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怒上京城(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嗯,连续第四天两更了,看官们的月票自己掂量!另外,加公众号“仲星羽”等看番外的,不要着急,《徽猷传》会在近期与大家见面。)

  黄昏,暮色中的京城别有一番风韵。京场高速上,一辆放在偌大的京城毫不起眼的JEEP牧马人迎着秋风,呼啸赶往首都国际机场。开车的是一个模样俊俏到无可挑剔的少妇,在这深秋的季节,穿着一件蓝色的风衣。此时摘去了白日里一贯要戴着的墨镜,那对原本温和的眸子里写满了焦虑。

  车后座上是一个约摸七、八岁模样的女童,与前排开车的少妇如出一辙的眸子显得格外灵动。她伸长着了脖子看着车窗外的景象,用肉嘟嘟的小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一脸愁容地对前排女子道:“孔蓝翎,你开慢些,都要超速了!”

  被她称为“孔蓝翎”的女子也不生气,只是颇担忧地叹了口气:“还是要早点接到你云道叔叔,否则不知道他冲动之下会干出什么事情!唉,你还是个孩子,说了你也不懂……”

  后座上的女童扑闪着大眼睛道:“我怎么不懂?是小姨父受伤的事情被云道叔叔知道了,对不对?他们跟我说让我一定要帮忙瞒着的时候,我就告诉过小姨和小姨父,这事儿不告诉云道叔叔反而更糟糕!看吧,不听我的话,吃亏了吧!”

  孔蓝翎此时心焦万份,对小孔雀老气横秋的话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不由自主地继续深踩油门,车速已经隐隐接近了限速顶峰。想起那个在香港大屿山救过自己的年轻男子,孔蓝翎就不由得俏脸发烫心跳加速——那绝对是一个不约束着他就敢把天捅个窟窿的家伙,如果他这般怒气冲天地回京城是找赵义算账,平静了这么长时间的京城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大风波来。如今是父亲整合改革派和保守派共同对外的关键节点,这个时候他跑到京城来破坏眼下的平衡格局,很可能会弄出一个亲者痛、仇者快的尴尬局面。否则,怎么会连黄裳都被勒令禁足,只能用在家带娃来消磨时间呢?

  想到这里,孔蓝翎又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车速,远处西边的落日已经下山,黑夜缓缓吞噬着余晖,这让她的心情愈发沉重。

  停好车再查看机场的到达航班,还好,那家伙所乘的航班刚刚才落地,就算不用取行李,出来也要一刻钟,她决定不惊扰机场的高层,而是在国内到达的出口处守株待兔。

  那冲天小辫已经变成一头瀑布般长发的小孔雀很开心地在大理石地面上玩着跳格子的游戏,这还是几年前江西那座山上的辈份高得吓人的小道姑教她的,可惜小道姑和小喇嘛如今都不在京城,只剩下她一个人经常拉着孔蓝翎陪自己,只不过在大人眼里,都些所谓的游戏都逃不过“幼稚”两个字,哪怕孔蓝翎已经是一个很懂得如何跟孩子交流的母亲了。

  孔蓝翎焦急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努力地辨认着每一张脸,可是结果并不理想,直到一个钟头后,她仍旧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难道说消息有误?她正想拿出电话再确认一遍的时候,就看到女儿小孔雀蹦蹦跳跳地迎向一个长着桃花眸的青年男子,不是那人还有谁?

  孔蓝翎急忙迎了上去:“云道,你不要乱来!”

  李云道一把抱起小孔雀,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亲,胡渣刺得小丫头咯咯直笑,这才回头看向孔蓝翎,极认真地道:“姐,我怎么敢跟你乱来!”

  孔蓝翎的俏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轻啐了一声道:“都当厅长的人了,怎么还是没个正形?孔雀,快下来,别缠着云道叔叔!”

  “我不!”小孔雀直接拒绝,搂着李云道的脖子,嘻嘻笑道,“云道叔叔最疼我了!”

  李云道轻轻捏捏小妮子肉嘟嘟的脸:“咱们小孔雀也快长成跟妈妈一样的大美女喽!”

  孔蓝翎咬了咬下唇,对这家伙一见面就调侃自己有些羞恼,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救过自己,除了因为是在公共场合而产生的不适外,更多的却是一种终于又看到这家伙的喜悦感。

  孔雀趴在李云道肩头,贴着李云道的耳朵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让孔蓝翎觉得很惊奇,家里唯一有这种待遇的只有自己的父亲,其他人小孔雀一概不待见,包括自己,也包括王小北的那位名义上的连襟。

  只见小妮子一边说着一边偷笑,又时不时回头看自己的妈妈两眼,而后李云道的目光也投向自己,这让孔蓝翎有些心虚了,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为什么要看自己?

  “哦,我知道了,回头我跟她聊聊!”李云道一脸宠溺地用脸贴着小孔雀的小胖脸,一大一小两人又是一阵嘻闹,看着女儿如银铃一般的笑声,这个瞬间孔蓝翎竟有些恍惚。

  三人说着话,却没注意到,远处的玻璃通道内正有一男一女望向这边,男的中等身材,单凤眼,胸膛挺得笔直,站在那里便如同一杆长杆。他身后的女子推着行李箱,也望向这边,表情更多的却是诧异,不过这种诧异马上就变成了恐惧。她下意识地望向身前的男子,却发现男子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走吧!”男子很快就收回目光,他们走的是特殊通道,往前就能直达礼宾的停车区域。

  女子推着行李箱快步跟了上去:“我会让人查一查那个男人的身份。”

  “嗯。”男子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有空就查,没空就算了,现在是项目的紧要关头,不容许出任何差错。”

  女子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知道轻重。”

  “这次还是住香格里拉?”男人突然问道。

  “嗯?”女子似乎因为男人的这个问题而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些琐事是他最不愿意去浪费时间的。

  “如果可以,换成希尔顿吧,那边离家近,我想回去一趟。”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

  “好的。”女子点了点头,“也是该回去看看了,你又不是大禹治水。”

  男子沉默了片刻,还是解释道:“就看看孔雀。”

  “我知道。”女子长相一般,长发飘动时,还能隐隐看到额上的一块不太明显的胎记。

  李云道下意识地看了看玻璃通道,刚刚有一股莫名的杀机,这让他很警惕,看来自己一下飞机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不过他也不怕,既然有人敢动王小北,那就要做好迎接狂风暴雨的准备。

  走向停车场的路上,孔蓝翎还是又重复了刚刚的话:“云道,你不要乱来,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李云道怀里抱着孔雀,只是笑了笑:“我知道。”

  孔蓝翎知道自己并没有说服这个男人,上了车,便径直开往首都解放军总院,王小北在那里养伤,自己劝不住他,希望老王家的人能够给他戴上情感的枷锁。

  只是她好像突然忘记了,这是一个戴着镣铐都能随意起舞的男人,否则这些年又是如何让那些京城纨绔在他面前一次又一次被踩得像一坨烂泥。

  “你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李云道突然主动道,“首先我没有我大哥和二哥那么变态的武力值,其次我也没有能瞬间碾压赵家的背影和实力。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敢动老王家的人,先要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孔蓝翎丝毫没觉得他在说大话,她清楚眼前的这个看着更像大学讲师的年轻人能在瞬间动用多少资源,哪怕是如今的孔家,也不会在他大力反对的前提下一意孤行。

  “先去看看王小北吧!”孔蓝翎一边发动车子引擎,一边道,“其实已经能出院了,不过怕他出院又出事,所以没让他出院。”

  “又出事?”李云道皱了皱眉。

  “这……”孔蓝翎有些犹豫,叹了口气道,“总之,一言难尽!”

  李云道唇角轻扬:“没事,我们这一辈子的路还很长,你可以慢慢说。”

  孔蓝翎又轻啐了他一口:“没个正经。”

  不过他这般表现,倒也让孔蓝翎放下心来,至少他此时不是怒意冲冲地要去找赵家人拼命,从这一点来看,眼前年轻的省长助理兼代理公安厅长已经比很多人要成熟了。

  真正的男人,不是呈一时的匹夫之勇。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

  小孔雀很喜欢李云道,一路上都在跟李云道控诉自从上了小学后,自己是如何地不自由,班上的老师是多么多么无聊,同学是多么多么幼稚,她还是喜欢跟张晓蛮还有十力一起生活和玩耍。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聪明的孩子总是会喜欢彼此。

  直到李云道答应有空带她去那座山的山巅和大雪山深处找小道姑和小喇嘛,委屈得像只小可怜虫的孩子这才开怀大笑。

  一路上李云道也在笑,但是等到了总院,看到整个人明显气色不佳的王小北时,他就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但王小北却在笑,还在李云道胸口给了一拳:“你看我没事儿,根本就没事,不就是断了一根肋骨嘛,又不是要我的命!”他在笑,牙在漏风,所以李云道根本就觉得一点儿都不好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