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葛春秋的愤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史昱明是国际情报中介,古可人透露的这个消息的确令李云道大吃一惊,尤其是史昱明居然还跟二部的某些行动扯上了关系,这一点更是令他觉得吃惊。自己从西湖来江州,更重要的使命是拔出圣教安插在江北的暗线和羽翼,但是从曹国九被杀后至今,圣教在江北的党羽似乎就停滞了所有活动,加上陆展鹏手里的那份名单还没有交出来,圣教的触角到底伸到了哪个程度,如今还不得而知。但李云道越来越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曹国九很可能只是圣教布置在外围的势力头目,而掌握圣教在江北核心力量的,一定另有其人,而且一定是这个人,在指挥着江北的圣教党羽,适时地按兵不动。

  这是在跟自己比拼耐心!对方一定知道自己就是他们背后虎视眈眈的猛兽,毕竟无论是在江宁、香港还是西湖,自己都成功地拔除了他们的势力。自己的劣势在于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敌暗我明,这种随时都有可能面对黑暗中射来的箭矢的感觉让李云道如履薄冰。隐隐地,他觉得江北的局势在某个时间段可以串成一条主线,只要将主线都厘清了,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如今对方在跟自己做耐力的角逐啊!可是,谁能跟一个在昆仑山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的家伙,谈什么耐力上的优势呢?

  古可人最近跑江州跑得很勤快,李云道家的客卧基本快要成为她的房间了,只要看看次卧配套的洗手间里那些价值不菲的奢侈化妆品,就知道这女人快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优秀的女人,似乎是从女人这个群体里分解出来的另一种动物,而这种动物似乎是生来就无法和平共处的。古可人开始密集的出现在家里后,李云道就发现自己碰到宁若妙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以往宁若妙送来早餐还能坐下来跟李云道一起吃完再走,如今只是送来早餐,而后就悄然离开。这种微妙的变化李云道也很无奈,因为高了一个辈份的古可人比一般的女人要强势得多,更可怕的是这个强势的女人背后还有一个庞大到可以买下数个上市公司的盘古资本。有种说法是男人有了钱会变坏,李云道觉得这种说法很值得商榷,但女人有了钱一定会张牙舞爪。

  李云道只是对这女人的强势觉得很无奈,至少时不时引诱自己叫她一声小姨妈的女人没什么坏心眼,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样一个女人时不时出现在江州,几乎就等同于灾难,甚至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

  乓地一声,是市长办公室内传来的声音。市长秘书又打了个哆嗦,最近葛市长摔东西的频率越来越高了,那个跟客商和下属淡笑风声的市长形象越来越少见了,就连自己最近也至少一天挨骂两次,这让他最近连送个文件进办公室都要掂量一下葛市长的心情。年轻的秘书心中感叹,为什么同样是秘书,魏玮就那么好命呢?马书记显然还要干满一届的,但已经着手给自己的秘书安排好了后路——到下面县里去当副县长,虽然是不入常的平级调动,但对于秘书出身的人来说,从服务型的岗位转向实务型岗位,这说明领导是在真正为你的仕途着想。他其实也想离开,至少不要每天看着葛市长那张如同怒狮子一般的脸,他觉得自己应该都能多活几年。

  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起,仿佛戳破了他的心思一般,吓了他一跳。听到电话里传来葛春秋的声音,他连忙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葛春秋似乎刚则在里面发了一通火 ,有些精疲力尽,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进来收拾一下,另外约史董事长晚上碰一碰。”说完,里面就挂了电话。

  秘书直接电话打到了史昱明手机上,但是秘书接的,说史董晚上在广州,要后天下午才会回江州。秘书一听就觉得糟糕了,自己待会儿进去汇报这个消息的时候,可千万别被领导迁怒了。

  战战兢兢地敲门进了市长办公室,也不敢看葛春秋的脸色,提着簸箕扫帚默默打扫干净地上的玻璃渣子,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葛市长这个月打碎的第十三个杯子了,再这样下去,他都不好意思再让人去采购杯子,否则人家还以为老板把杯子当饭吃了呢!

  “史昱明那边怎么说?”葛春秋突然开口,秘书被惊得打了个寒颤,抬头却看到葛春秋在批阅一份文件,说话的时候头也没抬,这才松了口气。

  “刚刚沟通过了,史董那边要后天下午才会回到江州。您看要不要约后天晚上?”秘书小心翼翼地问道。

  “后天?”葛春秋陡然抬头,脸色难看得厉害,啪地一声把钢笔拍在桌子上,“后天?等到后天黄花菜都凉了!姓马的跟盘古资本都要准备签合作备忘录了,他还在有心思出去?再给他打电话,今晚无论如何要碰一面。”

  秘书连连点头,想出去打电话,却不料葛春秋厉声道:“就在这儿打,当着我的面打,打开免提!”

  秘书只好照办,电话还是史昱明的女秘书接的,要求一提,女秘书也觉得很为难:“要不我请示一下史董?”

  葛春秋起身,一把将电话扯了过去,直接道:“我是葛春秋,你告诉史昱明,今晚不碰面,今后所有事情都免谈!”

  “葛市……”

  那边的秘书才说了两个字,葛春秋就愤怒地将电话挂了。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此时他觉得这个世界上,靠人真的不如靠自己,之前是太信任史昱明了,没想到到了节骨眼上,跟自己玩失踪。他史昱明难道不知道,一旦市里面跟盘古资本的合作备忘录一签下来,工业园区这边的事情就彻底泡汤了?更让他觉得愤怒的是俞旻楠这个工业园区党工委主任的阳奉阴违,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回去以后半点儿推动这件事情的意思都没有,完全没把他这个顶头上司放在眼里。冲这一点葛春秋就知道了,俞旻楠这个石明时代的“功臣”,是要彻底地倒向马文华了。

  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这一届一结束,自己真的很可能就要退二线了!葛春秋越想越觉得愤怒异常,自己真是做事的大好年华,无论是经验还是人脉又或者是政治资历,都比那个纪检工作出身的马文华正适合当江州市一把手,可是京城的那帮老东西就是不肯给自己机会。要说输,葛春秋只觉得自己输在了政治资源上,如果自己有像马文华的老领导那样的资源,自己很可能已经是一把手了。可是,这就是自己的人生!

  他越想越心不甘,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做一次绝地反击!自己是主管政府的市长,经济上的事情,应该由自己说了算!他自己忘记了,在这件事上,作为省委常委和一把手的马文华,确实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的形势下,马文华的话,甚至有着一票否决的作用。

  秘书一直在看着踱步的葛春秋,他很想劝劝葛市长,但却不敢开口,只能悄然地拿着扫帚出去,轻轻地掩上了办公室的门,看着外面的椅子上空无一人,他也叹了口气,葛市长难道没发现吗,最近来他这儿汇报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吗?

  处理好垃圾,坐在市长办公室的外间的秘书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听到办公室里面葛春秋在接电话的声音,这才回过神,听声音应该是史昱明回电话了,而且史昱明晚上一定会“赶”回江州。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史董事长这两天有点儿躲着葛市长的意思,他甚至觉得,刚刚接电话的时候,史昱明很可能就在江州,而不是什么广州。

  他不知道史昱明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却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动一些别的心思,否则万一哪一天泰山压顶了,自己这种小鱼小虾一定只是牺牲品。

  昱明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史昱明笑得高深莫测,秘书在一旁不解地问道:“老板,为什么我觉得你这几天有点儿躲着葛春秋的意思?”

  史昱明喝着咖啡,微笑道:“东北人有句话叫‘上赶的不是买卖’,听说过吗?”

  高佻的秘书笑道:“我就是东北人,怎么会不知道呢?您的意思是,让他自己主动找您,效果比我们总盯着他更好?”

  史昱明点头道:“据说姓盘古资本要跟市里签合作备忘了,他再不着急,屁股底下的椅子很可能就保不住了,再加上他的年纪快到线了,再不争一把,闭上眼,这辈子就没了。”说着,史昱明的脸色也沉重了起来,“我们也还是要做好几种预案,如果盘古资本抢在前面的话,前面所有的工作就都泡汤了。”

  “老板,那怎么办,盘古资本咱们又不能动,姓古的女人……”秘书似乎觉得这件事基本无解了。

  史昱明却冷笑道:“古可人身份特殊,我们暂时不能动,但是有个人却不在这个范围内。”

  秘书皱着如远山一般的黛眉:“老板,您的意思是要动马……”

  史昱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冷哼一声:“一个副部而已,真以为自己能左右这天下大势了?况且,有时候,他的理念并不能决定他的意志。对了,为了预防万一,找老朋友做好准备,实在不行,就……”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而后神秘笑道,“他们不是有上千种办法,让一个人死得不明不白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