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不匹配的对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丁坤的落网让江州的很多人在同一时间闭上了嘴巴,谁都知道,一场席卷江州的暴风雨即将来临。更让很多人不安的是,丁坤落网的消息虽然传来了,但是公安局采取的却是异地审讯。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云道消失在了公众视线里,同时出差的还有江州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谢正易。

  黑云压城,风雨欲来。许多人都闻到了一股弥漫在城市上空的火药味,只是谁也不知道,这只火药桶在什么时候会被什么人点爆。

  已经是夏末,距离漓江不远的南方省会城市依旧如同江州的盛夏般炎热。市内的一处酒店房间里,谢正易正用温开水送服泻火的药。谢正易今年五十岁,有些微胖,平日里笑眯眯的,但惩治起违纪干部来,却是雷厉风行。这两天到了南方,谢正易有些水土不服,便秘得很严重,再加上昨天晚上亲自上阵跟丁坤对峙了一阵子,早上起来就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有人敲门,老谢起身打开门,一看是李云道就乐了:“你怎么来了?”

  “他们说你水土不服,我就过来看看。”李云道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掂了掂,“给你送解药来了!”

  “进来说!”老谢很喜欢跟李云道交流,不光光是因为李云道曾经救过自己一命,更因为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他能看到很多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活力,正直,有崭新的思路和想法。

  “把这个放在枕头底下,睡一觉,起来保准你什么病都好了。”李云道把那包东西放在桌上。

  老谢拿起来闻了闻,没有想象中的药味,倒是有股子土腥气,皱眉问道:“啥东西?”

  “土!”李云道笑道,“蜀中的土。你跟马书记都是蜀中人,这玩意儿没准真管有,试试看!我这可不算是送礼啊,一包土,顶死几毛钱!而且,算我借你的。”

  老谢哭笑不得:“哪儿弄来的?”

  李云道晃了晃手机:“信息化时代,什么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解决。”

  谢正易道了声谢,将那包土当真塞到枕头底下,问道:“还没开口?”

  李云道斜依在沙发上,长吁了口气:“估计也就这几天了,他的身体撑不下去了。”

  谢正易点了点头:“可惜他的身体支撑不了太久,否则从他这一环,足可以找出一大批蛀虫!”

  李云道笑道:“谢书记,您别忘了马书记的关照,现在可不是要给江州官场来一场大清洗的时候,正要清洗了,江州就乱了!”

  谢正易却道:“我看乱了才好!不乱一乱,怎么干净得起来?我生平最痛恨那些想着升官又想着发财的败类,如果跟丁坤这些毒贩扯上关系的,肯定没一个好鸟!落在我手里,有一个抓一个!”他挥手的动作很富有正义感,很像电影里的老一辈的革命家,只是今天实在身体不适,才动了几下,就有些眩晕,幸好李云道扶住了他,送到床边躺下。

  李云道笑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虽然说重疾就要用猛药,但要是药太重了,没准一下子就翘辫子了。”

  谢正易微微点了点头:“对了,我一直想问你的,丁坤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总觉得这案中有案呢?”

  李云道想了想,最终还是把陆无双的故事原原本本地给谢正易讲了一遍,但却没说自己要送那个可怜的女人去北欧的事情。谢正易听完不禁感慨:“以身饲虎,这个姑娘不简单啊!只是这手段,未免也过于毒辣了。而且,哪怕丁坤是毒贩,她用下毒的方式,也算是谋杀,云道啊,不能因为她可怜就不追究她的责任了。具体需不需要法中容情,这也得法院说了算。”

  李云道笑道:“您宽心,我已经派人在找陆无双的下落了。”

  谢正易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丁坤知不知道,陆无双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李云道微微一笑:“目前看应该还不知道,不过这个消息我现在不打算告诉他。因为这将是我突破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招!”

  从谢正易的房间出来,李云道直接出了酒店。酒店就在医院的后门,穿过后门就能来到那间病房,此时丁坤已经由江州警方全权接管,如果不是执拗的主治大夫不同意转院,这场异地审讯也就无需这般艰难了。

  看到李云道出现,亲自守在门口的两名快速反应小组的便衣成员立刻起身想敬礼,被李云道制止。

  “没什么情况吧?”李云道问道。

  “没事,副组长和夏队长都在里面。”其中一人回答道。

  李云道推门进入病房,战风雨正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盯着病房上的丁坤,如果不是夏初拉着,他估计已经气得想冲上去抽人了。

  “干什么?”李云道皱眉问道。

  “头儿,这小子太猖狂了。”战风雨咬牙切齿。

  “头儿,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的犯罪份子。”夏初脸色也不太好看,“我估计他是知道自己没几天可以活了,尽挑些残忍的片断跟我们讲,什么砍得人家肚破肠烂,什么割人家舌头之类的,但我们想知道的那些,他一概不说。”夏初小声地跟李云道交换着审讯进度。“最可气的就是那个什么主治医生,还时不时来提醒我们,不能耽误了治疗,刚刚老战差点儿把那医生从窗口扔下去。”

  李云道看着两人的黑眼圈,拍拍战风雨的肩膀:“你们先回酒店休息,我亲自来跟他聊聊。”

  “头儿,这……”战风雨看看夏初,夏初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回去休息吧,连续几天不睡觉,铁打的人也撑不住。我来会会他,我估计他就在等着我呢!”李云道看了一眼病床上假寐的丁坤,催促两人抓紧离开,他也的确想单独跟丁坤好好聊聊。

  等战风雨两人关上门,李云道坐下来,点了根烟:“丁坤,别装睡了,你这几天跟他们几个小的兜圈子,就为了等我吧?”李云道在摄像机上摆弄了一下,接着道,“我把摄像机关了,我觉得你也应该想跟我聊聊。”

  几天的功地,就瘦得不成人形的丁坤仿佛变了个人,微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但那眸子却变成了灰色,真正的暗灰色。

  “李云道,我并没有输给你。”丁坤的声音很沙哑,毒药破坏了他的身体,也同样伤害了他的声带,“我其实是输给了我自己。”他看着天花板,他不傻,当医生告诉他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他就知道,下毒的应该就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妻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令他如今万念俱灰。

  “我和你讨论输赢并没有意义。”李云道吐出一圈烟雾,“因为在我看来,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或许换句话说,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那灰色的眸子里突然爆发出一股杀气,病房里的温度仿佛陡然下降,李云道却自得其乐地抽着烟,指了指丁坤道:“对我来说,你从来都只是曹国九的跟班,一个只懂街头砍人的混混而已。其实自从曹国九死了,江州所谓的黑道也就不存在了。”

  丁坤连喘着粗气,但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李云道:“你想激怒我?”

  李云道耸耸肩:“这一点随你怎么想,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你到现在。一个亲手勒死自己恩师的叛徒,如今一个被自己的部下甚至老婆出卖,我不知道他的人生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样的人,你觉得配当我的对手吗?”

  丁坤咬了咬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李云道,收起你的那套伎俩,我是不会上当的。反正我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我会带着所有的秘密进坟墓,你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一丁点的有用的情报。”

  李云道想了想,道:“勒死曹国九的时候,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丁坤一愣,诧异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曹国九应该不会挣扎,甚至会有些欣慰,对不对?”李云道笑着吐出一个烟圈。

  丁坤猛地坐直了身子:“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当时只有我和司机在场,司机也被我……”说到这里,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情绪失控了,又躺了下去,“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推理能力和洞察人心的能力的确无与伦比。你是个天生的警察!”

  李云道笑了笑:“把曹国九的尸体抛下大运河的时候,你一定很害怕,甚至还有点懊悔,对不对?”

  丁坤居然真的点了点头:“没错,那一刻我是犹豫了。”

  李云道接着道:“但你又看到了那个司机,所以心一下子又狠了起来,一不做二不休。”

  丁坤不屑道:“你猜得很准,但这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就算我告诉我,我这辈子杀了很多人又怎么样,难道我死了以后,你还能把我从坟墓里拉出来再枪毙一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