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温文尔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暴雨走了,热带风暴也离开了,漓江上的崇山峻岭再次眉清目秀起来。朵朵白云从天边缓缓地飘过来,生活的节奏仿佛瞬间就慢了下来。陆无双站在漓江畔,看着穿着救生衣的游客们一船接一船地沿江而下。听着那些从江面上传来的欢声笑语,她突然间想起朱自清的那篇散文——“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自己的确什么也没有,在昨天之间,报仇血恨是她人生的主旋律,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甚至自己的灵魂,那生生地将那个男人拖入地狱。为什么说是拖,那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早就已经进入地狱了。

  她原以为在看到丁坤咳血的那一刻,自己会很快乐,至少会有得偿所愿的快感。可是,在雨夜的车上,看到那个剧烈咳嗽的男人,自己居然心痛了。这一刻,陆无双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应该离开了,至少此生此世,都不应该跟丁坤有任何交集了。丁坤活下不了了,这一点陆无双很清楚,药剂的份量是半年前就开始加大的,而且是逐日加大,为此她还特意从网上买了一台德国进口的厨房专用电子秤,可以精确到零点一微克。到如今这个份量,丁坤早已经病入膏肓——三个月前,丁坤就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不过这一切被自己巧妙地掩盖了。如今,他的五脏六腑早就该千疮百孔了吧!

  想到这里,陆无双笑了起来,先是很得意,而后笑声慢慢弱了下来,最后变得越来越苦涩。看着倒映在江中的险峰,她微微叹气:“人活着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至少不仅仅为了报仇!”这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一个此时此刻,她希望听到又最不希望听到声音,所以她没有转身,只是继续凝视着江面,看那些欢笑着的游人,看那江面上的荡面的微波。

  那人走到她的身边,也蹲了下来:“其实将他绳之以法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以他犯下的罪行,最终都脱不离极刑的,你又何苦下毒呢?”

  陆无双微微一笑:“自从我父母被他杀害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值得我真正信任的人了。”她顿了顿,还不忘再强调一遍,“一个也没有。”

  那一只胳膊被固定着的青年微微叹气,今天他没有穿*,只是穿着一件很随意的T恤和运动裤,踩着一双国产的回力球鞋:“我到江州,你主动找到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丁坤最后会被你玩死。说实话,你是一个很合格的演员,至少对于丁坤来说,我相信到现在,他也不一定相信,是你在不断地给他下毒。其实这场戏,你还可以继续演下去。”他顿了顿道,“鱼头死了,下毒的事情完全可以顺势推到鱼头的身上。”

  陆无双摇了摇头道:“演不下去了,我现在不光看到他想吐,就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觉得恶心。李市长,你说人活在这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云道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才指着那江面道:“你看他们,也许他们就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或者是一位老师,又或者是个体商户,你说他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我相信,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这个为什么,这是一个很终极的哲学命题。你问我的话,刚刚从昆仑山下山那会儿,我觉得活着就是填饱肚子,娶个还行的媳妇儿,然后把香火延续下去。现在,我觉得活着就要给治下的百姓多做点什么,哪怕让他们多一点安全感,我的生命也就有了那么一点的意义。”

  陆无双很好奇地看着他:“你不是京城的红三代吗?”

  李云道苦笑:“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小时候是跟着一个老喇嘛在山上的庙里长大的,书读得不少,儒释道都研究过,但关于你说的生活的终极命题,还是没有一个很囫囵的答案。”

  陆无双点点头,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膝盖:“我父母刚去世的时候,我生命里唯一的意义就剩下报仇了。可是现在,我对这个答案却不那么确定了……”说着,大滴的泪珠便开始从她的美眸里滚落下来,“我以为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可是我不能不在乎他……”她看着自己的小腹,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李云道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女子,她用身体和灵魂换取了仇人的灭亡,但如今,她却愕然发现自己的腹中有了仇人的孩子。

  “接下来怎么打算?”李云道看着水面上倒映出的美丽倩影,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自语。

  “还能怎么打算?你不抓我吗?”陆无双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大半年前是自己主动找到这个兼任公安局长的年轻人,也是在他的协助下,自己的报仇大计才得以实现。

  “我为什么要抓你?”李云道笑了起来,“丁坤体内的毒素至少以目前的医学条件是无法鉴定出来的,既然医生都无法肯定你给下的东西跟造成他健康被摧毁之间的直接因果关系,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谋杀,至少在证物上少了最重要的一环。我是执法者,法令并没有要求我去逮捕一个无辜的人。而事实上,在这场称得上灾难的故事里,你从头到尾,也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

  陆无双笑了起来,很天真,很无邪,李云道看到她的笑,便知道丁坤到底为何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这或者原本是一朵青莲,但是在他们惨绝人寰地杀害了陆无双的父母后,就逼迫这朵青莲变成了一朵奇毒的罂粟花。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轻声道:“如果你不抓我的话,那么我想离开了,不管史昱明有没有参与那些事情,我都不想管了,我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长大了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个毒贩。我要给他编织一个美好的童年,给他规划一个美好的人生,而不是像我这样,生活在无尽的痛苦和仇恨中。”

  李云道点了点头:“我会安排你离开,北欧怎么样?我老婆说那里的环境很不错,教育水平也一流。”

  陆无双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个手臂受伤的青年:“为什么要帮我?可怜我、同情我? 还是另有所图?”

  李云道笑了起来,站在江边眺望远方连绵不绝的山脉:“不是可怜也不是同情,更不可能是另有所图。你很漂亮,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你跟我媳妇儿、我老婆比起来,嗯,说了你不介意,还有那么点差距!我帮你,一是因为你帮过我,二是因为你腹中的孩子。”

  他微微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小时候就经常幻想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他看了一眼陆无双小腹,“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少几个需要靠幻想母亲的形象来慰藉自己的孩子。”

  陆无双看着水面道:“说实话,你不是一个好警察。”她顿了顿继续道,“但你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好官,我真心希望我们华夏能多几个像你这样的当官的,也许这样,未来的华夏才有希望。”

  李云道笑了笑:“虽然不敢说现在的官都像我一样,但是有同样抱负和理想的应该也不在少数。只是大家的行事风格和做事方法不太一样而已。史昱明你就不用管了,会有人对付他的,他一个江州巨富放在江北可能还够看,但是放在偌大的华夏,跟苍蝇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陆无双听出了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已经有人看他不顺眼了?”

  李云道耸耸肩膀:“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他惹了一些他不该去惹的人,自然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但这些跟你关系都不大了,换个身份,到国外定居吧,以你的聪明和韧劲,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给孩子一个很好的环境。”

  陆无双站起身,迎着江风微笑,宛若从中江中走出来的水中女神:“能拥抱一下吗?”

  李云道却蹲下身子,对着女子的小腹:“好好长大,好好做人!”说完,站起来转身就走。

  望着李云道略瘦削的背影,陆无双突然开始流眼泪,她好像猛地想起了什么,大声对着那背影道:“帮我的孩子起个名字吧?”

  那背影抬起单臂:“温文尔雅,男孩就叫温文,女孩就叫尔雅!”

  “温文、尔雅!”江风中的女人连连将这四字重复了好几遍,最抬起头来时,却看到那背影已经缓缓变成一个黑点,她没有丝毫犹豫,双膝跪地,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路的尽头,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候在阴凉处,李云道走近,黑人保镖下车开门。

  车内,那端着香槟杯的女子将正在播放的交响乐声音调低:“怎么样?”

  李云道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只是个可怜的女子而已,帮我个忙吧,给她重新安排一个身份,到北欧去定居吧!回头我会让疯妞儿给她打一笔钱,够她母子此生无忧。”

  古可人微微皱眉:“那腹中是你的孩子?”

  李云道没好气道:“滚蛋,怎么可能?那是毒贩丁坤的孩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