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蒋青天的外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后不再传来任何声音,史昱明知道那黑影应该已经走了。挥拳狠狠砸在红木书桌上,文房四宝皆被震落。书房外的人听到异响,不约而同地冲进书房,却只看到暴怒得如同一头公狮的史昱明。他挥了挥手:“没事了,你们出去吧!”两名国外雇佣军退役的亚裔保镖恭敬地带上了书房的门。

  圣教!史昱明在心中反反复复默念着这两个字,不知道因为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叹了口气,整个人瞬间有些颓丧。

  桌子底层抽屉里的手机依旧在震动,他思考了片刻,又重新打开抽屉,拿起那部屏幕上显示着“葛春秋市长”五个字的手机。

  坐在办公室里的葛春秋此时同样很愤怒,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史昱明在躲着自己。以往哪里需要自己亲自打电话?秘书的一个电话,他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如今却一直推脱说自己在出差。他已经收到风声,史昱明最近跟马文华的人在频繁接触。这让他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史昱明这样的商人本就如同嗅觉灵敏的恶狼,钱对他们来说就如同鲜血,闻到就会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可是马文华究竟许诺了什么,能让史昱明不顾与自己的战略联盟,转而向马系靠拢?史昱明在京城有相当不错的人脉,这一点葛春秋比谁都清楚,当年会放到架子跟一个商人往来颇多,多数也是看中了史昱明在京城的人脉关系,想着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己一把。这些年下来,两人倒也形成了颇多默契,江北窝案爆发,自己没受到太多牵连,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史昱明在京城的运作。可是,如果他投靠了马文华……葛春秋已经不想再往下想了。

  电话通了,史昱明一如既往地热情,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约葛市长和几位副市长一起聚一聚。葛春秋心中冷笑,但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只语调轻松地跟史昱明约定了后天晚上相聚的时间地点,就挂了电话。

  说话的语气如同往常一般,但葛春秋已经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商人对于钱的嗅觉是敏感的,而自己这样的政客对于人心却是有着旁人所不及的洞察力。放下电话的那一刻,他觉得手中的手机足有千斤重——史昱明到底还是只会站在钱的立场上。这就是商人!

  想通这个关节,葛春秋居然也没有之前的那般愤怒了,只是吩咐秘书后天晚上有约,就不要再安排其它事情了,被骂怕了的秘书诚惶诚恐地在小本子上飞快地记下,没问时间地点,像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写进正式的行程的,副秘书长问起来,他也只会说葛市长有一些私人安排。

  谁都有一些私事要处理的,包括书记市长在内,但是刚刚当上市委二号首长的章徐鹤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处理所谓的私事了,不过幸好他如今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真要有什么事情,跟三剑客里的随便谁打个招呼,都会帮忙弄得妥妥的。

  跟魏玮的交接用不到三天就完成了,之后他就开始试着进入秘书的角色。好在马文华在工作上一丝不苟,是一个在生活上却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这给新上任的市委大秘减轻了一些压力。事实上,因为李云道的关系,魏玮这个前大秘在交接工作的时候已经竭尽全力列出了一张详细的清单,包括领导的生活习惯等等,没有丝毫地藏私,这在一直程度上也加快了章徐鹤进入角色的速度。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马文华发现章徐鹤这个新秘书果然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在某些问题上,甚至比之前的魏玮还要更能干些。在看人的眼光这一点上,马文华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年轻的省长助理。一个人想要做成事情,总需要一些如臂指使的下属,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有些羡慕李云道,在官场这么多年,他比谁都清楚,一众忠心耿耿的部下,并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

  章徐鹤从门外敲门进来,帮马文华的保温杯里添了些水,见马文华摘下老花镜,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才适时地开口道:“马书记,刚刚昱明集团的人来电话了,想请您抽时间去他们集团看看。”

  站在窗前眺望远方活动腿脚的马文华轻笑一声:“你让秘书长安排个时间吧,昱明集团也算是本市的纳税大户,去看看也无妨。”

  章徐鹤点头道:“好的,我这就通知秘书长。”

  “对了,听说云道那小家伙回江州了,看他哪天空,就说我想请他喝酒!”

  章徐鹤先是一愣,随即忍住喜悦道:“前天还在大院门口看到李省长了。”

  “哦?他来过?”

  “不是。”章徐鹤苦笑道,“那天穿着便装,说是下去忙了一个月,回来偷个懒,提前下班回家给自己做顿饭吃。”

  “做饭吃?”马文华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起来,“偷得浮生半日闲啊,还是他这个扫黑办干得悠哉啊!”

  章徐鹤笑了笑,退出书记办公室,领导有时候说一些言不由衷的感慨,无论对错,感慨只是感慨而已,与事实无关。

  过了一会儿,章徐鹤又重新敲门进来:“秘书长那边已经知会过了,另外,李省长那边也约了,他说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儿晚上吧,就在他家,他亲自下厨。”

  刚刚坐下来戴上老花镜的马文华闻言失笑:“看来他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啊!”

  章徐鹤道:“李省长向来会时不时给人一些惊喜。”

  等章徐鹤关门出去后,马文华依旧在琢磨刚刚那句话——这家伙的确是时不时会给人带来一些惊喜。京城里的老人家们说这小子是一个天生的福将,来了江州,三下五除二就把曹国九和丁坤犯罪集团集体剿灭,如果不是杜西林书记点将,马文华甚至觉得自己在江州的任期里,只要能跟李云道通力合作,一定能为江州开创出一个暂新的局面。

  京城的秋日,一样蓝天白云。一弯小径,直通红枫林深处的院落。踏入红枫林的时候,蒋青天就下意识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住在枫林深处的老人很在乎这些细节。老人当年是野战军当政委的时候,有句名言:一个兵如果连自己的纽扣都系不好,还指望他能用枪打死敌人?

  从小到大,蒋青天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那个总是喜欢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老人心怀敬畏,哪怕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年纪,这份敬畏不减反增。

  小径上落叶翻飞,昨夜下过一场雨,踩在泥土上松松软软的,给人一种格外踏实的感觉。沿着小径,往里走了大约百米,一处气势破宏伟的院落出现在视线里。他转头看了一眼上的太阳,不知为何,看到这处他每年都要来几趟的院子,心里腾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小院门前两尊石狮,威武异常。

  门旁两行字,一副石刻对联。

  上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下联: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副对联蒋青天早已经熟视无睹,推开那扇厚重的金漆兽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方腾龙壁,与北海那幅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北海是九龙,这里的影壁上则少了一条。

  绕过八龙壁,一个扎着冲天小辫的丫头就冲了上来,抱住来人的双腿,等抬头看清是一个眉眼陌生的男子,便噘嘴后退两步:“你是谁?来我家做什么?”

  蒋青天笑了笑,今天心情好,于是蹲下身子,捏了捏女娃娃粉嫩的小脸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你叫蒋青泓,对不对?”

  小女娃歪着头打量着蒋青天:“你是……”

  他笑了笑,起身,在小丫头头顶上轻轻拍了拍,继续往院子里走。

  小家伙从后面追上来,很快就超越了他,小腿迈得飞快,往院落深处奔去。

  “爷爷、爷爷!”小家伙很快就奔到了一株石榴树下在躺椅上眯眼养神的老人身边,抱着老人的脖子撒着娇,“爷爷,有客人。”

  蒋青天快步走到老人跟着,毕恭毕敬道:“爷爷,我来了。”

  小丫头好奇地打量着蒋青天,似乎不明白这个陌生人为什么要喊自己的爷爷为爷爷,他是要跟自己抢爷爷吗?那可不行,于是,她很恼火地给了蒋青天两记白眼。

  老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未睁眼道:“去练字吧。”

  蒋青天愣了一下,却看到那小丫头噘嘴,垂头丧气地往书房的方向走。

  到那女娃娃依依不舍地踏入书房,老人依旧保持着闭目养神的状态,蒋青天则双手合叠放在身前,不敢造次。

  良久,才听那老人幽幽道:“此去江南,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如今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自己心里要有杆秤。”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