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章 鹤蚌相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嗯,公众号持续更新中,想看二哥番外的用微信关注“仲星羽”即可。)

  以李云道的智商,在听闻这个叫杜尔迦的白衣女子来自新德里时,他就已经大致猜出,这已经跟踪自己有一段时间的女人,应该是源自西南的麻烦。蔡桃夭去过一趟印度,也受了伤,这他都是知道的,如今这个麻烦终于现身!据说十大主神一死两伤,相信这位被侏儒忍者称为“主神”的印度女子,此行自然也不会带着善意。

  “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男人!”她说的是带着孟加拉口音的英语,启唇轻笑间,会让这世间的男人觉得天下所有的花儿都绽放开了一般。

  “谢谢,我对你没兴趣。”李云道缓缓后撤两步,目光落在那侏儒忍者的身上,同时余光在这体育馆内迅速移动。从今日子脸上的表情李云道就可以判断,生化武器一定在这里,可是这群该千刀万剐的异域忍者究竟把那东西藏在了在哪儿?这才是他此时此刻最关心的事情,至于这个突然冒出的美艳白衣女子杜尔迦,他此刻根本无暇顾及。

  “奉梵天之命,特邀请你去新德里作客。”杜尔迦微笑着,仿佛她早已经稳操胜券。

  李云道看看白衣赤足的杜尔迦,再看看那丑陋无比的老妇,眼珠子一转,轻笑着道:“场馆里有一颗生化弹,你帮我找出来,我便随你去走一趟新德里,如何?或者,我还可以顺便帮你找到一个藏着巨额财富的小岛。”

  杜尔迦掩口,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并没有让你选择。”

  李云道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那离自己最近的观众席上:“喂,你不要做点啥吗?否则我就真的跟她走了,她长得那么漂亮,比你养眼多了。”

  侏儒老妇却看也不看李云道一眼,只是死死盯着那在印度教中有复仇女神之称的杜尔迦:“要带他走,先问问这把‘德川’。”李云道此时才知道,她手中那把无柄的武士刀名为“德川”,却不知跟李云道捡来送给关芷的那把“半藏”妖刀比起来,孰优孰劣。

  杜尔迦轻笑:“好啊!”下一刻,她已经翩然站在那忍者的面前,再次击出一掌,刹那间,忍者仿佛看到了千百个手掌齐齐向她袭来,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

  一声闷响,侏儒忍者面前突然腾起漫天烟雾,人影也徒然消失。

  那杜尔迦轻咦了一声:“居然是长老实力?”她似乎也有些诧异,那个传说中的忍者村落里,长老们都是不出世的高人,哪会亲自来华夏做这些事情。她收起轻视之心,缓缓转动着身子,环视着空荡荡的体育馆,那如远山般的剑眉微微蹙起,似乎有些懊恼。

  鹤蚌相争,却也没有便宜李云道这位渔翁,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他飞快地在场馆里移动着,在每一排座位下都看了一眼,转眼间就已经排除了小半个M区。可是这体育馆一直有二十个区,但愿杜尔迦和今日子大战后只留下一个,尽管无论哪一个,对此刻的李云道来说,都是梦魇一般的存在。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李云道已经移动到了L区,杜尔迦和今日子已经交手不下百招,有了刀的今日子似乎如虎添翼,再加上暗器和烟雾,一时间竟跟那印度十大主神中最善杀的复仇女神杜加迦战成了平手。

  李云道顾不上她们了,飞快地在每一排坐位下面搜查着,反反复复地伏地弯腰动作,已经重复了百次,终于在K区第二排的第二个座位下面又找到一个银色的手提箱。

  将箱子平放在地上,再次小心翼翼地打开,却又再度失望,箱子里依旧只装着几本书。李云道无奈苦笑,观众席的地板都快要被自己的半跪姿势擦亮了!

  场中的杜尔迦和今日子身上都挂了彩,杜尔迦臂上中了一刀,而今日子似乎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嘴角不断地往外渗着鲜血,显然在这位印度十大主神之一的复仇女神的面前,丑陋的侏儒忍者吃了不少亏。

  “够了!我不想杀你!”杜尔迦主动跳出战圈,她皱眉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从怀中掏出一粒绿色的药丸扔入口中,在刀刃上淬毒,是这帮无耻忍者的习惯。幸好离开新德里之前,湿婆给了她这颗可解百毒的药丸。她知道,再这样打下去,自己的确能杀死对面的忍者,但却也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自己独自一人行走在这个古老的东方世界,还能不能把人按湿婆的吩咐带回新德里却是一个未知数。

  今日子强忍着喉咙里的涌动,冷眼相向:“你也会死。”她并没有把握真的能胜眼前的白衣女子,这毕竟是十大主神之一的杜尔迦,而这一代的杜尔迦似乎也是历代杜乐迦中实力最为强悍的。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的传说,你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实在是可笑!”杜尔迦撒下白色纱丽的一角,裹在自己已然泛黑的伤口上,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美艳得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李云道已经从M区移动到了H区,仍旧一无所获。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一个定势思维的错误,谁说那东西就一定在座位下面的?既然他们想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座位的下面,那么是不是应该逆向思维呢?

  他的目光落在舞台上,为了公开赛的开幕,赞助商花重金塔好了舞台和液晶屏,此时在舞台的一角放着一个用来做启幕道具的水晶球。

  他狂奔,猛地从观众席台上跳了上来,直奔那舞台。

  今日子脸色大变,却不敢分心去对付李云道,高手对决,不想死的话,谁敢开小差?

  杜尔迦继续看着她道:“合作,好不好?”

  侏儒老妇微微眯眼,缓缓收刀:“怎么合作?”

  杜尔迦缓缓闭上眼睛:“我随你们一起去找那宝藏,待找到后,你们取你们的宝藏,我只要带他走。”

  侏儒老妇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印度的主神都跟你一般不要脸吗?”她笑了起来,尽管胸口血气汹涌,但还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她终于知道,这杜尔迦分明也是冲着大和的宝藏而来的。

  “嗯,当年他们华夏人从我们的教殿里偷走了一些东西,后来有些东西流落到了华夏民间,最后被你们都拿走了。所以,我只需要属于我们那些东西,剩余的,都是你们的。”杜尔迦笑得有些勉强,因为手臂受伤的地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有阵阵酸麻,她知道,这是因为那刀刃上的东西毒性很强的缘故。

  她们僵持的工夫,李云道已经来到了那水晶球的面前。在江州大大小小的开幕活动他也参加过很多次了,手掌触到水晶球时,他就觉得不太对劲,这个水晶球比通常用的要大上一号。他便知道,这回自己很可能猜对了。可是这些忍者究竟想做什么?她们当真想恐袭江州吗?明晚的开幕上,京城会派某位级别相当的老人来,如果真出了事,他们难道就不怕引起外交麻烦吗?忍者村虽然是一个独立的组织,但是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为他们的统治者提供情报和暗杀服务。除非那个小小的忍者村如今也已经变了天……

  水晶球是半透明的,透过浅色的塑料水晶,他能看得到水晶球的中央还有一颗直径只有大球一半的小球,小球上面,液晶屏闪烁。

  设定了自爆时间?李云道顿时亡魂大冒,脑子飞快运转,小心地将那水晶球从支架上取了下来,一手怀抱着,一手便开始用手机拨号。

  “仇教授,有紧急情况需要征用贵校的无菌实验室。”电话一通,李云道来不及多解释,直接道,“我现在马上就过去,你让人在实验楼等我……还有,立刻安排人疏散师大附近的所有人,告诉杜西林书记,江州一级恐怖袭击警报,是生化武器!”

  “站住!”

  李云道跃下舞台,刚想拔腿就跑,却听到了那侏儒忍者的喝声。

  “你再迈出一步,我即刻引爆那颗炸弹,方圆五公里内的所有生物都会死绝!”她并没有虚张声势,这一次来江州,除了带走这个人外,剩下的任务就是引爆生化武器,这是村长亲自交给她的任务。

  李云道不再挪步,而是冷冷看着那张丑陋的老脸,冷笑道:“你敢!如果你引爆了它,信不信明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就会把五星红旗插在你们的东京铁塔上!华夏人从不主动侵略他国,除非你们主动宣战!你今天敢用生化弹杀死几万中国人,但是明天会有数亿中国人将你们这些蛇虫鼠蚁碾成碎渣!”

  那老脸抽动着,她是在笑,笑某人的天真。

  那杜尔迦轻轻叹了口气:“你太想当然了。”却不知道,她说的是李云道,还是那疯狂大笑的老妇。

  李云道想了想:“宝藏和生化武器,你只能选一个,否则我现在就砸碎它。我死了,就让那些宝藏在太平洋里跟着火山一起埋进地下吧!”

  老妇轻蔑一笑:“你试试看!”

  “反正你终究是要引爆的!”他深吸一口气,当年猛地举起那水晶球,举过头顶,眼看着就要用力地向地上摔去!

  “住手!”

  日本忍者和印度主神几乎是异口同声。

  这世上,如能安然活着,谁又想痛苦地死去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