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时不我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夏俊龙在见到李云道的时候,看到年轻的省长助理如此淡定,倒也就不着急了:“塔吊倾倒事件我已经派人在查了。不过这件事情,以我在刑侦口子这么些年的经验来看,真的有些蹊跷。这家开发商是浙北的民企,此间传出要设立自贸区的时候,他们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建设,但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无没有要用上塔吊的意思。塔吊是上周才安装好的,但今天是第一次使用。受害者的身份也正在调查当中,塔吊的倾倒原因现在也在让人请专家鉴定,这需要一些时间。”

  李云道冷笑道:“出事的时候,马书记、我都不在江州,有人打着一手好的如意算盘啊!”

  夏俊龙吃惊道:“谁干的?”

  李云道轻叹道:“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政客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普通老百姓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一文不值。”

  夏俊龙似乎领悟到李云道到底想说什么,也徽微叹了口气道:“官场上人人都想进步,只不过每个人的底线不一样。”

  两人各点了根烟,李云道摇头道:“这其实还不是我最担心的。”

  夏俊龙以为他在说工业园的事情,叹道:“如果页岩气真的上马了,咱们这一代,估计要被子子孙孙生生世世戳脊梁骨了。”

  李云道轻轻叹息一声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在想,如果死掉的和重伤的人,如果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那就太可怕了。”

  夏俊龙倒吸一口凉气道:“事先安排好的?怎么可能?”夏俊龙觉得这件事太超乎自己的想象了,“就算他们给足了钱,可是谁会如嫌自己的命长?除非……”他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这世上有很多可怜人,在世的时候觉得亏欠了家人,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给家人一些补偿。朝着这个线索查吧,我倒真的发自内心地希望,不要是这样的结果。”

  当着李云道的面,夏俊龙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调查的事宜,并让刑警队保持低调行事,这种出了人命的案子,社会大众都以为是安全事故,如果真爆出其它的内幕,对于江州的政治生态来说,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其实这件事你可以不管的,毕竟你已经从江州的政治漩涡里抽身了。”夏俊龙笑着对李云道说道,“现在再抽手江州的事情,也许会有些人认为你目的不纯。”

  李云道轻笑道:“脑袋长在他们的脖子上,怎么想的,我管不着,其实也不想管。我现在很好奇,页岩气真的值得他们花这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吗?为了这个,他们连最基本的做人的准则都放弃了。”

  夏俊龙笑着道:“我记得你跟我讲过,资本论里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显然,应该是有超过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了。”

  李云道弹掉烟灰道:“俞旻楠被葛春秋叫去了办公室,你猜现在他们在说什么?”

  夏俊龙耸肩道:“不会那么直白地跟俞旻楠下命令吧?这吃相就太难看了!”

  “吃相这种东西,只适合用来骗人,如果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关口,谁又会在意这些呢?”他笑了笑,从窗口眺望市府大院的方向,唇角轻扬,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收回目光,“两名重伤人员目前情况怎么样?”

  夏俊龙道:“一个被钢筋刺穿了腹部,一个被轧断了两条腿,前面那个还好一点,救过来还能正常生活,后面那个保不准要高位截肢。”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开发商是不是已经跑了?”

  夏俊龙吃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或者说,这是人家早就计划好的。”

  夏俊龙感慨道:“说实话,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当官。这种坑人的事情,我这辈子估计都干不出来。”

  李云道笑道:“人向来都是以自己的尺度来揣度别人的,所以才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说法。你说得很对,老夏你的确不适合在如今的官场上混,但是老百姓需要的,却是你这种纯粹的基层官员。如果所有的基层管理者都将老百姓玩弄于股掌之间,那这个国度就没有希望了,所幸的是,大多数人的人想法,应该跟你我是一致的。”

  夏俊龙道:“但也免不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缸酱啊!”

  李云道点头微笑道:“所以老百姓还需要像我这样的人。”

  “你这样的?”

  李云道点头道:“刚刚不是说了嘛,人都是以自己来揣度别人的。我能猜到他们的所做所为,证明我的尺度可能比他们还要更宽些。但有些事情,是我这种人不屑于去做的,比如通过伤害普通百姓来换取政治上的话语权。我这样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对付他们而存在的。”

  夏俊龙感慨道:“我觉得你应该调去监察委才对。”

  李云道笑道:“这一次调去省里之前,京城有人问过我的意见,想让我试试新的领域,但被我婉拒了。江州这摊子事情还没有完全处理好,现在就走,我有些不甘心啊!”

  夏俊龙吃一惊:“真的要调你去纪委?市纪委还是省纪委?”

  李云道摇头道:“不是江北,是回江南。毕竟从一开始,我就是在浙北挂职锻炼的。不过我已经拒绝了,所以现在再讨论这个话题就没有意义了。”

  夏俊龙知道李云道能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是真心把自己当成了忘年交的好友了。听完李云道所说,他不禁有些惋惜:“回江南好啊,现在纪委、监察委是两套班子,一班人马。现在反腐倡廉越来越基层化了,往后二十年内,监察可是香饽饽啊,基本可以说是上督百官,下察万民啊!”

  李云道又点了根烟:“在来江北之前,我到过姑苏,江宁,西湖,中间甚至还去西湖挂过职,很多事情其实才开了个头,就匆匆不了了之。但这一次,我想做得彻底些,至少对得起自己这一趟的江北之行。”

  夏俊龙听出了李云道话里有话:“什么意思?感觉你干完这一票,就要离开江北了?”他想了想,继续道,“都到省长助理了,不弄个副省长再走,有点儿不划算啊!”

  李云道反问夏俊龙:“我多大?”

  夏俊龙仰头恍然笑道:“这倒是,人家都是熬资历熬怕了,你现在倒是缺的就是资历。”

  李云道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被傍晚的暮色缓缓笼罩的城市:“时不我待啊!”

  李云道觉得光阴似箭的时候,俞旻楠却在葛春秋的办公室里如坐针毡。当史昱明开口的那个瞬间,俞旻楠再傻也知道自己中了圈套。人家只是简简单单地挖了个坑,但是自己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坑,还是得往下跳。

  葛春秋心情很好,因为俞旻楠的态度很积极,不但没有当场提出任何反对意见,相反似乎对史昱明提出来的页岩石计划相当感兴趣,还问了不少技术层面和资本层面的事情。

  葛春秋一看火候并不多了,清了清嗓子道:“具体的事情,你们会后单独再研究吧!旻楠,你的潜力我一直相当看好!”他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俞旻楠的肩膀,让秘书送俞旻楠出门。

  走出办公楼,俞旻楠脸上的笑容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一股无名的火气升腾上来,他却觉得无处发泄。页岩气那么好,为什么其他的富矿城市不集体上马呢?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当中一定有问题。他不觉得葛春秋不清楚现在强行上马项目会带来什么样的糟糕后果,但是从今天的事情,他就感觉到葛春秋孤注一掷的决心。

  俞旻楠很郁闷,自己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一番,却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情。强行压下火气,打电话问了医院那边的情况,这才往管委会临时办公室楼赶——出了人命官司,他必须牵头成立应急处理小组,所有的赔偿和劝慰事宜,都要马上展开了。

  正思考着如何处理这些烦人的事情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火气就消了一半:“李省长!”

  “怎么样,被葛市长批得不轻吧?”李云道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

  “唉!”俞旻楠苦笑着,“出了事情嘛,终归要被说两句的。不过进了大院,倒是没说什么,主要在谈页岩气的事情。对了,刚刚咱们省里的那位大富豪史昱明董事长也在葛市长办公室。”

  “哦!”李云道笑了起来,“看来都是有备而来的,不过只能暂时先委屈你一下了。”

  “我有啥委屈的,要是页岩气项目真的对江州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就是他们不找我也要去找他们。可是现在真实在情况并不是这样。”

  “电话里说不方便,见面聊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