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混蛋活千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今天书友“蛋疼得很88”又来了44张月票,所以你们要的二更来了!连续好几天都是两更了,今天总共更了8K 字,所以月票你们看着办!)

  古可人虽然费劲心机地在京城给自己营造出一个不雅的名声,但实则内心却如同一片芳草地般纯洁。

  冷不丁被李云道抄住腰肢,古大小姐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全身仿佛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一般,偏偏这家伙还凑到了自己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让人心乱如麻。

  “别动,有杀手!”若游丝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才让她的神智有了一丝的清明。

  杀手?古可人想回头看一看,却又被他轻声喝止:“别回头!”

  他便这样轻轻地搂着她,将她的半个身子横在自己的腿上,俯身将侧脸贴着她的脸庞,从远处看,就仿佛热恋中的男女深情相拥。

  过了良久,那股若有若无的檀香气息缓缓消失,李云道这才发现,哪怕浸身在深夜的山风中,自己的后背也早就已经湿透。

  他扶起娇羞的古可人,长长嘘出一口气:“居然走了!”

  古可人抚着耳边的秀发,虽然心跳得厉害,但还是很快平稳了呼吸,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在江州的时候我就觉得一直有人盯着我,没想到会跟到京城来。”

  古可人担忧道:“会不会跟你在江州扫黑有关系?又或者是今晚的报复?”

  李云道笑了笑:“也许吧,当警察这么多年,得罪的人不计其数。放心吧,没事的!”

  古可人托腮斜侧着脑袋,青丝在夜风中飘扬:“你今晚这么一闹,平静的许久的京城也许又要热闹起来了。”

  李云道反问道:“热闹一点难道不好吗?”

  古可人笑道:“也对,一潭死水的确没什么意思。”

  李云道起身:“今晚别走了。”

  古可人愣了一下,随即嫣然一笑:“好。”

  王家老爷子过逝后,四合院里的人气就越来越稀薄了。大姑王抗日和小姑王援朝都有自己的家庭,就连王小北如今也建立了自己的小家。

  “都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爷爷去世后,除了逢年过节,大家回来得都很少。”带着古可人走过荷花池时,李云道谓然道,“还记得我第一次跟着小北进这座四合院的时候,老人家就远远地在这条廊道的尽头望着我,就好像他一直在那里等着一样。”

  古可人伸手抚摸着廊柱上出自香山工匠之手的雕画:“老人家可是当年赫有名的军中第一智囊,也不知道当初他们怎么就舍得把你扔给了那位老喇嘛,虽然那位也的确是一位了不得的世外高人。”

  李云道笑道:“你说大师傅啊?大师傅是不是世外高人我不知道,但我的的确确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嗯,还有老大和老二,还有十力。”

  古可人问道:“听说你大哥和二哥都挺厉害?”

  提起大哥和二哥,李云道的眼睛便笑得眯成了月牙儿:“不是挺厉害,而是相当厉害。我们还有个弟弟,叫十力嘉措,是个很了不得的孩子。”

  古可人觉得李云道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这家伙跟京城绝大多数纨绔都不一样,前二十五年都在昆仑大雪山里读圣贤书,下了山便如同飞上枝头的凤凰一般耀眼,更难得的是,她喜欢他身上的那股子朴实无华,如同一座山一般沉稳,哪怕在最紧要的生死关头,他也仍旧不动如山。

  “这是小西的房间,她这两天在伦敦交流,你就住她的房间吧。放心,小西很爱干净。”李云道推开一扇木门,打开灯,简欧风加少女系的装饰,让古可人瞬间就喜欢上了这里。

  李云道看到她眼睛一亮,顿时苦笑:“你明明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把骊宫弄得跟天上人间似的?还不惜花重金把自己打造成人尽可夫的女人?”

  古可人居然不生气,撇撇嘴道:“你难道不知道姑奶奶我手里的盘古资本是多少人都垂涎三尺的吗?我要是把自己弄成一个贞洁圣女,你信不信每天来说亲的人会把骊宫门口的大理石踏坏?就现在这样,还有不少人都没有放弃。”

  “盘古资本啊!”李云道咂咂嘴,他知道,那的确是国内如今投资公司当中的庞然大物,“对了,你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

  “一开始是找伯伯们撒娇哭穷呗,每个伯伯都出点了心意,有几个当年因为我们家人挡了子弹才活下来的,恨不得把整个身家都送给我。不过我没敢要,要我真要了,他们家的那些人估计梦里都想着要干掉我了。就这样,他们现在有的人提起我就牙痒痒。不过,后来就靠自己的真本事了!”古可人所谓地耸耸肩膀,而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她扑倒在那张粉色系的大床上。

  “早点休息!”李云道很君子地退出了房间,踏着月光,沿着院中的鹅卵石小径走向最深处的那间书房。

  开灯。

  这里每日有人打扫,所有的陈设还如同老人生前那般一尘不染。

  坐到那张老人每日都会坐的椅子上,一册怀素和尚的字贴还未合上,李云道往砚台中添了点水,刚准备磨墨,一只白皙的素手伸了过来:“我来!”

  李云道愕然抬头,才发现是古家女子。

  “不是困了吗?”

  “这会儿又不困了。我来磨墨,你写你的。”

  李云道微笑点头,微微闭眼凝神,这是每次写字前他都会进入的一种超然状态。

  狼毫浸染了墨汁,随即挥笔如行云流水。

  一旁红袖添香的古可人眸子愈发清亮:这家伙的确时不时会给人一些惊喜。

  他的字的确早已经可以登堂入室了,难怪国家书画院的那位老人家抢着要收他做学生。

  她轻启朱唇,念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云道搁笔,轻笑摇头:“是不是太出世了?”

  她想伸手去触碰那刚刚成形的字,却又怕润染了宣纸,只好又缩回手去:“你的字,的确已经自成一家了!”她看了看桌上怀素和尚的贴子,“也许千百年后,别人临的会是你的贴子。”

  李云道摇头笑道:“千百年后的人,也许就不用写字了。”

  她笑着问道:“不写字?”

  那人道:“对,看一眼,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嗯,也许人类发展到最后,就是精神的交流了,语言这种载体也许都会消失。”

  她笑着摇头:“你最近在看科幻小说吗?”

  李云道嘿嘿笑了笑:“江北的扫黑形势那么严峻,我连睡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哪有工夫看什么小说。”

  她凝视着他的侧脸,那对桃花眸子仿佛是一个随时会把人吸进去的漩涡。

  “我困了。”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搁下墨便飞快逃离了书房,留下一脸错愕的李云道嗅着那女子身上特有的体香。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李云道如往常般起床晨练,上山下山一个来回,脸不红气不喘,在山顶打拳的时候,再次闻到了那股檀香味。

  “什么人?”李云道伸手摸腰后的手枪,很可惜,因为晨练的着装,自己没有带枪。

  站在山顶小亭旁的平台上,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山道,周围是远山薄雾,他的喝声在山谷间回荡,山里仿佛有无数个在不断地问着“什么人……什么人……”

  也不知道是因为运动的原因还是因为紧张,豆大的汗珠从李云道的额头上滑落下来。他全身的肌肉紧崩,因为他知道,下一刻,这个已经盯了他很久的人可能会瞬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将自己格杀于当场。这种恐惧就如同少年时进山碰上了狼群或熊瞎子一般,无尽的恐惧会抽空人的所有力气。

  周围的每一个方向他都仔细看过了,可是那味道却仿佛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好像在每一个方向都存在着致命的威胁。

  终于,山道上传来脚步声。

  李云道眯眼,轻抖手腕,三刃刀如绽放的花朵一般在掌心飞速旋转。

  那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脚步声的,居然还有轻喘。

  李云道蹙眉,因为随着那脚步声的出现,那奇怪的檀香味忽然消失了。

  一身红装。

  薛红荷。

  看到李云道站在山顶,她似乎吃了一惊,但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小跑着走过来:“听说你昨晚闹得动静不小啊?”

  发现从山道上来的是薛红荷后,他便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又瞬间消失的檀香味道上,究竟是什么人,从江州一直跟着自己,一直到了京城也依旧阴魂不散?

  “喂,我跟你说话呢,有没有一点礼貌?”薛大妖孽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对啊?”

  李云道这才反应过来:“没事,可能刚刚跑岔气了。”

  薛红荷道:“你还敢在京城待着,不怕赵家人报复?”

  “报复?为什么要报复我?”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一死两伤啊。”

  “死的是外国雇佣兵,伤的一个是涉黑份子,另一个,嗯,算是误伤吧!”李云道轻描淡写道。

  “误伤?好大的口气!”薛红荷永远是那般地尖酸刻薄,“赵义名义上是赵安的庶子,但谁都知道,那是赵平安的亲儿子,虽然是不太受待见的那个,但好歹现在也算是进入了赵家权力核心。你这般光明正大地打赵家的脸,真的不怕赵家跟你撕破脸皮?”

  “怕?”李云道笑了笑,“自打很多年前我独自一人带着几个孩子进京城抢蔡桃夭的那一刻起,你见过我害怕过吗?”

  薛大妖孽扭头想了想,皱眉道:“反正你别把祸水引到我们家绿荷身上就好。”

  李云道笑了笑,一边往山道上走一边道:“生理期就不要学人家爬山了,对身体不好!”

  薛大妖孽低头看了看自己,顿时恼羞成怒:“李云道你混蛋!”

  山道上传来爽朗的笑声:“好人不长命,混蛋活千年!”

  (嗯,你们期待的PULS来了,番外《徽猷传》在微信公众号“仲星羽”上开始正式更新了,你们感兴趣的来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