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是蝴蝶就飞不出那沧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名叫李安的保安很有眼力价儿,整个过程中他一直用自己的身子将阮钰和斐宝宝挡在安全距离之外,他应允了三哥,就要用一百二十份的注意力去保护身后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等刚刚被人踩得像一坨狗屎的赖远将云南那位貌似潘安但的确不是个男人的大格格送出莲色皇朝的大门后,王汉和马朝这两个从枪淋雨的战场上捡回两条性命的猛人居然同时发现,背后的衣服己被冷汗浸湿,不为别的,只为刚刚李云道毫不犹豫连开出的五枪。

  夜色依旧微寒。李云道没有立刻离开莲色皇朝,没有一个客人的莲色此刻看上去就如同正坐端庄的美妇,少了妖艳,多了几份平实。但李云道没也没有在酒吧里呆着,灯都打开的莲色显得格外金碧辉煌,闪得李大刁民的眼睛有些生疼,最后,李云道却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斐家大少适时地送上一枝烟,点火,随后一屁股坐到他偶像的身边,没说话,眼睛却灼灼发亮,盯着李大刁民目不转睛。

  “哥,你太神了,你怎么知道前五枪没有子?”

  “我不知道,猜的。”李大刁民的答案差点儿让坐在他身边一脸崇拜之色的斐宝宝被自己的口水直接呛死。

  “用猜的也行?”斐宝宝先是一脸惊疑,随后变成了惊恐,再接着看向李大刁民的眼神为崇拜,“哥,你牛!”

  李云道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后背的伤口痛得已经有些麻木,此刻的烟醉,只能让他颤抖的情绪稍稍平静。

  “这样值吗?”阮钰去车里拿了一件风衣,此刻正将风衣披在李云道的肩上。柔情似水,阮家大疯妞难得才会表露出的情绪,如果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大洋彼岸的华尔街上要跌碎多少副眼镜。

  李大刁民还是那句“我不知道”,这让阮钰或多或少有些怒意,干脆也挨着李云道的另一侧坐到花岗岩的台阶上,随后恨恨道:“活该你挨一刀。”

  “死不了人的。大百斤的熊瞎子挠不死我,还能让刀砍死?”李云道似在解释,又似在自我安慰。

  “那是枪,你以为子打进去飞出来,然后你又能像没事儿人一样活蹦乱跳了?疯子,简直是个疯子!”阮家大疯妞一把抢过李大刁民嘴上的烟,狠狠吸了两口,又塞回李云道的嘴上,仿佛这样就是对身边这个疯子的惩罚,可是明明这个疯子刚刚的举动吓得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李云道突然转过头,很认真地看着阮钰的眼睛,良久,直到阮家大疯妞心虚地想移开目光时,他才缓缓道:“对不起。”

  阮钰那张倾城如玉的脸缓缓升温,片刻后移开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道:“你丫没对不起姐,姐又不是爹也不是你妈,凭啥为你操碎了心?”

  李云道没有继续解释,只是眯眼打量着缓缓从停车场走回来的男人。)

  赖远的心情也很复杂,他完全没有想到今天晚上赖久会突然玩失踪,虽然苏州这边真真假假的消息基本上都是他得了授意传去云南的,但是在既定的计划里,真没有让他被人踩的这一环节,没有设计拿自己脑袋堵枪口的部分。远远地看着那个坐在台阶上抽烟的男人,赖远突然觉得有种让他自己心慌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得很莫名其妙,也让身边赖九麾下头马的他有些说不出的慌张。

  “三哥……”站在台阶下看着台阶上的男人,赖远费了老大的劲才喊出这两个字。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眯眼打量着眼前身形气质都略显猥琐的中年男人。夜风突然劲道了起来,吹得站在台阶下的赖远头皮发麻,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的,还是由于眼前这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的男人的清冷睛神。

  李云道缓缓地将烟头摁在地上掐灭,突然起身,说话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的波动。“第一,事不过三。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第二,需要多久才能让这儿恢复原样?”

  赖远看到李云道起身的时候就已经存了今日估计再逃不过一死的念头,再听到台阶上的男人不带任何感**彩的声音,却如获大赦:“三哥,您……您放心,不出一个礼拜,我保证莲色的生意比之前好。”

  直到目送李云道一行人离开,也算在这个社会的灰色地带打滚了这么多年的赖远终于颤抖着舒出一口气,今晚被那婆娘用枪指着脑袋都都没有对着那个山里人的时候让人心存敬畏。对,就是敬畏,赖远突然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对那个男人的感觉最为贴切了。突然,他又想起了自家那位今晚怎么都联系不上的堂哥,不知道为何咬牙咧嘴做了一个很怪异的表情,随后坚定地走进莲色皇朝。

  “你叫什么来着?”走进莲色,赖远指着正在帮几个瘦弱的女服务生搬桌椅的李安。

  李安独自将一张厚重的大理石桌子移回原位,这才回头面表情道:“李安。”

  “好你小子!”赖远走上去,狠狠地拍了一下李安的肩膀,面色狰狞,吓得酒吧经理和服务员都躲得远远的,只是他的一掌在李安肩上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相反震得自己手生疼,不过他却不以为意,知道为何又拍了拍李安的肩膀,“从现在开始,这家酒吧你说了算。”

  李安疑惑道:“三哥的意思?”

  赖远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指着那位躺着“中枪”酒吧经理:“给你三分钟时间消失。”

  之前的酒吧经理如丧考妣,出门时却碰到去而复返的王汉。

  王汉没有跟别人多啰嗦,直接通知李安:“三哥让你先安心在这里呆几天,等他出院了自有安排。”

  李安这才憨笑道:“中!”

  一旁的赖远看着这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有些羡慕和嫉妒,又有些说不出的难受,一想到联系不上的堂兄赖九,又露出了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

  回到医院的时候,居然东方已经微微露白。病房的阳台朝南,李云道没有立刻回床上休息,却是站在阳台上,看着东方的天空若有所思。一切似乎都来得太了,很多信息很繁杂,但是千丝万缕总能找出些头绪来。病房的门突然开了,进来的却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孩子。褪下一身暗红的僧袍,此刻的十力穿着一身第十中学的校服,校服有些偏大,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终于让这个佛息浩瀚的孩子多了几份人间烟火的气息。

  “云道哥。”十力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甩着略长的衣袖跑到阳台上,看到李云道对着东方沉思不语,这才掘起嘴巴,轻声道,“天凉,不然又要泡药澡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幼年成天泡在药桶里的经历他并没有忘记,虽然老喇嘛的中药将他那已经踏入鬼门关的命给硬生生地抢了回来,但终究是比不上弓角和徽猷强大到变态的身体素质。

  阮钰回酒店休息了,斐宝宝也被李云道打发回学校了,就连王汉也被李云道劝回去休息,门口现在只剩下马朝一人。

  狭窄的病床上,李云道脱了上衣趴着,十力跪在病床的一侧,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把小翦刀,小心翼翼地剪开己经渗出血印的绷带,绷带滑落,己经缝合的狭长伤口此刻如同猛兽的血口般狰狞地张着。

  先在李云道的伤口上倒了一层说不出名字的药粉,李云道立刻感觉到背上的疼痛减轻了几份。随后,十力手上又如同变戏法般出现了针线,针是最上号的普通绣花针,线却是小家伙刚刚进医院时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医用缝合线,十力的手法很轻巧,如果让护士看到,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应该只有那些执牛耳级别的外科手术医生才能有这么一手厉害的缝合技术,看来十力从老喇嘛那儿学来的,不仅仅是边的佛法,老喇嘛大半辈子云游四海攒下的各类经验,似乎都毫保留地传给了眼前的十力嘉措。只是小家伙的包扎技术似乎并不咋的,李云道看着自己被裹得如同木乃伊一般的上半身,有些哭笑不得,回头冲十力说道:“老家伙没教过你怎么包扎?”

  十力委屈道:“本来要教了,这不跟你下山了嘛。”

  李云道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走了的话,秦爷那边……”

  “黄梅花回来了。”十力似乎有些脱力地走到病房的沙发边,软软地趴了上去。

  “嗯,那你也别急着回去了,就在这儿……”李云道才说了一半,就已经听到沙发上传来的微弱鼾声。

  李云道起身拿了一条毛毯给十力盖上,趴到床上后却如何又寻不找睡意。摸到枕头下的手机,这才想起来,蔡桃夭走了,给蔡桃夭发了一条短信,三个字。

  “媳妇儿。”发完,就趴在床上整理这些日子以来的思路。

  没多久,手机响了,蔡桃夭回了短信。

  “刁民,你还没死?”

  “媳妇儿还没娶,不敢死?”

  “死了也能娶媳妇儿。”

  “死了咋娶?”

  “殉情。”

  “别,媳妇儿,咱还是处男。”

  “剪了你。”

  “媳妇儿,为了满足你的变态**,来剪吧。俺还有强大比的双手和柔软的舌头,绝对让活寡一类的词跟咱媳妇儿绝缘。”

  “去死!大刁民,去死!”

  “别啊,媳妇儿,咱还是处男。”

  “等你伤好了,媳妇儿帮你……”

  “帮啥呀?”

  蔡桃夭戛然而止,趴在病床上的李大刁民也没有不解风情地继续发短信调戏那位高高在上的蔡家大菩萨,而是满足地将手机放到枕头下,缓缓地寻着睡意。突然,手机又响了。

  李云道赶紧看了一眼,却不是蔡桃夭。

  “姐明天要飞纽约处理些事情,你给姐安份点,过两天再回来检查,你再敢玩开枪的游戏,姐从美国杀回来切你小j,一百刀。”正是回了酒店刚刚洗了澡上床休息的阮钰。

  李大刁民笑了笑,言辞一如既往地凶狠,但字里行里的温暖,却也让李云道微微感动。

  正要给阮钰回短信,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是蔡桃夭。

  “不许跟阮疯妞眉来眼去。”

  李大刁民手一抖,差点儿手机掉床上——安了摄像头不成?

  “你在我这儿安摄像头了?”李云道回短信道。

  蔡家大菩萨却回道:“大刁民,你记住,我是大,她是小。”

  “啊?啥意思?”

  终于发出去的短信如石沉大海,估计另一头的蔡桃夭睡了。李云道给阮钰发了“好好休息,一路顺风”八个字,随后口中喃喃有词地睡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千里之外的厦门,某位倾城的大菩萨抱着床单笑得前俯后仰,等笑完,才看着外一望际地海景道:“是只蝴蝶,就永远飞不出那沧海,阮疯妞儿,你就别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