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代价太小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11米宽的华尔街在全球金融界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Rose这个名字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便这个向来以白种人为尊的大街上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Rose是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但是在华尔街,没有哪一个贪心的金融家敢把Rose当成一个弱女子来看待——之前这么做的人,都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此时坐在面朝华尔街的落地窗前,这个享誉中外金融界的女子却幽幽叹息一声。刚刚蹒跚着走到女子面前的点点似乎知道母亲此时心情不佳,转身便又跌跌撞撞地奔向趴在圆厅里画画的哥哥。

  身着棉扣布衫的老妪悄然出现在女子身边,适时地递上一杯咖啡:“阮小姐,要是惦记三师叔了,就回去看看吧!您把宁小姐放在三师叔身边照顾起居,本是不错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那位古小姐,我总觉得她赖在江州不走,迟早要出问题啊!”

  阮钰接过咖啡,轻抿了一口:“如今正是中美贸易战的非常时期,我要是走了,刘参赞一个人是应付不来那些狡猾的资本家的。我最担心的倒不是古可人会如何,古家在京城的地位很特殊。莺姐你不是很爱听评书里的《杨家将》嘛,古家在新中国的地位,跟杨家有些类似,但古家付出的代价更大。如今整个古家就只剩下古可人这个唯一的血脉。京城里跟我们家老祖宗一个辈份的,多数跟古家在战场上浴血奋战过,跟古家的男人都有过命的交情。那时候保守派和改革派还不像如今这般泾渭分明,很多事情都是有商有量的。所以一直以来,古家都是两派之间沟通的桥梁。孔叔叔其实这么多年一直在致力于一件事,那就是让两方能够放下成见,求同存异。事实上,如今我们华夏进入民族复兴的跑步期后,的确很多之前悬而未决的争议都可以放一放了,毕竟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想将在三十年后重新看到一个万国来朝的辉煌局面。说实话,云道如果真的可以把古可人拿下,我相信夭夭和我都会举双手赞同的。”

  郑莺莺喟然道:“原来如此,古小姐原来跟我们姑侄一般,都是孤苦伶仃的可怜人。”

  阮钰拉起郑莺莺布满伤痕和老茧的手,微笑道:“莺姐,你和天狼现在已经不是孤单的两个人了,云道和我都把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郑莺莺感慨道:“如果不是三叔师,也许我们姑侄俩早已经命丧黄泉了,哪还有今天这般能重见光明!再造大恩亦如父母,我姑侄二人此生都愿为三师叔做牛马驱使!”

  阮钰笑着道:“云道的脾气您又不是不了解,他这人看似冷酷无情,但实则最是心软。他从小跟大师父和两位哥哥相依为命,你和天狼,他也早就当作是家人看待了。倒是前些日子跟他通视频电话时听他提到天狼和关芷的事情,云道还是想尊重你的意见……”

  郑莺莺微微叹息一声:“我姑侄二人能得三师叔厚爱而得以苟延残喘,如今总算活得像个人了,哪里还敢有什么要求。之前也只是想着,能给那孩子找个差不多的瞎姑娘给老郑家延续香火就差不多了。做人啊,不能太贪心,天狼能有关芷那个死心塌地的姑娘,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份。阮小姐,下次麻烦你帮我跟三师叔说一声,此事就由三师叔全权做主了,臭小子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就休怪我老太婆家法伺候了!”

  阮钰轻轻拍了拍郑莺莺的手道:“莺姐,我觉得这件事还得尊重天狼自己的意思。”

  郑莺莺笑了笑:“以前啊,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社会环境不一样喽!总之,我就一句话,全凭三叔师定夺!”

  阮钰点点头,笑道:“想来,云道也不会害天狼的。就不是不知道傻小子自己怎么想的,关芷那姑娘出身可怜,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看来也不是会轻易就放弃的。回头我也再问问云道的意见。”

  西南边境,朵朵白云飘过天际。秋风起,枯草低,远处的草场传来阵阵牛羊声。边境上已经好几个月听不到炮火声了,那披着白纱赤着足的帕尔瓦蒂再也没再小镇上出现过。

  桑杰挥动着手里的皮鞭,衔在嘴里的枯草迎着秋风飘荡。他小心地理了理自己的毡帽,这是军营里的天神送给自己的,他很珍惜,只有在太阳很大又起风的时候,他才会戴上这顶帽子。天神很美,就如同小时候阿亿唱的歌谣里的神那般美,她赶走了抢自己蜜蜡手串的印度女人,又让军营里的医生治好了阿亿的病,医生说了,阿亿的身体,起码还可以再活二十年。桑杰吸了吸鼻涕,二十年是多久呢,他也不知道,反正二十好像从自己家的牛和羊加起来的数目还要多一些吧!

  背着秋风,桑杰唱起了阿亿教的歌谣:“有时候,格萨尔能低头发现牛皮铠甲的缝隙里一根卷曲的毛发,他就莫名地兴奋,手中闪亮的大刀,挥舞的更闪亮,作为英雄,他也更英勇……”

  肃杀的秋风将他的歌声从草原的这一头传到了草原的那一头,那里,有一座终年覆雪的大雪山。

  此时雪山并不下雪,蓝天白云,白雪反射出刺眼的阳光。那趾甲上涂着鲜红色的赤足缓缓踏过雪原,却连半点足迹都没有留下。白色的纱丽随着山间的秋风漂在空中,如果不是那圣洁的身子上不断有红色的液体滴落下来,那人也就仿佛全然隐没入了大雪山里。

  那原本还算平稳的步伐突然一滞,幽蓝的眼睛猛地迸发出数道杀意。

  前方,就在不足百步的地方,一袭素色布衣,淡淡地立在那里,背对着她,仰头看向那雪山之巅。她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可是雪山的秋风中,无论是那布衣还是那黑色长发,都纹丝不动。

  帕尔瓦蒂强压住汹涌的血气和愤怒,怒目瞪着那素衣的女子:“你究竟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她的确很想知道,这个追杀了自己一路的女子到底想要什么。原本她以为这素衣女子的实力顶多跟自己不相上下,但交手后她才知道实力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无论是被重伤的湿婆,还是被这女人从二十八楼直接扔下一楼的伽摩,都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她明明在两个月前就可以格杀自己,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她宁愿跟着自己来到这大雪山下也不早早动手呢?帕尔瓦蒂并不怕死,死不过就是回归梵天的怀抱而已,但如同伽摩和湿婆那般不死不活,她便不乐意了。

  那女子不动,她便不动。不断滴落的鲜血在很快融化了她脚下的冰雪,红色的雪坑看上去颇为诡异。

  山风呼啸不止,浅蓝色的眸子闪烁过数次杀意,但最终都烟消云散。

  “传说你们的梵天就在大雪山之巅?”素衣布裤的女子轻声轻语,仿佛这雪山里住着不出世的魔神。

  “你害怕了。”帕尔瓦蒂平静地看着这个就算以印度人的审美来看也算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

  “什么是害怕?”蔡姓女子眺望那雪山的巅峰,“害怕多数是因为拥有,不曾拥有,又如何会失去,没有失去,又因何而害怕?”

  “不曾拥有?”帕尔瓦蒂轻笑,“据说你结婚了。”

  冲天杀气令山风仿佛瞬间静止,那黑色瀑布般的长发无风而动,但很快,那长发又垂落下去,她又只是淡淡地看了帕尔瓦蒂一眼:“女人,总要有归属的。”

  帕尔瓦蒂平静道:“我的归属就是梵天的怀抱。”

  蔡桃夭却嫣然一笑:“如果梵天也死了呢?”

  帕尔瓦蒂道:“梵天怎么会死!”

  蔡桃夭笑了笑,再次望向那雪峰:“大概有三十年了吧。”

  帕尔瓦蒂顿时面色大变:“你还知道些什么?”

  蔡桃夭笑道:“我还知道,三十年前,你们的梵天差点儿死在某人的手上,不过只是差一点,有些可惜。”

  帕尔瓦蒂冷哼一声:“那是一次无耻的偷袭。”

  蔡桃夭笑了笑道:“就允许你们十大主神中的五人伏击别人,就不许人家回过头过找你们的麻烦?这是何道理!”

  帕尔瓦蒂怒目相向:“你这是污蔑。”

  蔡桃夭轻挑眉毛:“还是太稚嫩了!”

  “什么?”帕尔瓦蒂不解,刚想再问些什么,那素衣身影却陡然消失,下一刻,那道倩影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你恐怕是不能涅槃了。”

  帕尔瓦蒂瞳孔猛烈收缩,下一刻,自己的身子便如同秋风里的落叶一般,无力地向后飘飞出去。

  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帕尔瓦蒂向后击出一掌,雪泥翻飞中,那白色纱丽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蔡桃夭的面前。

  蔡桃夭微微一笑,往前踏出一步,帕尔瓦蒂再度如风中飘零的枯叶,只是这一次,她在半空中喷出大口的鲜血。

  蔡桃夭轻声道:“你杀我一十二名子弟兵,就你一个,代价未免也太小了,看来还得走一趟孟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