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眼里有杀气的商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葛春秋的反应却很奇怪,没有帮腔,甚至还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暂时回避,把偌大的餐厅留给了史昱明和李云道两人。

  李云道听史昱明说完,眯眼笑了笑道:“说到这一点,我要敬史董事长一杯啊,因为昱明集团的存在,给我们江州缓解了不少就业压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从更深的层面上促进了社会的安定与和谐,这算是给我这个负责社会安全的副市长给减轻了不少压力啊!”

  见李云道难得主动举起杯子,史昱明连忙也端起酒杯,故作惶恐道:“李省长太客气了!我史昱明也是土生土长的江州人,作为江州人,本就该给自己家乡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的,不是嘛?昱明集团这几年在不断地发展壮大,现在每年能新创造一千五百个就业岗位,这也是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的!”

  两人昂头一饮而尽,史昱明抓住话茬接着道:“李省长,现在自贸区的事情应该不会那么快就能上马了,咱们江州的城东工业园区的发展却是迫在眉捷啊!”

  李云道知道这史昱明就是想把话题往城东工业园区上拉,心中暗中好笑,但装着不接茬:“园区的发展倒不是最急的,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让江州的社会治安环境有一个质的提升。前些天,几位省委领导找我谈话时,也提到了,不光光是江州,包括整个江北省,很多事情都要拿到台面上来说一说了,不能因为纳污藏垢,我们就不好意思亮出来问题,不然今年不解决明年不解决,最后苦的还是老百姓。”

  史昱明闻言,知道李云道不想提工业园的事情,也不着急,顺着李云道的话往下说:“咱们江北自古民风彪悍,又尤其以省会江州为首,民间百姓自幼习武的不在少数。旧时人家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江北佬,说的就是咱们江北人浑身是胆不怕死。近代解放前,江北山多人少,却土匪众多,解放后国家也花不少精力才把省里的土匪窝给剿得干干净净。但江北人身上自古就带着一股子天生的匪气啊,要改变这个,可非一日之功啊!若非这身匪气,汉高祖当年可打不下一个大大的大汉天下啊!”

  李云道笑道:“史董事长分析得很有道理。一地的民俗人情跟地方的社会治安的确有很大的关系。我之前所在的姑苏、江宁和西湖,自古就是富饶之地,民间丰衣足食,土匪有也有,但是极少。随随摆个摊位就能谋生养活一家老小,又有几个愿意去冒被杀头的风险呢?江北就不一样,江北自古就是一个穷地方,为什么说穷山恶水容易出刁民呢,那不是因为什么水土的问题,而是老百姓想要生存下去,在恶劣的环境中,如果连生存都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那干点杀人越货的买卖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所以,江北的风土人情咱们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但有两样事情可以改:一是提高犯罪成本,二是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双管齐下,有个一两代人的努力,积弱积贫的帽子,我们也差不多就能摘掉了。”

  史昱明竖起大拇指:“读书读得多的领导,果然眼界就是不一样啊!”史昱明的话吹捧的成份更多一些,但从这家伙口中说出来,就仿佛他真的知道李云道读过等身书一般。

  李云道也不点破,咦了一声,看着洗手间的方向:“这葛市长怕是闹肚子了?”

  话刚落音,洗手间的门就开了,葛春秋揉着肚子走了出来:“怕是昨晚上着凉了!”

  李云道拿起分酒器给葛春秋斟了一杯酒道:“酒精是杀菌的,多喝两杯就好了!”上次古可人来的时候,李云道见识过葛春秋的酒量,说实话,三个葛春秋加一块儿,也不定能喝得过自己。

  史昱明笑道:“是是是,酒是粮食做的,天然的杀菌剂啊!”

  说笑间,葛、史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葛春秋其实在洗手间里听得很清楚,史昱明想把话向工业园区上引导,但李云道却故意在跟他兜圈子,根本就不接话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的话,葛春秋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年纪轻轻的即将上任的省长助理的确很了不得,脑子比一般的官员要清醒得多,也聪明得多。

  葛春秋知道这件事再让史昱明来沟通估计是行不通了,喝了两杯酒后,干脆开门见山道:“云道,其实今天老哥哥约你在史总这儿一聚,一方面是想祝贺兄弟的升迁,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征求你的看法。”他见李云道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来,顿了顿,才接着道,“市里马上要上马一个页岩气项目,你看这事应该怎么推进才好?”

  李云道装作头一回听说这件事,很惊愕地看着葛春秋:“页岩气项目?咱们江州地下还有页岩气?”李云道听得出,葛春秋在表述上耍了个滑头,他没说要不要开展这个项目,而是直接说该怎么推近,仿佛这件事已经在常委会上早就已经讨论通过了一般。

  葛春秋和史昱明交换了一下眼神,史昱明接过话道:“李省长,早在石明当市委书记的时代,就派人勘探过江州的页岩气的矿藏范围,保守估计,有超过两千亿立方的页岩气富矿,其中最容易开采、最丰富的就在工业园区的地下。我跟国外两家能源公司谈过了,一期项目他们打算各投资五亿美元,加在一起,第一期项目就有超过六十亿元的外资投入。当然,能源行业外资比例的规定我是清楚的,所以跟他们谈好了,如果真想在江州开采页岩气,国资一定要超过一半,他们可以拿三成的股份,我本人只需要百分之九的股份就成!”

  李云道看了史昱明一眼,眼神里却写着狐疑:“现在谈股份比例的事情还为时过早啊!我知道页岩气,美国人已经试着在一些州开采了,但是据说现在的技术还不是太成熟啊!美国的一些州,现在已经明令禁止在技术成熟前进行页岩气的开采了,我们这个时候贸然上马这个项目,会不会太仓促了些?”

  葛春秋摆摆手,给李云道一边斟酒一边道:“不仓促,一点儿都不仓促。关于这个页岩气的问题,前些天在拜访西林书记的时候,我也提到了,西林书记的意见是,‘对于这类清洁能源项目,可以小范围地先进行尝试,技术不成熟不要紧,可以在实践中慢慢探索’。这是西林书记的原话。”

  李云道心中一紧,怪不得葛春秋今天敢摆下龙门阵找自己来赴宴,原来是他早就在省委书记杜西林那里拿到了“尚方宝剑”。既然他说了那是杜西林的原话,李云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道:“那就按领导的指示,先进行小范围地尝试。既然是尝试,葛市长,史董,我倒觉得,可以先不动用工业园区的富矿,毕竟在技术不成熟的条件下硬上马,污染环境不说,还可能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刚刚史总不是说嘛,咱们地下有两千亿立方的页岩气,那肯定除了工业园,别的地方也有,如果真要试,可以在市郊先试试,如果效果好,我们就大范围地进行开采,没准还真能给咱们江州的老百姓找到一条致富的新路子。”

  葛春秋和史昱明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史昱明搓手笑道:“李省长,你有所不知啊!这老外做事情就是耿直啊,他们看中了工业园,说什么都不会让步的。这可是六十亿的外资投入,要是飞了……”

  李云道笑道:“史总,这样吧,如果有可能,下次你们的谈判我也想一起参与。既然老外是想在我们的地盘上采矿,那就得按我们的游戏规则来,对吧?而且说实话,就算他们想来投资,估计也要等这一轮的扫黑过后,否则史总你就不怕人来了,没两天就被咱们这儿的治安环境给吓跑了?”

  史昱明笑得异常尴尬,嘴上还不停地说着:“好啊好啊,如果李省长能亲自介入谈判,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葛春秋也笑着,再心里却犯起了嘀咕,看来李云道最大的让步就是只要不进工业园区,其它的都好谈,但是如果老外那边犯了耿,非工业园区不进的话,这件事就比较尴尬了。

  正事说完,又喝了几杯酒,葛春秋就借不胜酒力去隔壁休息了,李云道也笑着告辞,史昱明要送,李云道却说自己已经安排了司机来接自己了。

  但史昱明还是执意将李云道送到了车旁,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史昱明看得有些眼生,想问,却听李云道说道:“好了,史总就送到这儿吧!本来下午还想去军区看看他们训练,中午酒一喝,下午啥也干不了了。行,就以别过,谈判的事情,史总到时候别忘了知会一声!”

  史昱明目送那辆怒吼着的北京吉普离开,忍不住皱眉,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李云道想要介入谈判,他总感觉自己的命门好像快要被别人拿住了一般。

  “头儿,这人是谁啊?”战风雨开着车,问李云道,“这家伙眼里有杀气啊!”

  李云道嗯了一声道:“江北巨富史昱明,昱明集团的大老板。”

  “乖乖,就是那个身价百亿的史昱明?”战风雨耸了耸肩,“这做生意的,怎么眼神里那么大的煞气?”

  李云道长吸了口气叹出,这才道:“这个史昱明不简单啊!我现在开始怀疑他应该不仅仅是个商人那么简单。”

  “这家伙也涉黑?”战风雨一点儿都不奇怪,这年头,黑白通吃的商人,多了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