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一扫到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许乐的表情并不像他最近的那般意气风发,没有了市委书记的掣肘,许乐这段时间几乎是甩开膀子在做实事,几件早已经打好腹稿的惠民工程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就已经暂露头角,这样的能吏就算骄傲一些,在李云道看来也无可厚非。不过今天走进李云道房间的许市长虽然仍在微笑,但眉宇间的愁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许市长是为了莫天骏的谋杀案来的?”宾馆没有茶具,李云道只能用袋泡茶沏了杯茶给许乐,而后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许乐低着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谋杀案本身其实应该并不复杂,但我清楚,莫天骏这些年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最后这样的结果也是罪有应得。我现在担心的是,从莫天骏的谋杀案衍伸出来的很多事情,怕是最后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和控制范围。”

  “哦?”李云道心里一个咯噔,“这么说,莫天骏干的那些事情,许市长你都一清二楚?”李云道并没有跟许乐拐弯抹角,既然许乐开诚布公地上门,自己也该坦荡一些,但更重要的是,他从内心深处并不愿意看到这位能为相州百姓干些实事的干部最终被雪藏或因此遭殃。

  许乐连忙抬头看着李云道,连连摇头:“那些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从知道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刻意地与莫天骏断绝了往来,本想趁着这次扫黑将他的那些涉黑势力从相州连根拔起,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云道看得出许乐并没有撒谎,他和之前的市委书记李国明一样,其实都是外来的干部,跟土生土长的相州人不一样,并不了解相州地方上究竟是哪些人在把持着黑暗的地下世界。许乐是在李国明之前从省发改委调到来相州来当副市长的,那时候莫天骏已经是天骏制药的董事长了。

  “当务之急一是破案,毕竟天骏制药是上市公司,总要给投资者们一个交待。另外一件事就是我想请李省长能否顺着这件事把我们相州的扫黑进行到底,相州的经济发展真的需要一片净土来支撑。”许乐真诚地看着李云道,眼神热切,很显然,对于莫天骏的犯罪团伙,这位即将就任市委书记的干部已经做了多方面的调研工作。

  李云道失笑,他本以为许乐上门只是为了澄清自己和莫天骏之间的关系,没想到许乐的担当精神出乎自己的意料,他不仅承认因为上市的事情自己之前跟莫天骏往来甚密,同样也阐明一发现莫天骏有问题,自己就立刻展开了调查。

  “许市长,你是相州市扫黑办的一把手,相州的扫黑你说了算,我用尽一切力量协助你尽快肃清相州的莫天骏余党。”李云道对眼前的许乐又有了一些全新的认识,但因为了解不算太多,也无法交浅言深,多数还是在扫黑问题上展开了一些讨论。

  等工作谈得差不多了,许乐突然话锋一转,笑着问道:“李省长,最近省里有传闻,说这一办扫黑拉上大幕后,你有可能就要调回江南了?”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云道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瞒过所有人,当下笑了笑道:“之前是有这个说法,不过具体如何,组织上还没有通知。咱们这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嘛,向来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哪儿有需要就往哪儿去!”

  许乐点头,认真道:“我其实倒不希望你离开江北,说句实话,咱们江北太缺少你这样的干部了。真的,不是因为这会儿你是省领导我才这么说,而是我觉得像你这样年轻有想法的干部,就应该待在我们江北这片沃土上,虽然我们省跟浙北和江南比,底子是差了些,但正因为如此,也才是最能出政绩的地方啊!”

  李云道能看得出许乐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无奈地笑了笑道:“咱们的去留,什么时候又真正地需要问咱们的意见呢?”

  许乐深以为然:“说得是啊,党内组织程序上多数还是要有大局观,要服从组织安排,可是对于江北的老百姓来说,他们需要你这样的年轻干部。说句心里话,这两轮扫黑下来,李云道这个名字会被江北的一代人牢牢记在心里的。”

  李云道连忙道:“不不不,他们应该记住的是杜西林书记和当地的市委书记,我顶多就是一个干活儿的。”

  次日清晨,相州警方如神兵天降,逮捕包括阿财和金刚在内的数名莫系犯罪团伙的核心成员。李云道在去淮州的路上,接到相州警方的消息:据莫天骏的司机阿财交待,前几天莫天骏去过一趟江州,专程跟江北巨富史昱明碰面。

  李云道立刻吩咐司机掉头,直奔相州市公安局。

  审讯室内,阿财被拷在椅子上,神情颓丧,他万万没想到,明天这个时间自己还在一个十八岁女大学生的温柔乡里睡得香甜,现在莫天骏死了,自己也要在这间只有一道刺眼灯光对着自己的黑屋子里。对面好像已经换过几波警察,刚则又换了一波,每次都是问姓名,性别……

  阿财曾经也是几进宫的人物,对这套流程很熟悉,但刚刚换进来的警察却迟迟不开口,但是在那灯光后的黑暗里抱着胸,冷冷看着自己,这让阿财觉得心里有些发慌。

  “知道我是谁吗?”那警察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不像刚刚那几个老痞子一样的刑警。这位虽然因为灯光的原因看不清面目,但从轮廓和声音也分辨得出,是一位很年轻且有活力的警察,这让阿财松了口气。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蛔虫。”阿财没好气地道,“刚刚能说的我都说了,你们去找姓史的,老板的死肯定跟他有关系。”

  “你说的老板是指莫天骏?”那警察问道。

  “我就一个老板。”阿财冷笑一声。

  “说说看,莫天骏和史昱是都在合作些什么?”那警察一针见血。

  “这个……我不知道!”阿财差点儿上当,连忙改口,说自己什么都不清楚。

  “我刚刚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还没有回答。”那警察笑了笑,自己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也给我来一根?”阿财试探性地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警察轻笑着道,“回答出来,我就给你烟抽。”

  “我怎么知道!”阿财没好气地道,他真的不认识这个警察。

  那警察突然起身,阿财吓了一跳:“你不是想刑讯逼供吧?”

  那警察走向阿财,笑着道:“怎么会,我是给你烟抽。”

  那警察当真点了根烟,递给手上拷着拷子的阿财:“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云道,对了,你们好像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李阎王。”

  阿财接了烟,手拷的链子太短,他夹着烟必须弯腰弓着身子才能抽得上,刚吸了一口,就听到“李阎王”那三个字,顿时呛得满脸通红,一边咳嗽一边惊恐地打量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年轻警察,警队编号果然是一号。

  阿财刚刚还觉得这烟抽起来一定很给劲,可是这会儿抽进去却怎么都不是滋味,李阎王所带来的压力远比那些普通警察厉害得多。据说这家伙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江州的几大黑社会头目,是个杀人如麻的疯子。

  “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李云道冲阿财笑了笑,可阿财偏偏觉得那露出的一口整齐白牙为何看上去那般地阴森恐怖呢?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阿财还是嘴硬。

  李云道笑了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因为你也知道的,金刚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同样有警察在审他。你们俩,如果谁先交待,那活命的机会我就给谁。你觉得金刚会让你活下来吗?”

  阿财和金刚虽然是莫天骏的左膀右臂,但两人之间一直是存在竞争的,此时更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生死之赛,阿财听了,顿时打了个哆嗦:“你休要想骗我。”

  李云道叹了口气,似乎很惋惜的样子:“我本来念在你忠心耿耿,想给你一个自赎的机会,你应该清楚,你们做的事情,人证物证都会有,现在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都逃不离一个吃枪子儿的下场,而且现在是打黑期间,从重处罚。嗯,如果我向检察院和法院求情的话,或者还能判个无期,在狱中表现好一点,没准还能减刑……关个十年八年的,没准儿就出来了。你今年才三十出头吧,十年后也才四十出头,出来还能跟家人团聚,既然你自己都不想活了,那看来今天金刚要赢了,他们说似乎金刚更配合一些,毕竟曾经当过兵的,觉悟都不一样。”

  阿财突时觉得从头凉到脚,他知道金刚性子硬朗,没那么容易出卖老大,可是老大现在都死了,而且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金刚再如何忠诚,也不会不要命了吧?看着李云道缓缓离开的背影,阿财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等等,你等等……”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