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江北的重中之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车子奔驰在运河大道上,马文华突然指着车窗外的道路说道:“你来江州也半年了吧,说说你对江州交通环境的看法。”

  李云道思考了片刻才道:“江州目前的交通状况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我刚来的时候就查过数据,江州这几年的汽车保有量的增长幅度, 一直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因为我们的基数比别人低,所以我们的增长率不管跟鲁南还是江南这些沿海发达省份相比,就显得特别吓人。半年前,早晚高峰期的时候,江州的主干道就会拥堵不堪,这半年过去了,拥堵状况越来越严重了。就连作为204省道一部分的运河大道,到了早晚高峰期也开始拥堵了。说实话,堵车这种事情是最浪费时间的,把生命都浪费在了堵车的等待中,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事情。”

  马文华点了点头,似乎很认同李云道的说法:“是啊,时间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每个人,都应该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中去,在等待中浪费生命,的确是可耻的。云道市长,你觉得怎样才能改变现在的这种现状呢?”

  李云道微微一笑,果然重点在这儿。对于如何改变这个城市的交通状况,李云道已经有了一套想法和方案,可是这个问题是市委书记马文华抛出来的,那么李云道就不得不思考,马文华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说他真的只是想从自己这个分管公共安全的副市长这儿得到答案?

  “马书记,其实现在国内各大城市处理交通拥堵的方法多数都是大同小异的,无非一个‘疏’字和一个‘堵’字。从疏导的角度来看,加快城市道路建设,更科学地规划和建设城市路网,建设高架路、隧道路等,同时完善公共交通,提升包括公共自行车、公交车和地铁轻轨在内的各类公共交通设施。而如果从堵的角度来看,就是限号限牌。我们江州目前应该还远远没有到需要通过‘堵’的手段来制约汽车保有量的增长,相反,我们应该提倡更多的合理消费,让有条件的老百姓的出行更加便捷、更加有效率。”

  马文华脸上的皱纹如同菊花一般绽放:“说得好啊,加快城市道路建设,更科学地规划城市路网,完善公共交通,只这些都需要海量的财政支持啊!”

  李云道笑道:“是啊马书记,干什么都需要钱,咱们江州目前的财政恐怕支撑不起哪怕一条地铁或者轻轨吧!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早年间江南和鲁南都用过跟企业合作的方法,就看我们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了。像地铁这种公共设施,原本是公共投入,想盈利很难,看江宁就靠着全国最低的价格开创了全国唯一的盈利先例。所以说,不是实现不了,就看这事儿怎么去操作。”李云道突然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多了,因为马文华看自己的眼神像是憋了许久的彪型大汉看到黄花闺女一般,就差没饿虎扑食了。

  果然,马文华一脸抹了把脸道:“云道,我突然发现,把你放在公安口子上,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

  李云道连忙道:“书记,我这人天生杀气重,用来干公安口子的事情,再适合不过了。刚刚说的那些,我也就是纸上谈兵,要真让我去操作,没准就是当年萧何,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马文华点点头道:“这个你也不用担心,你身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最重要的就是扫黑除恶工作。说实话,这项工作不做好了,什么路网、地铁都不作数。现在江州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结构的问题,太死水一潭了。外面的优秀人才不进江州,江州就永远都没有翻身之日。治安环境好了,生活环境好了,人才能进得来,这是一件长计久安的事情,也是开展江州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省里马上也会下文件,省里会成立督导组,由省委杜书记亲自挂帅,你这个省长助理搞不好就是副组长,到时候会把下面各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纳入进来,统一听调度。杜书记日理万机,肯定不会有那么多时间处理具体的事务,老何在节骨眼上倒下了,具体的一些工作最后估计还是得靠你啊!”

  李云道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感谢组织和领导对我信任,李云道定当尽心尽力。”

  马文华摆摆手:“今天也就是一个非正式的谈话,估计也就这几天,省委组织部会安排一次正式的谈话,到时候你再表态也不迟。对了,工业园区的事情看来是没有下文了!”

  李云道长叹了口气道:“古董事长那边也帮着争取过了,几家的老人之前还说得好好的,突然就改了主意。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想这几天有时间再去一趟京城。”

  马文华却摇了摇头:“昨天夜里老领导给我打过电话了,谈了很长时间,他也不是很赞成江州这个时候上马自贸区项目。这根救命稻草看来是没指望了,我们还是得另寻他法啊!不过,我估计这么一来,那个页岩气开采的项目,很可能会抢得不少先机!”

  李云道点头道:“我也再想想办法,页岩气的事情,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咱们想从老外那儿占到便宜,没准儿最后被人家弄得裤子都不剩。而且,中央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倡我们这种资源型地区要加快转型升级,转变发展思路,提升发展质量,如果在这个时候上马页岩气项目,在京城的眼里,是好是坏还很难说。”

  马文华赞同道:“我昨天跟老领导提了提这件事,老领导直接投了反对票,他认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现在页岩气的开发技术并不是太成熟,现在开发,一是会造成污染,二是在抢子孙后代的福利,将来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在进县道的口子上,李云道下了车,上了后面一辆一直跟在奥迪后方的警车,开车的是治安支队长木兰花,见李云道上车,面带喜气,便嘻嘻笑着问道:“头儿,看来是有喜事儿?”

  “就你小子会察言观色!”李云道笑骂着,但对三剑客,他向来也不藏着掖着,接着笑道,“省长助理的事情基本确定了,最近应该会走组织程序。”

  木兰花一顿手舞足蹈,简直比他自己当了省长助理还要开心:“头儿,我们就说您一直能上!嘿嘿,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俩,得找个时间给头儿你庆祝一下。”

  李云道摇头道:“庆祝还是算了,等任命下来,我请你们。接下来可能要开始忙起来了,扫黑除恶应该是今年下半年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个你们都得有个心理准备,接下来的日子可能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木兰花却兴奋道:“头儿,你让我天天躺着不干活,我也不舒服啊!人还是要动起来才好,扫黑除恶,哈哈哈,好事儿啊,咱们又可以跟那些魑魅魍魉们交交手了。对了,头儿,我今儿早上找你其实是想汇报之前你交待的任务,七姐的那个案子,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已经有眉目了。”

  李云道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木兰花接着道:“从目前调整的情况来看,七姐的妹夫汤志刚的车祸很可疑,肇事者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但是我们找到了当时改口供的目击证人,他也证实,当时是受到了曹国九派来的黑道人士的威胁,据说那人往他家扔了一条剥了皮的死狗,还说要是想做证,就把他一家五口通通剥皮抽筋。后来,他一害怕,就改了口供。而且有一件事情很蹊跷,他做了假口供,后来有人给了他一笔钱,你猜这个钱是谁出的?”

  李云道皱眉问道:“难道不是曹国九?”

  木兰花打了个响指:“头儿,你太聪明了。真的就不是曹国九,而是本地一个叫史昱明的人出的钱。”

  “什么?”李云道揉了揉眉心,这个史昱明是江州的明星企业家,著名的纳税大户,名下的昱明集团去年将其送入了福布期大陆富豪榜的前一百强,而且他现在还是省政协委员,在商场和官场都很得人心,之前听到木兰花汇报说葛春秋跟史昱明搅在一起,他就觉得隐隐有些不太对劲,此时看来,这个著名的民营企业家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干净。“那么,掏三百五十万封口费的,也是史昱明了?”

  木兰花摇头道:“目前还没有确认,因为七姐和杨凤臻并没有接受那笔钱,所以没有办法追根溯源。但是,以我的直觉来看,头儿,我觉得咱们这位江北首富估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干净啊!看上去倒是人模狗样的,真不知道,真相大白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