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生产连养猪的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拔……拔枪?”小王是新兵,哪里见到过这种阵势,前两周有人来大院门口静坐都把他弄得无比紧张,刚刚听老林在电话里向上级汇报说外面那个人有可能是毒贩的同伙来找李省长寻仇,老林这会儿说可能还要掏枪,这……这……这可怎么办?那大块头越来越近,小王这才发现,那个人真的很高大,他拉开门,往门卫室里一站,整个门卫室的光线仿佛瞬间都黯淡了下来。光线勾勒出他壮实无比的轮廓,他往里走了几步,老林才看到依旧如刚刚那般憨厚地笑着。老林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什么事?”

  大块头道:“打扰了,能不能再给点水渴,天气太热了,我刚刚在周围走了一圈,一家小卖部都没有。”他蹲在外面的确已经流了很多汗,刚刚围着大院走了的一圈的时候,就已经在观察周边的环境,旁边的确一家超市都没有,最近的似乎也在五百米外。

  老林指了指饮水机:“自己动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了,老林身后的小王只听到“动手”两个字,突然拔枪指向那大块头:“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也许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小王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下一个瞬间,老林还没能反应过来,那身影微微一晃,一个杯子飞了过来,他和小王不约而同地侧头躲开杯子,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小王手里的枪和自己身上的配枪都已经到了那个大块头的手里。

  “枪不是这么玩的。”大块头几乎眨眼的功夫就把两把枪拆成了零件,子弹掉了一地,“枪口,永远不要对着自己人,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他很认真的看着小王,眼神里却有常人无法体会到的痛苦。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老林颤声问道,刚刚一瞬间大块头身上迸发出的杀气,让老林为之震惊——养猪能养出这般杀意,打死老林他都不会相信。

  “跟你说了,在部队养猪的,现在转业了。”他恢复了那招牌式的憨笑,“不好意思,习惯性的动作,我这就帮你们捡起来。”

  “别别……”老林连忙制止他下蹲的动作,以这憨货刚刚拆枪的迅捷速度,他相信组装的速度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水在那儿,你倒了水就赶紧走,这里是门卫室,外人禁入,别……别让我们为难。”

  那大块头果然一脸歉意:“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外面实在是太热了。”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再次道歉,“对不起!”水也没接,他便退出了门卫室,剩下老林和小王两人面面相觑。

  一个身影在5号楼狂奔,电梯还在附一层停车场,他似乎都等不及了,推开防火门,从楼梯飞奔而下,九个台阶并作一大步,几乎相当于一次跃下半层楼。出了5号楼,这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继续狂奔,省委大院里的无数道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纷纷都好奇得紧: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这个省委大院里的政界新星如此失态?

  门卫室里是有监控的,刚刚李弓角飞身夺枪的瞬间让监控室里的年轻军人个个目瞪口呆,所幸的是没有出事,那人只是将枪拆散了,连同子弹一起扔在地上,之后便退出了门卫室。可是他面对的可是老林和小王啊!老林是警士长,小王是这一届新兵里军事综合能力排前三的存在,就这样两个人两把枪,几乎一个照面,连反应都没能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缴了械。那究竟是什么人?

  消息汇总到负责内卫警戒的排长赵云山那里,赵排长正是刚刚给李云道打电话的那位,一听顿时就恍了神,从刚刚李云道的反应来看,外面那位没准还真是李省长的大哥,可是这都拔了枪了,在部队里可能还算是个小事,但是事情发生在省委大院的门口,真要被问起责来,他一个小排长可远不够人家收拾的。打定主意后,赵排长连忙从保卫科的办公室里小跑着向事发地点赶,一边小跑还一边祈祷着:可千万别惹出什么大麻烦来。

  李弓角又蹲到了那个阴凉的角落里,从口袋里翻出那张揉得皱皱巴巴的纸和那根不知道用了多久的铅笔头,重新在纸上划划写写了起来。

  一双擦得逞亮的制式警用皮鞋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抬头沿着那笔挺的警裤看上去,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警监级短袖制服,平头、桃花眼。他挠挠头,嘿嘿傻笑着:“三儿,你穿这身制服真威风!”

  那连做梦都在担心这憨货走不出那场阴影的青年眼圈微红,趁这大块头还蹲着的时候,连在脑袋瓜上给了三记响栗:“你他娘的要来也不说一声,就算我没时间,我也起码也安排个人去接你啊! 来了也不说打个电话,在这大院门口蹲着算怎么回事?这画的啥?攻防图?你打仗把脑子打坏了吧?这是省委大院儿,谁他娘的吃饱了撑着敢打这儿的主意?”如同在昆仑山的二十五年朝夕相处,一样是他埋汰人,而大块头抱着脑袋憨笑,最后还要问一句,手打得疼不疼,要是疼了,让大师父给泡上点药。

  不等大块头站起身,这顾不得身份的青年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眼圈红得仿佛要滴出水来:“想开了就好,想开了就好!”

  大块头继续嘿嘿憨笑:“怕你忙,就没敢打电话,想着在门口等你下班……”他站起身,如同猛兽一般身形高大,但在李云道的面前,却憨厚老实得如同蜀中那些啃竹的憨熊。

  “再怎么忙,抽几分钟出来接你的时间还是有的。你是我哥,我要是连自己的哥哥都照顾不好,还他娘的怎么保护这江北一省之地的老百姓?”他抹了把眼角,在这里能见到大哥弓角令他激动万分,“走,进去聊!”

  两人并肩,便看到赵排长带着老林和老王往这边赶了过来。赵排长刚刚是看到这哥俩的拥抱的,一看就知道坏事了,看来这位身手不凡的仁兄当真是的领导家的亲戚,既然祸惹了,还是要主动承认错误的,否则要是等领导找上门来,后果……哪怕武警跟地方不是一个序列,但难保人家以后不会拿这件事向自己开刀。

  “李省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这两位也是职责所在把人给拦住了……”赵排长是老兵油子了,一见面就开始道歉。

  李云道却心情很好:“没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理解理解!”

  李弓角却挠头小声道:“云道,我刚刚本能反应了,所以……”

  赵排长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您是哪支部队的?”他打量着李弓角,心里一直在感叹着,乖乖,这身板,放在哪支部队都是一个标杆一样的存在,按老林和小王这两个蠢货说的,这家伙的军事素养不低,说是生产连养猪的,应该是戏弄老林的玩笑话。

  李云道看向李弓角,后者想了想,终于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军人转业证递给赵排长。赵排长排过军人转业证,一看部队,顿时肃然起敬,再看转业时的军衔和兵种,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整顿军容,喊口令道:“首长好!林学兵,王小文,听我口令,敬礼!”老林和小王吓了一跳,但良好的军事素养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执行了排长的命令,他们站在赵排长的身后,没看到军人转业证上的内容,也同样看不到赵排长眼中的那份狂热和崇拜。

  李弓角还以军礼,接过转业证后,道:“我已经不是军人了!”

  赵排长却答道:“一日是军人,终生为军人!”

  李弓角默默地收起了转业证,与三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冲老林憨笑点头。

  等李云道带着李弓角进了大院,老林看赵排长还保持着敬军礼的姿势,有些不解地问道:“排长,这大个子到底什么军衔?比咱们团长还要牛掰?”

  赵排长的双目里闪烁着许久不曾出现的光芒:“军衔?你们太幼稚了,他那样的存在,岂是用军衔可以衡量的。”

  老林和小王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赵排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排长小声道:“他应该是中国最强的特种部队的成员,轩辕的成员之一。”

  老林和小王同时倒抽一口凉气,虽然是武警部队,但训练方法跟军队几乎是一致的,像轩辕那样的特种部队,几乎是所有华夏军人的神话,如此的神话,作为军人,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赵排长感叹道:“哎呀,乖乖,不得了,李省长的大哥原来是轩辕的人,怪不得,这一家子人得多牛啊!不过,怎么李省长跟他大哥的体形差距那么大?”

  老林和小王同时点头,老林道:“体形是差了些,但要说生猛,咱们这位年轻的省长助理一点儿都不逊色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