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围墙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医院那边的意思是突发性的心肌梗塞。”战风雨低着头,甚至不敢看一眼站在窗前背对自己的头儿。保护葛春秋的事情是交给自己的,但最终还是出了事,这让他觉得很是愧对李云道的信任。

  “这件事不怪你。”李云道看着窗外的天空,“他的药应该早就已经被人替换过了,所以这颗随时会爆的炸弹迟早是要爆发的。”窗外的天空一片阴沉,一场深秋的寒雨应该就要来了。

  在医院证明这件事是非人为的自然死亡后,因为葛春秋是省管干部,杜西林书记亲自出面落实成立治丧小组的事宜,此前关于葛春秋与杜西林关系一般的说法,由此也可窥一斑。

  其实李云道觉得就算葛春秋不做那些事情,在杜西林的任上,他接任江州一把手的机会也不是没有,他只是想把这个可能性变得概率更大一些。

  “你们跟踪保护葛春秋的事情暂时不要外传。”李云道吩咐道,“如今是多事之秋,等过了这阵子,有些事情水落石出了以后,再说明情况也不迟。”

  “好的,我会让艾孜买提他们继续蛰伏一段时间。”

  “算了,这群孩子是闲不住了,要是真天天关在院子里,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吧。”

  “头儿,他们想进雷森资本学本事,可是……”

  李云道笑了起来:“有追求不是坏事,可以从最简单的事情做起,有没有毅力就看他们自己了。都不是笨孩子,就当让宁若妙做善事吧!嗯,这倒是个尝试,这群小家伙放在社会上也始终是不稳定因素,要是能圈起来让他们发挥长处,倒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你去跟宁若妙商量一下,她点子多,问题应该不大。若是有什么难处,再来找我。”

  “头儿,戴秘书那边……毕竟只有他知道葛春秋死之前见过你。”

  “放心,我会跟他聊的。葛春秋死了,最紧张的应该就是他了。如果聪明的话,他应该会主动来找我……”

  话未落音,手机便响了起来,李云道看了一眼,随即嘴角上扬。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戴秘书是第一次坐上李云道的吉普车,他曾经听人说,李云道这辆车实际上是一辆价值不菲的进口车,能上了车,才知道那些不过是道听途说。不过他也看得出,这辆车是改装过的,改装的人应该也花了不少心思。

  北京吉普沿着运河大道驶向工业园区,戴秘书并不知道为什么李云道会带他去那里,他只是需要一个能与李云道单独谈话的空间,至于这个空间是哪儿,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上车后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戴秘书自己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主动开口道:“葛市长用来的自杀的药,被我替换成了心肌梗塞的救治药。”

  李云道看着前方的路,一边开车一边道:“为什么这么做?”

  戴秘书咬了咬牙,深吸了口气又呼出:“我不想葛市长最后还身败名裂。”

  李云道点了点头:“他服药的时候,省纪委、监察委的工作组刚刚动身。”

  戴秘书张了张嘴,但这个消息似乎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吃惊的,这几年葛市长跟史昱明之间的纠葛很深,但究竟到了哪一步,他这个当秘书的也不得而知。既然省纪委都出动了,那一定是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

  李云道说道:“接下来纪委也许会找你,也许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戴秘书苦笑摇头:“只求能苟活,其他的都不重要了。”他知道,葛春秋一死,对于跟史昱明的合作,他就成了唯一的知情者,这一次原本史昱明是要连他一起干掉的。

  李云道笑了笑:“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戴秘书道:“其实当秘书都是这样,就跟电视剧里演的深宫戏一样,我们这群太监都是跟着主子一荣俱荣的。”

  车子已经开到了工业园区,工业园内到处一片欣欣向荣。

  “史昱明打算建的工厂在哪里?”李云道问道。

  戴秘书想了想:“前面左拐,开五百米再右拐,那边应该有一块空地。”

  李云道开到空地旁的时候,两人都愕然发现,偌大的一块空地四周居然已经有人建起了围墙。

  李云道微微皱眉,工业园已经拍卖或者有使用用途的地块,他都研究过,记忆中并不包括这块地。

  打了个电话给俞旻楠,得到的答复是这块地已经被市里征用了,但用途不明,得知李云道就在工业园区,俞旻楠放下手里的事情,立刻赶了过来。

  看到水泥还没有干透的围墙,俞旻楠摇了摇头道:“应该是违章建设。”

  三人沿着围墙走了一圈,在侧面找到了一个小门,门外没有锁,门内却是挂了一只大铁锁。

  “里面有人。”李云道拉了拉门,喊道,“有人吗?”

  连喊了几声,才有一个民工模样的中年汉子走出来,一口乡音:“你们有什么事啊?”

  俞旻楠问道:“老乡,这些围墙是什么时候造的?你是哪家公司派来的?”

  那中年汉子警惕地看着三人,尤其是看到李云道穿着警察制服,心里有些害怕,慌张道:“我……我什么不知道,我前些天还在前面的工地上搬砖头,有人找到我,说是来这儿看工地,一天两百,也不用干什么活,我就来了!”老乡后说得理直气壮,他觉得别人出钱自己干活,这是天经地义的。

  俞旻楠又问道:“那人有什么说这块地有什么用途?”

  中年汉子摇头:“不晓得,我管那么干什么?”

  李云道笑了笑道:“他有没有说,万一有人来捣乱,你怎么办?”

  中年汉子愣了一下道:“那当然是要立刻给他打电话!”他掏出手机晃了晃,“还给我留了一部手机。”

  李云道笑道:“现在我们准备拆除这些围墙,你给他打电话,就说有人来搞破坏,让他立刻赶过来。”

  中年汉子又愣了一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李云道掏出证件:“公安,这两位是政府的人。”知道跟中年汉子这样的多说无益,政府和公安这两个称谓就是他们向来能理解的官方了。

  中年汉子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我就说是公安来拆墙?”

  李云道笑着道:“不用,你就说有人来捣乱。嗯,就说是附近的开发商,看中这块地了,让他立马来处理。”

  中年汉子抖索着打了电话,听语气还真有些害怕。放下电话,中年汉子道:“说是马上就过来……还有……”

  “还有什么?”俞旻楠问道。

  “还有……就是……他说你们要是敢动这围墙,就刨你们家祖坟!”

  俞旻楠冷笑,李云道轻笑,只有戴秘书一脸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出二十分钟,就有几辆面包车载着十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出现,清一色地头顶剃成了青瓜皮,一人心里拿着一根趁手的钢管,领头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

  中年汉子一看,立刻道:“来了来了,最前面那个就是浩哥。”

  浩哥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先是看到戴秘书,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又看到俞旻楠,嘴角扯了扯,这样的,他一个人能放倒一排,等看到最里面的人,他先是一愣,随即就乐了:“哎哦,小子,你是不是上网上出毛病了?网上有个小比崽子说自己是什么公安厅长又是什么常委,才二十四岁,让人笑掉了个大牙。你这00001的号牌是从哪儿买的,倒是看着挺真的。”

  俞旻楠和戴秘书齐齐看向李云道,谁知李云道不但不生气,反而嘿嘿笑道:“大哥好眼力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浩哥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不过你比网上那哥们儿要专业得多,还知道厅长级的都是白色儿的制服。”

  李云道笑了笑:“大哥,你这是帮哪家看场子呢?”

  浩哥一掌拍在李云道肩膀上:“小子,浩哥看你还挺顺眼,哪儿来的哪儿去,这趟浑水不是你们这个级数可以趟的,你知道这块地是谁看中的吗?是昱明集团的史总,那可是在江北省都能横着走的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所以啊,你们这些搞开发的,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给我在这儿添堵了!”他以为穿着挺正经的俞旻楠和戴秘书是开发商,故才有此一说。

  “哦!是史昱明啊!”李云道笑了笑,“这么说,这违章造的围墙也是他们建的了?”

  浩哥笑得讳莫如深:“这个工程包给我了,所以兄弟,早点儿撤吧,我这帮哥们,多数可都是进过局子的。”

  “原来如此!”李云道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都是混黑道的?”

  “那是自然,有好几个身上都背着人命呢!”

  李云道眯眼点了点头,此时几辆警车由远及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