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共和国的支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昨儿的月票相当给力,感谢书友“阎罗德嘉”的22张月票,嗯,今儿的这一更是惊喜——5000字的大章。至于月票,各位看官你们看着办哩!)

  在信息时代,信息的传播是以光速为单位的。两人带着小孔雀还没有走出国贸时,李云道怒入京城在长城俱乐部杀一人伤两人的消息不胫而走。

  第一个打电话来的王小北几乎失声,李云道能感觉得出这位昔日京城大纨绔强忍着的兴奋,因为这家伙打来电话只说了两句。第一句话是去踩人怎么不喊我?第二句话是够兄弟!

  李云道笑骂了句“滚犊子好好养伤”就挂了电话,于是电话又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李云道苦笑一声,拿起手机递给孔蓝翎道:“你接吧!”

  孔蓝翎接过手机,却被小孔雀一把夺了过去:“小姨!”

  小孔雀对着孔黄裳撒完了娇,孔蓝翎接过手机只说了一句话:“没事,我跟他在一块。”

  电话最后还是交到了李云道的手里,只是电话里的孔黄裳似乎有些哽咽:“云道,谢谢你。”

  李云道微微一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挂了电话,他抬头看天空,秋冬交替的季节,雾霾再次来袭,就连城市的霓虹灯在PM2.5的作用下,都笼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效。

  “唉!”李云道最终还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大师父说得不错,杀人真的不好,可是那些魑魅魍魉如果自己不动手,受伤的就会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孔蓝翎并不是没有见过刚刚那种血腥的场面,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些心跳加速,尤其是这家伙刚刚怀里还抱着小孔雀。想到这里,她便有些恼怒,但看到这人仰天长叹,却又不由自主地有些心疼,就算没有黄裳和小北的这层姻亲关系,她觉得自己跟眼前的男人也能成为很好的朋友,至少她觉得如果自己也碰上这种事情了,眼前的人也会为了自己两肋插刀的。

  “为什么叹气?”孔蓝翎将打着哈欠的小孔雀接了过去,“后悔了?”

  李云道笑了笑:“后悔什么?后悔开枪还是后悔杀人?不过真有点后悔,一巴掌只扇掉了他半边牙!”他脱下外套轻轻地披在小孔雀的身上,手插在裤兜里,缓缓独自前行,路灯下他的身影极其挺拔。

  孔蓝翎道:“你就不怕惹祸上身?”

  李云道耸肩道:“害怕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孔蓝翎微微蹙眉:“你想让赵家内讧?”

  李云道摇了摇头:“只要赵若普还活着,就连赵平安都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更何况是赵槐和赵义这种小字辈!不过种子种下去,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的,我就是想看看,赵若普能不能活到那一天。”

  孔蓝翎突然觉得眼前的青年有股子与年纪不相符合的暮气,这种手腕在华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并不少见,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法子把眼前的李云道跟王安石、张巨鹿那些官场老狐狸联系在一起。

  “朱梓校也是你杀死的?”孔蓝翎突然问道。

  李云道认真地看了她半天,突然狡黠一笑:“我说不是,你信吗?”

  孔蓝翎摇了摇头:“今天之前还不太信你真的弄死了朱梓校,但现在我却觉得那些事情不是道听途说。”

  “什么事情?”李云道笑着问道。

  孔蓝翎摇了摇头,忽然又话锋一转,问道:“夭夭怎么样了?”

  李云道摸了摸头,看了看西南方向的天空:“她向来是有菩萨心肠的。”

  孔蓝翎笑了:“凤驹跟着疯妞儿在美国,你不挂念吗?”

  李云道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如今也算是明白了,人这一辈子,选择一些东西,就会丢掉另外的一些东西,否则东坡先生怎么会有‘此事古难全’这番的叙述呢?”

  孔蓝翎道:“其实你更合适去大学当个老师,我听爸爸说,你能把四书五经都倒背如流,这样的功底,当个大学中文系的讲师应该绰绰有余了。”

  李云道笑道:“当初从昆仑山下山的时候,别说当个讲师了,最大的目标也许就是在工地里当个工头,嗯,最不济,也不能让十力和自己饿了肚子。只是人这一辈子,有很多的岔路口,我选择了其中一条,于是就变成了如今的自己。也许当初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这可能就是人生。”

  孔蓝翎歪了歪头,像个懵懂的少女:“你在讲大道理的时候是很有煽动力。”她原本是想用“人格魅力”这个表述的。

  李云道嘿嘿笑道:“那我真应该去大学里混个讲师当当,而不是经常给犯罪份子上课。”

  小姑的电话来了,大姑的电话来了,就连阮钰的越洋电话也来了。

  所有来电的人都只表达了一个意思:不要担心,死的是雇佣军,这件事基本可以一笔带过。

  虽然赵义只是伤了小臂,掉了几颗牙,李云道敢保证他两个月就能康复,但这位原本在王小北受伤事件中出尽了风头的赵家公子哥如今却变成了众人眼中的小丑。在关键时刻出卖了赵槐,相信赵槐也不会给他好脸色。从李云道在京城落地,到离开国贸,不过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如今的惊天逆转,让众人不禁大跌眼镜。

  京城本就是一座不夜城,入夜就陷入亢奋的人们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里绽放着生命。

  将孔雀母子送回家,李云道便直奔秦家——自己愤而入京,杀一人伤二人,相信此时此刻最为难的便是如今同样致力于改革派与保守派融合事宜的秦孤鹤。

  跟这座不夜的城市相反,秦家的宅子每到夜幕降临时都会格外安静。

  管家是跟随了秦孤鹤大半辈子的老人,也不是头一回见面,老管家打开大门看到是李云道时,露出的是和蔼而欣慰的微笑:“回来了?”

  李云道在秦家当大小双的家庭老师时就时常与这位话不多的管家擦肩而过,一句“回来了”,让他感慨万千。

  “首长还在联参办公室,您去书房坐一会等等?”

  “您早些歇息,我自己去书房就成。”

  管家和蔼地笑了笑:“首长一直给你留着一间房,我去收拾一下,待会儿如果晚上就别走了,大晚上的,不安全。”

  李云道吃惊地看了老管家一眼,似乎今晚发生的事情,这位向来很少迈出秦家大门的老人已经知晓了——此时李云道才注意到,老人的手背上有两处枪伤,如今阵年累月,只看到不规则的疤痕,想来年轻时,也是跟着秦孤鹤在秘密战线上叱咤风云的人物。

  秦家的宅子,无论是姑苏的还是京城的,李云道都很熟悉。遗憾的是,当年如初生牛犊般的大小双都去了英国,秦潇潇去了美国,黄梅花在秘密战线独当一面,就连树人师兄也都因为保护秦孤鹤而时常不在。

  站在秦家宅子的中央,李云道抬头看雾蒙蒙的夜空。人就是这样,动不动就会怀旧,当年的苦楚,此时回味起来,多数还是甘甜的。

  李云道在秦孤鹤的书架上抽了一本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翻了起来,这是西方近代军事理论的经典之作,也被誉为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百本名著之一。这本书李云道在浙北时曾经翻看过,最欣赏这位德国军事大师的其中一个理论:“战争的目的就是消灭敌人……而消灭敌人,包括了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

  刚刚翻到《会战失败后的退却》这一章时,走廊上响起了两个不同的脚步声,一个疲惫,一个有力。

  他站了起来,秦孤鹤和周树人先后进入书房,老爷子点了点头:“坐!”

  而憨厚的树人师兄则傻笑着挠头:“云道你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李云道苦笑,看向面色肃穆的老爷子:“老师,我来负荆请罪了!”

  树人师兄张了张嘴:“请罪?”显然,这位后知后觉的憨厚师兄还不清楚李云道今晚的“辉煌”战绩。

  秦孤鹤皱了皱眉,接过周树人递来的水杯,抿了一口,清了清喉咙才道:“年轻人做事有血性是好事,但是太过冲动的话,结果往往并非是你们想要的。”

  李云道学着树人师兄的模样挠头:“一听说王小北被人揍进了医院,我一肚子邪火就上来了……是有点冲动了……”

  秦孤鹤看上去很疲惫,事实上,对于一个已经七十多的老人来说,每天工作近二十个钟头,这是一件极耗心神和损耗健康的事情。他轻轻叹了口气:“其实小北受伤,我跟你孔叔叔都很生气,但如今是什么时候,你也应该清楚,所以有些事情,我们不方便出面,毕竟无论是我还是若普兄,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会再局限于一个家族或者一个派别了。”

  李云道尴尬地笑了笑:“给老师您添麻烦了。”

  秦孤鹤却转身,欣慰的目光将李云道从头打量到脚,叹气道:“你今日的所作所为,鹏震兄泉下有知,应该可以含笑了!”

  李云道轻声道:“毕竟是一家人。就是让您为难了。”

  秦孤鹤摇了摇头道:“当年有个人,惹下的麻烦是你今日的百倍还有余,那会儿我肩膀上才一颗星,照样能给他抗下下来。对比起来,今天的事情,不算什么。”老人叹了口气,伸手去拿茶杯,手却有些颤抖。

  李云道惊道:“您身体……”

  老人摇头道:“无碍,前阵子感冒了一场,还没有恢复透彻。放心,这把老骨头还可以在一线多挨几年,好等着你们这些孩子快速地成长。华夏民族的崛起和复兴,最后的担子还是要交到你们这一代的身上。”

  李云道有些感动,不是因为担子要交给自己,而是眼前这位本应该在如今的年纪当个富家翁颐养天年的老人,却在人生的最后阶段选择了为这个国家和民族鞠躬尽瘁,七十多岁的高龄,每日还要处理无数庞杂的事务,就算换成壮年的年轻人,也不一定吃得消。对比起来,自己在地方上碰到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难题。

  老人看到他手上拿着的《战争论》,笑了笑道:“喜欢的话拿回去慢慢研究,虽说是和平年代,但战争的哲学,延用到工作中,都是相通的。如果这几日还在京城,自己当心些,孩子都是好孩子,但不同的人,心胸是不一样的,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

  捧着书从秦家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周树人将他送到大门口,偷偷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师父刚刚给我发了微信,让你别怕,真出了事,他帮你兜着!”

  李云道莫名感动,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也只有在这种紧要关头才能让人看得透彻。

  “师兄,多注意老师的身体。”

  “嗯!”

  师兄弟二人挥手道别前,憨厚的师兄又偷偷塞了一把银色的沙鹰给李云道:“下次用这个,威力大!”说着,又压低了声音道,“这把是师父最心爱的,我悄悄顺出来的,可千万别说漏了!”

  原本冰凉枪上还有师兄的体温,这一刻,李云道心中温暖无比。

  京城是自己的家,回家,哪怕放肆一点,也总有这些长辈和师兄兜底。这也许就是被人惯着的感觉吧!

  古可人是从深圳出发的,飞机降落时便收到了两个钟头前就已经尘埃落定的消息。古大小姐坐上那辆劳斯莱斯后,让管家打开香槟,这件事,的确值得庆祝一下——那个讨厌的家伙居然找到了这样一个独辟蹊径的解决方案,这下子估计起码五年内,没有人再敢尝试挑衅老王家了。

  她本想给李云道发条微信,但想了想,最后还是对管家道:“不回骊宫,直接去东山陈伯伯那里。”

  管家应诺,让司机调整路线,可是等车子上了山,才过了山下的兵哨,就听到古大小姐的声音:“停车吧!”

  管家有些诧异,司机很听话地停下车,踩着十分分高跟的古可人下车站在了距离王家四合院不足百米的地方。

  老管家眼观鼻鼻观心,这种事情,不是他可以过问和多嘴的,司机更是一言不发。直到这位大小姐挥挥手:“你们先下山吧,接下来的安排等我通知。”

  高跟鞋敲击在山路上,在山间回荡。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妥,便脱了鞋,赤着脚往那四合院走。

  快到大门口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想了想,还是朝着坐在大门口的石坎上抽烟的家伙走了过去。

  “来根儿烟!”她对那家伙道。

  “女孩子,没事儿抽什么烟。”那家伙没好气地道。

  “与尔共消万苦愁啊!”她喜欢李白的诗词,那是一个不羁的诗仙,她总觉得千年前的自由灵魂跟身边这个大半夜不睡觉坐着抽烟的家伙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古文,这家伙当真不舍地从怀里掏了一盒皱巴巴的烟出来,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枝:“别浪费了,这山下最近的杂货店都在五公里外!”

  吐出烟圈,古可人隔着烟雾看向远山:“这地方这么不方便,想不通王伯伯和陈伯伯为什么就喜欢住在这里!”

  那家伙道:“也许他们都是戎马一生,到人生的最后阶段时,都想离尘世的喧嚣远一点。”

  “哥们儿,你今天的情绪有点儿消极啊!”古可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不过说起来你还真牛叉,带着孔蓝翎和小孔雀一起去踩人,亏你想得出来。”

  虽然小姑再三表示不用担心,但刚刚回来一顿臭骂还是免不了的,对于王援朝来说,没有什么比王家这根独苗更重要的了。刚刚被臭骂的某人叹气道:“这一点倒真是我考虑不周了,没想到那些人会把我和孔蓝翎的关系往那方面扯……”

  古可人叹气道:“这就叫节外生枝吧!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可别跟吴家那位杠上,一来他是军中鹰派的代表,二来以你现在的实力,在他手里连半个回合都支撑不下来,所以就算你在打孔蓝翎的主意,也得悠着点来!”

  李云道眉头紧锁道:“我怎么觉得你又在挖坑给我跳?蓝翎是什么身份,我和她怎么可能?”

  古可人似笑非笑:“你们这些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家伙,可说不好!”

  李云道想了想道:“我一直没好意思问,孔蓝翎跟吴家那位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古可人却摇头:“这个问题你得去问孔蓝翎自己,不过我相信她是不会回答你的。”

  李云道知道这当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闻,只是这些都是人家的隐私,自己也没有这种窥探别人隐私的癖好,刚刚那一问只是出于关心和今天顺手推舟利用了人家的歉疚,当下笑了笑道:“让你大老远从深圳跑回来一趟,够哥们儿!”他轻轻在古家大小姐的胳膊上锤了一拳。

  古可人表情怪异地看着他:“知道为什么王小北会和赵义起冲突吗?”

  李云道哑然,原因他当然清楚,只是这种事情,需要说出来吗?

  古家大小姐笑了笑,将双手枕在脑后,往后仰了仰:“坐飞机还真累啊!”

  李云道笑着说:“我会按摩。”

  古可人指指自己的脖子:“来一把。”

  李云道摇了摇头:“男女授受不亲。”

  古大小姐提起自己面前的高跟鞋就砸了过去:“男女授受不亲你还跟姓齐的小妖精在房里那样啊!”

  李云道大囧,护住脑袋。

  下一个瞬间,某人突然抄住了古大小姐的小蛮腰。

  (PLUS一下,去关注我的公众号“仲星羽”,说不定会有其它的惊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