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姑奶奶又来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俞旻楠在经济上的确很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加上他曾经参与了工业园区建设之初的所有规划设计,又经过石明案后的沉淀,因而再度将他跟这个命运多舛的园区放在一起的时候,就产生了质变。俞旻楠的办公室不大,但跟之前在气象局一样,很整齐。一走进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幅占了大半个墙面的规划图,看上去这更像是一个规划设计师的办公场所,而不是工业园区主任的办公室。李云道走到规划图前,才发现图上面用各种颜色的笔做了很多不一样的记号,很显然,都是出自俞旻楠之手。

  “怎么样,来了也有两个月了,有没有信心把工业园区这只鹌鹑变成凤凰?”李云道用手指在工业园区的规划图上虚划了一个圈,“你不要匡我,我知道你一定已经有办法了,而且应该已经开始实施了!”

  俞旻楠对于李云道的感情很复杂: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省长助理兼代理公安厅长算是自己的伯乐,他很感激自己以为仕途戛然而止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干部敢于不据一格地将自己重新推上江州的历史舞台。与此同时,他对李云道也是充满佩服的。对于那些影响江州治安和投资环境的涉黑势力,他在几年前就想清理,可是其中利益交织错综复杂,自己当时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权力去做到的事情,眼前的年轻人却做到了——不但彻底瓦解了曹国九犯罪集团,而且用他自己的方式将江州公安这支原本懒散不堪的队伍重新打造成了维护一方安定的铁军。

  俞旻楠指了指规划设计图道:“李省长,不瞒你说,你估计也听说了,我来的第一件事情跟当初你到市公安局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一样的——整顿队伍。事情都是人干出来的,可是如果这里都是一群躺着吃饭不干活的闲杂人等,咱们的工业园区别说是短期内,就是十年八年的,都不会有任何起色。”

  李云道点头笑了笑道:“我听说了,也有人去找我了,但都被我弹了回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的部下就是你的工具,这一点上面,我赞同你的做法!”俞旻楠到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推行考核淘汰制。所谓淘汰,对于拥有公务员或事业编职的人来说,原本是不具备威慑力的,但俞旻楠将工业园区里的大小事务分成两类,一种是跟经济发展直接挂钩的实权岗位,一种是无关紧要可有可关的岗位,凡是德才兼备的,才能上在一类岗位上就职,剩下的统统发配干支援工作。这样的方法,可能短期之内会有一些负面效应,但是从长远来看,对于工业园区的发展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俞旻楠扶了扶眼镜道:“一开始抗性很大,我身上的压力你可想而知。不过后来我又宣布了年度考核指标后,那些人就再也不聒噪了!”

  李云道指了指他:“这招棋下得妙!”

  俞旻楠笑道:“那还不是学的你在公安局推行的练兵法!”

  李云道指着俞旻楠用红笔标在规划图上的几处地方道:“这几个地方是什么意思?”

  俞旻楠道:“其实工业园区规划之初学的是人家姑苏。可姑苏是上海的后花园,创业之初又有新加坡模式可以照搬,它们的工业园区就算自身产业发展得一般,单上海手缝里漏出来的单子,就够他发展一阵子了。我们江州却有很大的不同,既然外因找不到,我们就只能找内在动力了。我分析了一下,排除高污染的传统行业,江州现在最在GDP当中占比最高的居然是现代农业和绿色环保行业。我准备在这两个方向上找突破口!”他用手在工业园的南部划了个圈,“第一步,我准备划几块地给市里的高校。之前师大和矿大都在吵着要地建新校区,我打算让他们把新根据地放到工业园区的南部来,在这里再围绕南部板块吸引部分大院大所进来。这里又临近咱们江州传统的农业基地,搞点科学研究也方便。第二步,北面这里重点发展环保。因为传统工业的原因,咱们江州是重污染区域,我统计了一下,咱们市里的环保企业,大大小小有近千家。这也就是所谓的久病成医吧,咱们给企业增加的环保压力促使这个行业在这几年像雨后春笋蓬勃发展。如果能在这些企业里扶植出一两家上市公司,那就再好不过了。中间这里还是居住功能区,但可以穿插三产,在居住功能区靠东的地带,可以划出一片区域来搞金融试点。”

  看着意气风发的俞旻楠,李云道终于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至少在工业园区的领头羊的问题上,目前的江州应该没有比俞旻楠更合适的人选了。

  两人站在规划图前比划了很长时间,一幅想想都令人振奋无比的未来工业园区的前景在两人脑中徘徊。俞旻楠将泡好的白茶递到李云道手中的时候,他仍旧在感慨:“现在只恨一天没有四十八个小时,真的有种只争朝夕的感觉。明天飞京城,跟农大的校长约了谈入驻的事情,这次准备一口气谈个五六家院校,没准儿就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就是在中科院没关系,不然我也敢去忽悠一把!”

  李云道笑了笑,拿起电话给打给王小北,不一会儿,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让俞旻楠到了京城联系一个姓方的教授,把俞旻楠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就负责帮你铺路,谈不谈得成,还得靠你自己!”李云道很轻松地笑着,事实上自从踏入俞旻楠的办公室,他整个人都觉得很愉悦,这应该就是物以类聚的某种效应吧。

  从工业园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日头偏西,斜阳挂在天边,染红了晚霞。李云道心情很舒畅,这应该是最近以来,自己心情最畅快的一次,连以往如血的夕阳,今天在自己眼中都显得那样的可爱迷人。

  调到省里后,李云道似乎一下子就清闲了起来,打黑办目前还在议程中,厅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原来的常务副厅长把控着,跟以前的生活相比,自己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代理厅长清闲得令人发指。

  李云道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宁若妙毫不犹豫地搬回了自己的住处,恢复了以往每天早上来做早餐的惯例。如此李云道自己倒也乐得自在,毕竟跟自己老婆安排的大管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又是一个漂亮得足以令众多雄性牲口垂涎三尺的职业女性,李云道虽对自己的自制力有足够的信心,但是在蔡家大菩萨远在边境、阮钰远在美国的前提下,自己这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会不会某天喝多了就干柴烈火了,他自己也说不好。所以宁若妙搬走,倒是让李云道松了口气。

  回到家,桌上四菜一汤早已经备好,李云道心情好,特意拿了一瓶江州老窖自斟自饮——下午跟俞旻楠的一番畅聊,足以让他的愉悦保持好多天。

  才喝了两口酒,门铃就响了。李云道狐疑皱眉,在江州知道自己住处的人并不多,物业上的事情大多也是宁若妙负责打理的,而宁若妙自己是有钥匙的,犯不着还要按门铃,会是谁呢?

  透过猫眼,看到门外张牙舞爪的古可人,李云道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小姑奶奶怎么又来了?李云道并不想跟古可人走得太近,这个女人的身份太特殊了,自己一口气吃了蔡桃夭和阮钰两大美女,在京城已经算是犯了众怒,如果哪天忍不住把古可人给祸祸了,李云道估摸着不用那些老爷子拔枪,京城那帮嘴上喊着古姨心里却盘算着别的心意的牲口们就能用口水把自己淹死。本打算蹑手蹑脚地回去吃饭,反正这女人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却听到门外古可人嚣张大呼:“李云道,你再不开门老娘就让人卸了你家防盗门,以后你就别想再装什么门了!”

  李云道知道这娘们儿说得出做得到,苦不堪言,真不知道这个以前只钻在钱眼里的女人怎么没事儿老跑到江州来。打开门,却不得不换上一副笑脸:“哎哟,古姨,怎么是您?来来来快请进。”纵使有一百个不乐意,李云道还是不得不请人家进来,好歹也曾经患难与共过。

  进了门,这踏着高鞋的娘们像回到自己家一样把鞋甩到两边,哎哟哟地叫着:“什么破牌子,还纽约名设计师,穿在脚上还不如咱们京城的老布鞋!”

  李云道很有眼力价地送了一双拖鞋上来,古可人看了一眼皱眉道:“别人没穿过吧?”

  李云道连忙向伟大领袖发誓:“崭新的,不信你闻闻!”

  看李云道把鞋放在自己鼻子上嗅嗅,古可人算是相信他了,嗅了嗅鼻子:“你喝酒了?”

  李云道指了指餐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可惜天还没完全黑,没法举杯邀明月!”

  古可人起身,像母狮子视察自己的领地一般:“哟,还四菜一汤,挺丰盛啊!姓宁的小狐狸精把你伺候得不错嘛!”

  李云道嘿嘿陪笑:“宁若妙是个实心眼,阮钰让她每顿四菜一汤,她就真的每天变着法子来。”

  古可人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哼声,大刀金马地在李云道刚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碗筷,酒杯!”

  李云道没办法,只能像小二一样伺候着这位古家姑奶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