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十五章 种善因,得善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入夜,金鸡湖畔,皓月悬空,微风徐送,湖边黄绿相间的树叶清风缓缓出“沙沙”的动听声音。湖边休憩木椅上并排坐着两个人,年轻男人目不斜视,安静地望着不远处波光微伏的湖面,只是眼神却没有思考的涣散迷离,相反微微眯起的眼睛炯炯有神,似乎只是很安静地思考什么问题。坐年轻男人身边的正是刚刚让他鼻热喷血的蔡家女人,倾城绝色此时却显得微微落寞,一对不知道让多少北大学子魂牵梦萦却只敢偷窥不敢对视的慧眼,此时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身边聚精会神凝思的山里刁民,如同**高原的喇嘛寺凝视那不知法称的斑驳掉釉七彩大佛。

  凡事都难,就怕认真,而一个人什么时候才具有魅力呢?自然是一个认真的人。

  至少此时此刻,安静不语坐蔡桃夭身边大刁民浑身上下散出的冥思书香气息,让这个喜欢流连未名湖畔的女人刹那间有一思心跳加速的错觉。

  对,只是错觉。她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是一种很平常人都比较惯用的自我心理暗示手段,蔡家女人攻浸心理学多年,自然不会不自己此时此刻的自己我安慰,也就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手段而己。

  良久,身边昆仑大刁民才从自己的思考回过神,缓缓道:“为什么不尝试着接受那位朱昊天,至少给他一个很展示自己的机会?”

  凝视刁民的那双慧眼瞬间黯淡了下去,语气却也如同湖面的朦胧夜色般轻柔飘渺:“我喜欢谁那是我的事,自然不需要你来为**心。”语气是符合了她那大菩萨般的意境和神韵,可是奈何妙口说出的话,却让人感觉到有种小姑娘赌气的烟火气息。

  “其实他虽然心胸窄了些,但整体来看,论是学历,地位,同年龄的男人当也算佼佼者了。”李大刁民难得收起脸上的笑容,很认真地对蔡家女人推心置腹一番。

  只是身边女人却丝毫不领情,相反语气如同这江南的深夜温般,冷进骨子:“我说过了,那不是你要关心的事情。”

  李云道奈,做出一个非常标志性的耸肩动作,轻声道:“狗咬吕洞宾。”

  蔡家女人倒也不生气,相反因为转移了话题而脸上缓缓升温:“你才狗拿耗子呢!”

  夜色愈浓,温愈低,只穿着单薄外衫的蔡桃夭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三秒钟后,一件略带着温暧体温的外套披了蔡家女人的身上。没有传说的谢谢,也没有的相视传情,相反两个人连对望一眼的玄妙都没有生,只是不约而同地凝视着缓缓披上夜雾的湖面。

  良久,蔡家女人身边的男人才缓缓开口:“夜凉,风寒,受得了吗?”

  蔡桃夭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却是静默将披着男式西服的身子往李云道身边靠了靠。

  “难得有这么空的时间坐江南的小湖边看看夜景,就这么走了,将来说不定要后悔的。”蔡家女人喃喃自语,却也仿佛给李云道解释着些什么。

  李云道闻言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人不可能每次都踏进同一条河流,每一个脚印都不可能完全是重复的,说不定过些日子再坐这儿,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心境了。”

  “你是说我还是说你自己?”蔡桃夭转过头凝视着身边这个不算陌生也不算熟悉却难得让她觉得不那么俗套生厌的男人,募然间现那张不足二十五岁的年轻面孔上却带着一种阅世间艰难困苦的沧桑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她心底缓缓升腾。

  只是李云道仍旧没有看她,只是盯着湖面淡淡道:“我是说每一个人,包括你,也包括我。”李云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一个硕博连读的哲学才女面前谈那些为基本的哲学原理这班门弄斧,他,只是有感而。

  “其实我之前一直觉得赫拉克利特的这句话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就像一加一等二这么简单,只是刚刚我才现,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用这句话也作诠释,倒也少了很多麻烦,至少很少有人会问,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蔡桃夭难得能不跟李大刁民斗嘴,这句话倒真的是自内心的,只是身边的大刁民却不是很领情。

  “不知道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没有关系,再不知道,再不问,那就有些愚昧了,不过如果是不知道不问,还要装着自己什么都明白,那才是天下第一大傻蛋。”

  蔡家女人这次出奇地没有跟李云道争,只是祥和地凝视着一片静谧的湖面,似是消化刚才李云道的那句话。

  忽然,蔡家女人猛地站起身子,转到李云道正对面,弓下身子,那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上又如同绽开了一朵雪山青莲般。

  李云道被她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却也真的不知道身边这个性情似乎相当古怪的蔡家大小姐会何会忽然间站到自己对面,像审犯人一样地看着自己。

  要说定力,论是弓角还是徽猷,似乎都及不上这个山上苦读了二十多年书的李云道,可是,这么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突然站自己面前,像审犯人一般地看着自己,还是会让他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刚刚人家面前流了鼻血,那张限量版gui手帕上的血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你……你什么神经?风大,坐下来我帮你挡着风。”李云道居然现自己那双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慧眼下有些心虚的错觉。

  “老实交待,坦白从宽!”蔡家女人似乎真的要审犯人了。

  “交待什么?坦白什么?大小姐,我一路从昆仑下山,一不偷二不抢,坐得端行得正,大午的太阳照身上都是直直的影子,你让我交待啥呀?”

  似乎是李云道对“身正不怕影子歪”的解释让蔡家女人颇感鲜好奇,当下要迈步回座,刚迈出一步,却又突然收回了脚步,那张足以一笑倾城的绝色脸蛋上飘起淡淡的粉霞,只是夜幕,李云道只能看到那张漂亮脸蛋上的捉弄人的狭促笑意。

  “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老实交待,待白从宽!”

  被流水村村民称为“刁小子”的李云道的确刁钻古怪,性格与常人迥异,但是不管他怎么个刁法,也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正常男人的事实。采玉道上碰到蔡家女人之前,他见过的漂亮的姑娘就是村子里伊尔扎西家里头刚刚学会走路的灵气丫头,直到采玉道上见了这足以让村子里的牲口们流一地哈喇子的蔡家女人后,李云道这才相信原来世上真有书上描述的那种国色天香仙宫朱蕊。

  曾几何时,李云道也不是没有意淫过那位看上去如同女菩萨一般蔡家女人,只不过,对于一个昆仑山内困了二十多年的大刁民来说,如果这辈子能娶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娘子,就是让他天天窝床上他也乐意,哪怕只有蔡家女人一半漂亮也成。

  凝视着距离自己只有短短十几公分的漂亮眼睛,李云道没来由地从心底腾起一种相见形秽的难过,这种从未曾有过的自卑比面对眼前那张让男人意乱情迷的绝色面容还要让他措手不及。

  那是一双普通人所法拥有的眼睛,因为就算是形状再美,也法拥有如同蔡家女人悲天悯人般的菩萨眼神。眼睛是心灵的户,透过这扇,李云道了看到了一个足以让自己流连忘返的世界。

  正当李云道痴痴盯着那对迷人眼睛一副手足措模样的时间,对面的蔡桃夭忽然间嫣然一笑:“真的觉得我很漂亮吗?”

  这种催眠的基础手法,对于研究心理学颇有造诣的蔡桃夭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高的一次记录是蔡家大小姐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催眠了一整个教室的同学,这整个心理催眠研究界都应该算得上是大师教的人物了,只不过,对于蔡家女人而言,催眠也只是一个兴趣而己。

  “嗯!很漂亮!”李云道痴痴地看着那双眼睛,缓缓点头。

  “那你喜欢我吗?”蔡桃夭自己的脸蛋都有些烫。

  “不喜欢!”

  这个答案让蔡家女人笑意盎然的俏脸上徒然降温,不过只是顿了顿,微微叹了口气:“为什么?我很令人生厌吗?”

  只注意对方眼睛施展催眠术的蔡家女人丝毫没有现对面这个男人嘴角边微微勾起的弧。

  “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

  嗯?太漂亮了?李云道的话让蔡桃夭有些迷惑:“为什么?”

  “我总不能好不容易娶个老婆回家,完了以后每天还要提心吊胆地怕她给我戴顶绿帽子?”那张喝着江南水微微转白的南方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

  “去死!”蔡桃夭知道自己上当了,从始到终对面这个家伙就没有被自己催眠过。蔡桃夭再次落座,却不再看李云道一眼,沉默不语。

  许久,蔡家女人才缓缓道:“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带我去随便逛逛,我是明天晚上的飞机!”

  “嗯!”李云道欣然点头,“去苏州园林!”

  “行!”蔡家女人转过头,看了李云道一声,欲言又止,顿了片刻才道:“走,小喇嘛车上睡着肯定不舒服。”

  李云道点头,紧跟上蔡桃夭的步伐,这个时候,李云道才现,原来蔡家女人的身高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如果她再穿上高跟鞋的话……

  十力嘉措后座上睡得正香,可爱的小嘴弯成一个异常好看的弧,粉嫩的模样居然依稀可以看到徽猷的影子。

  “谢谢你的衣服。”上车后蔡桃夭把衣服还给李云道。

  李云道耸耸肩膀:“本来就是你买的衣服,谈不上什么谢与不谢的话。”

  一路语,一直到李云道抱着熟睡的小喇嘛下车正准备离开时,蔡家女人才缓缓按下车,似乎是怕吵醒了十力,只是微笑轻声喊道:“喂,大刁民!”

  抱着十力的李云道转身皱眉,看着车内冲他微笑的蔡家女人。

  “真的不想娶我吗?”蔡家女人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让几步外的李云道募然叹息,摇摇头又点点头,只字未语便转身走进了工地,留下一脸淡然微笑的蔡桃夭注意着那个不算高大不算英俊不算威猛不算有气势的背景缓缓隐入朦胧夜幕。

  刚刚趴李云道肩膀上俨然一幅熟睡模样的十力小喇嘛此刻却睁大着一双灵气的眼睛,看着远处一直没有启动汽车离开的蔡家女人。

  “哥!”十力很小心地喊了一声。

  “嗯?”

  “她蛮好的。”小家伙歪着脑袋,盯着李云道的眼睛,“弓角哥和徽猷哥肯定很满意。”

  “别屁话!”李云道轻轻小家伙屁股上拍了一下,“再多话下次把你扔情的母猪圈里。”

  小喇嘛伸了伸舌头,似乎想起了昆仑山流水村里头某位曾惨遭此命运的牲口。

  “哥,吃饭的时候我不是故意的。”十力小心翼翼道。

  “下不为例!”李云道放下十力嘉措,双手持着小喇嘛的双臂,“我知道你这方面有天赋,但大师父说过,这种事情是要牺牲自己的寿命的,一个不相干的人,关我们啥事儿?而且花钱而己,又不是什么关乎性命的大事儿。就算是关乎性命的大事儿又如何?你是我兄弟,让我兄弟用命来换别人的命,我可不答应,我宁可让别人用性命来换你的命。”

  十力很懂事地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却又低下脑袋,下巴着胸口,像个犯了很多错被家长批评的普通小孩儿。

  李云道奈地叹了口气:“你不会刚刚又帮那刁蛮的女人看了?”

  十力抬起头,却也不撒谎,只是很委屈地点点头,:“嗯!”

  “好了,以后还是少做这种泄露天机的事情。走,睡觉去。”李云道再次抱起小喇嘛,走向临时宿舍。

  李云道的监督下,小喇嘛如今已经养成了每天刷牙的好习惯,只是上了床以后,两人都许久没有睡着。李云道肩膀上的十力忽然轻声道:“云道哥,我求你个事儿,成不?”

  “嗯。”李云道一只手垫脑袋后面,似乎思考着什么事情。

  “对桃夭姐好一点,好吗?”

  “嗯。”片刻后,李云道这才反应过来,“为啥?别屁话罗嗦,我对她不好吗?”

  黑暗小喇嘛微微叹气:“所谓因果轮回,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皆因时候未到”一声绵长的叹息,仿佛悲天悯人的小菩萨一般,只是小家伙说完一堆高深莫测的话后,就丢下一脸错愕的李云道,独自一人进入了梦乡。

  月光,李云道双眸显得格外明亮,同样是似叹息又似自言自语:“那俏丫头长得实是俊得很,湖边盯着她眼睛时,差点儿就招了,幸好徽猷教我的清心咒还算管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