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关于背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番外《徽猷传》最新章节已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感兴趣的加关注!)

  那侏儒模样的忍者只露出一对冷漠无比的眼睛,她的武士刀架在史昱明的肩膀上,那对毫无生机眸子却死死盯着李云道,这让李云道联想起了昆仑雪山里的一种叫土豺的野兽。

  “无耻!”对于史昱明的阳奉阴违,将忠诚视为生命的忍者似乎极为痛恨,如果不是需要从史昱明那儿得到关于那座岛的信息,她甚至想马上就动手割下这个奸猾之徒的脑袋。她的中文说得并不算流畅,但至少现场的另外两人都听明白了,“把座标给我!”

  李云道无辜地指了指史昱明:“我已经告诉你的同伴了,至于他愿不愿意告诉你,那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史昱明那张还算英俊的脸此刻已经变了形:“你坑我?信不信我现在就炸死姓古的小娘们儿?”

  “史总,您这就不厚道了吧?坐标我已经告诉您了,说好了买定离手,您现在还把脏水泼我头上,这就没意思了。要不这样,这位大姐,坐标我再告诉你一遍,反正拿到了坐标,史总是死是活,您自个儿看着办。”

  史昱明恨不得冲上来咬李云道一口,却被那侏儒忍者的刀拦住。

  “你说,我听!”侏儒忍者用生硬的中文道。

  李云道看了看四周,有些为难:“您不会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您要的那个坐标位置吧?”

  侏儒忍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你走过来说话。”

  李云道点头,一脸惶恐地走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那个坐标位置是……哎哟……”

  突然,李云道脚下一个踉跄,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绊到了,整个人呈“狗吃屎”的惨状向前扑去。

  那侏儒忍者瞳孔猛地收缩,因为李云道的手中多了一把银色的沙鹰。

  轰!

  那子弹直冲着侏儒忍者的胸口飞去。子弹速度极快,她只来得及抽刀横挡,子弹击在那狭长的刀身上,溅出一串火花。子弹巨大的冲击力震得那侏儒忍者也不得不后撤两步。

  李云道在地上飞快地打了个滚,整个人窜向斜前方,翻滚中,再次开出一枪。

  轰!

  子弹这一次飞行轨迹的尽头是那侏儒忍者的眉心。

  这回她没有再用刀挡,刚刚子弹的巨大威力震得她整个身子都麻了,此时根本使不上力气,刀换到到左手,她甚至无暇顾及一旁的史昱明,整个如同一柄利剑般,飞身投入了栏杆后的大运河。

  见侏儒忍者进了水中,李云道这才松了口气,刚从地上爬起身,就听到史昱明的一声喝止:“不许动!”

  李云道叹了口气,早知道刚刚让那忍者宰了这家伙了,反正他留在这世上也只会为祸人间,尤其是这家伙此刻手里还拿着一把黑星。

  “史总,我也算救了你一命吧?”李云道撇嘴打着哈哈。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史昱明有些愤怒,他终于发现,眼前的李云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狡猾政客,而不是一个实诚的商人。

  “坐标!”史昱明咬了咬牙,刚刚侏儒忍者的刀刃太锋利了,他的脖子上已经有了一道很明显的血痕,此时血不断地从那个伤口渗出来,在月光下看上去格外瘆人。

  “等等!”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李云道身后传来。凑晨两点多的运河畔,应该没有这么多有心情赏月的人吧,李云道也自然不会把一个将匕首架在古可人脖子上的女人当作是无聊的普通人。

  李云道无奈地看着古可人:“我打赌,你跟江州这个地方一定是八字不合。”上回在运河大道上,生死攸关的时刻这个倒霉的女人好像也在场。

  古可人只是精神有些萎靡,听到李云道的话,也苦笑道:“其实我刚刚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记得我五行缺火的。”

  李云道转头看了看史昱明,又看了看那用刀架着古可人的女人:“坐标究竟给谁?”

  “给我!”史昱明与那女人不约而同地道。

  “李省长,别忘了,你的女人在我的手里!”又是一个普通话糟糕透顶的日本女人,她们的口音让李云道极为反感。

  史昱明则晃了晃手里的枪:“李云道,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命更重要一些吗?”

  “我突然发现,今儿我横竖是个死字啊!”李云道看着古可人道,“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古可人突然笑了起来:“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李云道叹了口气:“史昱明啊史昱明,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世上还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史昱明脸色一变,只听李云道说了句“说来吧”,不远处的灌木丛后,便有几人站了起来。

  于是史昱明又笑了,李云道却苦笑摇头。

  李云道看着举起双手的阮小六,做了一个极无奈的表情:“小舅子,我真不知道你们国安是怎么挑人的……”

  阮小六被两个持枪的女人用枪指着后背,举着双手呈投降姿势出场,边走边不忘叨叨道:“莫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嘛……”

  李云道没好气道:“论个毛线的英雄,现在我们连待宰的狗熊都不如。”

  史昱明笑了起来,现场加上他自己,有三个人,三把枪,足以控制现场。

  “樱子小姐,麻烦你放下手中的武器,嗯,就是那把刀,慢慢地,不着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匕首有时候比子弹还厉害。”史昱明晃动着枪口,让那劫持古可人的日本女子缴械。

  被他称为樱子的女子愤恨地看向那两名持枪指着阮小六的女人:“你们应该知道,背叛的下场是什么。”

  那两名女子眼神冷漠无比,根本就不看她,一人用枪抵着阮小六的后脑勺,一人则对准着樱子。

  “叛徒!无耻的叛徒!”樱子用日语咒骂着,“八岐大神会将最严厉的惩罚施加在你们身上的。”

  “樱子小姐,辛苦你在我身边待了这么久。你们村里那些傻到家的忍者,是不是真的以为随便施舍一点三井银行的股份给我,就能让我放弃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哈哈哈……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们一样,练功练傻了吗?”史昱明的气焰再度升腾起来,他习惯了掌控全局,此时也不例外。

  “要不这样,我把坐标给你,我带人走,人货两清,如何?”李云道镇定地看着史昱明。

  “李省长,难道你也觉得我会傻到把你放走?你难道不清楚,现在,你就是一份活着的藏宝图吗?”史昱明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他桀桀的笑声,在夜风中显得格外地阴森恐怖。

  李云道为难地干笑两声:“你不会打算带着我一起去海上寻宝吧?”

  史昱明笑了,不置可否,但李云道却知道,这家伙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因为从头到尾,他就没打算相信自己。

  “樱子小姐,对不住了!”史昱明的目光落在那个叫樱子的日本女子身上,话刚落音,用枪指着她的冷漠女子已经开了枪。

  “啊!”古可人尖叫一声,血溅了她一脸。

  樱子缓缓地了下去,血在昏黄的路灯下呈现出深黑色。

  “把这个也杀了!”史昱明指了指阮小六。

  “等等!”李云道连忙出言阻止,饶是这样,阮小六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些人的确杀人不眨眼。

  史昱明抬手,但那女子还是将手指搭在扳机上,似乎相比起那些财富,她们更感兴趣的是杀人。

  “你想说什么?”史昱明轻笑道,“你想救他?用自己的命?”

  李云道转而将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唇角轻扬:“我是一份活地图,如果死了,嗯,这世上就没有人知道那个秘密了。”

  “好,我答应你!”史昱明答应得极爽快,李云道皱了皱眉,他总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

  忽然,从刚刚那侏儒忍者跳下去的地方,两道白芒嗖嗖两声,直奔那两名持枪女子。

  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惊恐的表情,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直至其中一人靠在木栈道旁的柳树上。

  水面似乎一下子又平静了下来,史昱明脸上闪过一阵惊慌,他想起了什么,却又无法将枪口转向那水面。

  “啊!”靠在树上的女子胸口正中央的位置突然冒出一把闪着寒光的武士刀,在那女子的凄厉的惨叫中,武士刀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将那女子的心脏搅得稀烂。

  另一女子立刻开枪射在那树身上,打得树皮飞溅,但哪里还有那侏儒忍者的影子。

  李云道和阮小六趁势将古可人护在了身后,这一幕对于古可人来说太过于诡异,也许接下来的几个月,今晚的这一幕,都将会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终于,剩余的那名女子惊恐起来,反反复复用日语说着些什么。

  李云道和阮小六都只懂些日语的皮毛,倒是被他们护着的古可人小声翻译道:“她在说,自己不是背叛了组织,而是假装潜伏在史昱明身边,等他拿到了宝藏再伺机动手……”

  砰!

  是枪声。这回开枪的是史昱明,中枪的却是那絮絮叨叨用日语说着什么的女子。

  “背叛,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史昱明的声音如同阴间的厉鬼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