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四十四章 风起云涌(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1-04

  细心的朋友可能现了,羽少写书不求赚钱,本来就是一爱好而己。近每周我会停一天,整理一下思路,顺便当放松休息一下。羽少笔下不出烂作,不想写小白让大家吐糟,总之一句话,我写得舒服,大家看得也爽,每天字数少了点,但贵坚持。还有,顺便说一句,大家空了的时候,不妨去书评区多留留言,说实话,很多的时候羽少想偷懒和停的时候,都是看到你们的书评才坚持下来的!总之,谢谢支持,看书娱乐,健康身心!

  四个悍匪级的杀手被风风火火赶来的葛大警官直接带走,回了刑警大队直接上*内对照,果真如李云道所料,就算不加上这次伤人罪,之前犯下的命案足够这四人被分别枪毙十回。

  “这四个家伙居计都是惯犯,嘴硬得很!”刘晓明一脸铁青地回到办公室,分别关四间审讯室里的嫌疑犯很是让他头疼。

  “没事儿,看看,他们跑不了的!”葛青指了指电脑上显示的a级通缉令,“四张通缉令,都点明了如果拒捕可以当场击杀。江西那边曾经出动过武警山抓人,结果一死五伤,你想想,如果真让我们碰上这四个人,会是什么结果。”

  看到上通缉令,刘晓明先是兴奋,听了葛青的话后,面色不禁严肃起来,“这么说李云道这两个手下真的不止是有一两下子那么简单喽。”

  葛青点了点头:“这才是我担心的!”又看了一眼显示器上的通缉令,“晓明,你有没有办法查查李云道那两个手下的底?”

  刘晓明为难道:“单知道名字还有些难,毕竟国人口太多了,而且他们很可能用的是假名。”

  “那就先慢慢查查看,这事儿急不来的,另外你手头城北那件杀人案办得怎么样了?韩局也真是的,这案子明明是我接手的,还要挪到你们组去!”葛青一脸不满了看了一眼局长办公室的方向。

  刘晓明这才换作笑脸:“我的葛大美女,韩局那也是为你好,换作是别人,高兴还来不及呢!”

  葛青给了他一记白眼:“我倒宁愿跟你换换。”

  刘晓明心里苦笑道:我要是副市长的儿子,还真不乐意来刑警大队干这份又累又危险的活儿,去哪儿不是一样挣钱养家。不过,刘晓明却真是主动要求来刑警队的,当然,是踏着葛青的脚印进的市刑警大队,这里头有没有一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对了,安排润园周边的兄弟有没有现什么动向?”

  “真被你猜了!”刘晓明拉了把椅子坐到葛青对面,一脸兴奋地低声道,“这两天秦家可热闹了,前前后后进驻了十多人。据‘前线’兄弟的情报,这些人应该都是军队退役下来的好手,而且,有线报说这些人是从东山方向来的。”

  葛青秀眉微动,又看了一眼上通缉令,低声急道:“你让前线的兄弟机灵些,这些天估计有大事儿要生了,没准儿这回我们能捞到几条大鱼。”

  刘晓明愣了愣,忙点头:“嗯,我会让他们留意的。审讯室里的四个人……”

  葛青莞尔一笑:“你就跟他们说,如果不交待,就当没事生,放他们出去,看他们说不说。”

  “啊?放人?”

  葛青笑道:“现出去是立马被人乱刀砍死,呆这儿起码还能多活几天,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选?”

  “那我现就去!”

  看着刘晓明匆匆离开的背影,葛青的脑又浮现了那略显苍白的南方面孔。

  此时,这张苍白的面孔却加湛白,白得有些可怕。刚刚那一刀居然真触及皮肉了,如果不是蔡桃夭拉他一把,以悍匪的臂力,那一刀没准儿真能把李云道的颈椎砍断。

  李大刁民不是没有见过血,不会没见过自己的血,一道刀口子从左肩拉到右肩,幸好李云道肩背上的皮肉还算厚实,只是伤了皮肉见了血,没有伤筋动骨。但却确确实实把王汉和马朝两人吓得魂不附体,军人对于任务有种近乎天生的执着,李云道的安全就是他们的任务之一,如果李大刁民真出什么事情,两人这辈子估计就真的没脸再跟人提起蔡家女人口的那三个字了。

  坐病床一侧的蔡桃夭刚刚也难得花容失色,本来以为李云道坎坎躲过一劫,却没想到还是受了伤。王汉和马朝本想跟着去刑警大队,可一见李云道受伤,连忙火速将他送到秦家占大股份的私立医院。医生缝伤口的时候蔡桃夭站李云道身后,看到那道接近30公分的伤口,就连司空见惯的王汉马朝都觉得触目惊人,反倒是蔡家大菩萨一脸镇定地执着李云道的手。李云道没让打麻醉,直接让医生缝针,疼得咝咝直抽凉气儿,却还是一脸笑意地跟蔡桃夭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笑话。

  李云道的背后本来就有一片恐怖不堪的伤痕,现又多了一条刀疤,看着疼痛却镇定不吭气的李云道,蔡桃夭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欣赏,些许疼惜,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懊悔。蔡桃夭做事向来下了决定后就极少会反悔,可是这一次她甚至有些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到真颇有几份“悔叫夫婿觅封候”伤感了。

  缝了针,打了一记破伤风,医生只吩咐休息静养,又特意开了一间安静的ip病房,反正秦系一脉的人这里看病从来都只记帐不花钱的,医生似乎也知道李云道的特殊身份,所以施医用药上丝毫不吝啬。

  进了病房,王汉和马朝识趣地借口办手续退了出去,将ip病房留给了李云道和蔡家大菩萨两人。

  可能是因为没有打麻醉,李云道的额头上不停地淌着冷汗,蔡桃夭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擦汗,一个趴着不动,一个忙前忙后,很协调,倒颇有些相濡以沫的氛围。

  “媳妇儿,万一我真要这么躺一辈子,咋办?”

  拿着热毛巾帮他擦汗的蔡家女人笑道:“怎么办?凉拌?真想我照顾一辈子?”

  “那敢情好,可是咱舍不得呀,这么标志一媳妇儿,一辈子就这么被我这陀玩意儿糟蹋了,我就算乐意也怕被口水淹死。”

  “三儿,等我老了走不动了,你也会这么照顾我吗?”

  “那肯定的,等你老了,我也老了,你走不动我抱着,抱不动我就背着,背不动就用车推着,如果你牙口不好,咱嚼碎了一口一口喂着……”

  “不正经!”蔡桃夭用温热的毛巾轻轻李云道头上拍一下。

  李云道却突然正色道:“如果我正瘫床上一辈子,你就回北京去。”

  蔡家大菩萨脸上的笑意突然凝固。

  疼得声音有些哆嗦的李云道将脸埋枕头里,含糊不清道:“我给不了你幸福,起码我不能放弃让你幸福的机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