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相州有个天马帮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古可人懊恼地用耳塞堵住自己的耳朵,但那令她心跳加速的声音还是会时断时续地传过来。她能听得出来,那祸水一般的女子已经竭尽全力地在控制自己的声音,可是这种事情……古可人这会儿将某人恨得牙痒痒,难道就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等明儿自己飞深圳给他们腾出空间了,再做这羞人的事情吗?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古大小姐恨恨地锤着床,从床上跳了下来。干脆不睡了!她用力地拉开房门,来到客厅,选了部恐怖片,打开十二声道的环绕音响,很快就融入了剧情。厉鬼索命的场景让古大小姐很快就忘记了某些事情,在看到某个肚破肠烂的画面时,她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径直冲入了李云道的房间。

  “啊!”“啊!”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发出尖叫,紧接着一个躲进毛毯任凭李云道怎么哄都不肯露脸,另一个逃回自己的房间,连家庭影院的音响都没关。最后变成了李云道独自一人喝着啤酒坐在客厅里一边看恐怖片一边琢磨事情。

  次日清晨,宁若妙送来早餐的时候,发现李云道睡在沙发上,便觉得家里的气氛有些诡异。门口有两双女人的鞋,有一双从风格看一定不是那位古小姐的。作为阮董事长派来的大管家,宁若妙觉得自己有责任弄清楚来的到底是谁。等看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齐褒姒从李云道的房间里走出来,这位大管家才恍然,原来是三夫人来了。宁若妙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礼貌地打过招呼放下早餐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吃早餐的时候,李云道敲了古可人的房门,这女人居然迷迷糊糊说还要再睡会儿。李云道估计她是怕碰上齐褒姒会尴尬,他有些无奈,老天爷还真是厉害,昨晚自己花了老大的力气才将齐祸水哄坐在自己的身上,还不到三秒钟,这姓古的女人便招呼也不打地推门而入。

  昨晚被古可人撞破某件羞人的事情,一大早正心虚着的时候又被宁若妙撞个正着,齐女神也躲回房间怎么也不肯出来了。

  家里住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偏偏谁也不肯出来吃早餐,无奈地独自一人吃完早餐,李云道便再次投入江北的扫黑大业。正如之前预料的那样,扫黑进入了拉锯战阶段,几乎每一个地级市的扫黑工作都碰到了瓶颈。相州、扬州、淮州,都先后碰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几位兼任地方扫黑办主任的市委书记都来跟李云道倒苦水:工作要做,但不能影响地方的发展啊,谁还没犯过点错误,咱们不能总是犯旧账,否则影响了经济发展,年底考核GDP的时候就麻烦了。

  扬州和淮州碰到的问题是一样的,地方黑恶势力早早地由黑洗白,转而用遥控地方式操控非法勾当,所有的证据只能抓到小头目,对幕后操控者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而且派下去的督察组反馈,这些洗白的黑恶势力如今居然都兼着地方的政协委员,在政、商两界也很是吃得开,强行拿人的确会告造成多方面的负面效应。相州的情况则更特殊,据洪烨所说,相州最大的黑社会头目是一个叫莫天骏的人,而此人是相州最大的上市民企天骏制药的老板。天骏制药李云道也有所耳闻,这家以模仿国外畅销药为生的民营企业是江北省的龙头企业之一,同时也是相州最大的纳税户。莫天骏一面是成功的商人,一面是相州市最大的黑帮头目,人称天马哥,社会上的人便用“天马帮”来称呼他的黑恶团体。

  李云道走出电梯的时候,洪烨早已经在门口候着,这位李云道一手从地方上提拔上来的督察组组长如今很是卖力,积极性非常高,他带领的团队也是三支督察组中最出成绩的一支。

  “李省长!”洪烨看到年轻的省长助理,立刻从正对着电梯的椅子上站起来,敬了个警礼。他是打心眼里感激这位在自己人生的重要节点出现的伯乐,如果不是眼前的年轻领导,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已经脱了这身警服,离开自己最钟爱的警察岗位了。

  “这么早?走,办公室聊!”

  洪烨很主动,不等李云道开口,就主动帮李云道洗了杯子泡好茶,又拿一次性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领导,相州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目前应该是下面各地级市里面形势最为严峻的。”

  李云道翻着手上的一沓关于莫天骏的资料:“这个莫天骏还挺有本事,黑白两道通吃,居然还折腾出了一个上市公司?”

  洪烨双手捧着一次性纸杯道:“其实天骏制药是他老丈人一手打造的,原来也不叫天骏制药,而是叫利民制药,他老丈人叫沈利民,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是相州赫有名的富翁。沈利民有一子一女,大女儿嫁给了莫天骏,小儿子如今是个植物人。”

  “植物人?”李云道皱眉,“你说如今,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洪烨道:“据说沈利民有一年资金链差点儿断裂,被高利贷逼债,期间发生了冲突,他儿子沈强在冲突出被人用棍子击中后脑,之后就被判定为脑死亡,事情最后是莫天骏出面摆平的,后来沈利民的大女儿沈秋燕就嫁给了莫天骏。不过那会儿利民制药最是纳税大户,但还不是上市公司,上市的事情倒的的确确是在莫天骏手里搞定的。”洪烨是老刑警,思维逻辑很清晰,三两句话就把莫天骏和沈家的关系理得一清二楚。见李云道听得很认真,他又接着道,“因为当年沈强被打成植物人案子是我亲手经办的,所以跟沈家的人都有过一些接触。”

  “莫天骏的那个什么‘天马帮’主要是做哪些生意? ”李云道适时地提问道。

  “天马帮一开始只是外人对莫氏团伙的称呼,后来应该是莫天骏觉得这名字很不错,就沿用了。现在相州的黄、赌、毒生意做得最大的就是天马帮,莫天骏很早就在为自己洗白身份做准备,连案底都找人销掉了,尤其是在他自己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后,对天马帮的所有控制,都是通过他的得力手下金刚实现的。金刚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据说很能打,曾经一个人两根钢管,就放倒了竞争对手二十个人。而金刚应该受过莫天骏的恩惠,对莫天骏忠心耿耿,曾经有人试图挑拔两人的关系,最后据说被金刚用拳头生生地打断了所有的肋骨。”

  “他们的毒品生意做得很大?”

  “前几年还不算大,但这几年经济有了些起色,加上现在年轻人胆大,各种软毒品五花八门地越来越多,他们的毒品生意也开始扩张。不过天马帮现在最赚钱的应该是赌,我曾经听人说过,他们的客户如今遍及全球。”

  “全球?”李云道微微皱眉,国内不比国外,在华夏大陆境内,赌场是法令禁止的,相州一个在全国范围来看只能算是一个三、四线城市的地级市,赌客遍布全球,这说出去都觉得有些耸人听闻。

  “是的,我一开始也以为是句玩笑话,但这几年跟着金刚混的几乎都住上了豪宅开上了豪车,连下面的小弟都开着宝马奔驰,很难想象,以相州一地的经济实力,能供得起他们这般挥霍。”

  “对于莫天骏团伙,许市长怎么看?”李云道不动声色地问道。相州如今一把手缺位,由市长许乐代行书记职位,很多传闻都在说许乐很可能会在相州就地转正,加上相州扫黑办的一把手的确是由许乐兼任的,所以他这个未来市委书记的看法在这场战役中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洪烨苦笑一声道:“天骏制药就是在许市长手里上市的,为了上市的事情,许市长动用了很多个人资源。”

  李云道猛地倒抽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许市长跟莫天骏走得很近?”

  洪烨道:“与其说天骏制药是莫天骏捧上市的,还不如说是许市长一手捧上去的。许市长的确跟莫天骏走得比较近,天骏的很多事情许市长都是亲自去站台的。”

  “办案的阻力来自于许乐?”李云道似笑非笑地问道。

  “不不不,许市长从来都没有过问过案子的事情。但体制里的事情您也清楚的,领导的眼睛看向哪儿,下面的人都会一溜圈地围过去。现在只是刚刚尝试性地动了天马帮的一两个涉黄窝点,王局那边就压力倍增。昨儿晚上王局还在跟我通电话,让我探探您的想法,说是如果真要办,也不是没有办法,但不能急,急了可能会有反效果。”

  洪烨说的是相州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俊,也是相州扫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李云道最近跟地方的公安局一把手频繁接触,对于每个人的个性也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王俊不是一个强势一把手,在做事手腕上偏温婉柔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