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大善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天骏制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拿到了国家支援第三世界药品的项目,而后利用这些药品的出口到非洲的机会,往海外运毒,这就是当年为何史昱明愿意出天价收购天骏制药两成股份的原因。把囚徒困境用在阿财和金刚的身上让二人博弈,显然金刚要比没当过兵的阿财要硬气得多,阿财交待了一清二楚后,李云道再拿着阿财交待的内容逐步突破金刚的心理防线。终于在第三天上午,这个当过特种兵的黑道头目也撑不住了。

  人就是这样,当李云道把金刚的八十岁的老母请到公安局,善良的老人指着儿子的鼻子边哭边破口大骂的时候,这个内心深处还有几分良知的黑社会头目终于崩溃了。金刚所涉及的事情跟阿财不一样,金刚几乎已经是莫天骏在地下黑暗世界的代理话事人,相州黑道后来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金刚说的话就是莫老板的意思。那些黄、赌、毒的勾当都放在一些帮会成员的乡下亲戚名下,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利润从那些罪恶的行当里压榨出来,输送到莫天骏的秘密账户里,而后莫天骏会通过天骏制药旗下的艺术品投资公司将这些钱洗得干干净净。

  扫黑第二战的初战告捷,李云道觉得自己似乎还应该感谢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侏儒忍者,如果不是她暗杀了莫天骏,这些事情应该还没有这么快就能浮出水面。相州警方又逮捕了莫天骏麾下的数名重要人物,一时间这个曾经在相州横行一时的天马帮分崩离析,在重要头目纷纷被警方逮捕后,帮众人人自危,身上有案子的选逃他乡,没案子的也开始将视线转向正经的行当以谋生。

  天马帮的问题是解决了,但天骏制药的股票却一连五个跌停板,市值大幅缩水。这些李云道帮不上忙,也不想去帮,对于一个利用国家帮扶第三世界的项目运输毒品的上市公司,他也生不起任何一丁点的同情之情,因为那些运到国外去的毒品会坑害多少幸福的家庭和生命,这些罪孽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顺着阿财所交待的内容,李云道开始迅速追查毒品的来源,线索开始慢慢汇集到史昱明在江北投资的各家进出口贸易公司,有的是他控股的,有的只是参股,但这些公司无一例外地都与天马制药有经济上的往来。李云道向省委书记杜西林做过汇报后,又省厅缉毒局抽调精干力量,分别开赴扬州、淮州和安州,顺藤摸瓜地搜寻毒品的来源,同时对江北巨富史昱明开始实施二十四小时秘密监视。在监视史昱明之前,李云道还是电话请示了秦孤鹤的意见,秦家老爷子只说“便宜行事,但要注意史昱明身边的日本人”。

  日本人?难道说史昱明在跟那些一直以来为日本情报组织效命的忍者们合作?那些忍者想要什么?李云道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见一见这位在国际情报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一个有“才华”的人,无论在哪个行业都能发光,无论是赚钱还是搞情报,这位江北巨富都是一把好手。只是李云道上次跟他碰面,他却如同小丑一般匍匐在古可人的面前跪求原谅,如今来看,那会儿演的戏还是用力过猛了——一个演技也还算勉强过得去的情报贩子,他潜伏在江州这么长时间,到底意欲何为呢?

  夏初的黑客团队很快就整理出了关于这位巨富的所有资料,但资料只2003年开始,03年之前的所有信息都是缺失的,只有档案上写着的关于这位巨富的求学或工作经历,仿佛这个腰缠万贯的大亨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李云道看完资料,闭眼思索了良久,再次睁眼时心中已经大体有了方向。他把陈曦叫进办公室,吩咐道:“问问徐鹤,看马书记什么时候空,我有点事情想请示马书记。”

  陈曦很快就回复说:“章秘书说马书记今天晚上有个接待,接待一结束就回家,到时候在马书记家里见。”陈曦这个算是中年得志的办公室主任如今很是意气风发,调到扫黑办后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这些都要感谢眼前这位年轻的伯乐。

  “行,你晚上忙你,我自己直接过去。”李云道从办公桌里拿出一本字贴,“给,你前阵子不是说孩子写字不好看嘛,我抽空临了些贴,你让你家闺女每天临半小时,半年应该就有效果。如果有机会,你带孩子来见见我,有些东西,当面一点就能通!”

  李云道的字是得到顶级书法大师的认可的,陈曦自然清楚,如获至宝般捧着字贴:“谢谢头儿,您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家那点事情,实在是……”四十多的粗汉子的确有些感动,这么年也跟了不少领导,眼前的这位本事最大、却是最体谅下属的。

  “滚犊子,别跟老子在这儿演感情戏,晚上陪嫂子去吃个饭、看场电影,这些天为了整理那些资料,估计你也累坏了。”李云道笑骂道。

  深秋的风已经有了寂寥的寒意,吹着路面的落叶在空中打个旋。李云道踩着落叶走进马文华的住处,几位省领导都住在这个大院里,前面不远处亮着灯的,应该就是杜西林书记的家。

  马文华坐在客厅里捏着眉心,长时间的劳心劳累让他看上去已经比前两年要苍老了很多,听到脚步声,他才抬头,看到李云道,立马就笑了:“来了!坐,小凤给李省长泡杯茶,用白茶!”

  李云道知道马文华这儿的白茶都是他压箱底的好茶,看他脸上微红,笑了笑道:“您这是又喝了不少?”

  马文华叹了口气道:“今天还好,只是喝了点红酒,前天晚上跟京城来的投资商喝高了。老喽,不比从前了。现在醉一场,几天几夜都缓不过来,不像年轻的时候,天天喝醉,第二天照样头脑清醒地去上班。”

  李云道知道马文华有两大好,一个是嗜辣,这因为之前长年在蜀中的缘故,二是好酒,而且酒量很不错。听马文华说完,他当下笑了笑,说道:“酒是个调节气氛的好东西,但身体才是最紧要的。”

  马文华摆摆手,喝了几口解酒茶道:“听说相州那边扫黑工作进展得非常不错,昨天开常委会的时候,西林书记还点名表扬你了,说是用你把枪用对了,让我们都要学会知人善用。唉,我难道不知道你李云道有本事?要真可以,我还真考虑把你弄到江州来当市长,至少跟我搭班子,做起事情来也要顺手得多。”

  李云道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毕竟马文华的话里涉及到了江北省的一把手杜西林,作为下属,李云道还是尽量少在外面点评自己的顶头上司。

  “对了,小章说你找我是想谈谈史昱明的事情?”马文华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位江北巨富倒是个人物啊,左右逢源的本事很是高明,最近这段时间,下面不断有人在给我塞史昱明的好话,就快把他捧成江州的大善人了。”

  “善人?”李云道嘿嘿笑了笑,“我正要跟您汇报关于这位‘大善人’的事情。”李云道将这段时间的调查结果向马文华做了一遍汇报,他看到,马书记的脸色终于越来越难看了。

  “利用向第三世界援助物资的渠道贩毒?”听到这里,这位向来嫉恶如仇的市委书记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得一掌拍在茶几上,“岂有此理,这样的败类还想染指我们江州的页岩气?岂有此理!”马文华起身,愤怒与焦急溢于言表,背着手,快速地在客厅内来回走动。

  “不行,这种人一定要尽快地处理,否则将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马文华最终又坐回到茶几旁,认真地看着李云道说道,“云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这样的害群之马,一定要尽快处理。”

  李云道点头道:“其实这也是我想跟您商量的,页岩气的事情很蹊跷,说实话,我有种预感,史昱明的醉翁之意并不在我们的页岩气,但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目前还没调查清楚,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另外,因为涉及到国家援建第三世界的项目,我怕是京城那边也会有震动,这件事您看是不是要请纪委、监察委同期介入?”

  马文华皱眉寻思了良久,才点了点头:“这样吧,你抽空向抗日主任做一次详细的汇报,我这边也要做一些工作,总之一个目的,绝对不能让蛀虫混水摸鱼了!”

  小凤是马文华住处的保姆,据说是秘书长亲自挑的,是个眉清目秀的乡下姑娘,干活很麻利。她把给李云道泡的白茶端上来的时候,正碰上马书记在拍桌子,吓得小凤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躲回了厨房,只是偶尔探出脑袋往外看一眼。她也很好奇,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居然是“省长”?省长应该是很大很大的官了吧,可是他那么年轻,似乎比自己都大不了几岁,听他跟马叔叔交流的,好像也都是国家大事,小凤想想,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家里刚刚给自己介绍了一个对象,在省城搞运输的,小凤见了一面,没啥特别的感觉,但跟眼前这个年轻干部一比,自己就觉得特别丢人,怎么想都觉得那个一边吃饭一边摸脚的运输队队长怎么就那么不顺眼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