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戏精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古可人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宁若妙已经走了。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李云道就算再擅长洞察人心也无能为力。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像变戏法一样地变出了一身睡衣,朦朦胧胧地勾勒出优美的身线,却毫不避讳地在李云道面前走来走去。

  李云道可不敢多看,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这娘们儿被生生地追杀三千里。吃了早餐就想遛,却被古可人喊住:“你先不要急着走,有客人来,你这个主人要是不在,再好的戏都没意思了。”

  喝了点牛奶,她就回客户换了一身衣服,黑色套裙外加一条可以亮瞎外星人狗眼的钻石项链,往客厅一坐便又恢复了昨儿刚刚走进这个家的女狮子王的气势。门铃一响,李云道去开门,来者却令他大吃一惊。

  史昱明。那个在江北省呼风唤雨的富商,可是为什么这家伙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头地乱糟糟的,加上一脸惊恐的表情,活像刚刚在电梯里见了鬼一般。

  “请问古可人女士在吗?”史昱明看上去有些紧张,竟然没认出穿出便服的李云道。

  李云道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让开身位把这位传说中的巨富商人请了进来:“请进!”

  “谢谢!”史昱明用力地搓着手,显得有些紧张。走过十字圆厅,看到端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古可人,他的举动让人大吃一惊,居然二话不说便“扑嗵”一声跪在地上,额头磕在大理石地板上,砰砰作响。

  古可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看新闻里的欧洲工人大罢工。

  史昱明见磕头无效,便开始痛苦流涕:“古小姐,是我史昱明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求您放我一马,他日有机会,史某人定当涌泉相报。”

  李云道没料到自己跟这位传说中的富豪的头一次会面会是这样的场景,这跟传说中脾气刚硬的形象相距甚远。他很好奇,古可人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史昱明不顾身份地上门求饶。

  终于,古可人用遥控器关了电视,冷冷地打量着史昱明:“你以为走通了京城的关系就没事了?”

  史昱明打了个寒颤,一个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上去也的确可怜,他抬头望着古可人:“没……没,古小姐,只要你肯放过我,我把手中昱明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拱手相让。”

  “哦?百分之二十?”古可人冷笑,“据我所知,你手里总共有二十五个点的股份吧!”

  史昱明很明显地咬了咬牙:“二十四全给您,只求留一个点给我老婆孩子果腹。”

  古可人娇笑起来,笑声在宽敞的客厅里回荡,这让李云道觉得这女人的笑声很像电视电影里的妖女。

  “你走吧,你的股份,我一分钱都不会要。”古可人微笑着,“你放心,念在你态度还不错,对你的所有制裁会在明天中午十二点前结束。史昱明,你好自为之。”

  李云道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连滚带爬、屁滚尿流,史昱明几乎是手脚并用着离开的,从出现到出门,整个过程狼狈至极。

  古可人看着李云道疑惑的表情,淡然道:“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过份了?”

  李云道却摇头:“不是你过份,而是他有点儿演过了。”

  古可人点头微笑:“你看出来了?”

  “一个习惯了上位者思维方式的人,总会有一些细微的小动作来强调他对局势的控制能力。他虽然在很刻意地装作很可怜,手背上应该没少抹芥末辣椒一类的东西,总体来讲演得不错,但用力过猛,反倒让人怀疑了。如果现在他很平静地来找你,我倒觉得更真实一些。我很好奇,他到底在想什么。对了,你用了什么办法把他吓得这个样子?连身份地位都不顾了,跑来跟你磕头?”

  古可人微微一笑:“对付有钱人的办法,总要比对付穷人的要更多一些。我只是打了几个电话,他的昱明集团就面临着全面的崩溃,无论是资金上是原料上,另外,他本人也将会被列入了失信名单,或许未来连离开江州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人越想拥有,就越害怕失去。”

  “但也会因此更加容易失去。”李云道感慨道,“可是,你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他,这不太像你的脾气。”

  古可人轻笑:“你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

  李云道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古可人微微叹息道:“这家伙的身份很复杂,他不单单是个富商,还是一个军火商,更是一个很知名的情报掮客,据说在国际情报圈子里有个绰号叫‘根爷’。我动他的时候,惊动了联参,你的老师秦伯伯亲自给我打了电话。”

  李云道恍然:“怪不得。”但他思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史昱明不光是一个富商的话,那么他会不会就是圣教安插在江州最大的那个暗桩。很可惜到现在为止,陆展鹏还没有交出那份名单,否则很多事情就会立刻浮出水面。

  古可人有些诧异地看着李云道:“为什么你好像一丁点不奇怪?一个富商居然能联参扯上关系?”

  李云道笑道:“我想他应该不是联参的人,但对联参的某个行动可能还有些作用吧!”

  古可人摇了摇头:“我也搞不清楚,秦伯伯不让动的人,自然是没有人敢动的。”

  李云道又问道:“史昱明自己用的是京城的哪条线?”

  古可人笑了起来,李云道发现,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居然很明媚动人。

  “你猜!”

  “蒋青天?”

  “不错,还算聪明。我前阵子欠了蒋青天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这次正好顺势还上了。”

  “果然是物以类聚。”

  “蒋青天这两年成熟了很多,你要小心点,他的心胸从来都不属于宽广的一类。你当年把他踩得跟坨什么似的,人家这几年卧薪尝胆,就想着要找回场子呢!”

  “放心,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我很欣赏你的自信!”古可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李云道,“史昱明那边我不便于继续插手了,但秦伯伯并没有说你不能动他。”她笑着接着道,“大概是秦伯伯知道,只要我出手,姓史的会比死更难受吧!”

  “你这样说的话,我以后还真不敢惹你了。”

  “可是你已经招惹到我了。”那女人居然破天荒地冲李大刁民抛了个媚眼,某人几乎是跟史昱明一下屁滚尿流地跑出自己家的,留下那笑得如同魔女一般的声音在电梯井里回荡。

  李云道下楼的时候,史昱明已经坐上了自己的那辆豪华宾利。车门一关,刚刚在小区里一直保持着的狼狈神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狰狞:“死娘们儿,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你绑到床上去!”说完,似乎幻想到了某一幕场面,神色中竟有几份陶醉和享受。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制裁几乎令他措手不及,几番打听和分析,他就意识到应该是剑哥那伙人嘴巴没把牢。他跟京城的朋友打听过古可人的身份,的确被站在古可人身后的那一串名字给震慑到了。如果不是昱明集团对于自己下一步的动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是绝对不会放下身段跑到一个年龄大概只有自己一半的女人面前去扮演一个可怜虫的角色的。他读过很多中国史书,卧薪尝胆、胯下之辱他都能接受,关键的是顺利逃过这一劫,以便于下一步的实施。

  “老板,现在丁坤死了,李云道又很强势地对江州的涉黑势力进行了一轮清洗,而且据说还有可能进行第二轮,这对我们计划的实施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戴着黑框眼镜的美貌秘书从副驾转头说道。

  “不管如何,把葛春秋盯死了,页岩气项目一定要上马。实在不行,把价码抬高,我就不信了,一百亿的诱饵抛进去,姓马的不动心。”他的脸上掠过一抹厉色。

  “老板,只要李云道还在江州,他的意见会左右马文华的看法。我听国资委的人说,市里正在研究方案,姓古的女人也对页岩气感兴趣。”秘书有些担忧地说道。

  “那必须要快进度了,年底前必须要有个结果,否则……”他没有接着往下说,但表情却很异常凝重。

  “古可人那边……”秘书似乎对那位京城的古姓女子十分忌惮,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制裁,让包括史昱明在内的所有人都很被动。

  “应该没问题了。姓蒋的这一刀倒也够狠的,一下子就拿走了集团十个点的股份。”史昱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过如果计划成功,将来的某一天,迟早还是会要他变着法子还回来的。”

  秘书将拟好的协议递了过来:“跟京城蒋先生的股份转让协议已经拟好了,您过目。”

  史昱明却缓缓闭上眼睛:“你处理就好了。”

  秘书点头,她知道史昱明的习惯,往往这种时候,代表着老板已经不想就这个话题再做任何讨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