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怒上京城(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以后别笑人家白小熊的爹了,人家那是老得掉了牙,你这是咋了?当真笑掉了大牙?”李云道没好气地给他倒了杯温水,让刚刚有护士来催了吃药的家伙按时把药先吃了。

  “你还真别说,真是笑掉了大牙!”王小北嘿嘿笑着,也不顾缺了两颗门牙还漏风的形象,道,“赵义那王八蛋的女人偷人,给姓赵的戴了一顶老大的绿帽子,你说我能不笑掉大牙吗?”

  李云道没好气地接过这家伙的递来的杯子:“就为这个?”

  王小北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孔蓝翎,又转向李云道,嘿嘿道:“主要还是那家伙口出狂言,说了不少不干不净的话。我这人脾气你们也知道的,然后又多喝了两杯……嘿,要不是小熊娃子在地方部队上,否则也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

  “疼不疼?”

  “不疼。”

  “真不疼?”

  “疼!”

  兄弟俩的对话只有兄弟俩自己清楚这里头的含义,王小北也终于体会到,李云道每次挂彩受重伤是一番什么样的感受。

  “云道,这回我终于是明白了,你小子每次都大难不死是有多幸运!”王小北乐呵呵地道。

  李云道看着说话漏风的王小北,微笑道:“你想要赵义几颗牙?”

  王小北诧异地看着这位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回来的大表弟,最后在孔蓝翎吃惊的目光中扭扭捏捏地伸出四根手指。

  “四颗?”李云道皱了皱眉,“算了,他要你两颗门牙,我要他一嘴牙,好像也不算太过份。”

  李云道帮精神有些困乏的王小北盖好被子,看了孔蓝翎一眼:“你准备怎么办?”

  孔蓝翎愣了一下,觉得他问这个问题很好笑,这不是自己应该问他的问题吗?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摇了摇头道:“你在京城,我会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跟着你。”

  李云道吃惊道:“洗澡上厕所也跟着?”

  孔蓝翎冲他挤挤眼睛,指了指在一旁扳指头用法语数数字的小孔雀,小妮子很茫然地看着两个不约合同看向自己的大人:“怎么了?”

  李云道无可奈何地抱起小孔雀:“走,叔叔带你吃好吃的,让你小姨父好好休息。”

  走出医院的时候,李云道的手机震了震,他一手抱着小孔雀,一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孔蓝翎扫了一眼手机,却不断这家伙居然飞快地关掉了屏幕。

  “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到紫玉记点了菜等我。”李云道笑着看向孔蓝翎。

  “不行!”孔蓝翎第一回这般认真地拒绝李云道。

  “那跟我一起吧。”李云道叹了口气。

  孔蓝翎没料到他会这般好说话,警惕地看着他,却又觉得他不像是在耍什么花样。

  这回换成了李云道开车,好在他记忆力惊人,京城的路只要是走过的,他一概都记得住,根本就不需要导航或者孔蓝翎提醒,车子飞快地在京城高峰期的车流中穿梭。

  长城俱乐部是京城最新崛起的新贵俱乐部,跟京城几家顶尖的权贵CLUB一样,金钱和身家不是这家俱乐部招募成员的唯一标准,或者说,这只是其中一项占比不足一成的标准。

  此时夜里十点刚过,俱乐部里便开始热闹了起来。俱乐部的一把手姚四眼是从薄家兄弟的天下阁会所挖来的,不到一年的工夫,就将整间俱乐部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

  每天这个时候,不管风吹雨打,姚四眼都要亲自来俱乐部里转一转,有些人脉关系,还需要自己亲自出面才行。

  长城俱乐部的目的不是赚钱,这一点姚四眼比谁都清楚。

  “哎哟,姚总,前天那匹不错,什么时候有了新花样,别忘了兄弟!”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嘻嘻哈哈地跟姚四眼打了招呼。

  姚四眼认得这是国内一家顶尖保险公司的掌舵人,这只喜欢刚刚成年的女子的家伙,一年能动用上千亿的资金,打了个哈哈便道:“过几天还有,不过您得多买几副腰子备着,这人到中年啊,可得保重着身子啊!”

  这种不荤不素的玩笑,姚四眼一个晚上要开很多个,多数都是点到即止,经历了在天下阁的那几年,如何对付这些权贵阶层,他比绝大多数人都有经验。

  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安保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姚四眼皱了皱眉,冷冷看着那安保道:“我这儿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得来的?”

  那安保支支吾吾道:“他……他说他是赵公子的朋友。”

  “哪个赵公子?”

  “赵义赵公子。”

  姚四眼眯了眯眼,赵义最近在京城圈子里很是很吃开,尤其是将王家大少弄进了解放军总院后,这位赵公子一时间名声大噪。

  赵义是赵槐的堂弟,很明显,这次出了事情后,赵家不但没有退缩,而且咄咄逼人,接下来的几年,会倾注在赵义身上的资源可此可窥一斑。

  姚四眼想了想问道:“人在哪儿?”

  安保道:“我问问……”安保用对讲机问了问,很快就吃惊地抬起头,“姚总,说……说是人已经上来了!”

  姚四眼冲遍布在角落里的几名安保同时使了个眼色,独自一人迎向电梯。

  长江俱乐部在寸土寸金的国贸三期,这里是顶楼,在楼顶花园里可以俯瞰整个京城,当然,在景观电梯里也可以。

  李云道唏嘘了一番,对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小孔雀道:“等你长大了,希望这些藏污纳垢的地方都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小孔雀不解地问道:“什么叫藏污纳垢?”

  李云道想了想,径直解释道:“就是坏人比较多的地方。”

  小孔雀点了点头,冲孔蓝翎挥挥小拳头:“把他们都抓起来!”

  孔蓝翎没好气地瞪了小妮子一眼,有些担忧地看着李云道:“你要冷静点!”

  李云道无可奈何地看着她:“让你们在车里等着,你又不肯,这里哪是孩子能来的地方!”

  小孔雀不乐意道:“我长大了!”

  李云道用脸蹭蹭小妮子的脸:“好好好,你长大了!你听不听云道叔叔的话?”

  小妮子很笃定地点点头:“那是当然,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李云道拿出一副耳机,插在手机上,打开音乐播放软件,将耳朵给小家伙戴上:“偶尔听一听不要紧,但不能总是用耳机,会有损听力的。”

  小妮子点点头,听到耳机里悠扬的童谣,欣喜万份。

  小妮子转过头开始欣赏音乐的时候,电梯打开了,姚四眼迎了上去,可是迎接姚四眼的却是一只黑洞洞的枪口。

  姚四眼向来胆子很大,被人用枪指着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以往每次都能笑着应对,但是今天他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

  “姚总好久不见。”抱着孩子拿着枪的年轻人笑眯眯地跟姚四眼打着招呼。

  “三……三哥……”姚四眼的心开始往下沉,当年眼前的年轻人是如何蹂躏蒋青天和朱梓校的,他都听说过,他眼看着这个当时还一文不值的年轻人跟薄家兄弟觥筹交错,直到后来他听说了关于这个年轻人的一段又一段精彩的段子,他才知道,那个时候没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样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王小北就是在长城俱乐部出的事,出事后姚四眼就一直觉得心里不踏实,只是一直没想明白这份不安到底是源自何方,照理有了赵家在背后,就算再什么分摊责任,王小北也找不到他姚四眼的头上,可是,直到此刻这个年轻人出现,他才想起这些年,一个又一个死在这人手里的性命。

  他会杀人,真的会杀人!

  姚四眼的目光落在李云道身边的女子身上,他马上就定下了心神,他再怎么傻也不可能认不出眼前的这位,他觉得,李云道再如何嚣张,应该也不至于当着这位的面杀人吧!

  他制止了正要围过来的安保,也没让人报警,只是陪着笑:“三哥,您想来喝杯酒,随时我这儿都欢迎啊,下面的小孩子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

  李云道的枪口并没有从桃四眼的眉心位置移开,反而贴得更紧了:“那就劳烦姚总带个路。”

  姚四眼眼皮开始跳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带什么路?”姚四眼装傻,看看李云道,又看看孔蓝翎。

  “呵呵……呵呵呵……”李云道笑了。

  姚四眼也跟着笑了。

  砰!

  一股大力如同巨锤一般锤在自己的大腿上,姚四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看李云道,再看看自己已经出现一个血洞的大腿,随即紧咬着牙关,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落下来。

  他的确真的敢杀人!孔蓝翎也愣住了。

  “带路。”李云道转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枪声对她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反而在童谣中,烂漫的小妮子已经进入了梦乡。

  一旁的安保也看傻眼了,这是什么地方他们比谁都清楚,敢在这里撒野的,似乎都没有好下场。可是,这人究竟是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