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蔡桃夭的相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感谢书友“蓝天白云678”“国宝宝”“拉拉裤拖”“一之爱人”的打赏月票,感谢小湖人家、小铎、林大杰、我还叫淡然等等书友的月票支持!月底了,有票票的看能否再帮羽少风骚一把!)

  李云道看着一脸狐疑之色的侏儒忍者今日子,问道:“出什么事了?”他也抬头环视着四周的高层建筑,再看看空荡荡的马路,如果不是那已经出现过数次的檀香味道,如此寂静的夜,柔和的风,谁也不会将它跟那些潜伏的杀机联系在一起。

  侏儒忍者很快便摇了摇头:“不可能。”她很笃定地说道,似乎并不是在跟李云道说话,而更像是在说服自己,在华夏的这片土地上,某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是极小的。

  步行在这样的夜里,尤其是即将接近人生的终点,就连淡淡的霾似乎都成了这世间的美好之一。

  江州并不大,但是用步行的方式来丈量广袤的华夏土地的话,是极需要时间成本的。

  今日子不急,李云道不动声色,心中却焦急万分——那颗不知道安放在何处的生化弹此时威胁着诸多江州百姓的性命,不管自己是不是公安厅长,作为一个中国人,自己都有责任和义务将那颗致命的威胁带离这片遭受过太多创伤的土地,哪怕需要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

  死,没有人不怕。但有些信仰,比生命更重要。

  不知何时,天空已经升起了启明星。

  黎明破晓前。

  今日子开始跟李云道并排而行,忍者最尊重的便是忠诚之士,哪怕最后自己还是要杀死这个人,但这也不妨碍对他的尊重。

  “你好像并不太害怕。”今日子用极拗口的中文说道。

  “害怕有用吗?”李云道平静地反问道。

  “嗯。”今日子点了点头,“你具备忍者一样的良好心理素质。”

  “好的心理素质其实来源于坚定的信仰。”李云道微笑道,此时他突然开始明白,为什么在新中国成立的道路上,会有那么多视死如归的人。

  “你信仰什么?”今日子对这个问题很好奇,“我来你们华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的百姓贪婪,你们的官员贪心,你们的商人毫无诚信,我记得有人说过,你们如今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

  李云道轻笑:“不是说信仰上帝、佛祖、真主,那才叫信仰,九千万中国人的信仰,外族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你的信仰是什么?”今日子冷笑一声,之所以还有心情跟他磨嘴皮子,只是因为他是一幅活地图而已。

  “我说我的信仰是某种你们不懂主义,是华夏的老百姓,你信不信?”李云道笑了起来,很认真地说道,“这是西方世界和你们都无法理解的,所以华夏才能在改革开放短短四十年的时间里就一跃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唉,我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有些事情,不是中国人,根本理解不了。”

  的确,不是中国人,就根本理解不了集体大于个人的组织原则,也根本理解不了为什么同样是超过十亿人口的大国,西面的印度人仍旧挣扎在贫困线上,而东方的这条巨龙已经即将腾飞。

  李云道长舒了口气,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露出一线光明。

  将视线从远处的天地交际线上收回来,李云道才发现自己和那侏儒忍者站在一处写着“今朝多磨砺,明日作栋梁”的大门前。江州师大,这是江北的最高学府。

  李云道微微皱眉:“在这儿?”

  侏儒忍者的丑脸上露出一丝极自得的笑意。

  李云道有些恼火,如果生化弹真的在江州师大里面引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这是不仅仅靠近市中心,而且还有近四万的高校师生。他咬了咬牙,生生压下胸中腾起的怒火:“东西在哪儿?”

  “不急。”侏儒忍者只说了两个字,而后只用手在那黑色的忍者紧身衣上一拉,那紧身衣居然自动脱落,里面是一套很普通的衣服,跟在江州各个广场上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没有太大的差距。此时,估计很难有人会把这个矮小而丑陋的老太太跟嗜血的忍者和恐怖份子联系一起。

  东方的天空露出大片的橙黄时,马路上的车和人开始多了起来,等校门口开始陆续有人进出时,今日子才轻笑一声:“进去吧。”

  来江州这么久,一直战斗在与罪恶斗争的第一线,等进了师大,李云道才发现常年被雾霾侵袭的江州,居然还有这样一处如同人间天堂的地方。

  晨风吹拂过大片的绿地,天才蒙蒙亮,校园的道路上已经有了边走边背诵英语的学子,那些洋溢着青春的背影,未来便是华夏巨龙腾飞的栋梁。

  秋冬换季,地上飘着不少法国泡桐的枯叶,校内环卫工友挥动着扫帚,发出沙沙的声响,这让李云道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昆仑山的那座破旧喇嘛寺,每日清晨,弓角都会拿着那沉重如山的铁扫帚。

  这些对于一个毫无情感可言的冷血忍者来说,都如同浮尘一般可以忽略不计。她在前方带着路,直到一座圆形的馆堂前停了下来。

  江州师大的体育馆。李云道突然想起,好像这几天马上有一场国际乒乓球公开赛在这里举行。

  他皱眉看向那侏儒一般的老妇:“你们当真是想恐袭江州?”

  侏儒老妇嘴角扯了扯:“我只关心拿到属于大和的宝藏,其余人的生死,与我无关。”

  李云道也清楚,跟这样一个毫无同情心的嗜血恶魔谈论怜悯是毫无用处的,如今之计,只能自己带着那东西离开,至少在找到那座岛之前,侏儒老妇不但不会杀了自己,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还多了一个免费的贴身保镖。

  “东西你放在哪儿?”

  侏儒老妇笑了笑:“你觉得我会放在哪儿?”

  “应该在观众席的某个坐位下面?”李云道想了想道。

  侏儒老妇不置可否,往前走到那体育馆的大门前,此时那门上了铁锁,上面贴了通知条:因国际乒乓球赛三日后在馆内举行,暂停体育馆的对外开放。李云道看了看时间,那乒乓球公开赛就在明晚。

  拳头大的铁锁在忍者的匕首面前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开,侏儒老妇抬了抬下巴:“M区13排13座。”

  李云道飞快推门,室内体育馆很大,不过幸好M区的字母就高悬在墙壁上,他迅速奔向M区13排13座。

  一只黑色的手提箱安排地躺在座位的下面。

  李云道咬咬牙:这帮狗日的日本忍者,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统统干掉!拿到箱子的那一刻,李云道暗暗松了口气。他知道,这帮人的的确确真的运了一枚生化弹进来。他不敢想象,如果明晚的公开赛上,这颗生化弹一旦爆炸……

  不对,李云道马上就想到了一些什么,将箱子平放,没有用密码,就径直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只有几本书。

  李云道转头,怒目瞪着那侏儒一般的老妇:“东西呢?”

  侏儒老妇咧嘴笑了,笑得很难看。

  她并没有理睬李云道,而是站在通向观众区的台阶上,面对底下的比赛场馆:“现身吧!”

  李云道皱眉,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空荡荡的场馆。

  空无一人。

  现身?她见鬼了吗?

  下一秒,一袭白衣仿佛天神降世,飘然若仙。

  檀香味!

  李云道的瞳孔猛然收缩。

  那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异域女子,一颦一笑都仿佛能牵动人心。

  她站在那里,瞬间工地,双手便已经翻飞出无数印记,令人看得眼花缭乱。

  侏儒老妇冷冷望向白衣女子:“什么时候杜尔迦也能离开新德里了?”

  那女子亲启朱唇:“从我开始。”

  侏儒老妇抬手,反握那柄削铁如泥的匕首。

  被她称为杜尔迦的白衣女子微微一笑:“我不想杀你,我只要他。”她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指向一脸茫然的李云道。

  侏儒老妇冷笑道:“大和民族的东西,岂是你们可以觊觎的?”

  白色的纱丽无风而动,亚麻色的长发随着那纱丽飘扬:“我送你重归梵天的怀抱。”

  下一秒,白衣女子飘然而至,只是轻飘飘的一掌。

  外行看热闹,内行却知道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实际包含了无数种变幻。

  侏儒老妇也悚然一惊,根本不敢接那一掌——十大主神中最美艳的复仇女神杜尔迦,就算是村中的长老在场,也会避其锋芒。掌未至,身已动。忍者,本就主修暗杀,面对面捉对厮杀,并非他们所长。

  转眼,两人便已经交换了位置。

  白衣的杜尔迦居高临下,只是下一刻,她却转身,面向李云道。

  离得如此之下,李云道才发现,这个赤着脚的白衣女子真的格外美艳动人,就连一抹嫣红的脚趾,都仿佛充满了诱人的韵味。她的肤色是如此地白皙,那对眸子里仿佛时时刻刻都流动着的水一般。

  檀香愈发浓烈。

  李云道苦笑,为何盯上自己的,都是这样的高手。刚刚她与那侏儒老妇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一次交锋,便高下立判。

  “有何指教?”李云道无奈地看着这白衣女子,在场的三人,另两个是女人,可是对比起来,自己却是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个。

  那女子嫣然一笑:“蔡桃夭的相公?”

  (PLUS,关注作者的公众号,看番外《徽猷传》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