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大哥一路走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挑选办公地点的时候,丁坤特意选择了这幢豪华写字楼的高处,首先因为这里能俯瞰整个江州市的风光,每每站在窗边,豪迈之情由然而生,这是一种手中掌控着权力所带来的俯视感,其次就是因为这里很安全,至少在两年前,这里还是江州第一高的建筑。在市中心,唯一能与写字楼的高度媲美的,就是电视台五层大楼上的那座废弃的广电信号塔。那是无线电波时代的遗留物,上个世纪江州也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造出了这样一个巨型的铁塔,一度是整个江州的标志性建筑,如今所有电视信号都是通过有线网络传输的,铁塔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市里原本是打算把铁塔拆掉,但一打听据说拆塔的成本比建一座新塔还要昂贵,拆塔的事情便一拖再拖。

  以往每每站在窗边,看到那座从自己童年时期就伫立在那里的铁塔,丁坤都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只是他自己万万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将面临着来自这座废铁塔上威胁。

  激光红点,不用说他都知道那是狙击步枪。拿枪的人手很稳,所以红点一直在他胸口心脏的位置上晃动。他是天生心脏长在右胸,但那个红色的圆斑点从一开始就瞄准的是自己的右胸。他看着鱼头,这个曾经的左膀右臂,正似笑非笑地我看着自己。丁坤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只是微微地一笑道:“为什么还要回来?”

  鱼头晃动着硕大的脑袋:“坤哥,你买我脑袋的悬赏还挂在外头,我怎么敢现在就走?而且,说实话,我想走,但没钱。”

  丁坤哈哈笑了起来:“你想要多少?”

  鱼头嘿嘿笑着,竖起一根食指:“不多,就这些!”

  丁坤嗤笑道:“一千万?”

  “诶!”鱼头摇了摇竖起的那根食指,“现在外面物价那么贵,一千万跑到一线大城市里,买套房子都不够。这样吧,坤哥,看在我们多年兄弟的情份了,一口价,你给我一个亿,我拿了钱立马走人,屁都不会多放一个。”

  丁坤仿佛听到了巨大的笑话,仰头哈哈大笑,良久才道:“好,一个亿就一个亿!”他冷冷地盯着鱼头,“我给你一个亿,你觉得你会有花这个钱的命?”

  鱼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字条,推到丁坤的面前:“往这个账户里打价值一个亿的比特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什么是比特币,我知道,你正在用这种方式把资金往国外转移。你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世上除了你自己聪明人外,别人也不都是傻子。”

  丁坤低头笑着,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寒意却越来越甚:“看来你想背叛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之前倒真是瞎了眼,认了你这么个兄弟。”

  鱼头很轻松地笑道:“彼此彼此,你不仁我不义。这年头,出来混的都是为了钱,你总跟我谈什么理想报负,对不起,老子不吃这一套。想让老子给你卖命,真金白银地把钱拿出来,什么狗屁梦想、事业,都他妈的是骗鬼的。我们干的是杀人越货的买卖,干了今天没准明天人就没了。谈什么梦想什么事业?”

  丁坤居然很赞同地点了点头:“你倒是醒悟得不算晚!”

  鱼头冷哼道:“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放着好好的警察不干,就是奔着钱来的。”

  丁坤想转身,却被鱼头一声低喝:“不要动,你现在要是敢乱动,可别怪枪子儿不长眼睛。我知道你是右胸心脏,所以你千万别有什么侥幸心理,乖乖把钱拿出来,我们两清!等我顺利地离开大陆,从此以后两不相干!”

  丁坤点了点头:“好一个两不相干。”冷笑一声,他接着道,“不妨实话告诉你,别说一个亿,一毛线也没有。”

  鱼头大惊,他不明白,向来惜命的丁坤为何被狙击枪指着心脏也无所畏惧。下一刻,他陡然脸色大变,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扇原本透明的玻璃瞬间变成了不透明的毛玻。丁坤更是身手了得,一脚踹在鱼头的小腹上,疼得鱼头整个身子都如同虾一般弓了起来:“跟老子耍心眼,你还嫩了点!老子拿着砍刀在外头砍人的时候,你他妈的还在吃奶!”

  “砰砰砰!”一连数枪打在玻璃上,鱼头更吃惊的是,那玻璃居然没有龟裂,子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将玻璃震得轰隆作响,但子弹头却卡在了玻璃上。鱼头这才想起,好像之前自己去跟南美人接货回来的时候,丁坤提过在办公室里做了一点装修,他原以为是丁坤又虚荣心烧脑,没想到换的是这建筑的玻璃。

  丁坤狞笑,抬起手中的枪,对着鱼头的膝盖就是两枪。

  噗通一声,鱼头跪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门外的皮球听到声响,带着人冲了进来,却看到鱼头狼狈地跪在地板上,腿上的血洞里往外淌着鲜血。

  “没事,你们先出去,我跟这位公安的卧底先生好好聊聊!”丁坤用枪口指了指鱼头的脑袋。

  皮球本想帮鱼头求情,但听到“卧底”两个字的时候,心中就凉了半截。可是鱼头怎么可能是卧底?皮球怀着满腔的疑惑,带着四名彪形大汉又重新退出了办公室。

  丁坤走到办公室前,又重新点了一根雪茄,回到鱼头跪着的皮沙发前,慢慢地坐了下来,神情轻松:“鱼头,我真的很好奇,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警察队伍的?”

  鱼头惨笑:“谁他妈的生来就是土匪?你他娘的打从娘胎里生下来就会贩毒吗?”

  丁坤点点头表示赞同:“说实话,要不是当年曹国九让我学着带货,或许到现在,我还在路边的水果摊上穿着老头背心给路人切水果,贩毒,估计是想都不敢想的。可是人就是这样, 有些事情,一旦去尝了鲜,你就停不下来了。尤其赚钱,明明能一天赚十万,我为什么要风里来雨里去地一天只挣两百辛苦钱?”

  鱼头撕下衣襟,系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好让血液流得更慢一些。丁坤也不去阻止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迸发出求生本能的“卧底”,他突然有些想明白了,其实鱼头跟自己当年一样。

  “说句实话,你老老实实跟着我混,总有一天能上位,何苦要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丁坤吐出一团烟雾道,“以你的能力,做一个当年曹国九手下的我,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至少应该要比大鹏那狗日的要强一些吧?”

  鱼头道:“因为我不想亲手勒死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丁坤,我突然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丁坤好奇地问道。

  “这句话是现在的公安局长李云道送给我的,我现在转送给你。”鱼头盯着丁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丁坤仰天长笑,而后抬枪,如同拿杯子喝水一般扣动扳机。

  砰!子弹穿过鱼头的脑袋,嵌进了丁坤的红木办公桌内。

  皮球再将带人冲了进来,满屋子的血腥味令人几欲作呕。

  丁坤抽了几张张,擦了擦并没有溅到血的手,将纸巾盖在鱼头怒瞪的双目上:“打扫干净,待会儿去把大厦的监控数据也处理一下,不要倒下把柄给警察。”

  皮球木然地点了点头,四名彪形大汉看到血泊中的尸体,有些幸灾乐祸,等丁坤离开,其中一人才道:“鱼头这小子平日里嘚瑟得很,想不到也会有今天!”

  另一人道:“这就是反骨仔的下场!”说着,他看了看几乎要跪在血泊前的皮球,“喂,老板说了,弄干净点!我们去大厦保安那边处理监控,你一个人行吗?”

  皮球再度木然点头:“嗯。”

  等四人离开,皮球才哭出声音:“鱼头哥,你真的是卧底吗?”他到此时此刻,都不相信,那个手把手教他如何砍人、如何带货赚钱的鱼头哥,会是人人喊打的卧底!

  他跪在尸体前哭了一会儿,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擦了擦眼角,便站起身开始打扫残局。

  搬动尸体的时候,盖在脸上的纸巾掉了下来,鱼头怒瞪的双目吓得皮球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帮鱼头合上眼睛,又跪在尸体前磕了四个响头:“鱼头哥,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没办法,你死了,我还得靠着你教我的那些混口饭吃!大哥一路走好!”

  丁坤出了办公室就直接乘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他很想去会一会趴在那座旧铁塔上伏击自己的人。但自己现在赶过去,对方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他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写字楼的停车场,无双刚刚发了微信,说是熬了汤等自己回去。

  他想忘掉刚刚血腥的一幕,似乎如今只有在无双的温柔乡里,自己才是最安宁最幸福的那个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