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没有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站在单向透视玻璃的后方,看着正在被审问的犯罪嫌疑人,眉心处呈出一个深深的川字。夏俊龙、傅应国、袁朗并肩站在李云道身后,看着那自称凶手的家伙把杀人的过程描述得格外详细。

  “他们这是要丢车保帅。”李云道眯眼看着嫌疑人,微微叹了口气,而后咬了咬下唇,转身对傅应国道,“他们这是想堵住这个口子,怕我借题发挥啊!看来丁坤最近倒是找了个好军师。”

  “军师?”傅应国狐疑地看看那才二十出头的犯罪嫌疑人,又看看李云道,才道,“我们对丁坤身边所有的人都做过详细的背景调查,如果换成是之前的曹国九,倒是会有这份壮士断腕的魄力。但丁坤是从街头砍人起家的,总是冠冕堂皇地把义气挂在嘴上,不是我看不起他的混混出身,别看他现在人模狗样的,在高级写字楼办公,出入皆豪车,我还真不信他有这份魄力。对了,曹国九在世的时候,跟富商史昱明的人往来互动频繁,这手笔说实话,倒有点儿像是那位史总在背后出谋划策。”

  李云道冷冷一笑道:“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史昱明跟丁坤勾搭上了。不过这样也不是坏事,我正发愁当年汤志刚的案子找不到突破口,既然他们开始露出马脚了,这样倒也省事了。三个人给我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审,分三班,八个小时一班,我就不信这种古惑仔能顶得住。”

  袁朗道:“局座,潘志龙真是这三个人杀的?万一抓错人了……”

  李云道摇头:“这个时候,丁坤是不敢随随便便推几个替死鬼出来的,他要在工业园区的项目上给史昱明争取时间。六十亿的项目,随便掉出点零头出来,都够他吃几年了。”

  夏俊龙咦了一声,不解道:“工业园区的什么项目?”

  李云道叹了口气:“还没有公布,之前传得沸沸洋洋的自贸区的事情暂时应该已经搁浅了,所以史昱明看中了工业园区地下的页岩气,拉了两家外资公司搞能源项目,这件事情葛市长在牵头。这几天我已经收到消息,丁坤正在派人跟园区的地产开发商接触,想低价把那些地都套走,目前还没有谈成一家。”

  “页岩气?”几个副局长几乎是异口同声,他们在各自的专业警务领域都是专家,但是在经济能源方面,却是一窍不通,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们能很清楚地查觉到李云道对于这个项目的态度。

  “有丁坤参与的事情,还能靠谱到哪儿去?”傅应国摇了摇头道。

  “其实页岩气的开发本身,并没有错,而且将来一定是能替代部分能源的好项目。但是页岩气的开发技术目前还在研究阶段,现下使用的方法,多次都会造成大量的浪费和二次污染问题。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强行上马这种项目,等于在跟子孙后代抢福利。”

  夏俊龙感慨道:“所以弄不好,应该又是一个被人骂到断子绝孙的项目。”

  李云道点了点头:“现在市里分成两种意见,一方是以葛市长为首的,在大力地推进这个项目,而且如今正好自贸区项目搁浅,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天赐良机。同时,他们很可能已经得到了省委书记杜西林的默许。另一方就是以市委马书记的意见为首,坚决不同意现在上马页岩气项目。”李云道估计这件事,马文华应该跟老领导吴省长做过一番沟通了,否则在杜西林默许的前提下,哪怕马文华是市里的一把手,也顶不住那么大的压力。

  三名副局长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他们都意识到,这件事已经上升到领导之间的政见不同了,不是他们这个级别所能左右的,不过三人也想听听李云道对于这件事到底怎么看,很可惜李云道说完这些,带着他们一起转移到了另一间审讯室,出了门,就再也没有提过关于页岩气的任何事情。

  清晨的阳光洒入李云道的办公室,拂晓时分下了一场雷阵雨,此时天空出奇地蓝——整日里雾霾笼罩的江州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天气。

  阳光驱散了暴风雨,却赶不走这朗朗乾坤下的种种罪恶。李云道的手机关机了,昨天从会议室出来,他就关掉了手机的电源,因为昨晚的“清霾行动”,一定会触及很多既得利益者的蛋糕,自然会有人通过各种方式打电话找关系。回到办公室,李云道也把桌上的座机线暂时拔掉了。

  现在才是早上的七点三十分,他相信,只要一到上班时间,又会有人试着找自己说情。

  袁朗敲门进来道:“局座,除了鱼头没抓着,剩下的全收网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让大家动起来,把证据坐实了,人证物证都要有。”

  袁朗道:“已经按您的要求,从两周前就开始组织人手对他们进行监控,所以今天凌晨收网的时候,除了鱼头消失了以外,其余的全部落网。”

  李云道笑了笑,鱼头的逃脱并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鱼头也曾经是警察,具有一般的犯罪份子所不具备的反侦察能力,而且会用警察的思维来思考问题,如果这样他都能被抓住,那也就只能算他倒霉了。

  袁朗汇报结束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摸了摸鼻子,笑得有些尴尬:“局座,现在好多人都在满世界找您,您看……”

  李云道挥挥手:“我们是纪律部队,统一说执行任务。”

  袁朗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局座,您是我见过的腰杆子最硬的领导。”

  站在窗前的李云道却摇了摇头道:“面对强权和不公时不能屈服,面对百姓时要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对一个公务员最基本的要求。可惜,很多人都忘记了这一点。”

  袁朗看着阳光在年轻的副市长身上勾勒出一圈光边,一时间觉得年轻副市长的形象前所未有地高大,如果之前还只是单纯地从业务角度佩服这位年轻的领导,如今自己已经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对了,鱼头怎么办?”袁朗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如果要坐实丁坤的罪行,鱼头必须要抓住,而且必须要让他开口。”

  李云道淡淡一笑:“你以为现在想抓住鱼头的仅仅是我们?”

  袁朗恍然:“您的意思是,丁坤更想抓住他!”

  李云道却微微叹气:“丁坤只会想要他的命啊!”

  一场“清霾行动”如同一记炸雷,令江州很多人彻夜未眠。

  丁坤在书房里整整坐了一夜,从给史昱明打完电话开始,他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郁结在胸口怎么舒缓不了的感觉了,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接着,从凑晨两点开始,他就陆续地接到电话。到凌晨三点,除了鱼头外,他手下所有人能稍稍独挡一面的角色,全部被警察抓了。

  鱼头也失联了。

  鱼头!这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如果说他有两处死穴的话,一个是陆无双,另一个就是鱼头。自己生意上所有的事情,鱼头几乎都一清二楚,他不敢想象,如果鱼头像大鹏那样叛变的话,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打下来的基业,将会在倾刻间毁于一旦。

  必须做掉鱼头!

  大难临头,丁坤再次撕破脸皮,就如同当时亲手勒死一手把他带入黑道扶他上位的曹国九一般。

  暗花两百万,买鱼头的命!

  书房的门被人敲响,他猛地一惊,从桌下抽出手枪。

  推让而入的却是端着莲子银耳羹的陆无双,看到黑洞洞的枪口,陆无双一声惊呼,吓得身子一抖,但幸好还没把餐盘扔掉。

  “怎么是你!”丁坤连忙放下手枪,迎了上去,“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才几点?”

  陆无双咬着下唇,摇了摇头,小碎步走进书房,将碗放在书桌上,柔声道:“你一夜都没睡,先吃点东西,不然胃会难受的。”

  丁坤长叹了口气:“无双,我们离开这里吧?”

  陆无双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好啊,天涯海角,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丁坤将女人搂进怀里,淡淡的幽香让他烦躁的心绪开始平静下来。

  “先喝点东西。”陆无双端起碗,吹了吹,“有点烫!”

  温热的银耳入口,丁坤才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属于自己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输。

  史昱明被绑在这条船上,葛春秋也在,只要他们不倒,自己应该还有翻身的机会。

  顾不上银耳汤的温度,他一口气将一碗汤喝得一干二净,揭起无双的睡衣,擦了擦嘴角:“谢谢老婆大人!”他起身,想了想,还是将手枪别进后腰,“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

  陆无双嗯了一声:“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丁坤笑着在阮无双唇上狠狠亲了一口,一双大手又玩弄了一会儿那傲人之处,这才笑着扬长离开。

  离车库里响起引擎声,阮无双这才面无表情地从桌上抽出一张抽纸,擦了擦自己的嘴,又擦了擦自己的睡衣,拿起那碗和勺子,径直扔进了垃圾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