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沧海一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于江州市公安局来说,这注定了是一个不眠夜。会议气氛压抑得可怕,几个老烟枪都是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拼命地抽烟提神,一时间会议室内烟雾弥漫。几个党委委员脸色都不太好,经过半年的相处,年轻副市长的行事风格他们也算有了一定的了解——嫉恶如仇,雷厉风行,之前悄无声息地就利用内乱将曹国九犯罪集团瓦解,这一次死了一个卧底特勤,也不知道会弄出什么样的阵仗出来。

  走廊里响起脚步声,刚刚还交头接耳的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首先进来的傅应国。众人伸长了脖子往他后面看,却发现门已经被傅局长掩上了。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年轻的副市长虽然年纪不大,但那气场和威压绝对是在死人堆里熏陶出来的,就连夏俊龙有时候跟他对视,都有种莫名的心虚。

  夏俊龙冲傅应国招招手,小声问道:“老傅,李市长呢?”

  傅应国使了个眼色,夏俊龙点点头,示意程曦可以给上首那只杯子里加点热水了。刚刚又开始交头接耳的中层们一看到市局大管家起身给那只杯子加水,会议室里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最后仿佛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似乎生怕惹得那位有李老虎之称的年轻副市长在会场里发飙——之前刘冈和顾镜的下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加上暴风骤雨一般以拿下曹国九,如今又将要直升省长助理,谁都知道这位年轻市长将来一定是了不得的,所以没有人想在他面前丢了印象分。今晚的事情的确让他们很气愤,也感同身受,当警察的,尤其是缉毒、特警和刑侦,都是把脑袋别在腰裤带上做事情的,谁都想趁着年纪还没到的时候,努力搏个好出身。

  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面色铁青的李云道步入会场,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起身。

  李云道环视了一周:“都来了吗?”

  陈曦连忙道:“除了王局去京城参加培训了,其余的都来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既然都站着了,也就别急着坐下去了,全体都有,为英勇的公安缉毒特勤潘志龙同志默哀一分钟。”

  所有人都双手交叉置于身前,闭眼低头,傅应国肩膀微微颤抖,显然是又想到了伤心的一幕。

  “坐!”李云道淡淡说了一声,再次环视会场中所有的人,深吸了一口气才道,“17刀啊,同志们,我们的战友,我们的兄弟,身上被刺了十七刀,十处都在致命部位。我跟傅局长刚刚从案发现场回来,说句实话,我很心痛。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一名警察,但他也是别人的儿子,别人的父亲,别人的丈夫。潘志龙同志是在盯哨毒贩运毒的过程中遭遇毒手的,现在初步怀疑,凶手应该是本地最大的毒贩丁坤手下的一拔凶徒,接下来先请傅局长介绍一下案情,稍后我会做个分工,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打击犯罪,血债血偿!”

  一段话,说得在场的警察们心潮澎湃,傅应国开始介绍案情后,中间又夹杂着很多关于自己和潘志龙相处的细节,一个活生生的不拘小节的卧底特勤的形象开始深入在场每个人的心里,但是这样的一个好警察,最后却惨死在了毒贩的手里,再往前,很多人又联想到了当年的刑侦队长老杨。一时间,会议室内群情激愤,所有人都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那些该死的毒贩统统抓回来。

  等傅应国说得泣不成声,会议室里也有人在偷偷摸眼泪的时候,李云道才适时地道:“现在还不到开追悼会的时候!我们现在开的是讨债会,同样,今天也算是做一个江州市扫黑除恶行动的专场动员会,从今晚开始,所有涉黑活动一律都在我们打击的目标范围内。”

  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精神一震,这一刻终于来了!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取消休假,江州将进入外松内紧的状态。机场、火车站、高铁站、汽车站,所有高速出入口,都要布置警力。我提几点要求,一是所有人必须振奋精神,打好扫黑除黑的第一仗……”

  会议开得很快,几乎只用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领到了任务,而且任务从即刻开始,刚刚还睡眼惺忪的人,走出会场的时候,都怀揣着沉甸甸的压力。

  今晚,注定不眠了。

  几个党委委员被留了下来,夏俊龙给傅应国递了两张纸巾:“老傅你也节哀,注意保重身体,你血压有问题,不宜情绪波动太大。”

  袁朗如今也是新晋的党委委员,他看着傅应国道:“老傅,你别急,现在缉毒和刑侦的人都撒出去了,估计天一亮应该就有消息了。一有消息,我们马上抓人。”

  傅应国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伤心的不单单是小潘的牺牲,而是我们在外面还有多少这样的卧底特勤,他们的生命安全我们如何去保障……”

  袁朗欲言又止,谁都知道,所有的警种里,卧底特勤是最危险的一种。能被派出去的,往往也都是警队里的佼佼者,至于生命安全,在警队里一直都有这种说法,既然干了卧底,那就等于把命交给了老天爷,如果老天爷真的想要收你,想躲也躲不掉。

  没想到的是,李云道点了根烟,此时居然也点了点头道:“老傅说得有道理,特勤们抛家弃子地给咱们玩命,最基础的一些工作,还是要做到位的,最起码不能让他们有后顾之忧。老傅,潘志龙同志的丧事就交给你来主持了,有没有意见?”

  傅应国点了点头:“可是,现在也不是治丧的时候啊,没法跟缉毒支队的兄弟们交待啊……”

  李云道微微眯眼:“放心,抓人和治丧一样都不能耽搁。现在是大伏天,人也放不住啊!潘志龙还有什么家属没有?”

  傅应国叹气道:“之前查案的时候,交了个小太妹,案子查完,小太妹也跟人跑了。所以那些开卡车的司机一直认为小潘的老婆是跟人跑了,估计这小子后来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忘了。我倒是劝过他,让他好好找个女孩,他总说等恢复了警察身份再说,可是这一晃,眼看着年数都要接近四张了……没想到……唉……”

  李苏阳和周沐也劝傅应国要节哀,在座的局党委班子成员里,就数傅应国在江州市局的资历最老,如今看着这位眼圈红肿的老警察,同情也好,兔死狐悲也好,心里总还不是个滋味。

  凌晨,李云道独自一人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该布置的事情都布置下去了,如今当了一把手,遇到这种事情,反倒没有在一线时的那般痛快。他苦叹了一声,不得不感慨人的确是屁股决定脑袋,连特勤牺牲这种事情,都能被自己拿来提振士气,放在原来,自己应该也只会奔着那丁坤去做文章——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的人杀了警察,那么你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明天的江州会是什么样子?明天的明天?明年的今天呢?

  李云道很期望江州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出现一些新的变化,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很清楚,扫黑的效果一开始会很好,但之后一定会逐步缩小——因为扫黑只能清理少部分人,剩下的宵小们只会钻进地洞,只要治安的土壤稍稍松动,他们就会再次冒头。

  最重要的还是制度,是就业环境和人心。制度是保障,环境是基础,人心是根本。

  他突然觉得,接受省长助理的职务虽然仓促了些,但似乎也不是坏事,至少站在更高的高度上,自己可以为江北一省的百姓做更多的事情。就想自己之前说的,最好只要报出江北两个字,这天下的宵小们都唯恐避之不及,这就是制度的作用。

  只是江北积贫积弱从中古一直流传至今,如何改变这一现状,似乎建国以来的历任封疆大吏都想了不少办法,但无奈于家底薄,邻省们在大跨步飞越的时候,江北只能小步小步地被历史车轮推着往前进。

  李云道隐隐觉得,其实江北最大的推动力在于内需,引进外资固然重要,但江北的民营经济却一直没有被盘活,百姓多数还停留在子女大学毕业了考公务员、事业单位、要么进国企的思维阶段,江北的多数人并没有看到如今这个世界已经发展成为出门不用带现金,甚至今后现金这种形式都将会被历史淘汰的现实。

  自己在这茫茫历史中,只是沧海一粟。能为这勤劳勇敢又善良的江北百姓们做一点什么呢?

  咚咚咚!急促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陈曦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李市长……门……门口来了三个人,自称是杀……杀潘志龙的凶手,他们说……来自……自首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