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窗帘后的黑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位绝大多数京城纨绔见了面都要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可姨”的女子将下巴搁在杯沿上,盯着餐桌,却似乎有些茫然:“李云道,你说人活在这世上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云道难得今天心情好,笑着道:“作为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这个问题你应该早就知道答案的。”在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子发飙之前,他又连忙道,“其实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个观点很有意思,因为他们说地球就是外星人的实验场,人类只是实验品之一,而外星人就是西方宗教里的上帝。”

  古可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就只有你才会用这么无聊的答案来逗我,来,李云道,这一杯我敬你,为你第一轮扫黑工作取得圆满成功。”

  李云道也举杯,但却只是笑了笑:“圆满不能说,但接下来的工作打了一个不错的基础,这一点我还是敢打包票的。”

  人在伤春感秋的时候,酒精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情绪催化剂,喝了多少酒李云道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喝了白酒,不知为何又喝了些红酒,之后连洗澡的程序都省掉了,倒头就睡。

  秋日的清晨阳光明媚,被渴醒的李云道一直还在回味刚刚恶梦里的八爪鱼,等睁开眼,却愕然发现古可人如同梦中的八爪鱼一般缠在自己身上。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李云道觉得自己一定还被梦魇笼罩着,否则怎么会看到如此一幕如同恶梦般的场景呢?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古大小姐从自己身上挪开,幸好两人都是合衣而眠,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小心翼翼地进了客厅,李云道回头看看房间:没错啊,自己睡的就是次卧啊,怎么那女人也……估计应该是喝多了。

  匆匆洗涮后李云道几乎是逃离“现场”的,虽然没作案,但是难保那女人睡醒了以后发神经,自己还是早点离开风暴区吧!

  沛公湖的秋晨,风景格外优美,湖畔的枫树已经渐渐转红,远远看上去,如同一条红色的绸带。在湖边打了一套太极,俞旻楠就来了。见李云道正在活动身体,这位年过四十的中年能吏也心中痒痒的,拉拉筋骨就已经累出一身汗。

  “老俞,你得多加强锻炼啊!”李云道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俞旻楠,笑着道,“老爷子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这革命工作才刚刚起步,可别就已经累垮了身子啊!”

  俞旻楠不无羡慕地看着李云道:“年轻真好啊!”

  李云道翻了个白眼道:“那是因为我每天坚持锻炼。对了,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了?”

  俞旻楠自然知道李云道说的是哪件事,叹了口气,将脚边的一只空易拉罐捡起来丢进木栈道旁的垃圾桶:“一个重伤的最后还是没能救过来,结果是两死一伤……所以咱们的葛市长现在对我意见很大啊!”

  李云道轻笑一声道:“他对你意见大,不是因为死伤事件吧?”

  俞旻楠无奈地笑了笑:“不管怎么说吧,我做事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也对得起自己,就差不多了。也不琢磨着让所有人都满意,我现在发现,越是想让所有人都满意,就越容易出问题。”

  李云道指着沛公湖的西岸:“怎么样,你那个科教创新区现在是不是已经有眉目了?”

  说起这个,俞旻楠就来了劲头:“上次去京城洽谈的效果非常理想,已经有起码四家科研院校表现出初步意愿,愿意来江州开设分院。我的想法是要凑够二十家!”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我倒觉得宁缺毋滥!”

  俞旻楠点头:“那是自然的,起码得985那个级数的吧?”

  李云道指了指俞旻楠笑道:“全国拢共才多少985院校?”

  俞旻楠笑着道:“那就试试看,能不能让他们都来。”

  李云道很喜欢俞旻楠这样的官员,胆子大,有想法,又敢于尝试。

  “现在难点还有哪些难点?”李云道望着西岸边的枫林,如果未来那里能吸引国内一线的高校,并设立一个在东部沿海走在前沿的科教创新区域,无论是从人才的供给上,还是未来江州的产业结构的提升上,都会提供充沛的原动力。

  俞旻楠苦笑一声:“眼下就有一个我最没料想到的困难。”

  听俞旻楠详细的阐述完,李云道诧异道:“师大居然不愿搬?”

  俞旻楠叹了口气:“我也是没想到,我在京城那边都能说服人家,却拿咱们江州自己的院校没有任何办法。说要师大是省属院校,市里在这方面的话语权……”

  李云道想了想道:“尽力争取看看,毕竟是咱们江州自己的一块招牌,虽然学校排名在全国来看比较普通,但如果等那些985都来了,他们再后知后觉地想进去,代价就不一样了。”

  俞旻楠也笑了笑道:“我也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弄得好像我要去占他们什么便宜一样。现在白送他一块地皮,都不要,到时候别哭着喊着要过来。”

  “还有一个办法,筑巢引凤嘛,顶多到时候让他们多付出些代价,也算是给这些闷在象牙塔里的官员一个教训。当然,必要的争取工作还是要做的。要不要我跟西林书记那边……”

  “别,先别弄得那么复杂,到时候上面行政命令下了,下面又不配合,我两头为难。如果真要搬,那也得让他们自己上赶来才行,外力强压,效果肯定不如内在的驱动力。”

  “说得也是。其实需要转型升级的不单单是江州的经济发展模式,思维方式也得改,否则就像你说的,外力强压,效果永远比不上内在的动力。”李云道望着清晨朝阳下波光粼粼的沛公湖面,“不过所幸的是,江州有像你这样的头脑清楚的干部。”

  俞旻楠却认真道:“这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你这样的伯乐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相视而笑,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表达。

  因为杜西林的重视,省内的宣传系统对于扫黑办的宣传几乎是不留余力的,江北日报开设了扫黑专栏、江北电视台更是派了一个摄制组深入各个地区,制做了长达十集的专题报道。杜西林跟赵平安不一样,喜欢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所以接受采访的任务都统统落到了李云道这个专职的扫黑办副主任头上。节目播出后,在全省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但李阎王这张脸,却也在那些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原先是李老虎,如今是李阎王,阎王这个称号迅速成了震慑江北犯罪份子的一面旗帜。

  “人模狗样!”坐在书房里内的史昱明有些愤怒地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因为他在电视里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张面孔。这段时间,史昱明接到的求救电话不下十余个,有些电话没接着,等回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是关机儿无人接听的状态了。江北是自己的根据地,产业几乎遍布江北各个地级市,从房地产到能源,昱明集团的子公司遍布江北各地级市。自己花了巨大的心血在各地培植和扶持一些势力,在部分心血已经在此轮反黑中毁于一旦。在江北做生意,如果遵纪守法,早就被饿死了,哪还有今天的昱明集团?

  “老板,葛市长那边又想约您晚上碰个面。”女助理敲门进来,面无表情。

  “就说我还在出差。”

  “老板,他的耐心应该快到极限了。”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就是一条狗,我时不时给点吃的,见了我也会摇尾巴。他的那几条狗,就是永远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是京城那边做事靠谱,我就不信那位亲自出面了,他马文华还敢逆着来!”

  “那葛市长这边……”

  “先晾一晾,对了,联系一下马文华的秘书,看马书记哪天空,请他到昱明集团来视察。如果安排好了,把能请的媒体都请过来。”史昱明靠在椅背上,对于那些地级市的损失,他已经无暇顾及,只要这边的项目能上马,一切损失都可以从江州这里找回来。

  女助理退出去后,桌上的手机又开始震动,这一次是葛春秋的私人手机打来的。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冷笑了一声,拎起手机,扔进了书桌最下方的抽屉里:“废物!”

  一道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窗帘处,嘶哑的声音如同黑夜里的恶鬼。

  “史先生,有人让我问问你,你的承诺什么时候能够兑现?”那人就站在窗帘的后方,看不清面容,像鬼魅一般神秘。

  史昱明居然丝毫不害怕,跟那个跪在古可人面前痛哭流涕的形象判若两人。他冷笑一声:“我是个生意人,你出钱,我卖货,既然这一次我卖给你们的是一个承诺,那自然会兑现。另外,如果下一次,你再这样出现在我的书房,不要怪我史某人不讲交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