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古可人被绑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什么,死了?”李云道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便立刻意识到,马文华无故昏迷的事件,一定背后有人操控。

  “怎么死的?”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木兰花,问道。

  “我检查过尸体了,从表面看是酒后呕吐物堵塞了气管窒息而死,不过口鼻处有重力挤压的痕迹,估计等会儿法医看到尸斑后也会得出这个结论。”木兰花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李云道的面前,“头儿,就在昨天下午,有人往宗治武的银行户头里汇了五十万。我查了他的账户,他干运输的,一年最多能挣个十来万,去掉吃喝拉撒,剩下顶多几万块钱,这笔钱应该是他帮人办事收的辛苦费。我让小凤去法医那儿认人了,待会儿应该就会有结果。”

  李云道揉着眉心:“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木兰花想了想道:“小凤是不是无辜的,现在还不敢确信,不过多目前的证据来看,她应该出于好心,想和老家的偏方给马书房炖汤养生,但却被宗治武利用了。不过,宗治武究竟是被谁收卖的,现在还查不出来。汇钱那个账户我请夏初查了,用的是假身份。钱的来源是国外,很难追踪得到。”

  李云道叹了口气道:“看来,马书记早就在他们的目标范围内了。下的毒检测出来了吗?”这才是李云道现在最关心的,只要知道马文华是因何而昏迷不醒,医院方面就能对症下药。

  木兰花摇了摇头:“技侦那边正在加快进度,估计没那么快。”

  “你再去问问小凤,说不定还会有什么线索!”

  木兰花刚离开,战风雨的电话便打了进来,电话里的战风雨焦急万份:“头儿,姓史的失踪了。”

  “立刻通知出入境,同时申请通缉史昱明。”李云道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所幸的是,目前地下的东西还没有被他们拿走。

  下午李云道就通知了国安和军方,国安和军方系统的反应速度比地方上更快,不到傍晚,军方就彻底接管了地底下的事情。同时,安全局和联参二部的人也开始全面介入对史昱明的调查,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个曾经的江州巨富突然消失了!

  “他应该还没有离境,或者根本就没有离开江州。”深夜,李云道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负手踱步,史昱明应该是江州扫黑除恶行动中最重要的一环,抓住史昱明同时还能解开很多迷团,可是,这家伙究竟躲在哪儿呢?

  手机的震动再次打断了他的思考,来电显示是自己的家,应该是古可人不放心自己,打电话来询问进展。

  “你先睡吧,我今晚回不回得去还是个问题。”李云道叹气道。

  “李省长深夜还如此辛苦,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啊!”电话里居然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

  李云道悚然一惊:“史昱明?”

  电话里传来一声大笑:“李省长果然名不虚传啊!”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你想我送你出境?”

  史昱明桀桀笑道:“不不不,李省长,我是个生意人,不是恐怖份子。所以,你放心,我们做成这一笔交易,我就把这位娇滴滴的美人儿还给你。”

  李云道叹了口气,没想到史昱明最后的主意却是打在了自己的身上。相信这个时候,古可人的那四名黑人保镖应该已经慷慨就义了。

  “说吧,什么条件?”被人拿住软肋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李云道却不得不跟史昱明谈判,于公于私,他都必须救古可人,更何况,她是在自己家里被人抓住的。

  “很简单,拿地下的东西来换这位漂亮的古董事长。我知道,古家在京城的地位很特殊,我相信就算你做成了这笔交易,京城的那些老人家们多数还是会赞同的。”史昱明在电话那头显得格外胸有成竹。

  “地下的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云道装傻道。

  “李省长,你应该清楚,如今是一个信息化的时代,一个人去过哪儿,做过什么,总是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你们已经下过矿道了,对不对?现在你们的军方已经接管那个地方了,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能把东西弄出来的,哈哈哈……”电话里又传来史昱明嚣张的笑声,“先把东西弄出来,再等我通知,嗯,至于是什么东西,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别企图耍花样,否则我可不保证会把这位古大美人儿囫囵着还给你,要是这么完美的女人身上少了某些零件,哪怕脸刮花了,唉,那也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啊!回头见,李省长!”

  放下电话,李云道发现自己的手心内竟全是冷汗,如果史昱明对自己的行踪把控得如此之准的话,那么他应该从很早以前就已经盯上了自己,古可人或许只是附带的牺牲品,在这之前,他的目标很可能是宁若妙,又或者是某个对李云道来说极重要的亲友。

  必须要安全地救出古可人!古家的这棵独苗如果在江州出事,京城如今一片大好的局势很可能会发生极大的震动。同时,李云道对这位在京城辈份高得吓人的年轻女子还有心存感激的,无论是之前的自贸区,还是后来的页岩气,古可人都在竭尽全力地帮助自己,再加上王家和古家的世交情份,就算把自己的命搭上了,也必须把古可人救出来。

  史昱明要地下的东西,这让李云道很怀疑,地底下是不是真的像仇教授的夫人调查到的那样,藏着数以吨计的黄金。如果真是黄金,李云道自问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办法当着那么多军人面来个乾坤大挪移。可是如果不是黄金,史昱明要的究竟是什么?七十多年前,日本人究竟在江州的地下藏了什么东西?这个答案,看来史昱明是清楚的,可是在刚刚的电话里,他却没有提及任何关于他想要的东西的详细信息。

  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显然这里发生过打斗,墙上还有几处枪眼,古可人的那辆豪车还停在楼下,但四名黑人保镖和古可人都消失了。地上有几摊血,分不清是谁的。

  李云道很仔细地在客厅里还原着双方交战时的每一个细节,终于在餐桌的桌腿上,看到了一个用指甲刻得歪歪扭扭的的“刃”字,再结合几处家具上的刀痕,李云道已经猜到,古可人想告诉自己的是,有日本忍者参与了这一次事件。

  三剑客闻讯而来,看到满到的狼藉也是不约而同地面色大变。

  战风雨看了几处刀痕后,一脸忧色道:“头儿,是用刀的高手,一个是左手刀,一个是右手刀。”

  木兰花带了简单的法医装备,粗略地检察了地上的血渍后道:“至少有三种不同的血型,从流血量来看,活命的概率很小。”

  进门后就开始摆弄电脑的夏初一直表情肃穆,等木兰说完,她才道:“一辆别克的七座商务车最可疑,很奇怪,车子驶出小区外后,那条路上的所有监控今天都断线了。”

  李云道用指节轻轻敲着桌面:“他们早有准备了。或许,从一开始,他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已经隐隐有种感觉,史昱明打自己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头儿,那现在怎么办?”三剑客同时看向年轻的省长助理。

  “先得弄清楚,日本人在地底下藏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李云道一边思索一边道,“如果真是黄金的话,一来史昱明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二来就算他拿着古可人要挟我,也应该明白,我没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帮他运出国境。”

  战风雨道:“会不会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

  李云道摇了摇头:“再如何价值连城,也不值得他放弃在华夏打拼这么多年的基业。”

  木兰花想了想道:“那会不会是藏宝图之类的?”

  李云道点点头,又摇摇头:“藏宝图这种事情太过于虚无缥缈,而且我有一点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日本忍者一直会搅和在里头。忍者其实是日本军方情报系统里的宝贝,按刚刚风雨说的,起码有两个高手在场,如果再加上之前那个能钻进通风系统暗杀莫天骏的侏儒忍者的话,这就已经三个人了。究竟什么事情,值得他们这样地大动干戈?连市委书记和市长他们都敢下手,真不怕引发两国之间的交恶?”李云道觉得整件事如同一个越滚越大的雪球,自己仿佛离真相越来越远,太多的矛盾点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头儿,之前你让我恢复的硬盘里有一个乱码文件,这几天我尝试用了上千种解码方式,今天下午,终于在用一种日本军方在二战时用过的一套密码系统破译时,打开了那个文件。”夏初将笔记本推了过来,“就是这个文件!”

  打开文件,只粗略地过了一眼,李云道立刻亡魂大冒,打起电话打给秦孤鹤:“老师,立刻让他们停止对那个地下堡垒的破门工程。”

  电话里的秦孤鹤却叹气道:“晚了一步,五分钟前,他们找到了可以通向内部的大门,门已经打开了。”

  “老师,我找到一份文件,是一位历史学家在研究江州抗战史时找到的一份资料。当年日本人将一部分731部队的装备和研究成果转移到了江州,很可能就封存在那个地下堡垒里。老师,我们也许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我已经让最近的生化部队向江州进发了,最迟下半夜就能到江州。”秦孤鹤道,“云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军方会全权负责。”

  “老师……”李云道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到老人疲惫的声音,最后还是未忍心说出古可人被绑的事情,“您早点休息,这边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各您汇报!”

  放下手机,李云道苦笑着看向三剑客:“如今之计,只能靠我们这四个臭皮匠了!”

  “头儿,现在我们怎么办?”三剑客看着他。

  “他想要东西,所以可姨目前应该还是安全的。我们还有时间做一些部署,不过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可能会丢工作,甚至会丢了性命,所以如果你们仨现在谁想退出,我不会怪你们。”李云道真诚地看着三人,“这个时候,你们就不用顾及什么老上级了,想什么都说出来了吧!”

  战风雨嘿嘿笑道:“头儿,我在警队里本身就是个异类,你要是不收我,我估计最后也得去混社会,所以……嘿嘿,还是跟着您一条道儿走到黑吧!”

  木兰花揉揉狗窝一般的发型:“头儿,我是个啥玩意儿,您肯定比我还清楚。别的不说,如果没您给我兜底,我迟早要死在赌桌上的。”

  夏初随后也耸肩道:“我是黑客,本来就是干违法的事情的,头儿,没了您这尊保护神,我估计要坐一辈子牢。而且,你们都知道的,哪儿刺激好玩,我就往哪儿去的。在西湖,咱们连国际恐怖份子都干得赢,还怕这几个小日本?”

  李云道的目光从三剑客脸上逐一扫过,说实话,此时此刻,他触动很深,从浙北到江州,三剑客不离不弃,只要自己一声召唤,他们永远冲在最前线。但他也知道,此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史昱明,并把古可人安全地救出来。

  “今后有我李云道的地方,必然有你们的一席之地!”李云道极少会给出这样的承诺,但今日的三剑客,的确早已经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

  “头儿,什么叫今后,反正我们早就吃定您这个大户了!”夏初笑得如同夏日里盛开的清荷。

  背对阳台的三剑客谁也没有发现,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另一栋的顶楼,一间未开灯的阳台上,窗帘拉开一条小缝,一架望远镜正对着四人所在的客厅。

  望远镜的后方站着一名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子,此时女子表情怪异,用日语自言自语:“难道他想要挟这个中国人帮忙把东西弄出来?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阎王!”

  她合上窗帘,回到沙发上,盘腿打坐。两个叛徒都投靠了史昱明,却不知今日子小姐现在又去了哪里……

  直到窗帘合上,李云道的目光才缓缓转向那处阳台,嘴角轻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