,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了。

  等陈曦带着文件出去,杨凤臻这才惊讶地打量着李云道:“你……你真是李云道?”

  李云道苦笑道:“要不要拿工作证和身份证给你核对一下?”

  没等李云道说完,杨凤臻扑通一声跪在在办公室的地板上,猛地嚎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磕头:“都说你是青天大老爷,你可以为我们家志刚作主啊,我们家志刚死得冤枉啊……”

  七姐看得心酸,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李云道却抢先一步,将跪在地上的杨凤臻托了起来:“杨大姐,您这不是折煞我吗?快起来快起来,咱们有话慢慢说,事情总是越查越清楚的,再难的案子,也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的。”

  杨凤臻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柔绵的力道扶了起来,整个身子一下子好像悬了空一般,倒是吓了一跳,连哭都忘了,呆呆地看李云道把自己扶到茶几上,这才反应过来:“李市长,我嫂子跟我说了您的事,你在江宁、在西湖都是青天大老爷,看在我大哥的份上,您一定要帮帮我啊!”

  李云道一边安抚着杨凤臻的情绪,一边亲自给两人沏了茶:“老杨是我们江州市公安局的功臣,是烈士,我们一定会给他一个交待。不过,就算是你跟老杨没有任何关系,这件事情落在我的手上了,我也得给你这个当事人家属一个交待,同时给广大江州百姓一个交待。”

  杨凤臻感激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叠好的手绢,展开手绢,里面居然还有一封信。

  是一封血书!李云道终于知道为什么杨凤臻的手上会有那么多的胶布了,看着对面这个实际年纪比七姐还要小五、六岁的女子,顿时觉得有些心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上很可能都是这样的结局,也许更惨的会是接受被歪曲的事实,忍气吞声直到自己也化作一捧黄土。

  李云道看完那封寥寥几十字的血书,顿时微微皱眉:“杨大姐,你说你实名举报葛春秋、史昱明和曹国九等人,你可有证据?”

  杨凤臻挺胸道:“我本人就是证据。”

  李云道一看,这应该是个法盲,转向七姐问道:“你也知道杨大姐一直在实名举报这三人?”

  七姐连忙摇头:“不知道啊,之前只听凤臻到处说志刚死得冤,公安局包庇凶手不深入调查。”

  杨凤臻轻哼一声道:“这封血书是我最近刚刚写的。”

  七姐苦着脸道:“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前过关于葛春秋和史昱明的事情?这两个人,一个是市长,一个是江州有名的富豪……曹国九……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杨凤臻冷笑道:“死了就可以洗涮他所有的罪恶了吗?当年撞死志刚的人,一定是曹国九安排的。而葛春秋和史昱明这两个人,我也是最近刚刚查到的。”

  七姐看着她问道:“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查他们的?”

  杨凤臻愧疚地看着自己的嫂子:“嫂子,因为志刚的事情,已经够连累你们母女俩了,我不想再因为我的事情,让丫头好好上个学都难。”

  李云道看着七姐问道:“之前有人为难过你们母女?”

  七姐微微叹了口气:“前两年,凤臻闹得最凶的时候,那会儿丫头还上高中,因为考试帮同学作弊了,被学校勒令退学。不过学校老师给递了话,说是有领导发了话,只要让凤臻不再闹了,就可以让丫头回学校。我气不过,硬着头皮找夏局和王虎帮忙,重新给物色了一家县城里的学校,就是苦了丫头要住校。不过现在也总算好了,考上大学了,我也不用发愁他们会拿丫头的学业说事。”

  李云道不怒反笑:“我就说嘛,只要往下查,他们的马脚会露得越来越多。能影响到学校并让学校开除学生并可不多啊,这不,又一条线索出来了!”

  杨凤臻气道:“一定是葛春秋!只有他才有那么大的权力!”

  李云道不解道:“杨大姐,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你家汤志刚车祸背后,一定是他们三个人在做文章?”

  杨凤臻道:“这些年我别的啥也没干,就光在搜集证据了。江北窝案发生后,我原本是想把证据交给你们纪委的,可是那时候正好新的市委书记下来,证据都交给他了。”

  李云道猛地皱眉:“你是说,你把他们的犯罪证据都交给马文华马书记了?”

  杨凤臻点头,面露忿忿之色:“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官相护,早知道我就把那些证据都留着了!”

  牵扯到一把手书记,李云道一时间很难判断马文华在这件事情里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马文华是从西部的蜀中省空降到江州的,很大的可能在这之前和葛春秋等人根本就是素不相识的关系,要说他包庇葛春秋等人,李云道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毕竟马文华在做纪委工作的出了名的嫉恶如仇,如今哪怕当了市委书记,那种看到贪官就想拿下的习惯并没有改变。可是马文华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提过这件事呢?还是说,马文华当初为了快速地在江州站稳脚跟,拿杨凤臻给的材料跟葛春秋等人做了交易?

  想到这里,李云道忍不住摇了摇头。以目前他了解的马文华来看,应该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但是那些材料在哪儿?马文华为什么一直隐而不发呢?

  “杨大姐,这件事急不来,案子嘛,总要一步一步地破。”李云道劝慰道,“这种事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杨凤臻道:“我都等了这么几年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了。就是请李市长务必还我汤家一个公道,以慰我家老汤的在天之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