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马文华碰到的问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一个人习惯了用杀人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时候,思维模式会变得越来越简单粗暴。李云道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手拿屠刀的刽子手,所以江北的扫黑大计其实他心中早有计较。各地的扫黑办相继成立后,李云道以省公安厅和扫黑办的名义下发了两份文件。其中一份是督促各地公安系统抓紧时间清理沉案积案,另一份则会同省纪委、省高院、省检察院一起,下发通知:将逐一核查近十年内涉黑案,排查漏网涉黑份子。

  这两年李云道其实已经离办案一线越来越远,如今更多地是坐在办公室里运筹帷幄。幸好这一次从各司法部门抽调的多数是得力人力,工作布置下去后,极少有推诿或拖延的现象发生,省级督导组很快就分成三个小队前往各地督察。杜西林亲自在抓的事情,各地级区就算再有怨言,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当出头鸟,毕竟莫海涛和李国明两个前车之鉴,在如今这个时候,包括马文华在内的各地级市的书记都不会去触碰杜西林的逆鳞。扫黑的工作推行得出乎意料地顺利,江北省内的所谓的一些黑道人士开始人心惶惶。据说这段时间,偷渡的价格直接上涨了十多倍,一些刚刚流窜进江北的江湖人士也开始纷纷选择下一个省外的落脚地。

  扫黑初期肯定会有效果的,这一点李云道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毕竟在江北的地界上,但抓一两个横行乡里的地痞流氓还是相当简单的事情。各地一把手为了在兼任扫黑办主任的杜西林露露脸,也会在一开始把声势造得很宏大,至少要给杜西林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真正的难题会出现在那些小鱼小虾都被清得差不多的时候,那些在各地跟曹国九、丁坤一个级数的黑道人物,通常又是黑白通吃的,真正难搞的正是这些早就借各种正当生意披上羊皮的恶狼。

  李云道把督察组派到地方上,而且目前禁止督察组成员跟地方上交流,每日只到各个地方采风,写成报告递交省办,一方面他是在给地方上以威慑,另一方面也是能过这些督察组搜集各地民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晚上往大排档上一坐,以江北人热情好酒的性格,只要是个机灵点的人,几乎用不了三天就能把当地的情况摸得七七八八。

  省委大院五号楼五楼,李云道每天上班每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内部邮箱,查看三个督察组组长递交上来的民情报告。洪烨去了淮州,另外两名分别从江州公安局快速反应小组里抽调上来的顾文和高胜恩去了相州和扬州,这两日发回来的报告都极为详细。邮件李云道转发夏初后,夏初会将所有涉案人员跟扫黑办的数据库系统进行匹配,凡是匹配且人工确认证据属实的,再由扫黑办将名单和证据下发地方,督促地方上尽快采取措施。

  处理完各地呈交上来的文件,已经快中午了,李云道看了看墙上的钟,想去大院食堂随便吃一口就驱车去相州一趟,但马文华的来电却打乱了他计划。

  “云道,中午有没有时间?”马文华亲自给李云道打电话,这还是头一遭,之前都是魏玮打电话,然后将电话交给马文华。

  “老领导召唤,没时间也得有时间啊!”李云道笑着道,“马书记您吩咐!”

  “这样吧,我刚刚在大院开完会,车子马上到你车下,一起吃午饭。”

  李云道自然欣然答应,但是一时间有些不解,马文华今天找自己所为何事。

  马文华是蜀中人,来了江北后对蜀中的麻辣口味颇为怀念,中午自然也是一家新开的川菜餐厅,四人的小包间里只坐了他们两人,让李云道更好奇的是,一向不离身的魏玮居然不在马文华身边陪着。

  点好菜,李云道给马文华倒了茶水,闲聊了几句关于扫黑的进度,这位从蜀中来到江北的省委常委终于切入正题,叹息了一声道:“云道,说实话,你在体制里的存在,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又是一件坏事啊!”

  李云道愣了一下,他觉得马文华在开玩笑,但马文华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却又不像是在开玩笑,倒似有些无奈,他连忙道:“马书记,我就是一干活儿的苦命啊!”

  马文华笑了起来:“别跟我在这儿诉苦,你要诉苦,找西林同志去,你是他点的将!”

  李云道嘿嘿笑着:“也谈不上苦,其实就是压力很大。您也知道的,扫黑除恶本身是一件功在千秋的事情,但从短期来看,却也的的确确是一件得罪人的事儿。就这半个月,打电话找我倒苦水的市委书记就不下六位,这六位桌子上堆着一沓字条,都是想帮一些人说情的,甚至还有京城来的字条,他们的确很为难啊。”

  马文华不动声色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抓出一把纸:“今天会后,我跟西林书记碰了个头,把这些也给他看了。西林书记态度很明确,涉黑份子只要证据确凿,一律要追究法律责任。”

  李云道笑了笑:“千万不要低估西林书记振兴江北的决心。”

  马文华点了点头,将那把纸收了起来,接着道:“其实今天找你,主要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小魏找我聊过了,他想下去锻炼锻炼,我也同意了,这两年他成长成很快,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伙子了,我准备让他到下面的县里先练练手。只是小魏下去了,我身边就空出来一个位置,秘书长给我推荐了几个人选,我都不是太满意啊!”

  李云道苦笑道:“您的意思是……”他一时间没明白马文华的意思。

  马文华笑道:“你那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推荐过来。”

  李云道一愣,随即无奈道:“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会儿一帮丘八出身的,你让他们开个枪抓个贼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让他们去舞笔杆子,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唯一一个能弄点材料的陈曦还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四十几的人了,放在您这儿也不合适啊。”

  马文华叹了口气,点点头,表示认可:“说得也是啊,江北缺各类人才,这的确也是现状。”‘

  李云道喝了口水道:“等俞旻楠把那个大院大所的创新区弄出来,人才就多了,不过我估计起码还要三、四年的功夫!”

  马文华感叹道:“三四年太长喽,我现在只争朝夕。”

  正在喝水的李云道突然地动作一滞,猛地抬头道:“马书记,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入您的法眼。”

  马文华如今是完全将李云道当成了忘年交,见他如此认真,马上放下筷子道:“什么人,说来听听呢!”

  李云道也放下筷子将章徐鹤的故事给马文华讲了遍,最后道:“我是我在浙北的挖掘出来的应该说潜力最大的部下,我是从警犬支队硬挖到局里的,不过他回局里没多久,我就调来江州了。”

  马文华一开始还很兴奋,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没了脾气:“浙北的人,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李云道笑道:“这小子最近闹着要来投奔我,之前都要辞职了,被我拦了下来,找浙北公安局现在的局长老范帮他办了挂职交流手续,人现在就在江州。”

  马文华立刻来了兴趣:“哦?现在在江州市局还扫黑办?”

  “我让他跟着扫黑办的督察小组下去熟悉情况了。”李云道想了想道,“说实话,原先我是真打算把这小子放在身边好好培养的,但如果您能看得上,我也就只能割爱了,谁让您是省委领导呢?”

  马文华大笑,用力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京城的老首长说得没错啊,有困难找云道,你小子就是一天生的福将!”

  李云道哭笑不得:“领导,我这可是割爱啊!”

  马文华笑骂道:“瓜娃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丑话说前头,人我得亲自见一见,用不用还两说。”

  李云道点头道:“那是自然,您的秘书,必须给像胳膊肘一样,使用自如才好。不过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您会放魏处长走,一般的领导,也都是看自己要走了,才会为秘书谋条后路,等等,您不是要……”

  马文华哈哈笑道:“放心,我在江州,起码要干满一届的!魏玮愿意下去为百姓干点实事,我为什么不支持?他的年纪跟你差不多大,所以我才说,你的存在,对于体制里的人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年轻的,会因为而好高骛远,年长的,会因为你而觉得自己这些年都白混了。其实啊,他们光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你中枪中弹,重伤卧床的时候,他们是看不到的。所以他们只看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到了如今的位置,却看不到你背后那些辛酸的什么付出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