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奇怪的求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邝飞淦是江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手掌官员的升迁,也算是江北政界的头几把交椅之一。李云道并非第一次见邝飞淦,在就任省长助理以协助杜西林全面开展扫黑工作的时候,邝飞金就曾经代表组织跟李云道正式地谈过一次话,此后在扫黑办成立大会上,为了强调扫黑事项对于各地级市一把手的考核作用,这位组织部大佬也应邀坐在主席台上。

  李云道敲门进入部长办公室的时候我,邝飞淦正在看报纸,李云道目力极好,那是一份《江北日报》——江北省委机关党报,省里的各级党委机关几乎人手一份。

  抬头看到敲门的是李云道,邝飞淦冲他招招手:“正在看你的光辉战绩呢!这篇文章写得不错,很朴实,既点明了扫黑的成绩和必要性,也阐述了咱们省扫黑的阶段性成果。看来是个跟你们下去的老笔杆子写的文章啊!”

  李云道笑道:“是江北日报的钟欣。”几场扫黑行动,这位江北日报的头号笔杆子一直都跟在李云道身边,好几次都被李云道生生地揪回来,否则他还真的要跟着特警一起冲进去抓人。钟欣是江北日报出了名的妙笔生花,这篇文章在发表之前,钟大记者曾经把稿子发来请李云道审核,以李云道的文笔功底,居然没挑出半点毛病,足见钟欣的新闻功底之深厚。

  “原来是小钟!”邝飞淦笑了笑,“这就好理解了,他是杜书记出行时亲点的御笔记者,很有两把刷子啊!”

  “这回其实也是杜书记点的将。”李云道笑着补充道。

  “怎么样,刚刚杜书记有没有给你下最后‘通牒’?”邝飞淦一张圆脸,笑起来很慈祥,加上他胖胖的身子,看上去有点儿像佛教里的弥勒佛,可这会儿李云道却怎么都觉得这位老部长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只给我两个月时间收官。”李云道苦笑着道,“说实话,别说两个月,就算两年我也不敢说能将江北的涉黑势力扫得一干二净。”江北的情况有多糟糕,李云道相信不需要自己多说,无论是杜西林还是眼前的邝飞淦,应该都比自己更清楚。

  “水至清则无鱼啊!况且江湖江湖,失去了江湖的生态,江北也就不是江北了。”邝飞淦敲了敲那张报纸,笑着道,“扫黑就好像是在泥地里扫地,那些泥你是永远扫不干净的,除非铺上水泥。我们的水泥是什么?是经济建设嘛,只要他们的存在影响不了大局,最后都会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和进步而逐渐消亡的。”

  李云道点头:“邝部长说得是!”李云道是认可邝飞淦说的这套理论的,这些人为什么要混黑社会,那是因为其他的方式生存不了或者说来钱慢,如果真的在物质极大丰富基础上,那些非法的手段和生存方式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土壤?既然能安然赚钱,谁又愿冒那打破社会规则的杀头风险呢?

  邝飞淦接着道:“两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说着,他笑了笑,李云道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神秘和兴奋,这让他觉得有些好奇,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邝飞淦的秘书敲门送了泡好的茶进来,李云道看到这位常委部长立刻就不再谈两个月的话题,只是围绕扫黑的工作,又问了一些进展上的问题,直到秘书给他的杯子里也加满水,掩门退出去后,他才又笑了笑,轻声道:“你别告诉我你真不知道!”

  李云道一愣,左右一寻思:“难道说是自贸区的事情?”

  邝飞淦不置可否,只是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这一次是全省的大布局,跟你弄个江州工业园的试点,是两码子事情。”

  李云道立刻道:“对对对,杜书记出手自然是大手笔!”

  邝飞淦笑了笑,似乎对李云道隔空拍马屁的水平表示认可,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他才接着道:“言归正传,今天找你,一是代表组织,关心你在江北的工作和生活,第二,也是代表京城问问你对接下来一系列工作调动的想法。”

  李云道心中苦笑: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

  邝飞淦见他笑得无奈,瞪了他一眼道:“怎么,有想法?”

  李云道苦着脸道:“哪里敢有想法,邝部长您也知道,我们都是党的一块砖,哪儿有需要就往哪儿搬。我虽然来江北的时间不长,但我对江北却是非常有感情的。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江北的老百姓配得上更好的生活。他们那么善良,那么勤奋,丝毫不比浙北、江南的百姓差,顶多是民风彪悍一些,但这也不是坏事,事,铮铮铁骨下才不会出现民族叛徒。当年日本人攻占江州的时候,杀了那么多人,鲜有投降的吧!据说当时小鬼子想在江州组建一支伪军队伍,最后连一支中队都凑不齐!这就是骨气!”

  邝飞淦笑着道:“看来你还是对江北的地方志下过一番苦功的嘛!”说着,他也叹了口气道,“天上九头鸟,地上江北佬!江北人都是硬骨头啊,这也是民族的脊梁骨。你说得不错,江北的老百姓,的确配得上更好的日子。如果不是这样,咱们的杜书记前段时间也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在京城游说那些大佬了!自贸区的事情基本应该已经成形了,就等发文了。”

  李云道终于知道,一方封疆大吏亲自去京城活动,这样的影响力的的确确不是他一个副厅级干部能媲美的。这一次在自贸区的事情上,赵家应该也出力颇多。

  邝飞淦接着道:“其实还是要感谢你的,你之前在京城的一番活动,影响了不少人,否则杜书记在京城,还要耽误不少日子。这是杜书记的原话,据说他说游说一些连他自己都觉得可能性几乎为零的老首长时,如果不是你提前做了功课,那些老首长估计连面都不会见的。”

  李云道笑着谦虚道:“我能干啥啊!也就是跑跑腿,还是杜书记的影响力比较大,老首长们也一定是看到了杜书记这几年在江北的政绩,才会这般轻松就点头了,我要是真行,上一次就把这事儿给搞定了!”虽然这件事不是自己去落定的,但李云道此时内心深处却是为江北百姓一百二十个高兴,这种兴奋和开心是抓多少个黑社会头目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邝飞淦点了点头道:“你也不用过份谦虚了,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诶,怎么又被你小子把话题给扯远了,说正事儿!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扫黑的事情一落幕,你就要回江南了。这是杜书记亲自答应京城的几位老首长的。说句心里话,真要让我放你走,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年轻干部了,你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很多人啊!”

  李云道知道这个结果是早就已经注定的,自己再挣扎也没有什么用处,在宦海中,自己就是一片浮萍,只要不是真的随波逐流就不错了。

  “邝部长,我会尽力在两个月内将省内的扫黑事项全部收尾,以迎接江北省自由贸易区的到来。这也算是我作为江北干部,临走前送给江北的一份告别礼。”李云道深吸了口气,两个月时间,是有些紧张,但就像邝飞淦说的那样,扫黑的目的最终是为了震慑犯罪份子,就如同实施刑罚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惩戒,而在于威慑和预防犯罪一样。

  从组织部出来,李云道的心情比刚刚更沉重了。即将到来的调动,并没有能让他多一丝兴奋。

  一面是还未曾破开的局,一面是必须要争分夺秒的时间。两个月,怎么看都还是有些仓促。

  回到五号楼五楼的办公室,李云道却碰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徘徊着,想敲门,却似乎有些犹豫。

  直到听到脚步声,看到是李云道,才错愕地张了张嘴:“李……李省长……您不在办公室啊……”说完,似乎又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多此一举,脸瞬间涨得通红。

  “戴处长找我?”李云道看着眼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他也很好奇,葛春秋的这位秘书不跟在葛市长身边,怎么跑到自己这儿来了?因为葛春秋的缘故,李云道对这位戴处长也并不感冒。

  “李省长,是这样的……”他想说什么,但看了看四周,觉得在走廊里说自己想要说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合适,搓着手,又道,“您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进了办公室,掩上门,坐在沙发上的戴秘书支吾了半天才道:“我……我想您能不能帮帮葛市长……”

  李云道本应该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可是这位戴秘书脸上认真的表情,却让他无论如何都无论笑出声,无论是表面上的,还是藏在心里的,他都笑不出来。

  “李省长,求求您,你就拉葛市长一把吧,再这样下去,葛市长……他……他……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