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四十五章 蔡家老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由于打了麻醉针,李云道很就趴在枕头上沉沉地睡了过去。)蔡桃夭帮病床上的男人盖好被子的时候,看到那张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年轻面孔上眉头紧锁,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了抚男人的脸庞,用只有自己听到的轻声喃语:“如果没有你在身边,何来的幸福?”说完,轻声走出病房,却看到王汉和马朝两个年轻小伙子一丝不苟地守在病房门口,两人眉色间均带着欠意。

  “蔡小姐,都怪我们太大意了,您放心,再有人想接近三哥,除非从我们兄弟俩的尸体上踏过去。”

  蔡家大菩萨面面情,一如站在昆仑采玉道上的冷酷,但言语间却还是不忘帮自己家男人收拢手下的心:“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们,我也有责任。不过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眼下敌暗我明,黄梅花不在,三哥又受伤了,有些事情,还需要你们兄弟多操心。”

  王汉和马朝都是不擅言辞的军中男儿出身,都只是使劲一点头。目送蔡家大菩萨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这两个面对北疆红毛子都面不改色的铁血男儿却不约而同地擦了擦额色的冷汗,相互对视一眼,似乎都很困惑,那位在他们看来弱不禁飞的蔡家大小姐身上为何会散发出让他们都心有余悸的杀气。

  冲冠一怒为红颜,蔡家大菩萨走进电梯的时候已经在手机屏幕上找出了那个许久没有拨出过的号码。

  上海,浦西。原法租界的一处民国建筑,据传这里曾是狡兔三窟的杜月笙私人公馆之一。杜月笙当年是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而今这栋建筑仍旧保留着一个世纪前的法式风格。只是,最让人惊异的人,经过共和国这么多年历史长河的洗礼,公馆的内部居然也能被有心人修复成当年的风格。这里头具体如何操作、操作的繁琐程度和所要花费的人心物力和心血报出来绝对令人咋舌。虽然建筑的内外都保持着当年的风格,但是这栋“杜公馆”却早已不姓杜,具体姓什么,估计在大上海的范围里也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才心知肚明。恰好,今天这宅子的主人就选择在这里招待几位远到来的客人。

  公馆二楼的豪华书房里烟雾缭绕,四个中年男人席地而地,一人手上一瓶京城特产的二锅头,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倒着八个空瓶,算起来,这应该是第三瓶。)

  公馆如今的主人,那个在长三角跺一跺脚就能有地震级能量的中年儒雅男人仰头猛喝了大口二锅头:“还是京城的二锅头地道,南方的酒,软绵绵的,喝了忒是没劲道。”

  “那你也不经常回去看看?”坐在他对面男人是军人模样,军服挂在书房的衣架上,赫然是一穗一星,相响响的少将,军级干部,但是此时也喝得满脸通红,右手撑在身手,拿着酒瓶的左手腕搁在左膝盖上轻轻晃动。

  儒雅的中年男人苦笑自嘲道:“我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嘛。”

  “啥赶不赶的?我就不信你们家老爷子真不要你这个儿子了,四哥,我不是说你,当年那事儿呢,你家老爷子是过份了点,但是你也太冲动,毕竟老爷子是爬雪山过草地熬过来的,战争年代习惯了说一不二,你让让步,哄哄他不就过去了嘛,也没有必要弄得像现在这般……”说话的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男人,同样席地而坐,如果这会儿有外人在铁定大吃惊,这可是在西部省份的六点半闻里固定出现大人物。

  “其实,我倒觉得老四这样挺好,这么多年在上海没有白待,瞅瞅,当年的杜公馆如今变成蔡公馆了,没准再过几十年,四哥也是杜老大一样的传奇人物。哎,这就是差距啊,想当年老四带着我们三个联手在大院里头敲闷棍,现在大鹏少将军衔了,明子,据说你过了年还要再往上挪一挪对吧,老四呢,在长三角也是风生水起,就我,窝囊废一个。”

  “一边儿去!”叫的大鹏军人笑着用酒瓶子磕了了那家伙一下,笑骂道:“陆中华,你小子还窝囊废?中国石油的头脸人物啊,前两天在京城被最大的那位叫去谈话了吧?听说还一起在中南海吃了午餐,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揣着金子装王八,没你这样儿的!”

  叫陆中华中年男人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咱哥四个走一个,你说多少年我们四个才能聚一回啊?我们仨个还好,逢年过节回趟四九城还能说说体心话,老四是发了誓不踏入北京城一步的……”

  陈明皱了皱眉头,看向蔡家的大纨绔道:“老四,当年的气话归气话,一家人的血脉连系,总不是你说不进京城就能割得断的吧?”

  高大鹏也趁着酒劲儿,跟着劝道:“老四,我相信这些年你也不会一点儿都不闻不问老蔡家的事情吧?反过来说,你家那位老泰山也不会一直不过问你的事情,去年春节我去给老人家拜年的时候,他人家拉不下面子问我,让你二嫂来问我你的近况,说到底了,还是一家人嘛。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你们家和老蒋家为了夭夭这丫头的婚事,我打得不是一般地厉害。我就奇了怪了,你们家老大是不是昏了头了,怎么会琢磨出和亲这条路子的?听说老爷子知道后罚他在祖祠里跪了三天三夜。”

  蔡修戈冷笑道:“蒋家以为他们家那位铁定进中枢了,沉默了这么些年,自然开始翘尾巴了。”

  陈明轻哼一声:“中枢?那是一年半以后的事情,他们道是如意算盘打得挺响。”

  趁说话的空档,陆中华从手边的特供小熊猫抽出四支烟,一人一根,轮流点火,深吸一口接道:“蒋家想得挺美啊,进不进得去是不是还要问问我们蔡高陈陆四家的老北斗吧?”

  “中华,你别乱说话!”高大鹏是军人的谨慎作风,喝高了也不忘提醒小心隔墙有耳。

  “我怕个球!大不了被我家老爷子罚去中东看油田。”陆中华笑道,还是小时候跟在蔡修戈身后敲人扛棍踩人拎枪的赖模样。

  四人齐声大笑,只是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蔡修戈看了一眼手机,没有像应付刚刚的来电般摁掉,而是速度拿起手机:“桃夭,我是小叔。”身边三人同时看向一脸严肃的蔡修戈。

  “好的,我知道了,我派人去查。”放下手机,蔡修戈道,“夭夭这丫头到苏州了。”

  “那让她过来呀,这丫头的酒量那是杠杠的,她十二岁那年就能把一个警卫连喝趴下。”高大鹏显然也很是疼爱这个小侄女。

  陈明和陆中华也同时道:“让她过来陪咱们唠一唠。”

  蔡修戈却苦笑道:“估计悬,她说她在陪她老公。”

  怦!怦!怦!三个酒瓶落地,三位曾经的四九城纨绔如今各执一方的大吏同时目瞪口呆:“夭夭结婚了?蒋家?”

  蔡修戈笑道:“你们没听说上回订婚那天,蒋家小子在北京饭店门口被人踩的事情?”

  三人恍然大悟。蒋家大公子在订婚当天被情敌悍然揿翻,然后还狠狠地踩了几脚,这对于如日中天的蒋家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为了压制蒋家的反,蔡高陈陆四家都是出了力气的,所以另外三人对李云道也不算陌生。

  陆中华啧啧有声道:“那小子我没见过,但听着就对脾气,有机会我这个当叔的一定要好好儿跟他唠唠,能让姓蒋的小子直接哑巴吃黄连,不是一般地功力。”

  陈明却摇头道:“那小子是揍舒坦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他擦了多少屁股?”说完,这位在西部省份蒸蒸日上的政治明星却笑了起来:“不过,能替我们揍蒋家那小子,我还是支持的,毕竟我们年岁大了,有些事情,不好意思直接动手了。”一句话暴露了当年跟着蔡家大纨绔敲闷棍的活宝本质。

  高大鹏倒是粗中有细:“这么晚打电话,丫头是不是碰上什么棘手的事情了?驻苏州的军队南京军区的装甲部队,有事儿我打个电话给他们政委就行。”

  蔡修戈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还是我亲自来操刀比较好,这事儿还真有点儿棘手。”

  另外三人不再言语。有些事情,需要特定的人才能解决,在灰色地带,论是在东南军区执牛耳高军长还是陈省长,又或者这口遮拦的陆董,都是比不上有儒魔之称的蔡家老四。

  蔡修戈想了想,才道:“秦老爷子被人惦记上了。”

  三人同时大惊:“京城那位?”

  “应该不是,以那位现在的位面和当初达成的协议,不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我担心有国外的势力渗透进来。”

  陆中华这回倒是不嬉皮笑脸了:“你这边查着,我这边也查查看。”说完,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晚上到我住的地方来一趟。”中国石油的分公司遍布全球,除了石油开采和勘探之外,还承载了一个跟华通讯社接近的功能,这一点,不足为外人所道。

  一时间,整个华东风起风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