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弓角的魔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宁若妙接到李云道通知的时候大为好奇,李云道说要在家招待一个很重要的人,请她务必多准备几个菜,这还是她接了江州任务后的头一遭。放到电话,阮钰的这位大中华区域大管家就开始调兵遣将,不到三个钟头,就已经准备好了一顿家宴。古可人不用她开门就自己摁了密码进门,这让宁若妙有些诧异。不过看到整整一厨房的菜,更好奇的是古可人:“李云道准备在家里设宴招待客人?”

  宁若妙实话实说:“李省长说要招待一个很重要的。”她听出古可人是真的好奇,不知为何心中反倒安定了下来,至少李云道要招待的重要客人并不包含眼前的这位古姓大小姐。古可人的身份宁若妙不需要动用太多的资源就能打听得到,毕竟盘古资本的异军突起,这几年在行业内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宁若妙作为阮钰放在大中华区域的一颗重要棋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监控各竞争对手的动态,恰好,盘古资本也是其中之一。宁若妙每周都会固定地向远在美国的阮钰汇报江州的动态,自从古可人开始介入李云道的工作和生活,这位古姓大小姐的动向自然也成了她汇报的工作内容之一。反倒是远在美国的阮家大疯妞丝毫不在乎,只说要是自己的老公能把姓古的神经病拿下的话,估计京城不少老爷子睡着了都要笑醒了。宁若妙有些猜不透阮钰的心态,不是都说爱情是自私的嘛,可是为什么这一点在阮钰或者齐褒姒这些女人的身上一点都没能看出来,而且她还知道,李云道还有一个在部队里的正房夫人,那个蔡姓女子似乎曾经是京城才女中排名第一的神话一般的存在。

  古可人似乎打定主意要看看李云道今天晚上招待的是何方神圣了,干脆甩了两只高跟脚,赤着脚盘腿坐在客厅里看新闻——这是她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看新闻并从中提取和分析世界经济的微观走势,如今这已经成了每天的工作内容之一。

  宁若妙也不去干扰她,两个女人一个在客厅,一个在厨房餐厅,也算是相安无事。

  电子门锁发出嘀嘀声时候,古可人知道李云道回来了,不动声色看着电视屏幕,耳朵却竖得老高。

  “这套房子是疯妞儿让人给物色的,我原本住公安宾馆,不过住那边的时候出了点事情,就干脆搬到这里来了,现在看看,倒是住在这儿上班更近一些。”这是李云道的声音。

  宁若妙第一时间迎了上来,但那个连进门都需要低一下脑袋的大块头的的确确让她愣了一下:这人好生高大威猛!

  李云道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大哥,李弓角。哥,这位是宁总,是你弟妹公司在江州的一把手。”

  大块头憨憨地冲宁若妙笑了笑:“宁小姐您好,感谢您在江总对三儿的照顾。”

  “三儿?”宁若妙明显又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您客气了,照顾李省长是我的工作之一!”

  大块头憨笑道:“还是让您多费心了!”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你们这样客气来客气去有意思吗?”那正在看新闻的女人终于回过头,有些不满,又有些骄傲。

  李弓角笑了起来:“哦,是可姨啊,你怎么在云道这儿?”这一次弓角下山后,他和古可人在陈家有过数面之缘,那时候古可人正在积极地帮李云道奔走自贸区的事情。

  李云道连忙道:“她最近在江州考察投资。”

  李弓角看看自己的弟弟,又看看那位在客厅头也不回的年轻长辈,无奈地轻轻拍拍李云道的肩膀。兄弟之间,一个眼神,对方的意思便一目了然。李云道知道弓角的意思是,尽量还是不要招惹这个在京城辈份高得吓人的女子,否则弄不好,他这个一口气娶了蔡桃夭和阮钰的家伙又要成为众矢之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且以李云道如今在仕途平步青云的轨迹来看,难保被人惦记上了后,会碰到什么不可预料的麻烦。

  能坐在一张桌子上这顿饭,在昆仑山上的二十五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可是下山后,能坐下来说句话似乎都成了一件极奢侈的事情。人生就是这样,上一刻还易如反掌能得到的,到这一刻,或许要倾尽全力才能获取,也正是如此,我们才知道有些东西,是自己这辈子都应该去珍惜的。李云道很高兴,是自打自己来了江州后,最值得开心的一天了。心情好,所以酒干脆也放开了喝,一开始两人还用酒杯,之后就换成了大碗,再后来,两人干脆拿着江州老窖的酒瓶直接对瓶吹。五十四度的白酒,两人半顿饭就干掉了一箱六瓶,兄弟俩也仅仅是有些面色微红,说话聊天依旧逻辑清楚。

  “也不知道二哥和十力这会儿在干什么,要是他们俩也在,这顿酒就是让我大醉上十天十夜我也乐意啊!”李云道叹息一声,“前阵子二哥在日本给我来过一个电话,说是好像找到自己身世的线索了,之后就没了消息。”

  “徽猷的身世很离奇。”弓角喝了口酒,沉声道,“小时候,我无意中听大师父提过一句,我们三兄弟当中,二弟的身世是最复杂的。好像大师父当年跟西方世界的某个人打过一个赌,这个赌局就涉及到徽猷的身世。”

  “其实我是不希望二哥去寻找自己的什么身世的,我担心结果很可能不会像他想象的那般美好。”李云道不无担扰地说,“二哥的话不多,其实他却是我们三兄弟当中内心世界最丰富的人。只是,你和我起码都知道自己的根在哪儿了,二哥一定也很着急。所以刚刚下山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去了趟东北,很可惜啊,我们仨不是一个娘生的。说到这儿,我就得埋汰大师父两句了,害我二十几年一直以为跟你们俩是同一个爹妈生的,总抱怨老天爷不公平,你们俩都是文武双全,就我一个人算是手无缚鸡之力。想不到,最后的结果却是这样的。”李云道长长地吁了口气,“不过,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弟,但感情却远比一些同室操戈的亲兄弟要强得多了。”

  “三儿,我准备回趟部队。”弓角一口气喝光了瓶中的最后一口酒,突然道,“有些事情,我总是要去面对的,否则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些莫名其妙牺牲的兄弟。”

  李云道猛地皱眉:“回部队?不行!”李云道的反应很强烈,之前弓角身陷囹圄几乎让自己和二哥连背叛全世界的心都有了,那一次对方连军用无人飞机和导弹都用上了,这一次要是再有个什么闪失,李云道怕自己到时候会愤怒到用这个世界给自己的大哥陪葬。

  李弓角低头不语,在山上向来都是如此,小事大家商量,大事永远是云道拍板后才能执行。李云道的反应,似乎也早就在弓角的预料范围内,但面对李云道,他总觉得自己纵使有千百万个理由,也会显得苍白无力。

  陪在一旁的宁若妙和古可人见兄弟俩刚刚正聊得热火朝天,气氛陡然间就冷了下来,宁若妙并不清楚此前发生过什么,所以不便开口,而古可人却知道,眼前的一代军中定海神针身上曾经发生了一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她刚刚准备开口,却看到李弓角缓缓抬头看着李云道:“三儿,他们也是我的兄弟,生死与共的兄弟。”

  听到兄弟两个字的时候,李云道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其实他知道那些轩辕小队的成员对自己的大哥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沉默了。

  古可人看看李云道,再看看这个坐着也比普通人站着高大的青年军神,咯咯笑道:“你们兄弟俩真有意思,又不是去送死,回部队看看战友,随便了解了解情况,不是挺好吗?而且,说实话,我还真不信现在有人感光明正大地把大个子给弄死,当然,真要干起来,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对不对?”

  李云道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古可人一眼。这一眼,让这位古家大小姐有种全身上下都汗毛炸立的错觉——以往的相处,李云道都把自己当成长辈或者朋友,向来彬彬有礼,而刚刚的那一眼,有不满,有愤怒,甚至还有隐隐的杀机。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江北会有很多人喊这个年轻人为“老虎”或者“阎王”。

  弓角感激地看了古可人一眼道:“云道,我就是去看看,给他们上个坟。也再顺便了解一下,调查的进度……”

  李云道没好气道:“这事儿现在由京城派专家组在负责,想了解情况,可以回京城,回部队干吗?”

  弓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云道,我不想部队成为我这辈子的一个魔障。大师父说过,任何人心里一旦有了魔障,就很容易堕落,我不想成为一个自己曾经鄙视的那种人。”他终于很认真地抬头看着李云道,前所未有地认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