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兵者诡道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马文华带着魏玮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李云道只是面色苍白地靠在病床上,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但依旧面带笑容,忐忑了一路的马文华终于松了口气。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个时候李云道出了事,自己将陷入一个怎样的困境——内忧外患,来自京城大家族的压力,来自省内的诘问,有那些居心叵测的野心家们的挑衅。当然,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少了李云道这样一个年轻、坚韧又有足够想法的战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于江州百姓来说,都是一个极重大的损失。

  翁正华带着几名医生围在李云道的病房边,看到马文华推门进来,连忙迎了上去:“马书记,虚惊一场虚惊一场,李副市长身上有一处刀伤,伤口较深,我们已经做了处理,目前观察应该不会有大碍。我们正在劝说李副市长做一个全身的检查,正好,您也帮我们劝劝他,他说什么都不肯。”

  马文华见李云道没缺胳膊少腿,心中已经大定,此时心情大好,拍拍翁正华院长的肩膀道:“做得不错,你们先出去等一等,我跟云道聊两句。”说着,马文华冲魏玮使了个眼色,二号首长立刻会意,领导这是要他去病房门口站岗,防止有人偷听,看来书记是要跟云道市长商量一件极重要的事情。

  等医生们都出去了,魏玮从外面带上门,马文华才发现沙发上还斜卧着一个女子,定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古董事长?您怎么也在这儿?”

  古可人翻了个白眼,似乎并不想跟马文华说话,懒洋洋地说了句:“你们聊你们的,就当我不存在,我躺会儿!”

  马文华看向李云道,李云道点点头,示意没关系,马文华这才道:“上次是假死,这回是假的濒死,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马文华大体上也能猜到几份,李云道应该是在挖坑给某些人跳。

  李云道笑了笑,毫无血色的脸看上去无比苍白:“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兵者,诡道也嘛!既然他们那么想让我死,我就再死一回给他们看看。我刚刚跟翁院长打过招呼了,对外只能宣称正在抢救,不能泄露半个字出去。你待会儿也跟翁院长叮嘱一声,我估摸着应该会有人来刺探情报的。如果我死了,接下来江州的格局会怎么样就很难说了,但如果我还活着,那么他们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自首,要么被消灭!”

  马文华看着李云道笃定的眼神,欣慰地长叹了口气:“你都不知道,真以为你出事了,这一路上我……”马文华看了看李云道胳膊上的绷带,奇道,“不会这也是装的吧?”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扒拉李云道大臂上的绷带,还没等他触碰到李云道的胳膊,就听到一直斜卧在沙发上的女子一声娇喝:“你住手!”

  马文华手一抖,立刻缩了回来,市委书记做到这个份上也是绝无仅有了。他讪讪地笑了笑:“看来还真是受伤了!”

  李云道也没好气道:“流了起码两大碗血,能没受伤嘛!”他的嘴唇有些干涸,人也没有平时看上去的那般精神了,但眼睛却出其地亮,“这血也不能白流,别人送我的,总要加倍地奉还回去!”

  马文华笑道:“你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个性啊!”这半年的相处,他对李云道这个年轻的个性还是有一定的深入了解的,有时候,李云道很大开大合,但有时候,在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却真的会与你锱铢必较。

  李云道撇撇嘴道:“不是我要跟他们计较,而是江州的老百姓要跟他们计较。”

  一直没说话的古可人终于开口了:“马书记,要不是李云道,我今儿差点儿死在你们江州!”

  马文华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古可人在京城那些大佬们的心目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他大体上还是清楚的,上次为了自贸区的事情,他跟老领导通了不少电话,老领导千叮咛万嘱咐的一条就是,千万别让古家这位小姑奶奶出事,否则帽子再大也兜不住来自那些革命老前辈们的怒火。

  “古小姐,是我管理不善,我在这里真诚向古小姐道歉!”马文华很真诚,一点都不作伪,“我是江州的一把手,从根本上来说,江州出了任何问题,我都是要负连带责任的。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古小姐安然,云道市长受了伤但终归命保住了!等忙完今天的事情,我会主动到省委杜书记那里去承认错误!”

  古可人轻哼一声,李云道打圆场道:“古姨,差不多就行了!怪就怪你来得不是时候,这不正是我们扫黑除恶打响第一枪的关键时刻,你现在跑过来,被殃及池鱼了,要怪你就怪我吧!”

  古可人瞪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他帮马文华说话,最后又哼了一声,转过身去,继续闭目养神。

  马文华朝李云道笑了笑,似乎是在感激他帮自己打圆场,李云道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表示自己拿这位小姑奶奶也没有办法。事实上偌大的华夏,能对古可人有办法的屈指可数。

  “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马文华小声问道。

  “江州这边的事情要尽快收官了,省里那边等不及了。”李云道也小声道。

  “你走了,江州市公安局一摊子事情总要有人帮着撑起来,怎么样,还是推荐夏俊龙?”马文华似乎是想再跟李云道确认一次。

  “不要说江州,整个江州公安系统里的人我都研究了一遍,至少目前这个时候,没有比夏俊龙更合格的了。其实老夏对于自己能不能接了这摊子事情心里也打着鼓呢,咱们得多鼓励他。他是个老好人,不愿意得罪人的个性,但无论是能力和资历上,目前他来配合扫黑除恶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李云道想了想道,“江州的事情也不可能真的一蹴而就,很多问题需要时间的沉淀来逐步解决。老夏本身没有改革的魄力,但是在我这半年打下的基础上维持现状,暂时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马文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原本是打算从省厅调一个人下来,但是现在看看,这样操作的风险很大。如果新来的人不能配合你接下来在全省推进的扫黑除恶工作,不光你要挨板子,我也要挨板子。对了,昨天晚上我跟吴省长通电话,省里的意思是不单单要你兼任公安厅的代厅长,据说杜书记在前几天的书记办公会上提出要建立一个扫黑除恶办公室,由杜书记自己亲自兼任扫黑办主任,估计副主任的头衔会落在你的头上。”

  李云道微微皱眉:“扫黑办?杜书记亲自兼任主任?”他第一反应就是省里大佬们之间的博弈已经越来越白炽化了,杜书记和吴省长分别是一把手和二把手,杜西林是保守派赵家力挺扛旗级封疆大吏,而省长吴国良是坚定的改革派,两人在一些政见上有所不同,此时从常委会到省内各项政策措施的制定和执行,双方都要博弈良久。

  马文华看到李云道脸色的变化,也知道他一定猜到扫黑办成立的背后到底有多少权力的博弈和争斗:“其实把你放走,我是心有不舍啊,但不舍也没办法,一来你要往更高的平台说,二来全省的扫黑除恶形势复杂而严峻,非你这样的人是扛不起这面大旗的。只是有些事情,你能不去参与就尽量不要介入,尤其是局势还没有明朗的时候。”

  李云道愣了一下,省里很多人都传闻说马文华和省长吴国良是穿一条裤子的,两人早就结成了政治联盟,在很多问题上是共同进退的,但是今天听他这么一说,似乎跟传闻的消息大相径庭。想了想,李云道最后微笑道:“马书记,您放心好了,我就是秉着一颗公心做事情,凡是对江北百姓的安居乐业有利的,我都支持,凡是对江北百姓不利的,我都坚决反对。至于派系条线之争,能不介入,我都会尽量躲得远远的。”

  马文华大笑,指着李云道:“小滑头!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你这几年上升的步伐走得是太快了,暂时停一停巩固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

  李云道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歉意地道:“马书记,工业园区的事情……”去了省里,他这个兼任的工业园区的党工委书记也就到头了,只是这么短时间里,也没能给工业园区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这让他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马文华倒是笑着反过来安慰李云道,“工业园区走到今天,有很多历史遗留因素。当时把你放上去,一方面的确是没其他人了,另一方面也是想让你积累一些政法系统以外的经验。虽然自贸区的事情没成,但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工业园区的确是这几天让我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啊,春秋市长那边来势很凶猛啊,西林书记的工作都快要被他做通了,我怕是再这么下去,那个页岩气的项目,不上马也得上马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