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烈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感谢Jacque53的打赏和44张月票,感谢醉鎏氓最近一直在跟进投月票!)

  深夜,江州市郊青山镇的一处邻河工厂厂房内依旧灯火通明。距离厂房不远的桥墩旁,蹲着一个穿着大热天也穿着长袖长裤的身影。那人叼着一根牙签,凝视了亮着灯的厂房许久,直到一辆黑色面包车缓缓从厂区驶出来,他才跺跺脚,驱散身边的蚊虫。待那面包车驶出百米远,才赶到一旁小路里,开出一辆破旧的桑塔纳,也不开灯,只是远远地缀在那黑色面包车的后方。黑色面包车从市郊进入城区,在市里兜了老大一圈,桑塔纳倒还是一直坚挺地跟在后方。司机刚刚一上车就脱了长袖长裤,此时光着胳膊只穿一条裤衩,露出胸口的青龙纹身。桑塔纳的空调坏了,虽然夜风不断从车窗外吹进来,但是在炎热的三伏天,夜风似乎都带着一股子燃烧的气息。

  潘志龙吐掉口中的牙签,目光始终不离前面的面包车,此时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狗日的,这回跑不掉了吧!老傅啊老傅,等着给老子请功吧!”他有些兴奋地拍了拍方向盘,耳边的夜风此时却如同这世间最美好的乐曲。

  车子再次进入城郊荒无人烟的地带,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因为前方的面包车已经在缓缓靠边。潘志龙暗叫一声“不好”,但这个时候掉头已经来不及,而且还容易打草惊蛇,眼下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开过去了,希望那些毒贩只是怀疑而已。

  他缓缓合上车窗,挂档后右脚在油门上稍稍使了一些力道。车子离那黑色面色车越来越近,潘志龙很镇定地目视前方。

  突然,车身震了一下,方向盘就开始不受控制了。以他的经验,他立刻意识到,有人在刚刚的路边上撒了一把三棱钉,这玩意儿对付汽车轮胎最好使,利用汽车的速度和自重,一戳一个准。

  他努力地控制着方向盘,想把车身打正,可是这不知道已经不少年车龄的桑塔纳已经失控,车身开始倾斜。

  轰地一声,车门轰击在路旁的大树上,月光下,松叶扑朔朔地掉落在车顶上,发出微微的声响。

  潘志龙被震得七昏八素,但还能动弹。只是想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发现卡扣卡住了,怎么都打不开。后视镜里,几个穿着黑衣、将脸蒙起来的男子已经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

  潘志龙看手上有血,赶紧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但愿能骗过那帮毒贩。

  正缓缓靠近的几人也很忐忑,他们弄不清车中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个跟踪了自己一路的家伙,肯定不是自己人。幸好鱼头哥聪明,要求所有的夜间送货的车必须有前车和后车,这样相互之间有个照应,如果不是这样,还真发现不了这个一直跟在后面连车灯也不开的家伙。

  又一辆黑色面包车缓缓靠在路边,从车上跳下来几个形色不一的男子,打了个照面后,两拨人分别从两个方向缓缓向那辆桑塔纳靠近。

  “你说会不会是缉毒队的警察?”毒贩里有人问道。

  “很难说,我倒是宁愿是警察,要不是警察的话,我们更麻烦。”

  “为啥?除了警察,我们还怕谁?我们有枪!”

  “猪脑子啊?警察至少还会按规矩办事,但是如果是老板的竞争对手派来的话,那些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我听说之前东北派的龙少、老炮和黑胖三个家伙都跑路了,难保他们不会回来寻仇。与其碰上那些不要命的,我倒真愿意碰到警察。”

  “原来是这样。咦,开车的人好像死了,一定没动静嘛!”

  “他刚刚车速很快,可能是晕过去了。快,如果是警察,直接弄死,如果是老板的对手,咱们立刻走人。”

  “这又是为啥?”

  “笨啊?弄死警察,警察也不想报复,要是弄死那些跑江湖的,难保咱们什么时候不会落进别人的手里。”

  他们的窃窃私语很快消散在夜风里,两拔人迅速向那辆出车祸的桑塔纳靠拢。远方,传来阵阵狗嚎声,在这空旷的原野里,仿佛狼嚎。

  李云道下午只在车里躺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去了应急反应小速的特训基地。王虎很卖力,这个副组长如今算得上是名副其实,再加上军区的配合,如今这支应急反应小组的战斗力已经隐隐要超过一支特警大队了。

  从军区的特训基地回家,李云道就一头扎进了书房,关于江州的工业园区接下来的发展脉络,他这段时间好好地整理了一下思路,准备形成文字报告给到市里面。正写到紧要关头的时候,傅应国的一个电话却打断了他的思路。

  “李市长,我们一名特勤出事了。”傅应国的声音很低沉,听上去有些落寞。的确,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无论看到谁马革裹尸,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谁?”李云道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小潘。”傅应国强忍着哀痛,“我正在往出事现场赶。”

  “地点发我,我马上过来跟你汇合!”李云道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就往外走,出了门才发现自己只是套了个大短裤,连上衣都没穿,回去随便扯了件短袖穿上,径直取车赶往出事现场。

  李云道赶到的时候,傅应国也刚到,站在出事的桑塔纳旁默不作声,月光将他的影子拖得老长。

  “老傅,到底怎么回事?”李云道探身入车里看了看,也默默地站在车旁。

  过了一会儿,法医走了过来:“一共17刀,其中十刀都在致命部位。”

  李云道面色铁青,拳头握得嘎嘎作响。

  傅应国此时早已经泪流满面:“那年从我手上一共下去七名特勤,有的人承受不了压力,早早地就申请调回来了。有的人牺牲了,也有人叛变了,唯独这个混蛋活得好好的。我老说,怎么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我原本是最不看好他的,这个祸害啊,连吃个饭都要扣脚丫子,我说他,他就说老一辈的说了,这样能长命百岁。你倒是真的给我长命百岁啊……你个混蛋……”这个向来流血流汗不流泪的老缉毒警察泣不成声,“你个混账玩意儿,你倒是起来扣脚丫呀,老子还欠你两顿火锅……”

  李云道听得心酸,眼眶湿润,被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这个把大半辈子奉献给了缉毒事业的老警察。

  有人说这是一个缺少英雄的时代,可是谁又清楚,在如此的歌舞升平背后,有多少像潘志龙这样的人在负重前行?他们不计较名利,不计较收入,甚至不计较自己的生存方式,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坚持?

  “局长,有发现!”法医突然喊了起来。

  李云道和傅应国立刻围了上去,见法医指着车里的大片血迹道:“目前初步的简单化验,至少有三种不同的血型,AB,O型和A型,AB血确定是死者的,另外两种血型的血量也不在少数,估计死者生前跟施害人进行过一番搏斗,而且还伤到了两人。”

  法医的话并没有让李云道和傅应国心里好受一些,傅应国的牙都快要咬出血了,李云道的面色却越来越奇怪,到最后他的唇角居然有了一丝清冷的笑意,如果十力在场,一定会很难过,因为他知道,云道哥每次这样,都会死很多人。

  烈士的荣耀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来祭奠。

  “老傅,通知下去,所有人取消休假,通知缉毒、刑侦、特警、治安、警犬的负责人半个小时后到市局会议室集合,让王虎的应急反应小组回局里待命。”

  傅应国立即立正敬礼:“是!”

  深夜,丁坤刚刚睡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迷迷糊糊中听了些什么,之前一个激灵,从床上直接跳了下来:“什么?你们干掉了一个警察?”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激得丁坤破口大骂:“你们她娘的脑子被驴踢了吗?现在这种时候还要给老子添乱!人呢?”

  丁坤听到他们杀了人就跑了,而且还有两个人伤了动脉,失血过多也快要不行了,顿时暴跳如雷:“二百五啊,杀了人你们不知道处理尸体吗?一帮狗日的蠢货,送货送货,他妈的,没了太平日子,以后还送什么货?”

  电话那头的手下被他骂得不敢说话,丁坤气得把手机摔出去老远。

  “出什么事了?”熟睡的女人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看着如同一头怒狮的丁坤。

  “没事,你先睡,我到书房处理一点事情。”

  丁坤很清楚,省里马上要开始扫黑了,如今的江州,只要开始扫黑,自己这个坐头把交椅的一定首当其冲。史昱明那边再三警告他,这段时间要低调些,而且能不去招惹那个老虎市长就尽量不要去招惹,没想到晚上刚刚跟史昱明通完电话,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到了书房,丁坤镇定下来想了许久,最后还是从书桌里拿出一部新手机,拨通了史昱明的手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